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三章 来者不善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三章 来者不善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长公主?”一直沉默不语的冷凌澈终是抬起头来,可他眼中的冷意却是莫名让冷清落觉得心慌。

    “怎么回事?”冷凌澈淡淡开口问道,声音虽甚是好听,却透着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冷漠。

    冷清落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小声的嘟囔道:“我就是好奇那长公主是个什么模样,就去看看嘛!

    谁知道她早就看出我女扮男装,还一直戏耍我,那个司辰更是可恶,居然与我动手,我的手臂直到现在还疼呢!”

    “若你只是探望她,司辰为何要与你动手?”他语气仍旧清淡,语气里有着说不出的冰冷。

    “我……我怎么知道嘛!”冷清落心虚的避开了眼神,声音也越发的小。

    冷凌澈未说什么,可冷清落却感到一丝害怕和惶恐,冷清落对这个二哥有爱有畏,她与殷钰自小混在一起,可以没大没小,可她对冷凌澈却是不敢。

    “我就是想知道她会不会真心对二哥,所以我就想试探她一下!

    我听说她本来是有婚约的,就是那个司辰,可偏偏这次还是司辰护送她来,我就……”冷清落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她感觉得到冷凌澈的目光越来越冷。

    “谁让你擅自做主的?”冷凌澈的声音依旧平稳如常,然而殷钰和冷清落都能感觉到他那隐隐压抑的怒火。

    “真是不像话!二哥,你看我怎么收拾这个丫头片子!”殷钰像抓小鸡一般,拉着冷清落的衣领走到了门外,怒声吼道:“知不知错?”

    殷钰向后望了一眼,在冷清落诧然的目光中,小声的说道:“你呀,这次真是踩到老虎尾巴了!”

    “我也没做什么啊!二哥为什么会生那么大的气啊?”冷清落只觉得委屈不已,明明是她让人欺负了好不好!

    “你可知道二哥足足喜欢这长公主十年,如今好不容易才得手,你却上赶着拖后腿,二哥能不生气吗?”殷钰用扇子打了一下冷清落的头,摇头叹道。

    “什么?”冷清落的声音微微提高,又立刻捂住了嘴巴,睁大了一双眼睛小声说道:“他们不就是联姻吗?”

    殷钰不能与她说很多,便只解释道:“二哥好不容易才遇到这么一个机遇,对长公主更是如珠如宝,他们能走到今天实属不易!”

    “可……可要是那长公主不喜欢二哥怎么办啊?”

    看着冷清落那热衷于操心的模样,殷钰只觉得一阵无奈,为了不让她再惹出麻烦,便说道:“我去夏国时见识到了这长公主的手腕,若是她不愿意联姻,便是夏帝也无法强迫她!”

    “你的意思是,他们两个都是自愿的?”冷清落惊讶出声,合着这里面只有她一个人在瞎操心!

    殷钰点点头,悲悯的看着冷清落,“所以你知道二哥为什么生气了吧?”

    冷清落咬了咬嘴唇,苦脸点着头。

    殷钰打开门,看着门外站着的冷清落,皱眉厉声叱道:“进来!”

    殷钰转头看着冷凌澈,讨好一笑,那双含情的桃花眼微微眯着,笑道:“二哥,我已经狠狠的骂了她一通,这臭丫头已经知错了!”

    冷凌澈淡漠的看了殷钰一眼,冷清落立刻走到冷凌澈身边,眼中噙着一层水雾,似乎稍稍触碰,那水雾便会流落下来。

    “二哥,我知道错了,我不应该擅自做主的……”冷清落泪眼朦胧的看着冷凌澈,看起来楚楚可怜。

    冷凌澈见此轻叹一声,也不忍再责备于她,只开口道:“落儿,若是你嫁去夫家,却是被小姑如此盘问,你可会开心?”

    冷清落摇了摇头,咬唇说道:“我一定都会让二哥和钰哥哥为我做主的!”

    “所以你便欺负云曦在楚国没有父兄吗?”冷凌澈往日里都是清淡如云,温润如玉,眼中少有这样冰冷的时候。

    “她嫁给我,离开了熟悉的故土,离开了所有会为她做主的亲人,她承受了别人无法想象的委屈和割舍。

    所以,我不能让她受一点委屈,你明白吗?”

    冷清落终是落下了眼泪,咬唇点着头,她没有想这么多,此时听冷凌澈说完才意识到自己的过分,心里更是后悔不已。

    “二哥,我这就去与二嫂嫂道歉,以后落儿会保护她的,落儿会做她的亲人,不会让她后悔嫁给二哥!”

    冷凌澈闻后,眸中的厉色退去,看着冷清落的眼神也多了一分温柔。

    殷钰见此连忙来打圆场,笑着说道:“对对,以后我们都会好好对二嫂的!至于二嫂会不会后悔嫁给二哥,落儿,这可不是我们能做主的,还要看二哥对二嫂如何啊!”

    冷凌澈淡淡抬头看了殷钰一眼,殷钰笑眯眯的说道:“我们一起去看看二嫂吧!”

    “你不必去了!”冷凌澈淡漠的开口,声音如冰似霜。

    “为什么啊?”殷钰跳脚问道。

    冷清落抹了抹眼泪,狠狠的瞪了殷钰一眼,“这件事都怪你!若是你早些告诉我,我就不会惹出今天的事情了!”

    “嗯!有些道理!”冷凌澈点头附和道,起身径自离开。

    冷清落冲着殷钰做了一个鬼脸,便追了出去,只留下殷小侯爷一人在豪华的屋子里兀自凌乱,“你们这叫过河拆桥!真是岂有此理!”

    临近驿站,冷清落却是突然心生了惧意,有些局促的看着冷凌澈,小声开口道:“二哥,实际上我还隐瞒了一些事,就是我……咬了那司辰一口!”

    冷凌澈低头看着冷清落,眼中闪过一抹飞快的笑意,淡声道:“不碍事……”

    听冷凌澈这般说,冷清落就放心了,脚步也不由得轻快起来。

    看着冷清落去而复返,甚至就连冷凌澈都一起跟来了,众人都有些惊讶。

    而刚在那骄纵的小公子竟是瞬间变成了一个可怜兮兮的少女,她撇着嘴,眼泪汪汪的看着云曦,那飞扬的凤眸此时泛着粼粼的波光,一字一顿道:“二嫂嫂,刚才是落儿不懂事,你不要与落儿生气好不好?

    落儿就是与二嫂嫂开一个玩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二嫂嫂这么美,一定会原谅落儿的是不是?”

    二嫂嫂?

    云曦看着眼前男装打扮的冷清落,只觉得如鲠在喉,反观冷凌澈却淡笑的看着她,一脸的坦然。

    云曦轻咳了一声,笑着说道:“我知道的,更不会怪你!”

    冷清落闻此立刻亲昵的坐在了云曦的身边,挽住了她的手臂说道:“我就知道!二嫂嫂这么美,一定会大人不记小人过!”

    看着冷清落这转变迅速的样子,云曦颇为无奈的抬头看了冷凌澈一眼,冷凌澈笑着柔声说道:“落儿虽然性子顽劣些,但性情率真,想必你们以后定会相处融洽……”

    “自然自然!这次的事情的都怪钰哥哥,以后我和二嫂嫂一定会处得来的!”冷清落眨着一双大眼睛,眼里清辉熠熠,让人望之生喜。

    “殷小侯爷?”云曦诧然,这件事与殷钰又有什么关系呢?

    “落儿,时辰不早了,你先回宫吧!”

    听到冷凌澈这般说,冷清落立刻识相的起身,看着云曦说道:“那二嫂嫂我先走了,明日再来看你!”

    接着便不等云曦作答,一溜烟的就跑走了,只留下云曦一脸茫然。

    安华几人也识相的退出了,冷凌澈这才握着云曦的手柔声道:“今日委屈你了……”

    云曦摇摇头,笑着说道:“七公主的性情率真,我很喜欢这样的性格!”

    云曦不是为了让冷凌澈心安,而是她看惯了虚与委蛇的人,对于冷清落这样率真的性子很是喜欢。

    “我不是说落儿!”冷凌澈目光灼灼的看着云曦,云曦先是一怔,随即才莫不在意的笑道:“你说的是宫里的事啊,这哪里算是什么委屈!只不过,看来楚帝对你还是有些忌惮!”

    “他不是忌惮我,而是忌惮锦安王府!”

    一语落地,云曦不由惊诧,“可楚帝和王爷不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吗?”

    冷凌澈没有说话,只淡淡的望着云曦,云曦心下了然,是啊,生在皇家中,最不值钱的就是亲情了吧!

    “陛下多疑谨慎,若是让他看出我们之间的关系,只怕途生变故……”冷凌澈叹了一口气,那声叹息似乎吹在了云曦的心间,让她心头一荡。

    冷凌澈似乎很是疲惫,他环着云曦,将头轻轻的枕在了云曦的肩窝处,手指卷起云曦身后的长发,似叹似喃道:“还有半月,真希望能快点将你娶进府里,这样我就再无忧虑了……”

    于礼,云曦应该将冷凌澈推开,可是她从来都不舍得,她轻轻的拍了拍冷凌澈的后背,柔声劝道:“快了,快了……”

    冷凌澈嘴角微扬,将怀中的人儿环的更紧,他后悔了,他应该将时间定的更早一些,免得像如今这般度日如年!

    冷凌澈本是想让从夏国带来的御厨给云曦做些吃食,云曦却觉得口味要一点点适应,她以后都要生活在楚国,总不能一辈子不吃楚国菜吧!

    冷凌澈见此便依着云曦往日的口味点了几道菜,命慕香阁尽快送来。

    “这慕香阁的饭菜很有名?”云曦见冷凌澈点名慕香阁,便好奇的问道。

    “嗯!慕香阁人称金陵第一阁,每日都是供不应求,最重要的是,这慕香阁是殷钰的,我们不必花银子!”

    云曦闻后倏然一乐,挑眉看着冷凌澈的说道:“这般看来日后即便你养不起我,我们也不会饿着了?”

    “为夫肩不能提手不能扛,若是日后真的养不起夫人,不知夫人可会离我而去?”

    云曦嘴角微扬,清若芙蓉,冷若寒梅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璀璨无双的笑意,“所幸我吃得不多,若你还是养不起我,我也可以吃的再少一些!”

    本是两人的几句玩笑,冷凌澈的双眸却是突然变得幽深起来,那墨色越发的浓重,漆黑如夜,让人一眼望不到底。

    云曦不知道冷凌澈是怎么了,他只幽幽的望着自己,眸中的光华仿佛凝结了一般,她正想询问,谁知冷凌澈却是将她紧紧拥入了怀中。

    “云曦……”他轻声呢喃,语气缥缈虚无,“你为何要这般的好,得你,真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

    云曦没有挣扎,只静静的倚在冷凌澈的怀里,粉唇轻启,吐字如兰,“我亦如此!”

    ……

    这一夜云曦睡的还算安稳,往日里她很是认床,可是一连多日的奔波,她早已经没有了认床的力气,沐浴之后便沉沉睡了过去。

    早上醒来,刚刚用过早膳,便听到有人求见,云曦扬了扬眉梢,看来对她好奇的人还真是不少呢!

    来求见的是两位金陵贵女,一位是宁平侯府的嫡小姐秦盼兮。

    宁平侯府出了两位皇妃,一位是二皇子的生母淑妃,一位是育有一对龙凤胎的湘妃,皆是宠冠六宫,可与皇后分庭抗礼。

    而皇后则是出自西宁侯府,育有太子和五皇子,虽然宫中有两位劲敌,但也未曾落得下风。

    这西宁侯府与宁平侯府之间达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一家有皇后和太子,一家有两位得宠的皇妃。

    西宁侯管军事,宁平侯则为文官之首,太子妃为户部尚书之女,二皇子妃为兵部尚书之女,可所谓是取长补短,平衡的让人猜不透结果。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早在夏国云曦便已经听冷凌澈讲了个大概,太子与二皇子博弈,自是楚帝允许的。

    任何一个帝王都不会纵容自己的儿子做大,所以储君之争便是最好的方法。

    楚国的太子不像云泽年纪尚小,他今年二十余岁了,已可对楚帝构成威胁,所以楚帝这么多年也一直在扶持二皇子,为的便是朝中的平和。

    而能对这朝局产生巨大的波动的便只有手握重兵的锦安王府和富可敌国的锦阳侯府!

    锦安王是楚帝的亲弟弟,锦阳侯是太后的母族,殷钰是太后的亲侄孙,目前两府只忠心于楚帝,可若是一旦有丝毫的偏差,那么便将是楚国朝局动荡之时。

    所以楚帝对待两府既重用又提防,这两府便成了两位皇子争相讨好的对象,也正是如此才造成了锦安王府世子之位的多年纷争。

    云曦听闻之后,便命安华请两人进来,不管这两人此次前来的目的是拜访还是别有居心,她都要一见,因为她也想从这两人身上了解她们背后的家族。

    云曦坐在主位上,轻轻的啜了一口茶,或许是因为金陵稍冷,菜食的口味会更重一些,却反而更合云曦的口味,只是难免会容易口渴。

    云曦看见了两道聘婷的身影,缓缓的放下了茶杯,却是并未起身。

    那是两名与云曦年岁相仿的少女,身段婀娜窈窕,皆是绝色美人。

    那两人迈进屋内,待看清了云曦的面容,皆是难掩惊艳之色,她们都听闻过夏国长公主的美名,只是世人总喜欢夸夸其谈,今日一见才知云曦果然担得起倾城倾国四字!

    一身着青色云萝裙的女子容貌清丽,柳眉弯弯,双眼含笑,如娴花照水,弱柳扶风,眉目间皆透出一种温柔的诗情画意来。

    “臣女秦盼兮参见长公主殿下,公主殿下千岁!”秦盼兮礼数周全,举手投足间皆是大家闺秀的风范。

    “秦小姐不必多礼!”云曦淡笑,隔空抬手示意秦盼兮起身。

    秦盼兮也暗暗在心里称赞,这长公主果真不负美名,有皇室的尊贵却无骄纵之气,落落大方,尽显皇室之华。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秦小姐人如其名!”云曦赞了一句,两人笑谈两句,也算融洽。

    云曦侧头打量了一眼她身边的女子,心里不由要称赞一句“绝代佳人”,只是这佳人的目光就不怎么友善了!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