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章 金陵古城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章 金陵古城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夏国、楚国、南国是三个最为强盛的大国,而长安、金陵、大兴则是三个历史最为悠久的古都。

    千百年来朝代更迭,不知换了多少国号,不知历经了多少君王,但是这三个古都却依然屹立长存,展示着自己被历史积淀的风采。

    夏国喜好声乐,信仰神佛,长安城内的建筑优雅精致,处处都透着文人般的儒雅。

    楚国在夏国的北方,温度要比夏国冷上一些,四月的长安已是遍地花开,但是楚国却只是嫩柳抽芽,刚有万物复苏之势。

    而金陵也比长安少了一分诗情画意、温和婉约,高耸的青石城墙透着古城的沧桑和威严,城门上那刀勾剑刻的“金陵城”三字看着便比长安城要肃穆恢宏。

    即将驶进金陵城,冷凌澈重新骑上马背,而安华三人则是上了云曦的金玉琉璃马车,陪在她的左右。

    喜华偷偷的掀开车帘的一角,看着那威严耸立的城门,眉目间多了一丝忧色,“唉……还是我们长安更美!”

    安华推了推喜华,喜华连忙放下了车帘,笑着说道:“其实金陵也挺美的,我们有时间可以去四处逛逛呀!”

    云曦早就换下了常服,重新穿上了那件凤穿牡丹的夏国宫装,她笑着喝了一口茶,一直摇摇不定的心思在这一刻反而平稳了下来。

    “王府的规矩想来不会比夏宫更严苛,我们以后出去的机会定比以前要多!”

    喜华的眼睛瞬间泛光,看着云曦的笑不像作假,顿时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公主你太好了!我一定要逛遍整个金陵城,哈哈……”

    安华白了喜华一眼,无奈叹道:“真是话多!不过就算再怎么好奇,也要先装装样子,不要让人觉得我们夏宫的奴婢没有教养!”

    “好!知道啦,安华姐你都说了一百八十遍了,我这耳朵都要起茧子了!”喜华夸张的转着耳朵,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好啊!让我看看你这茧子长在哪了?”安华嘴角一扬,伸手便要去扯喜华的耳朵,喜华见此连忙服软告饶。

    “你要是有乐华一半的文静,我就要谢天谢地了!”安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戳着喜华的额头说道。

    一直环胸而坐的乐华瞥了喜华一眼,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话多,烦人!”

    “你这小丫头片子,那我也比你这个小哑巴好啊!”喜华缩在云曦身后,扯着脖子说道。

    “啧!”乐华起身就要抓喜华,安华连忙将她们分开。

    “好了!马上就要进城了,一会儿让人听到你们在公主的马车上打打闹闹,像什么样子!”

    两人闻此,只隔空对望了一眼,都冷哼一声别过了脸去。

    冷凌澈听到马车里的嬉笑之声,嘴角轻轻勾起,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意。

    这些时日他寸步不离的陪着她,生怕她会因为思念故国而伤心落泪。

    偶尔小寐之时,她还会哽咽的唤着云泽的名字,他没有办法让她忘记云泽,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的陪着她,在她孤独无助时给她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

    司辰也听到了马车里的笑声,下意识的转头望去,正看见冷凌澈嘴角含笑的策马立于马车旁,便近乎落魄的收回了视线。

    他的任务是将云曦护送到金陵,直到云曦大婚之后再启程返回。

    所有人都劝他不要来,都觉得他是上赶着折磨自己,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只有在做完这件事后才能真正的放手。

    送自己心爱的女子出嫁,也许这件事对别人来说是一种折磨,可对他来说却更是一种解脱。

    司辰与冷凌澈策马走到了车队最前方,夏国卫队高举夏国的幡金龙旗,幡旗上是古体的“夏”字。

    最前面的是一辆金玉琉璃马车,马车的外面镶嵌着五彩的琉璃玉石,马车前面挂着两串小小的金铃,随着马车的动作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声音。

    金玉琉璃马车后则是一眼望不到边界的皇家车队,车队两侧是甲胄加身的夏国士兵,处处透着皇家的威严和尊贵。

    守城的士兵见此立刻驱逐在门口徘徊的楚国百姓,以确保夏国的车队能够顺利通畅的行进城门。

    楚国的百姓都在街道两侧翘首期盼,即便他们明知道不可能看到云曦的容颜,却还是互相拥挤着,哪怕只看到那华丽的马车也觉得大为满足。

    楚国的百姓对冷凌澈并不熟悉,冷凌澈毕竟十岁便离开了楚国,这一走便是十年,可他却是刚一回楚,便直接成为了锦安王府的世子,如今更是迎娶了甚是神秘的夏国长公主,百姓自是更为好奇。

    各国男子十六岁时就会定下亲事,二十岁的男子,他们的孩子都要开始学习诗书了,可冷凌澈却才刚刚定下亲事,好在他迎娶的是素有美名的夏国长公主,众人这才不觉可惜。

    当冷凌澈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前,竟是无一人再看那华贵的马车,不论男女都痴痴的望着冷凌澈,仿佛是在仰望天神。

    冷凌澈的美如仙般缥缈俊逸,带着如玉的温润和如雪的清华,便是男子也不由得心生赞叹。

    有些胆子大的少女羞怯将手中的鲜花扔向冷凌澈,其他的少女见此纷纷效仿,一时间路上空中的鲜花不断,仿佛是迎接冷凌澈回国的仪式。

    司辰见冷凌澈这般的受女子喜欢,轻轻的皱了皱眉,开口道:“没想到世子竟是这般的有魅力,看来日后还是不要经常出门的好。”

    冷凌澈看了司辰一眼,温润的眼中带着一丝迷茫,“难道这些花不是为司辰将军准备的吗?”

    司辰顿时哑然,看着冷凌澈那温和无害的笑,司辰有些恍惚,他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在与自己装模作样?

    司辰晃了晃头,收回了视线,与冷凌澈这样的人真的很难交谈!

    鲜花落在平整的地面上,被马蹄和车轮无情的碾压践踏着,对于冷凌澈来说,只有云曦才是他放在心里的那枝白芙蓉,其余的花草即便姹紫嫣红也入不了他的眼。

    依礼云曦自是要先行拜见楚帝,安华几人则留在驿站看管随行的嫁妆。

    楚宫比夏宫少了一分雅致,却更为恢宏,云曦的马车自是不能驶进楚宫中,冷凌澈伸手将云曦搀扶而下,柔声问道:“累了吗?”

    云曦摇了摇头,冷凌澈知道一进金陵就有很多事要做,所以在进金陵之前便找了个地方好好的休息了一番,以防她的身子会承受不住。

    云曦扬唇一笑,随着冷凌澈走进了楚宫,司辰看着那双交握的手,眸色沉了沉,或许他真的是自找烦恼吧!

    宫内的宦官领着几人行到了楚宫的御书房,冷凌澈抽回了自己的手,目光直视前方。

    云曦微微侧头看了冷凌澈一眼,随即便收回了视线,轻蹙了一下眉头。

    夏帝喜好奢华,所以御书房内也多是名贵的古玩字画,而楚帝的书房入眼却全是一排排的书架,桌案上整齐的放着奏章和笔墨,除此之外并无点缀。

    云曦垂下了眸子,心中微叹,南国和楚国的君王都心有抱负,而她的父皇却整日流连女儿香,只想着如何享受安逸!

    只希望各国能多给泽儿和夏国留些时间,让泽儿得以成长,让夏国得以改进。

    云曦垂下了头,脊背挺直,步伐沉稳,一步一步缓缓走进御书房中。

    御书房的桌案后隐隐有一个身影,想来自是楚帝,云曦低垂眼帘,没有直视天颜,这是最基本的礼仪。

    冷凌澈先行跪拜夏帝,云曦随之执裙跪地,不徐不疾,不卑不亢的说道:“夏国云曦参见楚国陛下,陛下万安!”

    云曦的声音轻灵悦耳,没有少女娇俏的甜腻,却多了一丝从骨子里透出的高贵。

    楚帝抬头打量着云曦,云曦虽然跪在地上却是脊背笔挺,没有一丝的局促不安,楚帝的眼中划过一抹赞赏,夏国长公主果然名不虚传!

    “快平身吧!你们一个是朕的亲侄子,一个即将成为朕的侄媳,都是一家人,不必这般拘礼!”楚帝爽朗一笑,威严的声音中透着慈爱。

    冷凌澈率先起身,便垂首站在一旁,云曦的裙摆复杂拖沓,她有些费力的拖起自己的裙摆,身后的司辰见此立刻走上前去将云曦搀扶起身。

    楚帝看到这一幕,眼中闪过一道亮光,却是作势恼怒的斥责冷凌澈,“凌澈,长公主以后便是你的妻子,你要贴心一些才好!”

    冷凌澈闻此才恍然看向了云曦,准备伸手将她扶起,云曦却是淡淡的开口,只道了一句:“多谢世子,不必劳烦!”

    楚帝见此眼中的笑意更深,慈爱的看着冷凌澈说道:“你们两个以后就是夫妻了,举案齐眉虽好,却也要恩爱不离,否则岂不是朕保错了媒?”

    “是!”冷凌澈和云曦开口应道,两人的表情却很是淡漠。

    司辰心觉奇怪,这一路上冷凌澈万事都想的周到,对待云曦的小心翼翼他都看在眼里。

    因怕云曦进宫面见夏帝会饿着肚子,还特意在中途整顿片刻,让云曦好好用了饭,怎么一到楚宫,两人看起来却这般的疏远呢!

    “长公主……不,朕以后就唤你云曦如何?”楚帝很是温和的说道,仿佛在这一刻他不是那个威严的帝王,而是一个慈祥的晚辈。

    “多谢陛下垂爱!”云曦福了一礼,恭敬的答道。

    “云曦,你不必这般拘谨,朕只有一个亲弟弟,所以凌澈对朕来说就像是亲儿子一般!

    你抬起头来,总不能让朕连凌澈世子妃的模样都不知道道啊!”

    云曦抿了抿唇,缓缓抬起头,她的脸上有凤冠的金珠垂落,楚帝也只能隐隐约约的看见云曦的模样,便赞叹道:“久闻夏国长公主貌若仙姝,今日一见果真如此,凌澈你可要好好谢谢朕啊!”

    不过是一句客套之词,冷凌澈却是立刻拱手道:“多谢陛下厚爱!”

    楚帝没看清云曦,云曦却是看得清楚帝,楚帝要比夏帝年长许多,却是精神抖擞,没有半点萎靡颓废之色,一看便是个自律之人。

    楚帝十分满意的看着云曦两人,转而看着冷凌澈说道:“凌澈,你这次的事情办得不错……”

    云曦紧紧的抿着嘴唇,楚帝一直在观察云曦,自是看得清楚,嘴角不觉一扬。

    “陛下,云曦不便听闻楚国政事,便先行回驿站了!”

    “驿站的环境不算好,不如你就直接住进锦安王府吧,也好熟悉熟悉王府的情况……”

    云曦却是直接打断道:“陛下,这样于理不合,云曦住在驿站便好!”

    楚帝闻此也不再拒绝,只命人护送云曦离开,冷凌澈看着云曦的背影,面色有些为难复杂。

    云曦对楚帝的态度很是冷淡,甚至是近乎无礼,然而楚帝却是一丝未恼,仍旧乐呵呵的说道:“凌澈,看来以后你要多担待些了……”

    冷凌澈立刻笑道:“是!公主身份尊贵,性情稍稍清冷了一些……”

    冷凌澈说的很婉转,云曦刚才那表现可不仅是清冷,简直可以算是傲慢和蔑视,楚帝闻此笑道:“你谦让些是应该的,但也不必妄自菲薄,毕竟你可是楚国最尊贵的世子!”

    楚帝满意的笑笑,迎娶云曦是楚国一众老臣的想法,云曦在夏国百姓心中地位颇高,楚帝自然也明白其中厉害。

    想要征战天下,最重要的不仅是强盛的军队,更要有顺服的民心,得了云曦便等同于得了夏国的人心。

    可是这成亲的人选也就只有冷凌澈最为适合,这样不仅可以避免冷凌澈与楚国权贵联姻,也免了皇子们之间的争夺。

    如今看冷凌澈和云曦之间关系淡淡,楚帝便更觉得自己实在英明。

    “朕以为你和云曦应很是熟识才为你赐了这桩婚事,没想到云曦这性情实在是有些冷傲。”

    “长公主身份尊贵,如何是臣能接近的?臣做了国子监的先生后,才与长公主有几面之缘……”冷凌澈淡淡开口道,神色不辨悲喜。

    楚帝点了点头,正色问道:“那峻城真的那般难以攻克?”

    “峻城素有天险之称,若非如此周奎将军也不会战死……”

    冷凌澈面露惋惜,复又开口道:“若不是夏国主动议和,臣还真是不知该如何来做了!”

    楚帝点头,这次他本想借机试探一番夏国的实力,却是没想到在夏国内忧外患之际,竟是还能阻绝他们楚国的大军,甚至还损了他一员大将,看来夏国也是个难啃的骨头啊!

    楚帝仿佛有些累了,挥手说道:“好了,你也去歇息吧!没事多陪陪你皇祖母,她最是记挂着你,否则也不会千里迢迢帮你回到楚国。

    至于你父王,当年也是情势所迫,你也不要记恨他,他还是很挂念你的!”

    “凌澈不敢,日后自会好好孝顺父王!”冷凌澈微微颔首,轻声说道。

    “好了,退下吧!”

    楚帝一直望着冷凌澈的背影,微眯的眼神锐利又精明,“凌澈这孩子虽是才华卓绝,但是性情温和,想来应是可靠的!你说呢,小德子……”

    韦喜德是楚帝身边近身伺候的宦官,也是这宫中的内务府总管,他弓着身子,眼睛笑成了一条缝开“奴才愚笨,哪里懂这些啊!陛下英明,您说的就是对!”

    “老狐狸!”楚帝指着德公公,笑骂道。

    韦喜德赔笑,开口奉承道:“世子不但平安归回楚国,还得了世子之位,虽有太后帮衬,也都是世子自己福泽深厚啊……”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楚帝皱了皱眉,锦安王府已经很繁盛了,他不希望锦安王府再多一个能干的世子,更何况他还是……

    看着楚帝深思的模样,韦喜德轻轻的挑起了唇角,眼中飞快的闪过寒光……

    ------题外话------

    第一更……

    新的开始,希望你们要对浮梦不离不弃哦,爱你们(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