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章 清落公主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章 清落公主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司辰一路护送云曦回到驿站,司辰一直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开口说道:“你们刚才……”

    云曦看了司辰一眼,只见他的脸上挂着茫然和担忧,才扬唇一笑,轻声说道:“没什么,只是看来这楚国也有些意思……”

    司辰见云曦不但没有一丝不悦,眼中还反而闪着灼灼的光,一时间心思百转千回,复杂难言,“我希望他能让你过上轻松的日子!”

    云曦微微一怔,看着司辰那无比担忧的模样,摇头轻笑道:“若是那样我反而会惴惴不安,他守了我十年,如今也该换我来守着他了……”

    司辰静默无语,只看着云曦低头浅笑,总是清冷的眼中坠满了脉脉柔情,美到极致,可这美却只属于另一个男人。

    司辰经常在想,若是没有冷凌澈,若是云曦嫁给了他,他是否会让云曦露出这样的笑容?

    可即便只是一个虚无的假设,他竟是都没有半点自信,他终究是不及冷凌澈的!

    金陵的驿站中早已收拾稳妥,早在两人的婚事定下时,驿站便遣散了所有不相关的人,现在这里除了夏国的护卫队,便是楚国的禁卫军,守卫的极其森严。

    驿站重新翻修了一遍,虽然仍谈不上富丽堂皇,但也是布置精巧。

    驿站内植着满园的桃李,煞是芬芳,可是一看树根下的土壤便知这些树都是刚移植不久的。

    驿站的管事见云曦正看着那几株桃树,立刻谄笑说道:“长公主殿下,这些都是秦侧妃为您准备的!这驿站也都是秦侧妃亲自督办的,说是女孩子都喜欢桃李之花,便特意命人移植了这些桃李。”

    “秦侧妃……”云曦轻声呢喃着,眼眸微转,却只是轻声说道:“如此真是劳烦侧妃费心了!”

    那管事也不多语,躬身领着云曦向她的房间走去。

    云曦若有所思的看着那被风吹落的粉白花瓣,这秦侧妃还真是一个体贴细致的人,难怪锦安王会让她打理王府上下!

    管事的将云曦领入房间后,便行礼请辞,安华立刻走上前去给了管事的一个沉甸甸的小钱袋。

    那管事的推辞几番,便笑着接下了,说了几句恭敬话才躬身离开。

    先到的都是云曦的贴身物品,至于那二百五十六抬的嫁妆还有未到金陵城的呢!

    “司辰将军,还麻烦您一定要派人看好公主的嫁妆,以免有些人眼红惦记!”嫁妆多了虽好,可是这数量太过庞大,实在不好管理。

    “好!你们放心吧,我会派人好好看管的!”司辰说完便也不再久留,好让云曦得以休息。

    喜华见安华那一脸忧愁的模样,忍不住笑道:“安华姐,我记得当你听闻公主的嫁妆足足二百五十六抬时,可是开心的不行啊,如今怎么反而犯愁了?”

    “你懂什么?我高兴是因为这些嫁妆给公主长了脸,却也担心会因此而惹出什么麻烦!”安华蹙眉说道,谁都不嫌钱多,就怕钱烫手!

    若是有人觊觎公主的嫁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就是一锭银子她也不想给旁人!

    “你就先别担心了,随行的嫁妆都是记录在册的,等嫁妆都到了,你再与人清点就好了,若是现在就开始发愁,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云曦开口劝慰道,相比这些嫁妆,她更担心的另有他事……

    “公主,楚帝是个怎么样的人啊?凶不凶?”喜华压低了声音,好奇的问道。

    安华和乐华也向云曦投来了视线,以后她们就要生活在楚国了,楚帝的性情自是十分重要。

    “楚帝……”云曦眯了眯眼睛,回忆着与楚帝交谈的场景,幽幽开口说道:“楚帝可不像父皇那样容易看透。”

    夏帝是一个喜怒形于色的人,他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便连一眼都懒得看。

    可是相比夏帝那泾渭分明的态度,楚帝却是一眼让人难望喜恶,云曦一直觉得像这种笑里藏刀、绵里藏针之人才是最难对付的!

    听云曦这般说完,几个丫头顿时都心里没底了,云曦也不想说好话哄她们,只说道:“不要以为到了楚国就可以松口气,你们要把锦安王府当做夏宫来对待,一步也不能行错!”

    “是!”安华几人正色应道,她们一路陪着云曦走来,自是知道深浅轻重。

    “好一个长公主啊,训人的架势很有风范嘛!”突然传来了甚至灵动悦耳的声音,那声音有玉石敲击的清脆,又有风荡金铃的空灵。

    云曦顺势望去,只见是一个身穿一身白衣的年轻公子,他的身姿纤细清瘦,皮肤白皙如玉,长眉微扬,一双上扬的凤眸有着说不出的清澈明亮。

    他手持一把折扇,上面却是空白一片,没有一丝的图纹。

    他扇了扇手中的扇子,微微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云曦,眼神很是赤裸。

    他身后跟着一个身穿青衣的小厮,也是眉清目秀,可他却全无白衣公子的洒脱,反而愁容满面。

    乐华立刻抽出了腰间的匕首,伸手将云曦挡在了身后。

    那白衣少年挑了一下眉目,轻笑说道:“长公主就是长公主,身边的小丫鬟都是如此不凡!”

    青衣小厮伸手拉了拉白衣少年的衣袖,却被他一把甩开,他收起折扇托着自己的下巴,玩味的说道:“果然是倾城倾国,这等颜色本公子还未瞧见过呢!”

    他在打量云曦的时候,云曦也一样在打量他,她一身白衣,宛若冷凌澈日常的打扮,可他这举手投足之间却是像极了另一人——殷钰!

    他能在重重守卫之中闯进自己居住的地方,看起来却又不是个武林高手,想来应是那人吧!

    “公子也长的清秀俊美,云曦亦是折服!”

    安华几人惊诧的看了一眼云曦,那白衣少年也愣了一下,转而笑道:“还是长公主有品位,只是不知我与那冷世子谁更俊美一些呢?”

    “冷世子丰神俊朗,公子您如玉清逸,自是不相上下!”云曦淡笑道,嘴角微扬,笑意潋滟。

    可那白衣公子的脸色却是沉了下来,似笑非笑的说道:“本公子对长公主一见钟情,不如长公主与在下私奔吧!”

    安华几人皆是对他怒目而视,乐华更是蓄势待发,只要云曦一声令下,她便可要了这人的命!

    “呵……”云曦不但未怒,反而轻笑出声,看着那白衣公子缓缓开口道:“自古以来有贵家小姐私奔之事,可有公主私奔之例?您说呢?”

    云曦意味深长的一笑,可那白衣公子却是更显怒气,他抬着下巴,不悦的盯着云曦,冷声开口问道:“那你可是自愿嫁给冷世子的?你喜欢他吗?”

    “公子,这是本宫的私事,不足为外人道矣!”云曦缓缓落座,轻抿了一口茶,神色淡淡。

    “你!”白衣公子似是有些气恼,转了转眼睛继续开口问道:“我知道你定是不愿嫁给冷世子的对不对?我还听闻随你来的那个将军是你以前的未婚夫,莫非你还喜欢他?”

    云曦挑了挑眉,抬眼看了这小公子一眼,启唇说道:“公子是在以什么身份来问我这些问题的呢?”

    白衣公子转了转眼睛,打开折扇,笑着说道:“以你追求者的身份如何?”

    云曦一笑,正欲开口,谁知司辰却是突然闯入,一把就按住了那白衣公子,将他的双臂向后一剪,疼的那小公子立刻尖叫出声。

    “大胆!你快放了我家公……公子!”青衣小厮正欲上前,却是被乐华用匕首横在了他的脖颈上,不敢向前一步,只眼泪汪汪的看着自家公子。

    “你放开我!”白衣公子极力挣扎着,可每随她挣扎一下,司辰就用力一分。

    他听闻有人进了驿站,便立刻赶来了云曦的住所,只见这人放浪形骸,竟是敢出言不逊,立刻便出手擒住了他!

    这小公子被司辰完全的压制着,她想伸腿去踢司辰,却是被司辰察觉,不等云曦开口,司辰便一脚踢在了他的小腿上。

    小公子闷哼一声,被他压得单膝跪在了地上,这种毫无回击之力的屈辱感让他大为恼火,厉声吼道:“大胆!放开本宫,否则本宫打断你的腿!”

    司辰蹙了蹙眉,竟然还是个皇子,他却冷哼一声,淡漠的说道:“管你是谁,你敢闯我夏国公主的房间,便是杀了你又如何?”

    那小公子没想到这人竟是油盐不进,眼睛里顿时就萦上了一层水雾,看起来既委屈又可怜,“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

    “是你不知道吧!”司辰冷声说道,恨不得将此人的胳膊掰断。

    “司辰,你快放开他吧!”云曦未料到这两人竟会僵持到如此地步,连忙开口劝道。

    “听到没有!快放开本宫!”

    “公主不必放纵他,此事是他不对在先,就算是闹到了楚帝的面前也是他们无礼,皇子又如何?”司辰却是不肯松手,云曦刚来第一日便有人为难,真当他们夏国好欺负吗?

    云曦扶额无奈,叹声道:“她不是皇子,她是公主!”

    “什么?”众人皆是震惊的看着云曦,就连被司辰压在地上的小公子也一脸诧异的看着云曦。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那小公子竟是都忘记了疼痛,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进来没多久我便猜到了,司辰,你快放开她吧!”云曦见司辰仍然没有动作,立刻提醒道。

    司辰蹙了蹙眉,却还是松开了手,狐疑的看着眼前那“雌雄莫辩”的人,她的身材的确很是瘦弱,可她长发高束,以玉冠束起。

    长眉飞扬,并不是女子那弯弯的柳叶眉,而且她刚才踢人的姿势也很是不雅,难道楚国的公主都是这样的?

    司辰见惯了云曦那端庄优美的模样,怎么也看不出眼前这人是个公主来!

    云曦的眸中闪着清辉,缓缓开口道:“想必您便是七公主吧!”

    冷凌澈与她讲了许多楚国的事情,其中这七公主冷清落可占了不少的篇幅,冷凌澈与她说过,这七公主是个让人头疼的,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你竟是连我是谁都知道!你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冷清落晃了晃酸疼手腕,不解的看着云曦。

    云曦淡淡一笑,冷清落一进屋云曦便看见了她耳上的耳洞,自是已经猜出她是女子之身。

    而且看冷清落这周身的气度模样,分明是在学冷凌澈和殷钰,她若是要女扮男装,自是要模仿亲近之人,能与那两人亲近的女子也就只有这一位了!

    “所以,你早就看出来了,却是在一直看我的笑话?”冷清落长的很美,明眸皓齿,唇不染而红,眉不扫而黛。

    更重要的是她的身上有一种寻常女子没有的英气,就如她现在生气时长眉微蹙,凤眸微扬,虽有委屈,亦有倔强。

    云曦浅笑不语,冷清落只觉得自己被人合伙羞辱算计,只瞪了云曦一眼,转身看见司辰更是怒火横生,拉起司辰的胳膊就狠狠咬了一口,转身便跑开了。

    “嘶!”司辰吃痛,看着自己手臂上的牙印,只觉得不可理会,“这公主莫非属狗的不成!”

    云曦看着冷清落跑出去的背影,眼眸微敛,这七公主不仅是冷凌澈的堂妹,她的生母宸妃娘娘更是冷凌澈的亲姨母。

    可因为当年的变故,荣冠六宫的宸妃娘娘自贬冷宫,再不复出,七公主便由殷太后亲自照料。

    殷太后可怜她的遭遇,对她自是娇惯,楚帝虽不像夏帝一般凉薄,但也总归不会在一个女儿身上下太多的功夫。

    父亲的忽视,母爱的缺乏,这样的孩子难免会缺乏安全感,经常会在宫里调皮捣蛋,试图引起别人的重视,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为所欲为的性子。

    或许同在皇家,或许境遇相似,所以云曦可以理解七公主,对她也有一丝别样的宽厚。

    而此时冷清落正气冲冲的走出驿站,跟在她身后的贴身宫女秋忆苦着脸说道:“公主,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啊?”

    “哼!这个长公主居然这样欺负我,还纵容那个司辰打我,我要找二哥告状去!”冷清落抿着嘴,一脸的委屈。

    此时冷凌澈和殷钰正在慕香阁的包间里说话,听到冷清落来了,冷凌澈不由侧目看了殷钰一眼。

    殷钰赔笑道:“落儿经常来府中找我,我哪能天天在府里啊,就告诉她我若是不在,就来这里找我,今日寻来想来应是有什么事!”

    冷凌澈不语,殷钰命人带冷清落进来,冷清落一看冷凌澈在这,顿时便笑了,如此正好,省的她另找二哥了!

    冷清落还没等坐下来,就委屈巴巴的看着两人,一副受了莫大委屈的模样,“二哥,钰哥哥,我让人欺负了!”

    冷凌澈只抬眸看了她一眼,殷钰却是不信,笑着问道:“谁敢欺负你啊?你快告诉我,我必须要去结识一下这位英雄好汉!”

    “钰哥哥!”冷清落瞪了殷钰一眼,她叫的虽然亲呢,却是不掺半点男女之情,眼神落落,清辉荡荡。

    “好好!我不说了,你说!”殷钰颇为头疼,用扇子敲了敲自己的头,一副兴致寥寥的模样。

    冷清落见他们都不信自己,顿时更是觉得委屈,只咬牙说道:“我被那长公主好一番欺负,她不但嘲弄我,还纵容那个司辰打我,你们不觉得她很过分吗?”

    一直沉默不语的冷凌澈突然抬起头来,清凉的眼神落在了冷清落的身上,殷钰也是一怔,立刻冲着冷清落使了使眼色。

    冷清落却是没有看到,只听冷凌澈倏然开口,语气带着微不可察的冷意,挑眉问道:“长公主?”

    ------题外话------

    第二更……

    注:小冷在王府里排行第二,而冷清落与他的关系更近,所以就直接叫他二哥,与那个惹人厌烦的二皇子没关系啊,以后会慢慢解释这种关系的,(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