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十章 柔情蜜意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十章 柔情蜜意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冷凌澈轻声呢喃,双眸中清明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朦胧和沉溺,仿若他仅有的理智也因为那一声软糯的“夫君”而彻底崩塌。

    “云曦,云曦……”他一遍遍的念着云曦的名字,他的缠绵悱恻,越发的细密而毫无规律。

    云曦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曾经的吻或是温柔或是深挚,却没有一次如这般充满了侵略的味道。

    她不知该如何回应,更无力招架阻挡,只如同一个小小的布偶任由着他引导摆布。

    云曦身上的那件红色中衣早已不知去向,微凉的风让她轻轻的打了一个寒颤,她的锁骨漂亮而性感,皮肤细腻光洁,如同一个玉雕的美人,纯净无暇。

    冷凌澈始终望着她,不肯错过她的每一个表情,她的蹙眉,她的抿唇在他的眼中都是无法复制的美景。

    他不愿放过任何的一个瞬间,只想将她的所有都刻在心间。

    在这一刻,冷凌澈对云曦来说是陌生的,仿若他既不是那个运筹帷幄的扶君,也不是那个温柔清朗的冷凌澈,而是一个要带着她一同沉沦的堕仙。

    他从九天跌落,染上了凡间情愫,就势必要将她一同拉入深渊,从此两人只有彼此,无须光明。

    冷凌澈那纤长如玉的手缓缓攀至到云曦的身后,穿过了如水的发丝,如同在抚摸一块上好的绸缎。

    云曦的身子一僵,那双手似玉微凉,却偏偏带着灼人的温度,云曦试图缩起身体,却被囚禁在他臂弯中无法动弹。

    他的手攀上了她的后颈,云曦的瞳孔一缩,那里……

    正在她心惊之时,她感觉到似乎有两条细滑的绸带滑落,她来不及伸手拉扯,那红色的小小布料便彻底摆脱了束缚,如同一株明艳的红色芍药花缓缓落地。

    云曦闭上了眼睛,紧张的发抖,手指因为害怕而变得冰冷。

    冷凌澈没有粗鲁的对待她,只在她的耳边近乎哄慰的说道:“云曦,我是夫君……”

    云曦倏然睁眼,对上的是一双漆黑如夜,却偏偏温柔若水的眸子,他的眼中隐隐跳动着能够席卷一切的火焰,却被他竭力压制。

    云曦本就红润的脸颊在床幔的映衬下更显得宛若滴血海棠,她不再像刚才那么紧张,只是眼中仍旧荡漾的粼粼波光。

    冷凌澈轻柔的拉下她挡在月匈前的手臂,她咬了咬嘴唇,没有再拒绝,因为他的眼神并不可怕,有的只是发自内心的赞赏和欣喜,这种眼神让她觉得稍稍心安。

    “云曦,你真美……”他在她的耳边温柔呢喃着,这句普通的情话此时听起来却是那般的魅惑入骨。

    “云曦,可以吗?”他轻声问道,声音有些许喑哑,不难听出他的苦苦压抑。

    “若是你累了,我们便……”

    看着眼前男子那小心翼翼的模样,云曦忽的泛起了一抹心酸,他对她总是关怀备至,谨慎小心,做任何事都要顾虑她的感受和喜好。

    虽然被人宠溺的感觉很好,可是她更多的是不忍和怜惜,她将手指放在了冷凌澈的嘴唇上,红润微肿的嘴唇轻启,羞赧的说道:“我……不累……”

    语落,她主动的伸出手,笨拙而颤抖的解开他的衣带,她脸上的红晕更深了一分,却坚定的环住了冷凌澈的月要身,蕴含雾气的双眸楚楚动人。

    “夫君……”她欲语还羞,却不知道她这一番模样有多么的魅惑,而这一声轻呢也让冷凌澈放下了最后的顾虑。

    冷凌澈的吻重新落在了那轻启的娇唇上,看着云曦虽是羞怯却在尽力迎和,冷凌澈的眸中飞快的闪过了一抹得逞的笑意。

    他了解云曦,云曦看起来冷傲高贵,实则内心却最是柔软,她看不得别人有半点委屈。

    虽然在日常的相处中,他不希望她心怀愧意,但是他不得不承认,在做一些非常之事时,这一招却是屡试不爽。

    今夜是他们的洞房花烛之夜,他希望她能没有顾虑的将身心全部托付给他。

    两人再没有一丝隔阂和距离,只尽情的沉溺在属于他们的时光之中。

    明月高悬,烛火辉映,跳动的火焰映在微荡的红幔之上,显得迷离而朦胧,女子娇软的声音融在了橘色的光晕之中,为这夜色平添了致命的暧昧。

    当那陌生的感觉袭来,她的柳眉紧紧蹙起,而这一刻他竟是心疼的无法言表,这本是他期待已久的一刻,却因为她那痛苦隐忍的表情而失去了一切光彩。

    “曦儿,疼吗?”

    她微微睁大双眼,眼中的波光碎裂开来,破碎成了颗颗晶莹的水珠,顺着她洁白的脸颊滚滚滑落。

    他怔住了,眼中的所有都变成了心疼和怜惜,他一边擦拭着她眼中的泪花,一边细细吻着她的泪珠,“曦儿,不哭了,是我错了,我们不做了好不好……”

    她不知道,她一哭泣,他的整个世界都颠覆了,他什么都可以不要,只要她不再落泪。

    云曦摇摇头,眸中仍不断的落着眼泪,声音也因为哭泣而变得飘散破碎,“不是因为你……是我……”

    冷凌澈吻着她的额头,轻捧着她的脸颊,试图以此来安抚她突然失控的情绪。

    她的抽泣声渐渐平稳了下来,声音虽然仍旧轻细,却已经可以听得清楚,“自从……自从母后去后,唯有你一人唤过我曦儿……”

    曾经她只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女孩,她美丽的母亲会将她在抱在怀里,一声声的唤她为曦儿,会笑着说“我的曦儿是最美的女孩子,母后最爱的就是曦儿……”

    可是自从母后离开,有人唤她阿姐,有人唤她公主,唯独再没有人唤她为曦儿!

    这亲昵的称呼已经久到褪色,久到让她记不真切,如今相隔十年,她竟是还能听到这般宠溺的唤声,她忍不住喜极而泣,仿若找回了消失多年的珍宝。

    她抬起如莲藕般白嫩的手臂,轻轻的抚摸着冷凌澈的脸,脸上泪痕犹在,却笑得欢喜明艳,“夫君,谢谢你……”

    ------题外话------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