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和亲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百二十六章 和亲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关于楚国聘礼失窃一案夏帝高度重视,责令三司一同调查,切要查个水落石出。

    可是那一百二十八抬的聘礼就如同突然消失了一般,根本就是了无踪迹,毫无线索可查。

    夏帝为了安抚冷凌澈,只好先行准备了一百二十八抬的聘礼,以防冷凌澈对外宣扬此事,折损了他的帝王形象。

    冷凌澈看着那一百二十八抬的物件,只淡漠的抬眸道:“陛下此举便是表明我楚国的聘礼查无可查了?”

    “这件案子的确有些棘手,不过朕已经派人去查了,想必一定会水落石出的!”夏帝自然也着急查出真相,毕竟那聘礼可等同于夏国两年的税收啊!

    冷凌澈略略想了想,便开口说道:“只要不耽搁我和云曦的婚事,其余的是便由陛下全权做主吧!

    毕竟,那聘礼本就是要为您准备的,若是找不到也是夏国的损失。”

    “是啊!朕也知道冷世子的一片苦心,所以朕定会查出真相!”夏帝对冷凌澈有些嫌隙,可是一想到那一百二十八抬聘礼脸上又不觉浮现了几分笑意。

    当初云婕出嫁,他们夏国可是陪送了不少的珠宝,哪像如今这般收获颇丰!

    冷凌澈淡淡扬唇,开口说道:“驿站已经不安全了,这一百二十八抬不如先放到国公府吧!”

    夏帝也深觉如此,偷盗手法尚未查清,若是再将这些财物送到驿站,岂不是羊入虎口吗!

    “如此也好,一切就依冷世子的意思吧!”

    而另一边因为冷凌澈质疑户部的办事能力,夏帝便只好将准备嫁妆的事情交给了鸾妃,又因为冷凌澈特意提点过,夏帝便也不敢在嫁妆上动手脚,一切都交由上官鸾全权负责。

    而上官鸾也不敢怠慢,一切都可着好东西来,准备的嫁妆不比楚国的聘礼轻。

    “公主,奴婢已经派人查过了,鸾妃娘娘对您的事很是上心!”安华回禀道,脸上神色柔缓。

    云曦正摆弄着那一枝玉芙蓉,听闻之后微微转了转眼眸,她对国公府的态度一直有所保留,不过最近的几件事国公府的确没有让她失望。

    “最近几日想必鸾妃娘娘定是十分乏累,我们去探望一番吧!”云曦缓缓起身,抬步去了鸾月宫。

    鸾月宫里十分的热闹,来来往往的都是内务府的宫人,从嫁妆、陪嫁宫人、礼服到仪仗队伍都由上官鸾一人打理,忙的她没有半分安歇的时候。

    见到云曦前来,上官鸾有些惊讶,连忙起身迎了上去,“云曦,你怎么来了?这里乱糟糟的,你先坐一会儿!”

    上官鸾处理了几件紧要的事情,便命内务府众人先行离开,自己才得以坐在椅上长长的喘了一口气。

    “这宫里的事情真是多,就算我与母亲学过管理中馈,如今也是吃不消的!”上官鸾喝了一口茶,出口抱怨道。

    “哪里,鸾妃娘娘心思聪敏,一定会很快便适应的!”云曦笑道,复又开口说道:“最近因为云曦的事情,劳烦娘娘了,云曦感激不尽!”

    “云曦!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上官鸾立刻打断道,她看着云曦,神色复杂,“云曦,我知道你心里有疙瘩,这也是人之常情。

    可为你做这些事我是心甘情愿的,看着你嫁的这么好,我也为你开心,陛下将这些事情交给我,我总归会比户部的人细心些!”

    “云曦说的感激不是客气,而是发自内心的,这些事若是交由户部,我也可以料到会是什么局面!”

    云曦看了上官鸾一眼,神色温和柔软,“鸾表姐,云曦走后,希望你能一切顺遂。

    我走以后,国公府便是泽儿最亲的人,他是个有情有义的孩子,对鸾表姐也一定会尊敬亲近!”

    “云曦,你……”上官鸾有些动容,云曦有多久没叫过她一声“鸾表姐”了?

    “鸾表姐,云曦就把泽儿托付给你了,他以后对你会如同对我一般,也希望鸾表姐能够好好的疼他!”云曦握住了上官鸾的手,言辞恳切的说道。

    “云曦,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太子的!”

    云曦欣慰的笑了笑,眸色倏然一冷,复又开口道:“鸾表姐,血浓于水,太子与国公府是息息相关的。

    可是父皇不喜欢泽儿也是事实,只是苦于现在没有选择,而云曦希望这种现状能够一直持续下去……”

    上官鸾也是聪明的,自是明白云曦的意思,她挑唇一笑,开口道:“这是自然,其实陛下的身子不算大好,也不再年轻,而且有我在,即便陛下以后另有新欢,这储君之位也只会是太子的!”

    云曦和上官鸾都是明白人,有些话自是不用挑明,两人说了一会儿话,云曦见上官鸾这里的事情的确颇多,便起身告辞了。

    直到离开许久,安华才小声问道:“公主这是已经完全相信国公府了吗?”

    云曦脸上神色淡淡的,不见刚才的温柔笑意,“没有什么相信不相信,我只希望他们能看在利益相关的份上,忠心的辅佐太子,不要出现后院失火的事情。”

    安华点头附和,她知道公主与国公府的嫌隙不可能消失,而这世上也不可能再有人像公主这般对太子。

    只要国公府与太子的利益是一致的,那么想来国公府也会尽心帮衬。

    安华看了云曦一眼,这十年里公主殚精竭虑,所付出的艰辛远非常人所想,还好上天终究还是眷顾公主的,有冷世子在,公主以后想必也会轻松许多。

    “公主!”

    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急切的女声,云曦和安华转身望去,只见竟是乐华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这还是云曦第一次看见乐华这般着急的模样。

    “怎么了乐华,慢慢说,不要急!”安华连忙搀住乐华,关切的开口问道。

    乐华喘着粗气,可怜兮兮的望着云曦,眼泪就在眼眶里打着转,看得云曦心头一酸,“怎么了乐华,有什么事就告诉我!”

    乐华那双总是闪着寒光的大眼睛里,此时满是委屈和迷茫,她拉着云曦的手,突然便落下了泪花,“大黑!不见了!”

    “什么?”云曦和安华相视一眼,心里都十分震惊。

    “什么叫不见了,他也许是有什么事要办呢?”云曦轻声安抚着,乐华却是用力的摇了摇头,将手上的面具拿给云曦看。

    那张纯黑色的面具正是玄羽一直戴着的那个,他不能再以“大黑”的身份留在曦华宫了,可是他又不能暴露主子的身份,便只能忍痛将面具偷偷放在了乐华的房内“不告而别”!

    云曦看着手中的面具,既然他将面具都留了下来,想必是真的离开了。

    看着乐华那伤心哀转的模样,云曦只能抱着乐华轻声安抚,却是没有一丝的办法。

    想来大黑应是已经回到了扶君的身边,毕竟他的使命已经完成了,也不会与她们一同去楚国了。

    乐华小声啜泣着,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云曦拍了拍乐华的肩膀,柔声说道:“大黑要回去复命呀,也许等他复命之后便会回来找你呢!”

    “真的?”乐华抬头看着云曦,眼睛里面仍是泪光闪闪,云曦却是从里面看到了希望和期冀。

    云曦心中苦叹一声,她自是也不确定,可是看着乐华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她却是只好继续哄骗乐华,“大黑是不会舍得丢下你的,所以乐华你不要哭,我也会派人去各处打听的……”

    乐华点点头,破涕为笑,她最相信的就是云曦,所以听云曦这么说乐华立刻就信了。

    云曦见此心里更是愧疚,茫茫人海,她该去哪找一个连容貌都没见过的人?

    可是看着乐华刚刚露出的笑脸,云曦又不忍心看她落泪,一时间很是无奈。

    暗处的玄羽看在眼里,心里也很是难过,他也不忍心让乐华伤心,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

    玄宫看了乐华一眼,又看了玄羽一眼,神色茫然费解的说道:“这姑娘的品味很特殊嘛!”

    玄羽白了玄宫一眼,冷哼一声,“你懂什么,我这叫人格魅力,即便我装成哑巴也有人喜欢我,羡慕吧?嫉妒吧?”

    “我嫉妒你?我可没有让人当狗养的爱好!”玄宫嘴角一扬,一想到“大黑”那个言简意赅的名字就忍不住想笑。

    “你!”玄羽气的脸一红,随即却是莫不在意的笑道:“等着看吧,我绝对是我们五人中最先找到媳妇儿的!”

    玄羽心疼的看了一眼乐华,心里暗暗想着,他现在可以说话了,两人以后就能自由交谈了。

    他也可以表明自己的心意了,再加上他这俊朗不凡的外表,乐华一定会喜欢上他的!

    等到主子将自己的身份一表明,他们更是一拍即合,也许很快就可以举办婚事了……

    玄羽想的十分长远,没想到执行一个任务竟是拐了一个俏丫头,这任务做的真是太值了!

    玄宫瞥了玄羽一眼,看着玄羽那发情的笑意,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果然春季到了,所有物种都是春心芳动,就连人也是如此啊!

    ……

    这一日,长安街道铺上了长长的红绸,红绸从夏宫宫门一路直达长安北城门。

    长安的街道上种满了如云如霞的桃花,粉嫩的桃花堆簇在一起仿若天上粉嫩的彩霞,为长安城增添了一分梦幻的唯美。

    一阵风荡过,桃花瓣纷纷飘落,红绸之上落了厚厚的一层桃花瓣,如同被最手巧的绣娘一朵朵绣在红绸之上。

    粉嫩的花,清淡的香,四月的长安美不胜收,古朴优雅的建筑仿若是存在于世外桃源,没有阴谋的洪流,有的只是平和的雅致。

    曦华宫中,云曦身穿一件正紫色的凤穿牡丹广绣拖地长裙,长长的裙摆脱出数尺之长,上面用各色丝线绣着百夺徐徐盛开的牡丹。

    牡丹之上有两只振翅而飞的和鸣凤凰,凤凰的翎羽和长尾皆是用孔雀的羽毛细细绣成,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仿若有两只真正的凤凰在交颈盘旋。

    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散于身后,如同一块上好的绸缎,头顶戴着一个凰羽翟凤紫金珠冠,发髻两侧插着两支金蝶嵌珠步摇,长长的流苏垂于肩膀,华贵无比。

    略施脂粉,绝美的容颜更是晶莹若玉,脸颊泛着犹如桃花一般的淡淡粉色,杏眸含情,水光粼粼,粉唇轻抿,便已是倾城绝色。

    “公主真是太美了!”喜华不由感叹道,即便她陪在云曦身边已有十年,却仍是被云曦今日的美所震撼。

    云曦微微挑唇,看着镜中自己美丽的容颜,娇羞一笑,今日的云曦不仅华美高贵,更有着少女应有的俏丽柔媚。

    宁华看着云曦,嘴角高高的扬起,眼角却是滑落了颗颗泪珠,她连忙用手背擦去眼泪,今日她们都要笑,都要为了公主欢快的笑!

    云曦拉过宁华的手,两只手用力的交握着,“宁华,照顾好自己,我一定会回来接你!”

    “公主不必挂念,奴婢一定会好好照顾太子和自己,只望公主与世子能够长相厮守,恩爱不离!”宁华微有哽咽,却仍保持着欢喜的笑意。

    安华几人也都走上前来,五人将手牢牢的握在一起,虽无言语,却已然明白彼此的心意!

    而此时金殿之上却是气氛冷凝,夏帝和冷凌澈之间竟似有兵戈相向之意。

    “冷世子,你这是何意?”夏帝冷冷开口,看着冷凌澈的眼神十分不善。

    “这句话应该本世子来问吧?本世子还是第一次听闻有人要克扣女儿的嫁妆,而这人竟是一国帝王,听起来还真是匪夷所思!”冷凌澈淡漠的开口,他今日仍是一身白衣,俊美的如同九天谪仙。

    “冷世子慎言,朕何时要克扣云曦的嫁妆了?朕已经准备了一百二十八抬的嫁妆,一分都不会少,可国公府的那一百二十八抬却是夏国的!”

    夏帝被气的不轻,心口剧烈的起伏着,双眼瞪得犹如铜铃。

    冷凌澈却很淡然,语气更是没有一丝的起伏,“本世子之前便与夏帝说过,若是陛下找不到楚国的聘礼就要如数赔偿。

    可本世子并不想要这些银钱,甚至还愿意做一个顺水人情,将此做为国公府陪送给云曦的嫁妆,这样您和国公府都有脸面,有何不妥?”

    有何不妥?

    当然不妥!

    夏帝只说把那一百二十八抬暂借给冷凌澈,已做仪式之用,谁说要陪送给云曦了?

    “夏帝,本世子已经说过了,若是您能找到楚国的聘礼,此事便任由您来掌管,若是您找不到那便是夏国自己的损失。

    退一步来讲,自古嫁妆都是要比聘礼丰厚的,云曦贵为公主,这嫁妆翻倍也未尝不可。

    若是您同意这样做,那么天下都会称赞陛下,可若是您执意不许,那我们就只能将事公之于众,让众人好好评定一番了!”

    “你!你敢威胁朕!”夏帝一拍桌案,咆哮出声,明黄色的龙袍衬得夏帝的脸越发的赤红。

    宋公公连忙上前劝慰,夏帝却是气的直接推开了宋公公,只狠狠的盯着冷凌澈。

    冷凌澈扬起嘴角,悠然一笑,声音清悦,“不是威胁,只是在解决问题而已,如何选择自然还要听从陛下的!”

    夏帝气的浑身发抖,冷凌澈这是让他在名声和银钱之中做一个抉择,那他还有得选吗?

    帝王的名声何其重要,他总不能任由自己被天下所嘲笑,更是不能被史官记入史册之中,任由后世嘲讽!

    夏帝咬了咬牙,强忍着那锥心之痛,痛心疾首道:“朕,赐护国长公主云曦二百五十六抬红妆,望冷世子能好生对待朕的爱女!”

    冷凌澈闻此眉目舒展,嘴角扬起一抹灿然生华的笑意,启唇轻语道:“是,凌澈定当遵循!”

    ------题外话------

    第一更……

    下一章就是夏国卷的最后一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