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百二十一章 聘礼风波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百二十一章 聘礼风波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冷凌澈的聘礼终于从千里之外的楚国送到了夏国,一共整整一百二十八抬,全是华贵的金银珠宝、绫罗绸缎,每一件都是珍品,一时间惹来了全长安的艳羡。

    联姻一向是两国之事,一般来说送公主和亲的一方便是弱者,自是要准备丰厚的嫁妆,而男方却不会另备聘礼。

    可是冷凌澈不但准备了聘礼,还足足准备了一百二十八抬,这可是夏国迎娶皇后的规制啊!

    众人不由得在心中感叹,久闻锦安王府在楚国地位非比寻常,锦安王与楚王是一母同胞的兄弟,那锦安王自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如今一见果真如此。

    若是锦安王没有财力,这一百二十八抬聘礼足以搬空了一个府邸。

    由此可见冷凌澈迎娶云曦,不仅是因为两国之事,更足以看出他对云曦的用心。

    一时间长安贵女艳羡不已,只恨自己没有生在皇家,无缘与这楚世子联姻。

    可是夏帝却很是头痛,这冷凌澈备了一百二十八抬的聘礼,他们的嫁妆自是不能比聘礼少,一想到此处夏帝就觉得心疼。

    这种事自是不能在朝堂之上商议,更不能在国公府面前说,免得传到云曦的耳朵里。

    夏帝招了几个亲近的大臣,与他们说出了自己的烦心事,身为臣子就是要忧君之所忧,一众大臣纷纷交头接耳,共同商议此事。

    最后,户部尚书向前一步,开口说道:“陛下,臣有一计!”

    “说!”夏帝坐直了身子,正色问道。

    户部掌握夏国的各种税收支出,对夏国的情况也最是了解,夏帝喜好奢侈,每年都是入不敷出都要从国库里掏银子,便是金山银山也不够他挥霍的!

    “陛下,那一百二十八抬嫁妆暂时停在了驿站里,臣有幸一见,那里面样样都是珍品,可值我们夏国两年的税收!”

    “这么多!”众人顿时交头接耳起来,都啧啧称奇,没想到这冷世子竟是还有这等财力。

    “陛下,这聘礼一向都是给女子娘家的,自然是要充入国库的,至于长公主的嫁妆,至少也需要一百二十八抬,但是那箱子里都放什么,还不是陛下您说的算吗!”

    户部尚书精明一笑,夏帝立刻拍腿称好,的确如此,若是每个箱子都装金银首饰,那得花费多少银子!

    可若是多装一些大的花瓶瓷器,那么这一百二十八抬很容易就能装满。

    君臣几人一拍即合,都在暗暗窃喜,却是没有人注意到那低眉顺眼的宋公公……

    此时安华几人都围在了云曦身边,叽叽咋咋的说着那一百二十八抬聘礼的盛大模样,就好像她们亲眼看见了一样。

    “一直以为冷世子与公主一样是个清冷的,没想到他竟是这般细心,可真是给我们公主长脸!”安华最是开心,一想到那一百二十八抬的聘礼就眼睛泛光,只可惜她身处深宫,没有办法得之一见。

    喜华最是了解安华的心思,她推了推安华的手臂,笑着说道:“安华姐,有冷世子的一百二十八抬聘礼在前,公主的嫁妆也定不会少了的,这次的钱可够你数的了!”

    安华少见的没有揪喜华的耳朵,已经完全的沉寂在自己的幻想之中了。

    众人见此都是一笑,云曦的心里更是甜甜的,虽然她不在乎这些身外之物,可冷凌澈的心意却真的让她很感动。

    云曦正是这般想着,突然有小宫女进来传话,说是冷世子来了,云曦立刻命人请他进来。

    冷凌澈的手里拿着一个长长的盒子,喜华性子活泼,立刻笑着问道:“冷世子又给公主拿什么好东西来了?”

    冷凌澈嘴角一扬,笑若芙蓉花开,温柔的望着云曦,温柔的说道:“自是前来送聘礼!”

    一听“聘礼”两字,安华立刻眼睛一亮,若是往日她一定赶喜华出去了,今天她却是一直站在原地,等着一见那聘礼的模样。

    “聘礼?聘礼不是应该放在驿站吗?”云曦有些疑惑,不解的问道。

    冷凌澈拉着云曦坐下来,看着她的目光极尽温柔宠溺,“那些聘礼其实是为太子准备的,他现在有了自己的东宫势力,以后会有许多用钱的地方。

    所以那些东西再多也不算是给你的,聘礼也好,定情信物也罢,这个才是我为你准备的!”

    云曦感动的已经说不出话了,他对云泽好,比他对自己好更让她感到幸福和甜蜜。

    “公主!您快打开看看!”安华忍不住催促道,冷世子送出手的东西想必定是价值连城的,她也想要开开眼界。

    冷凌澈笑着将手中的盒子递到了云曦的手中,云曦缓缓打开,顿时只觉得满眼柔光。

    盒子里面静静躺着一枝白玉雕成的白芙蓉,花瓣层层叠叠,栩栩如生。

    几枚点翠而成的翠绿叶子上还滚着几颗细小晶莹的露珠,若不是将它拿在手里,当真是真假难辨。

    “外面的芙蓉终有凋谢的一日,可这玉芙蓉却可以长长久久的伴着你,永不凋零,永不枯萎!”冷凌澈的眼睛很美,温润的目光融进脉脉情语中,让云曦只觉得骨头都酥麻了。

    “凌澈,谢谢你……”云曦小心翼翼的捧着那玉芙蓉,放在鼻下轻轻嗅着,似乎能闻到白芙蓉那独有的清冽香气。

    安华几人都浅浅的笑着,眉飞色舞的传递着彼此的好心情,她们正想退出,玄宫却是突然飞身跃进殿中,吓得几个丫头大惊失色。

    待看清是冷凌澈身边的侍卫时,才松了一口气。

    几个丫头都不由心想,这侍卫还真是奇怪,总是神出鬼没的,就跟那大黑似的!

    玄宫双手呈给冷凌澈一张字条,冷凌澈微微挑眉,看过之后嘴角一扬,低笑出声,随手将字条递给了云曦。

    云曦诧然接过,待看清上面的内容,不由一怒,咬牙道:“真是岂有此理!”

    “公主,可是出了什么事?”几个丫头见此立刻围了过来,纷纷开口询问着。

    “你们自己看吧!”云曦只觉得难以启齿,直接将字条扔给了她们。

    喜华看完之后,立刻恼怒的说道:“这真是太过分了,哪有陛下这样的啊!”

    安华皱了皱眉,这件事情不怎么好办了,毕竟嫁妆一事公主也无法插手。

    看着云曦动怒的模样,冷凌澈立刻握住了云曦的手,轻声安抚道:“我若知道你会因此生气,定然不会让你看这字条!”

    “可父皇他这次真的是太过分了!”他不仅是一个父亲,更是一国君王,眼界竟如此之低,实在是让人不齿!

    “云曦,你可信我?”冷凌澈笑意温和,正如这春日的阳光,让人心中微荡。

    “自然信你!”

    “那好,这件事你不必放在心上,我既有办法保全这聘礼,更有办法让我的世子妃风光大嫁!”冷凌澈咬重了“世子妃”三字,笑意融融,晃花了所有人的眼。

    云曦轻轻的咬了咬唇,脸颊仿若晕染了上好的胭脂,粉嫩娇俏,看得冷凌澈眼中笑意更深。

    “公主您就别多想了,世子这么厉害,一定能处理好的!”喜华趁机讨好冷凌澈,玄宫微微扶额,只觉得这女孩拍马屁的模样与玄羽还真是像啊!

    云曦点点头,因为父皇那样的人而影响自己的心情的确是得不偿失,云曦突然想到了什么,抬头问道:“给你传话的可是宋公公?”

    冷凌澈淡淡一笑不置可否,这个问题困扰云曦很久了,宋青为人十分狡猾,可不是轻易就能被收买的,他为何这般听冷凌澈的话?

    冷凌澈嘴角轻勾,声音宛若雨打瓷瓶,轻灵悦耳,“宋青入宫时年仅十五岁,虽是年纪不大,可他已有了妻儿。

    只可惜他的孩子身染重疾,被逼无奈他只好入宫做了宦官。

    可是宋青的妻子受不了这种生活,便扔下了孩子改嫁外地,宋青攒了些银钱买了个小宅子,又买了两个仆人伺候着,只可惜他那儿子病的极重,只能用药吊着命……”

    云曦和安华她们都一脸震惊,谁也没想到宋公公竟是还有这样不为人知的过往。

    宫里的宦官要么是从小被家人卖进宫里,要么是被逼无奈走投无路,但凡还有选择哪个男人会愿意走这条路!

    “这般来说,宋公公的儿子绝对是他的命根子啊!”喜华感叹道,宋公公自是不可能再有子嗣,宋家也就只能靠着这个儿子延续香火了。

    云曦看着冷凌澈,等着听他继续往下说,冷凌澈玉手执杯,啜了一口茶,轻描淡写的说道:“剩下的事情就没有可说的了,我偶然知道了这件事,又恰巧可以救他儿子的性命,他为了感激我,便愿意帮我做一些事情……”

    “偶然?恰巧?感激?”云曦狐疑的看着冷凌澈,怎么看都是冷凌澈故意为之,找到了宋公公的弱处以此威胁。

    冷凌澈坦然的看着云曦,眼神清澈如水,笑意温润如月,他轻轻的放下杯盏,轻声道:“自是……”

    云曦闻此只挑了挑眉,虽是不再追问,却摆明了是不信的。

    冷凌澈也不解释,只笑道:“况且我也没让他做过什么,所做的事情不过都是为了你而已……”

    “咳咳……”云曦尴尬的轻咳了两声,不想在安华她们面前说这些暧昧的事情,忙开口岔开了这个话题,“那……你想怎么做呢?”

    冷凌澈浅笑出声,虽是看透了云曦的想法,却也没有揭露,只淡声道:“过两日你便知道了……”

    ……

    夏帝最近心情很好,上官鸾见此询问道:“臣妾见陛下心情很好,可是有什么开心的事情?”

    夏帝正想说,想了想却还是决定闭口不谈,免得泄露了消息。

    “没什么,就是朝中的事情!”夏帝开怀畅饮,人逢喜事,最近的胃口都好了起来。

    上官鸾想了想,才开口说道:“陛下,公主不日就要远嫁楚国了,也是时候准备公主的嫁妆了……”

    如今宫里位份最高的就是她,可是夏帝一直未与她说云曦嫁妆的事情,如今时间越来越近,上官鸾难免有些心急。

    “朕已经命户部着手准备了,云曦身份尊贵,不同于其他的公主,你就不用费心了!”夏帝回绝了上官鸾,这让她有些惊讶。

    自古以来公主的嫁妆都是由宫妃准备,可是想到云曦的身份的确不同,便也不再作想。

    户部本是正在筹备着云曦的嫁妆,谁曾想到长安城突然发生了一件大事!

    原是一日冷凌澈与云曦云泽出外游玩,楚国的侍卫都随行保护,等回到驿站才发现,那一百二十八抬聘礼竟是不翼而飞了!

    长安城中众说纷纭,有的说是长安城中的权贵见钱眼开,监守自盗,偷了这一百二十八抬的聘礼。

    还有说是夏帝想要借此为难冷凌澈,故意偷走了聘礼。

    因为众人都看见了冷凌澈是将楚国的侍卫都带走了的,所以这件事自是与冷凌澈没有一丝关系。

    能在驿站中偷走一百二十八抬聘礼,怎么想怎么与夏帝脱不开干系,若是没有他的默认谁敢这么做!

    这件事影响甚大,便是一向温润的冷凌澈都动了怒火,朝堂之上,冷凌澈目光冰冷的看着夏帝,冷声道:“夏帝,贵国这是何意?

    您是对在下不满,还是对我们楚国有何意见?若是有当初为何不提出来,反而在我们送上聘礼之后行如此之事,难道就是为了这一百二十抬的聘礼?”

    面对冷凌澈的咄咄逼问,夏帝只觉得冷汗直流,他的确是想吞下这些聘礼,可是他没想过用这种方式啊!

    可事情出在夏国境内,还是在驿站内不翼而飞,偏偏当时一个楚国的侍卫都不在,现在他真是百口莫辩!

    “冷世子,您先别动怒,这件事想必是一个误会,陛下一定会为你查清真相的!”户部尚书擦了擦汗,连忙开口解释道。

    “误会?那有劳大人给本世子一个解释,谁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偷盗放在驿站的聘礼?”冷凌澈声音不大,还是一样的悦耳动听,但是谁都能听出语气里的不悦。

    户部尚书顿时哑口无言,这也是他们想不明白的,任何的江湖组织都没有这般大的胆量,难道真的是长安的权贵不成?

    “夏帝,我们楚国很看重这场婚事,却是没想到夏国竟做出了如此荒谬之事,若是此事被天下人所知……”

    冷凌澈声音清淡,字里行间的威胁夏帝却是听的一清二楚,夏帝心中一紧,若此事宣扬出去,他可就成了全天下的笑柄!

    “你放心,朕必定给你一个交代!”夏帝沉声说道,若是让他知道是谁偷盗了聘礼,一定要将那人凌迟处死!

    “夏帝,我和云曦婚事在即,我不希望这些事会影响了云曦的心情,三天后,我便要看到我为云曦备下的聘礼!”

    玄宫呈上了楚国的聘礼礼单,宋公公双手接过呈给了夏帝,夏帝不解,冷凌澈淡漠的抬眸说道:“这是我楚国的礼单,若是夏帝还无法找到,便按照这礼单另外备一份吧!”

    夏国只觉得心口发闷,气的浑身发颤,却是又无法拒绝。聘礼在夏国境内丢失,他们自是要负责,反正这聘礼是要给夏国的,先安抚好冷凌澈最要紧,也好全了自己的名声。

    冷凌澈看了户部尚书一眼,复又开口道:“本世子对户部的能力表示怀疑,听闻夏帝想要将云曦的出嫁事宜交给户部,本世子觉得很是不妥。

    本世子不希望云曦受一丝委屈,所以这出嫁之事夏帝还是交给鸾妃娘娘吧,相信鸾妃娘娘一定会让本世子满意的!”

    冷凌澈说完便与玄宫转身离去,夏帝气的大口的喘着粗气,竟是一时气怒昏厥了过去,顿时又是一番手忙脚乱!

    云泽冷眼看着殿上的喧哗,眼中神色冷戾,他的父皇真是愈发的昏庸了,他一定要尽早掌握夏国的大权,否则夏国危矣!

    ------题外话------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