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五章一战成名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五章一战成名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寒竹院中,玄商手里拿着一个小账本,一边翻着一边说道:“属下已经将酒宴上所用的杯盏都变成了琉璃夜光杯,所用的碗筷也都是玉石所造,定是华美异常……”

    冷凌澈没有说话,一旁的玄角却是开口说道:“这是最基本的,当初那冷凌弘成婚用的就是一色的白玉杯,我们世子哪里能用瓷器呢!”

    “冷凌弘与咱们主子怎么比,他虽是大少爷,可我们主子可是嫡公子啊!”玄羽看了冷凌澈一眼,复又补充道:“更何况我们世子妃多美啊,那可是谁也比不得的!”

    冷凌澈抬眸看了玄羽一眼,玄羽立刻讨好的笑了起来,就差摇尾巴了,玄角几人诧异的看了玄羽一眼,玄宫却是心中清明,冷笑不语。

    玄商清了清嗓子继续开口回禀,冷凌澈一直保持着沉默,只静静的听着,直到最后才开口说道:“嫁衣可准备好了?”

    “属下每日都去查看,约莫这两日就可以了,到时候属下会直接呈给世子妃!”

    “属下去吧!”玄羽突然毛遂自荐,主动请命。

    众人都再一次将目光落在了玄羽的身上,所幸玄羽脸皮厚,根本就不在意,“主子,就让属下去保护世子妃吧!

    这金陵也挺乱的,主子大婚在即,属下定可保护世子妃无忧!”

    “玄羽,你的思想境界什么时候这么高了,你不是一向有事往后躲吗?”玄角上下打量着玄羽,只觉得不可思议。

    “为主子分忧是我应该做的!”玄羽义正言辞的说道,眼神灼灼的看着冷凌澈。

    冷凌澈忽的扬起了嘴角,眼里竟似有光芒流转,“如此甚好……”

    玄羽未来得及笑,便只听冷凌澈继续说道:“除此之外,我听闻公主身边的安华每日都要整理嫁妆,很是劳累,你一起做了吧。

    还有公主每日净面沐浴用的水,自是灵慧山上的泉水好,你每日都去打来。还有……”

    玄羽愣在原地,他是想与乐华那丫头说说话,可这么多事都交给他一个人,他哪还有时间了?

    “主子,不如让玄宫和属下一起吧!”玄宫得了他一年的饷银,总该为他做点什么!

    “你做不来吗?若是如此,玄角……”冷凌澈似是有些诧然的看了玄羽一眼,便开口唤玄角。

    玄羽一咬牙,立刻表态道:“主子你就放心吧!属下一定会做好!”

    “甚好!”冷凌澈轻轻吐出了两字,便不再多言。

    众人都同情的看着玄羽,主子这模样摆明是在整他啊,他到底哪里得罪主子了?

    可就连玄羽也想不到,他得罪冷凌澈竟是远在夏国之时,更是因为他的玩火自焚!

    “主子,王爷还未归回,不知道能否在您大婚前赶回来……”玄商小心翼翼的说道,玄宫几人也都屏声静气,不敢言语。

    “随他,回不回来都不要紧!”冷凌澈却是淡漠至极,仿若玄商说的不过是一个外人,与他没有半分的关系。

    “可是……”世子大婚,王爷不回,这对世子的名声不好啊。

    “玄商,你应该知道我有多么在意这场婚事,绝容不得有半分差池。

    而谁若是敢破坏我的婚事,让我心中不悦,我不介意让所有人为此赎罪……”冷凌澈的眼中有着森然的冷意,出口的字眼更是凝结成冰。

    玄商几人都低下头,只觉得有隐隐的威压让他们呼吸艰难,“不管有什么事,我只要五月初八那日一切顺利,你们可懂了?”

    “是!属下领命!”几人单膝跪地,一脸肃穆。

    冷凌澈挥了挥手,让他们退下,他一人静坐许久,眼睑微垂,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流光。

    “云曦……”他最后只轻叹一声,似乎这两字就是他的救赎,可以抹去他心中所有的昏暗。

    云曦过了两日清静的日子,冷凌澈将玄羽安排在了云曦的身边,让云曦有任何事都可以吩咐玄羽。

    而这玄羽也是个勤快的,几乎包揽了所有的活计,将驿站上下打点的井井有条,勤快的让安华和喜华都不好意思休息。

    乐华对玄羽却是冷冰冰的,玄羽是个热络的性子,对谁都侃侃而谈,可是每次他与乐华说话得到的都是一张臭脸。

    安华觉得奇怪,因为她们都觉得这个玄羽挺好的,不仅长得清俊,性格也很是开朗,便问乐华为何讨厌玄羽,乐华却只冷淡的说了两字——“聒噪!”

    此时忙的脚不沾地的玄羽却是浑然不知,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被乐华归为讨厌一类人中了!

    嫁衣和凤冠被送了过来,整整装在了两个大箱子里,冷清落一早就候在了驿站,只为得之一见。

    看着那件华光溢彩的嫁衣,冷清落不由得感叹道:“我听钰哥哥说,这嫁衣是二哥亲自设计的,今日一见果然不凡,只怕二嫂嫂要成为全金陵艳羡的对象了!”

    听闻这嫁衣是冷凌澈亲自设计的,云曦惊讶之余更多的是感动,他为她做的真的是太多了,而她又能为他做些什么呢?

    冷凌澈最近不方便天天过来,云曦明白,他是不想在大婚前引起楚帝的怀疑,免得有什么变故。

    云曦以为在大婚前她就要这样平淡的度过,谁知欧阳皇后却是派来了一位教养嬷嬷,教习云曦楚国的礼仪。

    这本也无可厚非,锦安王是楚帝的亲弟弟,锦安王府地位尊崇,每一个新妇自是都要有学习皇室礼仪。

    可是云曦看着那黄嬷嬷鼻孔朝天,神色倨傲的模样,心里便清楚了,只怕这教习嬷嬷不仅是来教她楚国礼仪,更是来给欧阳若讨公道的!

    “长公主殿下!”那黄嬷嬷拉着长音,声音仿佛是从鼻腔中挤出来的,听起来有些刺耳,仿若宦官一般。

    “虽然您贵为公主,但是楚国与夏国的礼仪不同,还望您能好生学习!”这嬷嬷一直拉着长音,就像是护甲剐蹭瓷杯,十分难听。

    云曦只略略笑笑,没有怪罪她的无礼,只安心的与她学起了楚国的礼仪。

    教着教着黄嬷嬷才发现问题,那就是她根本就挑不出云曦的毛病,她做了教习嬷嬷多年,不知教了多少大家闺秀,可是没有一个人能像这长公主一般端正笔直。

    她只说上一句,这长公主便做的分毫不错,那动作标准的就像是用尺子量出来的一般。

    这黄嬷嬷自然不知道,云曦在夏国就被称为是行走的宫规,她对自己的要求颇为严格,时刻都在提醒自己是太子长姐,容不得有半分错处。

    楚夏两国虽然宫规不尽相同,但也都是异曲同工,所以云曦的礼仪姿态甚至半点不输于皇后,黄嬷嬷便是想挑刺都难!

    可黄嬷嬷受了皇后的命令,便只好将矛头对准了安华几人,既然这长公主挑不出毛病,收拾她身边的人也是一样的!

    云曦坐在一旁,轻轻的啜了一口茶,因为省去了指点责罚的过程,别人要花几天才能掌握的礼仪,云曦却是半日便全部学完了。

    安华和喜华几人虽然不像云曦那般,但她们出自夏宫,学的也非常顺利,那黄嬷嬷只觉得无趣,主子这样,奴婢也怎样,夏国的宫规难道比楚国还严?

    而正在这时,乐华推门而入,脸上的神色很是阴郁,最近只要乐华一露出这样的表情,云曦她们就知道定是玄羽又烦她了。

    云曦也很奇怪,玄羽为何对乐华就像一见如故般,没事的时候就非要缠着乐华说话,让乐华大为恼火。

    乐华气冲冲的走到了云曦身边,拉着云曦的袖子便说道:“公主!玄羽很烦!”

    云曦有些无奈,正欲说话,那黄嬷嬷却是眼睛一亮,仿若看到了希望般,尖着嗓子大声喊道:“大胆!”

    这突兀尖锐的声音将云曦和乐华都吓得一惊,云曦双眉紧蹙,墨眸中隐现了怒火。

    “大胆贱婢!居然敢在主子面前喧哗,竟还敢拉扯主子,该罚!”

    乐华茫然的看着那黄嬷嬷,不知道她为何发作。

    “公主殿下,这贱婢行为僭越,不可轻饶!”黄嬷嬷有了精气神,抬着下巴,神色倨傲。

    “不知她所犯何事?又该如何责罚?”云曦抬头看着那黄嬷嬷,嘴角泛起轻笑,眼中却无半丝暖意。

    只要熟悉云曦的人都知道,云曦一旦露出这样的表情,便是真的动怒了。

    “此贱婢先是进门未礼,高声喧哗,更是还胆敢拉扯主人,必须要予以重罚!”

    黄嬷嬷仍旧拉着长音,冷冷的开口说道,虽然今日没有责罚到云曦,但是罚了她身边的人,也对云曦名声有损,她也可以与皇后有个交代。

    “那该如何来罚呢?”云曦复又开口问道,眸色更冷了一分。

    “此等刁仆必须要跪碎瓷以示惩戒!”黄嬷嬷没有看到云曦冷戾的神色,只径自开口道,心里只想若是这小丫鬟跪了瓷片,这双腿只怕就保不住了,自己也算是不负所托。

    “呵呵……”云曦突然笑了起来,嘴角笑意更深,看着黄嬷嬷说道:“好!本宫就喜欢律法严明,法不严,如何平天下,嬷嬷所想果然合本宫的心意!”

    黄嬷嬷一怔,没想到云曦是这样的态度,便开口道:“公主如此作想甚好!”

    云曦微微抬起下巴,唇边绽起了一个绝美的弧度,忽然猛地将手中的杯盏摔倒了黄嬷嬷的身前,飞溅的茶水崩在了她的脸上。

    黄嬷嬷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她摸了一把脸上的茶水,对云曦怒目而视,冷声道:“公主这是做什么?”

    “你是在瞪本宫吗?”云曦嘴角笑意不变,只抬头冷冷的看着她。

    “老奴不敢!”黄嬷嬷握了握拳,勉强隐忍道。

    “既然如此,嬷嬷便跪吧!”云曦一挥衣袖,姿态雍容绝丽,仿佛这责罚都是她的赏赐。

    “公主,您这是何意?”黄嬷嬷彻底懵了,不知道云曦是什么意思。

    “其一,你从一开始便直视本宫,身为奴婢难道不该垂眸而立吗?

    其二,你在本宫房内大声叫喊,惊扰主子,使得主子受惊心忧!

    其三,你越俎代庖,竟是敢质疑本宫身边之人,甚至喊打喊杀,此乃大不敬!

    若在夏国,本宫必定杖毙了你,可念及这里是楚国,你又是本宫的教习嬷嬷,所以便只略施惩罚,以儆效尤吧!”

    云曦说的十分轻快淡然,仿佛是给了这黄嬷嬷莫大的恩赏。

    黄嬷嬷不可置信的看着云曦,想要伸手指着云曦,云曦瞥见了,淡声说道:“敢用手指着本宫的人,本宫定将她的手砍了!”

    黄嬷嬷立刻放下了自己的手,切仍是不服气的说道:“奴婢可是公主的教习嬷嬷,公主没有权利这样做!”

    “你的意思是就算你对本宫大不敬,甚至是欺辱本宫,本宫也要笑脸相迎了?”云曦挑眉味道,嘴角的冷笑让黄嬷嬷莫名恐慌。

    “乐华,看什么呢,让她跪下!”云曦说完便不再理会,只低头看着自己粉嫩的指甲,淡然随意。

    乐华压着黄嬷嬷下跪,黄嬷嬷想要挣扎,却是才发现,这个婢女看起来清清瘦瘦的,力气却是大的惊人,她怎么也挣脱不开。

    “长公主!你没有权利责罚奴婢,奴婢是皇后娘娘身边的人!”

    “等等!”云曦开口道,黄嬷嬷的眼里闪过了一抹亮光,她就知道云曦不敢,一个世子妃还能大得过皇后吗?

    可是她未等开心多久,便被云曦接下来的话彻底打入了地狱。

    “安华,喜华,你们没看到那些瓷片有些是反过来的吗?还不把它们立起来?”

    黄嬷嬷不可置信的看着云曦,她想不到这天仙似的公主竟会有这般毒辣的心肠!

    而当她体会到的时候,已经被乐华按在了满是锋利瓷片的地上,顿时惨叫出声,那尖锐的叫声刺耳难听,云曦却是噙笑望着她,这抹笑就此成了黄嬷嬷心底的噩梦,堪比厉鬼!

    派人送走了黄嬷嬷,安华才心觉忧虑,虽然收拾了这个刁奴很是过瘾,可那毕竟是皇后的人,公主这初来乍到便树了敌……

    看出了安华的忧虑,云曦笑着安慰她们:“放心吧,楚帝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至于这西宁侯府,欧阳皇后和欧阳若都是一样目无旁人的性子,我们若是忍了,她们只会更加的有恃无恐,变本加厉。

    如今这样也好,让她们都知道知道我云曦冷酷的名声,谁若是想与我为难,总是要先考虑考虑的!”

    安华闻后也深觉如此,不然这些人都以为她们公主是个好欺负的,反倒是麻烦!

    至于这欧阳一家,本就不可能成为盟友,何必还要虚与委蛇让自己委屈呢!

    安华重新递上一杯茶,云曦含笑接过,楚帝不但不会怪罪她,只怕还会很“喜欢”她这乖张暴戾的性格,冷凌澈温润如玉,却是娶了个骄纵傲慢的女子,这日后的生活定然“艰难!”

    而事实也正如云曦预料的一般,当欧阳皇后与楚帝告状之后,楚帝竟是一笑置之,反而劝慰皇后不要与一个小姑娘一般计较。

    欧阳皇后自是恼怒,楚帝却只是说云曦身为公主,又远离家国,性子难免骄横了一些,也是情有可原,只让皇后在冷凌澈两人大婚前都不必再派人去了。

    欧阳皇后窝了一肚子火,却是也只好作罢。

    此事一传,云曦的“威名”立刻远扬,有些持观望态度想来打探云曦的纷纷搁置了心思,都不想去招惹这个脾气暴怒的长公主。

    连宫里的教习嬷嬷都敢责罚,还用那般的铁血手腕,她们可不愿往上撞!

    而金陵已经有人为冷凌澈哀悼了,那般温润俊朗的男子竟是娶了如此“悍妇”,真是可悲可叹啊!

    而当事人冷凌澈听闻之后,却是只笑着说了一句,“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几个暗卫自我介绍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