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六章 父子情薄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六章 父子情薄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婚将至,云曦倒是越发的清闲了,皇后没有再派教习嬷嬷来,也没有再来闲聊的金陵贵女,只有冷清落时不时的来陪她说话,如今婚期将至便是连冷清落都安分了下来。

    未婚夫妻三日之内不得相见,想到冷凌澈看她时那思念不舍的目光,云曦不禁红了脸,不过只有三日却是被他说的仿佛三年不见一样,还真是……

    云曦笑着摇了摇头,继续翻阅着自己手中的书卷,这是一本楚国的山水人文集,里面写的是楚国河山之景以及各地居民的生活习惯,这样也有助于云曦更快的了解楚国。

    正在此时,本是安静的驿站却是突然传来了杯盏破裂的声音,云曦合上了手中的书,疑惑的朝院中走去。

    只见院中乐华和玄羽两人相对而立,之间竟有剑拔弩张之势,或者可以说是乐华单方面充满了敌意。

    “乐华,你怎么突然就生气了啊?这茶是我为你特意泡的啊,你怎么就把它摔了呢?”玄羽看起来十分的委屈可怜,他为了来见乐华,都忙成一个陀螺了,可是乐华对他却连个笑模样都没有。

    乐华抿了抿嘴角,没有说话,只用一双如霜似冰的眼睛看着玄羽。

    “乐华,我们以后都要生活在一个府里,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你为什么对我总是充满敌意呀?”玄羽咂咂嘴,明明在夏国的时候,乐华对他挺好的呀,怎么一到楚国就变成这样了呢!

    乐华的嘴角抿的更紧了,薄薄的一条缝,像是匕首的锋刃。

    “乐华,你就不要生气了,不如过两天我带你去玩呀?”

    “乐华……”

    “乐华……”

    看着玄羽喋喋不休的与乐华说着话,云曦心道不妙,正欲开口,却是只见乐华的身子隐隐颤抖起来,那一双眼睛像是喷出了怒火一般,她紧抿的嘴唇终于轻启,却是近乎崩溃一般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大声喊道:“你好烦!”

    乐华说完便转身怒气冲冲的跑掉了,若这人不是世子的侍卫,她真想一巴掌拍死他!

    玄羽一人在风中凌乱,脑袋里面回荡的都是那句“你好烦”,他的身影仿佛褪色了一般,一点点变得灰白,看起来便让人觉得很是可怜。

    云曦叹息一声,缓步走上了前去,有些歉意的开口劝道:“玄羽,对不起啊,乐华的性格有些孤僻,不喜欢和人交谈……”

    玄羽眼泪汪汪的看着云曦,一脸的无辜委屈,“世子妃,属下真的很惹人讨厌吗?”

    其实除了话多一些,真的还好!

    可是看着玄羽那仿佛被全世界抛弃了的样子,云曦只好笑着劝道:“你别介意,乐华一向是有口无心的,若是她真的讨厌你,定会与你动手的……”

    “真的?”玄羽的眼中浮现了一抹期冀,看着云曦的目光闪着灼灼的光彩。

    “嗯!我最了解乐华了,她这个人比较怕生,只要你们熟悉了就好!”云曦信誓旦旦的说道,看着玄羽由阴转晴,便也放下了心。

    谁知第二天乐华就不胜其烦,竟是直接打了玄羽,听着玄羽在外面哭诉着“世子妃你骗我”,云曦第一次有一种无脸见人的感觉。

    这个乐华还真是不给她做脸啊!

    ……

    婚期前一日,安分多日的冷清落竟是来了,她给云曦提了一篮点心,吐了吐舌头说道:“其实皇祖母是不让我出来的,说是你和二哥就要大婚了,不让我来胡闹。

    可是我听说女子出嫁前心思都十分敏感,我就想着来陪陪二嫂嫂!”

    冷清落的好意云曦很感动,她知道冷清落是因为她没有家人在身边,担心她一个人会觉得难过。

    冷清落拿出了好几盘的点心,云曦发现冷清落十分喜欢吃甜食,云曦虽是不甚喜欢,但也不忍拂了她的好意。

    “七公主……”

    “二嫂嫂,我们都是一家人,你不要对落儿这么生疏嘛!以后你就唤我叫落儿好不好?

    我虽然经常和钰哥哥玩在一起,但是落儿没有姐姐呀,以后二嫂嫂也当落儿的姐姐好不好?”冷清落亲昵的挽住了云曦,一张笑脸灿然生辉。

    云曦觉得很奇怪,她一向不习惯与人亲近,就算是之前与国公府尚无嫌隙,她也不喜欢上官鸾挽着她的手臂。

    可是看着冷清落那清澈的目光,纯粹的笑意,云曦只觉心中欢喜,对于她的亲近也不排斥。

    “好,以后我就唤你为落儿!”云曦笑着应道,转而又有些奇怪的问道:“可是我记得宫中还有几位公主呀,你们的关系不好吗?”

    冷清落的脸色冷了起来,那张英气秀丽的小脸竟是浮现了一层阴霾,“我才不喜欢她们呢,除了皇祖母,宫里的人我都不喜欢!”

    冷清落说完之后,脸上的郁色渐渐变成了悲戚,“我曾以为我是世上最幸福的人,我有美丽的母妃,有慈爱的父皇,可是这一切都在一夜间改变了!

    母妃被关在了冷宫,父皇对我不闻不问,外祖一家……”

    冷清落不愿再说下去,看着桌案上的那些糕点,眼神有些许迷离,“那时我总是哭,皇祖母便给我吃甜甜的点心,说只要嘴里甜了,心里就不苦了……”

    云曦没想到这个看似开朗的少女竟是隐藏压抑了这么多的痛苦,这种感觉她最是熟悉,不管心里有多痛,也不愿在人前露出软弱。

    云曦有些怜惜的看着她,不想让她再回忆曾经的痛苦,便岔开话题说道:“落儿,我看你头上的玉钗很是别致!”

    冷清落摸了摸头上的玉钗,她的满头长发只用这一根玉钗束起,自是不能摘下,便只笑着说道:“这是金陵碎玉阁的首饰,他们家都是玉石,且每样东西都只有一个,十分的特别,改日我带嫂嫂一起去逛!”

    “碎玉阁……”云曦喃喃念道,似是觉得有些耳熟,竟是突然想起了一个人——扶君!

    当初国子监的先生郑南仕就是因为碎玉阁的一块玉佩才惹祸上身,而那件事都是扶君一手策划的,至于碎玉阁也正是他的产业,没想到竟是在楚国也有!

    “落儿,你可知道这碎玉阁的东家是谁?”

    冷清落摇了摇头,“碎玉阁也不过才十年的时间,并不是金陵早就有的店面,至于东家也从未听说过!”

    云曦蹙了蹙眉,十年,这般来说与长安的碎玉阁时间相差不多,似有什么线索在云曦的脑中瞬间划过,却是快到让她来不及抓住……

    “二嫂嫂,你想什么呢?”冷清落吃了一口乳酪酥,不解的看着云曦。

    云曦扬了扬唇角,摇头浅笑,将此事压在了心底。

    冷清落陪着云曦坐了一会,看着云曦精神状态还好,便提着食盒离开了,她毕竟是偷偷出宫的,不能在外面逗留太久。

    出去的时候正好在院中看见司辰,司辰倚在驿站院内的树干上,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

    粉色的花瓣落了司辰满肩,他穿着一件银色的铠甲,本应英姿飒飒,此时却是在漫天花雨下显出了一分的惆怅。

    冷清落一看见司辰,就想起了那日他踢自己的模样,便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绕到了司辰背后大叫了一声。

    司辰正兀自出神,哪里想到冷清落会突然来这么一下,手一抖,掌中的东西倏然滑落,落在地上的青石砖上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叮当声响。

    冷清落来不及去抓,只眼睁睁的看着那东西摔落地上,破碎裂开。

    那是一支精致的桃花簪,可是如今上面的粉色水晶挑花已经支离破碎,与地上花瓣融为一体,仿佛被风吹散,再无影踪。

    司辰怔怔的看着那支破碎的发簪,这是当时他送给云曦的,他曾想着“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这是最美不过的告白。

    可如今,她明日就要穿上鲜红的嫁衣,在这桃李芬芳的季节里灼灼绽放,绚丽夺目,只是她选择的人并不是他……

    看着那碎裂的发簪,司辰忽然觉得自己十分可笑,他竟是鬼使神差的还留着它,如今它碎了,正如那个属于少年的梦,这样也好……

    司辰转身离开,冷清落却是手忙脚乱的寻找着破碎的水晶,她见司辰走了,连忙开口唤道:“喂!你过来一起找啊!”

    “不必!”司辰头都未回,继续大步向前迈去。

    冷清落心里过意不去,她只是想吓他一下,却没想到会弄破他的东西,看他那样子这东西应该很重要才对。

    “我不是故意的,我会帮你修好的!”冷清落继续大声喊道,可是司辰却连脚步都未顿一下。

    冷清落蹲在桃树下,一点点的摸索着,树上的花瓣不断簌簌飘落,那碎裂的水晶本就细小,她一点点的搜寻着,终于将所有的碎片都找回了。

    冷清落精致的小脸上露出了一抹璀璨的笑意,她擦了擦额上的细汗,将细碎的水晶都包在了手帕中,这时却是才发现那发簪上刻着两个小字“辰曦”!

    冷清落握紧了那发簪,抬头望去,却是早已已经不见了司辰的身影。

    她蹙了蹙眉,忽然觉得这簪子碎了也好,她虽然不知道他们的过往,但是明日就是二哥的大婚之日,她不希望再发生任何的变故!

    看来明日她要盯紧了这个司辰了!

    ……

    锦安王府。

    明日便是冷凌澈大婚的日子,虽然已近傍晚,王府中却是依然忙碌着。

    世子成婚是府中最为重要的事情,为了确保明日一切顺利,今夜整个王府都不得安闲。

    众人都对这个即将成为世子妃的夏国长公主充满了好奇,有些人觉得冷凌澈运气好,竟是能娶了名扬天下的护国公主。

    也有人觉得冷凌澈实在在可怜,世子本就性情温润,可这长公主却是高傲冷厉,就算是艳福也不好享受啊!

    云曦“一战成名”,锦安王府的下人都不敢有半点疏忽,生怕哪件事没做好,惹到了即将成为他们主子的长公主。

    再加上有玄商亲自监视,简直都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所有人都被他指使的团团转,在这种情况下出现纰漏才是怪事!

    玉霜院中,秦侧妃还在交代着明日的一众事宜,待将事情全部处理好,天色已经全都暗了下来。

    李嬷嬷看着一众人皆已散去,才与秦侧妃说道:“侧妃,还是没有王爷的消息呢,现在已经宵禁了,只怕王爷这次是赶不回来了!”

    秦侧妃轻叹了一口气,揉了揉眉心,开口道:“王爷有军务在身,也是情非得已,只望世子不要因此怨怪王爷。”

    “可是世子与王爷感情本就冷淡,只怕这次父子两人再无和解的可能了!”李嬷嬷也叹声道。

    “唉……都是父子,时间长了就会相互谅解,明日更要将事情做得稳妥,切不能再伤了世子的心!”秦侧妃那娴静的脸上露出了怜惜的神色,轻声说道。

    “是!侧妃真是心善!”

    两人正是说着,却突然听丫鬟进来禀告,说是王爷回来了!

    秦侧妃有些诧然,“你可是亲眼看见的?”

    “是!奴婢看见王爷回来了,现在正在书房呢!”

    “李嬷嬷,去厨房将我一直煲着的汤盛出来,王爷一路疲惫,只怕还滴水未进呢!”秦侧妃轻声吩咐道。

    李嬷嬷笑道:“还是侧妃心细,每日都为王爷备着汤!”

    “王爷是我的夫君,我照顾他不是天经地义的吗?”秦侧一笑,保养得体的脸上温婉柔美。

    锦安王的书房里,冷凌澈站在桌案前,他仍旧一身白衣,白色的锦衣被屋内昏暗的烛火映的有些模糊。

    不知是否是因为跳跃的烛火,冷凌澈那绝美的容颜让人看不真切,那沉寂的墨眸中竟是隐隐泛着寒光。

    坐在桌案后的是一个身穿黑色绣金色麒麟的中年男子,男子的相貌与冷凌澈有三分相似,亦是俊美无双。

    可是相较于冷凌澈那温润如玉不染尘埃的缥缈,这男子身上有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杀伐之气。

    他的身材要比冷凌澈宽广,一双眼睛微微上挑,看人的眼神满是凌厉和冷酷。

    他的左眼下有一道青色的伤疤,从他的眼角直达耳稍,破坏了那冷峻的外表,却更显威严。

    “你怎么会答应娶一个夏国公主?”他冷冷开口,出口的话更是冷淡如冰,没有一丝的感情。

    “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吗?”冷凌澈淡漠的开口,眼中那虚伪的柔光都不复存在。

    锦安王周身怒气大盛,阴冷的盯着冷凌澈,突然朝着冷凌澈便摔了一个茶杯,冷凌澈轻而易举的避开,没有被水沾染了衣摆。

    可这个杯子却将刚刚进门的秦侧妃吓了一惊,她抬头看着屋内剑拔弩张的父子两人,连忙笑着说道:“王爷回来了?”

    锦安王见到秦侧妃,眸中戾气稍淡,语气也柔和了一些,“欣霜,你来了……”

    秦侧妃笑着走上了前去,将食篮中的汤盅拿了出来,柔声劝道:“王爷怎么又发脾气了?您为了参加世子的大婚,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怎么一见面就吵啊!”

    “哼!这个逆子,他可不会记挂本王半点好处!若不是因为母后责令,本王绝不回来!”锦安王怒意难消,看着冷凌澈的眼神仍满是冰霜。

    “若是如此,父王回去便好!”冷凌澈说完便转身离开,一句话都不愿多说。

    锦安王的身体气的隐隐发抖,指着冷凌澈便大声喊道:“逆子!你给本王滚回来!”

    秦侧妃连忙轻轻的拍着锦安王的后背,柔声细语的劝慰着,随口问道:“太后娘娘写信责备您了?”

    “母后说若是本王赶不回来,以后便不认本王,否则你以为本王愿意回来吗?”锦安王声音冷戾,眼中都泛着淡淡的杀气。

    秦侧妃却是笑得更加温柔婉约,极尽耐心的安抚着,如此便好……

    ------题外话------

    第二更……

    心疼我玄羽三十秒……

    玄羽:“浮梦,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浮梦:“啥叫良心?”

    玄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