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惟愿此生再无流离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百二十三章 惟愿此生再无流离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对于此事并不知情,她将凤冠上的金珠徐徐放下,遮住了她那倾城的容颜。

    金珠上泛着的淡淡光晕,在云曦皎洁的面容上投了一片绚丽的光影。

    安华和宁华站在云曦左右两侧,搀扶着云曦缓缓走向前宫,在众人的注视下一步一步缓缓走来,步伐沉稳,身姿高洁,虽然只有十六岁,却是已有凤仪之姿。

    冷凌澈看着云曦一步步走来,一点点走向自己,心中的欢悦和激动随着她的接近而越发的浓烈。

    十年了,他们终于走到这一步了,他终于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边,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守护着她。

    众人纷纷抬头看着那两道绝美的身影,所有的贵女在这一刻忘记了嫉妒和艳羡,因为有些人让她们连嫉妒的资格都没有。

    她们也爱慕冷凌澈的俊美和才华,可是看着冷凌澈和云曦比肩而立,她们才知道,有些人天生就应该被人所仰望,而也只有他们才配得上彼此!

    云泽抬头怔怔的看着云曦,这几日对他来说是一种极其痛苦的折磨,他每天都在数着阿姐要离开的日子,他恨不得每天不闭眼不睡觉,这样一天就会过得慢一些。

    可是这一天还是到了,阿姐还是要离开他了,这对他来说不但不是一种解脱,反而是彻底的坠入了深渊。

    云泽狠狠的握紧了手,竭力隐忍着自己心中的悲伤,他不想哭泣,不想惹得阿姐伤心难过,他希望阿姐能够轻松快乐的迎接自己的新生活。

    云曦一一拜别了夏帝、国公夫人、沈静歌,除了夏帝神色不虞,沈静歌和国公夫人都是笑中含泪。

    她们欢喜云曦找到了幸福,却是又因为要相隔万里而心中不舍,可是她们都一致的笑望着云曦,即使眼泪就在眼眶中打着转,却是没有一人落下眼泪。

    云曦看着云泽那勉强欢笑的小脸,心中酸涩难忍,她真想自私的带走云泽,可以一辈子守着他,可是云泽不仅是她的弟弟,更是夏国的太子,是未来的夏国国君,她不能这么做!

    姐弟两人望着彼此,却没有一人能说出话来,众人望着他们两个,似乎都能明白他们的痛苦和挣扎。

    定国公担心云曦和云泽会因为悲伤而失态,便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长公主,吉时到了,请上马车吧!”

    今日虽不是云曦成婚之日,但也算是新妇离开娘家,照理是要有兄长背着云曦踏上轿撵,以示有娘家做女儿的后盾。

    可是云曦没有兄长,定国公便提议让上官杰来背送云曦。

    云曦因为国公府提过他们两人的婚事,所以对上官杰也心存隔阂,不由得微微蹙了蹙眉。

    “本宫来背!”云泽上前一步,坚定的说道。

    “可太子您是幼弟,这于理不合啊!”兄长背新妇,这已是约定俗成之事,还从未有幼弟背新妇的说法呢!

    “本宫虽是年幼,却是长公主的亲弟弟,也是长公主永远的靠山!若是有人敢欺负我阿姐,不论多远,我都会替我阿姐讨回公道!”

    云泽在说这一番时,一直在看着冷凌澈,冷凌澈淡笑回应,他等了云曦十年,如何会给云泽这个机会?

    云泽抬头看着云曦,眼中的光坚定不移,他突然咧嘴笑笑,眨着亮晶晶的大眼睛说道:“阿姐,泽儿之前便说过,小时候是阿姐背着泽儿,等泽儿长大了,就要背着阿姐!

    泽儿现在就已经长大了,我要亲自送阿姐登上马车!”

    “泽儿……你……”云曦哽咽的说不出话来,眼前雾气蒙蒙,竟是连她最熟悉的面孔都看不真切。

    云泽走到云曦身边,半蹲着身体,回头笑望着云曦,开口说道:“阿姐,泽儿背你!”

    上官杰见此便退到人群中,不再打扰这姐弟两人,云曦深吸了一口气,竭力收回了眼中的泪珠,她缓步走到云泽的身后,轻轻的趴在了云泽那瘦弱单薄的背上。

    云曦十六岁,云泽十岁,云曦的身姿虽是清瘦,却是要比寻常女子还要高上一些,而云泽先天体弱,长的本就单薄,可是今日他却足以担负起姐姐的幸福。

    云曦将手臂环在了云泽的脖颈,云泽咬着牙,缓缓的站直了双腿,一步一步,虽是缓慢却是坚稳的向前走去。

    长长的裙摆拖尾完全遮住了云泽那瘦弱的身体,云泽的脚步却没有一丝虚浮,背着云曦稳稳的向前走着。

    “阿姐,你到楚国那边要好好生活,不要记挂泽儿,泽儿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云泽笑着说道。

    “嗯!”云曦更加用力的环住了云泽的脖颈,却偏偏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阿姐,我相信冷先生会好好照顾你的,可若是他对你敢有半点不好,你就写信给泽儿,泽儿一定会为你做主的!”

    “好!”云曦哽咽着只说出了这么一个字来,却是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一颗颗晶莹的泪珠顺着她的脸颊落在了云泽的脖颈上。

    云泽的喉咙动了动,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将那欲喷涌而出的眼泪生生逼了回去。

    距离马车的路只有一段,可是云泽却仿佛是在用一生去走,他多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他可以背着阿姐永远这么走下去……

    看着近在咫尺的马车,云泽将自己的嘴唇咬破,鲜红的唇上滚动着一颗殷红的血珠。

    安华她们恐会伤到两人,一路紧紧的跟随着,伸手将云曦托到了马车上,云曦回头望着云泽,却只看见他低垂着头,小小的肩膀隐忍的颤抖着。

    云曦哽咽出声,柔声说道:“泽儿,保重!”

    云曦说完便毅然决然的踏入了马车中,掩面无声痛哭起来,眼泪顺着她的指缝一颗颗的落在了车内铺着的红毯之上,红唇轻启,无声的呢喃道:“泽儿……泽儿……”

    在云曦进入马车的瞬间,云泽猛地抬起头来,看到的却只是一片紫色的衣角和云曦头上那颤抖的金色流苏。

    “阿姐……”云泽双眼放空,轻声喃喃道。

    可正在此时钦天监却是高声唱道:“吉时到!恭送长公主殿下!”

    众人都纷纷垂下头,恭敬的齐声说道:“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华贵的马车缓缓驶动,八匹骏马拉着点缀金玉琉璃的马车缓缓前行,云泽只默然的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云曦的马车越行越远。

    安华三人抱着宁华自是好一番依依惜别,最后却是也只得踏上一辆随行的马车驶离了夏宫。

    冷凌澈看了云泽一眼,眼中亦有不忍,最后也只是骑上了一匹浑身雪白的骏马,郑重说道:“你放心,我绝不会让她受一点委屈!”

    云泽的世界却仿佛在一瞬间失去了颜色和声音,仍旧只呆呆的望着云曦的马车,久久回不过神。

    冷凌澈轻叹一声,骑马而去,却是在宫门口看到了一身铠甲的司辰。

    司辰骑着一匹枣红色的骏马,银色的铠甲在阳光下泛着夺目的光华,为他本就俊朗的面容更添一分飒飒英姿。

    见冷凌澈投来的视线,司辰直视着冷凌澈,坦然道:“我虽不得她,却是也要送她!为友为亲,唯独不为情!”

    冷凌澈看着司辰那清澈明亮的眼眸,嘴角微微扬起,淡声说道:“多谢!”

    冷凌澈说完便策马追上了云曦的马车,守在马车左右缓缓前行。

    司辰深望着那金玉琉璃马车,却是无法透过车壁上镶嵌的金玉琉璃看清里面的人影,他一直无法为她做什么,送她平安出嫁,也许是他唯一能劝慰自己的事情吧……

    春风荡过,拂落了满树的桃花,长安城中仿佛倾泻而下了一场粉色的桃花雨,好似长安城在用这种办法与云曦告别。

    街道两边站满了长安城中的百姓,当云曦的马车驶出夏宫,众人竟是齐齐跪地,高声呼喊着:“长公主殿下千岁!公主殿下千岁!”

    长安百姓只知道云曦是要和亲楚国,是为了拯救夏国才背井离乡,孤身一人远赴他国。

    在他们心中,和亲一直都是极其悲惨的事情,云曦是为了夏国而舍弃了自己,在他们心中云曦是至高无上的。

    这个从出生开始便福佑夏宫的长公主,是他们心中的信仰,是他们心中神圣而不侵犯的护国公主。

    如今看着她远离国土,百姓们纷纷跪拜,更是有些人不由得哭了起来,为云曦的命运感到悲悯。

    而此时云曦根本就听不到外面那山呼海啸般的声音,脑海中只有云泽那倔强却悲伤的面孔。

    宫中的人已经散了,而云泽却仍旧呆呆的站着,宁华心疼的看着云泽,小声说道:“太子,回去歇息吧,公主已经走了……”

    “走了?阿姐走了?”云泽茫然的喃喃细语着,他突然抬起头,望着空无的前方,一直隐忍的眼泪在这一刻喷涌而出。

    “不!我不要阿姐走,我不要!”云泽抬步便跑了出去,宁华和秋羽一时没拦住,只能跟在云泽身后一边追着一边叫喊着。

    云泽一路跑出了夏宫,他早已累的气喘吁吁,喉咙疼的像是要撕裂一般,可他还是不肯停下,顺着地上铺着的红绸一路紧追着。

    “阿姐!阿姐不要走,阿姐……”云泽哭泣不止,眼泪飘落空中,无声无息的融在了春风桃香之中。

    眼看着那金玉琉璃马车就在眼前,他却突然绊在了青石上,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他抬头看着马车越行越远,却是再无力气追赶,只嘶哑的喊着:“阿姐!阿姐……”

    四月的长安美不胜收,处处都是花香鸟语,却只有云泽一人心里满是阴霾。

    他不喜欢这个春天,因为这个春天让他失去了他最珍视的阿姐,这个春天让他变成了孤身一人!

    “阿姐!阿姐!”云泽狠狠的垂着青石砖,小小的拳头上已是淤青一片,他却是没有任何的感觉。

    秋羽和宁华追了出来,见云泽摔倒在地,立刻上前将他搀扶了起来。

    “太子可是摔伤了哪里,快让奴婢看看!”

    云泽麻木的如同一个布偶,任由宁华摆弄着他的胳臂和双腿,他眼里还全是破碎的泪珠,面对宁华的询问,他只呆滞的抚摸着自己的心口,眼神空洞的望着马车的残影,喃喃说道:“我这里痛,好痛……”

    宁华和秋羽相视一眼,两人都不觉落下了泪,乐华将云泽扶上了秋羽的后背,背着抽泣的云泽一步一步走回了再无欢喜的夏宫中……

    出了长安城,冷凌澈放心不下云曦,便下了马背登上了云曦的马车。

    刚进马车便见云曦无力的坐在车中,将手臂枕在小榻之上小声的啜泣着。

    她那长达数尺的裙摆凌乱的散落在车厢内,上面的百朵牡丹在一瞬间变得暗淡无色,就连那两只翱翔的凤凰也仿佛是在悲鸣。

    云曦一向注意自己的形象仪表,这还是她第一次这般颓唐。

    冷凌澈看在眼里只觉得心口又酸又疼,便坐在云曦身边,轻轻的环住她的身体,无声的陪着她。

    身后是冷凌澈那温暖的身体,他的体温让云曦有些僵冷的身体渐渐的暖了起来。

    她抬起头,凤冠上垂落的金珠遮住了云曦的容颜,她脸上的泪痕却仍然清晰可见。

    冷凌澈轻轻的拨开凤冠上的金珠帘,小心的将珠帘挂在云曦发髻两侧的步摇上,仔细的擦拭着云曦脸上的泪痕。

    云曦扑进了冷凌澈的怀中,却是哭的更加厉害,“凌澈,我是不是一个坏姐姐?我竟然为了自己舍弃了泽儿,将他一个人留在了夏国!”

    冷凌澈抱着云曦那战栗不止的娇躯,耐心的安抚着,“云曦,太子不会怪你,他对你与你对他是一样的。

    你希望他开心幸福,他又何尝不是如此?所以云曦,你若是因此伤心难过,才是辜负了太子对你的期望!”

    云曦哭声渐止,却仍是不住的抽泣着,冷凌澈一手搂着云曦纤细的腰肢,一手轻轻抚摸着云曦的长发,温柔的说道:“云曦,等局势平缓,我也可以随着你一同定居夏国,那样我们就可以每日都看到太子了,好不好?”

    “嗯!”云曦哽咽着点点头,乖巧的缩在了冷凌澈的怀里。

    “所以,不要再哭了,若是等到了楚国让人看到你肿着眼睛,定会以为是我将你抢来做世子夫人的呢!”冷凌澈的声音很轻柔,就像外面的春风一般柔柔的抚慰着云曦的心。

    云曦的情绪渐渐的平稳了下来,虽然偶尔还会抽搐一下身子,但是较之刚才的伤心欲绝已是好了许多。

    “云曦,相信我,我会让你幸福,绝不会让你后悔今日的选择和挣扎!”冷凌澈轻吻着云曦的额头,语气虽轻,却字字珍重。

    云曦点点头,泪眼朦胧的看着冷凌澈,“凌澈,我不需要你保护我,我只想和你一起走下去。

    你默默承受了这十年,我不希望未来的生活也是你一个人在付出!

    所以凌澈,等到了金陵不要一味护着我,你也要相信我,不论前方等待我们的是什么,我们都可以笑着走到最后!”

    冷凌澈目光融融,里面坠满了欢喜和笑意,没有人拒绝得了心爱之人的怜惜,这种温暖和幸福是他多年追寻,并甘愿沉沦的!

    “好!不管前方有什么磨难,我都不会松开你的手,不论是长安还是金陵,有你在我身边,我便不会孤寂!”

    云曦靠在冷凌澈的怀里,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安稳,她知道金陵等着他们的会是新的考验和磨难,可是她没有一丝的恐惧,因为这次,她不是一个人!

    爱一个人,不是愿意与他岁月静好,而是面对荆棘和磨难,依然不会放弃彼此的手,甘愿为他遮挡风雨。

    死生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不愿前途一路似锦,惟愿今生再无流离!

    ------题外话------

    第二更……

    明天咱们就开始第二卷醉梦金陵,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