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百二十章 天择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百二十章 天择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自从冷凌澈和云曦的婚事定下,两人的相处很是高调,没有一点要避讳于人的意思。

    云曦在夏国一向冷傲,自是没有人敢去指责她,而冷凌澈是战胜国的世子,更是没有人敢去质疑。

    长安的贵女们第一次希望自己也能去和亲,和亲一直是一件悲伤的事,背井离乡,远赴他国,可云曦如今却成了所有贵女艳羡的对象。

    冷凌澈相貌俊美,家世尊贵,对待云曦更是极尽温柔,这样的男人简直是天下难寻。

    可即便少女们春心芳动,却是也无人敢到冷凌澈的眼前大献殷勤,毕竟云曦可所谓是“声名狼藉”,谁也不想尝试一番她的雷霆手腕。

    不过这些云曦自是不知情的,她每日都尽量多的陪在云泽身边,不仅是云泽舍不得她,她又如何放得下云泽!

    这日,趁着云泽上朝,云曦准备去国公府一趟,除了云泽之外,最让云曦放心不下的就是国公夫人了。

    国公夫人毕竟年纪大了,心里又一向疼他,心里肯定是不好受的,云曦不想她离开后,国公夫人还要惦念思虑她,便想趁此机会多陪陪国公夫人。

    冷凌澈却是要与云曦一同前行,看着云曦微微惊讶的模样,冷凌澈开口道:“她是我们的外祖母,我自然也该前去拜会。”

    冷凌澈拉着云曦的手,双眼温柔沉溺,“云曦,从此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云曦点点头,用力的回握着冷凌澈,一家人……她喜欢这个称呼!

    国公府听闻云曦和冷凌澈两人一同前往,大夫人立刻率众人在府门前候着。

    冷凌澈先行跳下马车,身姿飘逸,让一众女眷都看呆了,就连大夫人也不由得暗暗称赞,冷凌澈这气质模样的确无人可及。

    冷凌澈伸出手,众人只见有一只白皙的纤纤玉手缓缓搭在了冷凌澈的手腕上,紧随而出的便是绝色倾城的云曦。

    众人只觉得这两人似乎天生就应比肩而站立,也只有他们才配得上对方那惊艳天下的容颜。

    “冷世子,公主殿下快里面请!”大夫人一向玲珑,连忙笑着恭迎两人。

    云曦只淡淡的打了招呼,她对这个大夫人没有什么好感,也不想多加亲昵,便直接去了国公夫人的院子。

    国公夫人一见到云曦立刻就红了眼睛,却是对冷凌澈仿若未察,这让云曦觉得有些尴尬,不安的望向了冷凌澈。

    冷凌澈只淡淡笑着,轻轻的眨了眨眼,示意云曦不必在意。

    “我可怜的云曦丫头啊……”国公夫人拉着云曦的手,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簌簌落下。

    云曦连忙拿起帕子为国公夫人擦眼泪,有些着急的劝道:“外祖母,你这是怎么了?您快别哭了……”

    杨嬷嬷见此也是无奈,忙开口劝道:“老夫人您这是做什么呀,您这样长公主得多难受啊!”

    “我的云曦,以后外祖母还怎么见你呦!你在楚国举目无亲,你这心性又太软,若是有人欺负你可怎么办啊……”国公夫人止不住眼泪,抱着云曦就哭了起来。

    云曦终是明白什么叫做小小孩,老小孩,外祖母这样子与泽儿真是像极了。

    先不说楚国什么样,就是那句“心性太软”也有些偏颇吧,只怕除了外祖母,她在别人眼中早就如同蛇蝎一般了。

    云曦正想劝慰,静坐一旁的冷凌澈却是突然开口道:“外祖母,云曦还有我,她是我的妻子,我会用生命去守护她……”

    云曦有些怔愣,国公夫人也很是惊诧,她打量着冷凌澈,眼神有怀疑有敌意,就像冷凌澈要抢走她的宝贝一般。

    年轻时她最疼慕清,结果她却是嫁入皇家,芳华早逝,如今她最疼惜的就是这个外孙女,她却是要远嫁楚国,这不是要她的老命吗?

    “哼!哪个男子在追求女子的时候不是山盟海誓,结果又如何?终究逃不脱喜新厌旧,曾经的感情最后也只会变成厌烦,你的那些话骗骗小姑娘还行,老身却是绝对不信的!”

    国公夫人仍旧没有给冷凌澈好脸,她以前之所以同意云曦和他交往,是因为她以为冷凌澈会留在夏国,就算他是质子也无所谓。

    可如今他虽是变得尊贵了,她却反而不愿了。

    她有私心,她只觉得如果云曦的身份一直比冷凌澈高,就算以后他想变心,也没那个胆量!

    冷凌澈看透了国公夫人的心思,只是微微一笑,缓缓开口道:“外祖母……”

    这一声“外祖母”叫的亲近自然,便是云曦都替他微微脸红,“外祖母,若是找一个身份不如云曦的男人,也许他会畏惧于云曦的权势而小心谨慎,不敢有所违背。

    可如果那样,那个男人臣服的权势,而不是心甘情愿的爱着她,您觉得那样云曦就会幸福吗?”

    国公夫人没有说话,只握着云曦的手,微垂眼睑,冷凌澈看了云曦一眼,继续开口说道:“云曦需要的不是一个忠诚她的男子,而是需要一个可以与她携手走完一生的人。

    凌澈不想与您承诺什么,因为我相信有些话即便不出口,云曦也会懂,而我也定然会做到!”

    “外祖母……”云曦笑望了冷凌澈一眼,握着国公夫人的手说道:“外祖母,我和凌澈经历很多不为人知的不易,云曦曾以为我这辈子也不会爱上一人,会永远冰冷孤独的活着。

    是他让云曦知道了被爱的感觉,也是他让云曦想要温暖快乐的活下去。

    外祖母,他会对云曦好的,更不会让云曦受到任何的欺负!”

    国公夫人看着云曦那坚毅自信的目光,轻轻的抚摸着云曦的脸,叹声道:“你就这么喜欢他?”

    云曦有些脸红,她不习惯在冷凌澈面前倾诉心意,却还是点点头,娇声道:“嗯!很喜欢!”

    冷凌澈嘴角一扬,笑得极尽畅快,这世间有无数好听的话,却都抵不过云曦的一句“喜欢!”

    看着云曦这般模样,国公夫人擦了擦眼泪,挥挥手说道:“罢了罢了,我看你就是被他那张脸蛋迷惑了!”

    云曦闻后一笑,也促狭的看着冷凌澈,冷凌澈的确是容颜太盛,想必定是有不少人觉得她是被美色所惑!

    冷凌澈微微挑眉,对云曦的调笑表示不满。

    看着云曦欢快的笑意,国公夫人怔了怔,自从慕清去世她就没见过云曦这么笑过。

    云曦的行走坐姿甚至就连微笑,都像是用一根尺子测量出来的,她从未有过任何的失仪,却是谨慎的让人心疼。

    而如今她终于笑得欢快轻松,放下了一切的顾虑,就凭冷凌澈能让云曦这样笑,她也没有理由不接受他。

    国公夫人招了招手,示意冷凌澈走过来,她将云曦的手放在了冷凌澈的掌心里,言辞恳切的说道:“冷世子,老身就把我这外孙女托付给你了,只愿你好好对她,切莫辜负她的一番心意!”

    冷凌澈一向不喜人靠近,可是却任由国公夫人拉着他的手,温柔的笑道:“外祖母放心,云曦便是凌澈的生命,凌澈绝不负她!”

    “好!好!”国公夫人终是露出了欣慰的笑意,慈爱的看着云曦两人。

    云曦眼中泛着泪光,动容的说道:“外祖母,云曦每年都会回来看您的,你不要再难过了……”

    “不难过,不难过……只要你们过得好,才是我最愿意看到的,明年回来最好给我抱一个小曾孙,那我才高兴呢!”

    “外祖母!”云曦彻底红了脸,他们两人连婚事都还没有举行呢,怎么就提到孩子的问题上了!

    众人见云曦羞涩,都都笑了起来,只有云曦低着头,羞赧的手足无措。

    离开了国公府,一路上冷凌澈都是若有所思,他微微蹙着眉,将那远山般的眉蹙的仿若山峦更迭,别有韵味。

    云曦见他这般,有些诧异,忙开口问道:“凌澈,你在想什么,可是有什么事?”

    冷凌澈看了云曦一眼,那清明端朗的眼神让云曦微有不安,难道有什么地方不对吗?

    冷凌澈叹了一口气,目光微凝,看起来很是惆怅,他这副模样让云曦心里更是没底。

    “凌澈,到底怎么了?”

    看着云曦那探寻的眼神,冷凌澈揉了揉眉心,很是苦恼的说道:“云曦……”

    云曦认真的听着,却是只听冷凌澈缓缓开口说道:“云曦,你说我们的第一个孩子会是男孩还是女孩呢?”

    他第一次觉得茫然无解,想他算尽一切,却是唯独在这件事上觉得难以掌控。

    云曦怔了怔,难以置信的看着冷凌澈,他刚才一直在发愁的是这件事?

    看着云曦那惊诧的模样,冷凌澈不解的问道:“难道你不好奇这件事吗?”

    她还真是一点不好奇!

    云曦无奈的转过身,不想理会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她忽然有一种上当的感觉,这个男人真的是当初那个宛若谪仙的冷公子吗?

    “夫人是在怀疑自己上当受骗,所托非人吗?”被人一语道破,云曦干脆装作未闻。

    冷凌澈却是自然而然的将云曦揽在怀里,握着她的手轻叹道:“即便你后悔也是无用了,你是我的了,永远都是……”

    云曦靠在冷凌澈的怀中,虽是面红耳赤,却还是扬起了嘴角,不管是温润的他,还是霸道的他,都是她最爱的冷凌澈!

    ……

    楚国的聘礼将到,这几日云泽越发的粘着云曦,整日里恨不得都挂在云曦的身上。

    云曦什么都由着云泽,跟他四处玩乐,这几日倒是云曦姐弟过得最轻松的时光。

    御花园中的花已然全部绽放,不同于夏日那炙热浓烈的色彩,春季的花蕾娇嫩柔媚,透着一种青涩的美,仿若是豆蔻少女般的清丽脱俗。

    云曦轻轻抚摸着柔嫩的花瓣,浅浅嗅着那清淡的花香,十六年了,她竟是第一次觉得夏宫中的景致这般的美。

    “阿姐!”云曦听见云泽唤她,刚转过身去,云泽便将手中的花环戴在了云曦的头上。

    安华她们凑过来,都齐齐赞叹道:“公主真美,就像花仙子一般!”

    见云曦不信,云泽拉着云曦走到湖边,让云曦自己去看。

    云曦轻按着头上的花环,向湖面上望去,只见她的头上戴着一个用各色月季编制的花环,花环下长发轻垂,映着那张绝色容颜越发的娇艳。

    “泽儿……”云曦心中微微酸楚,云泽最喜欢给她编花环,每一次看见她戴上都会高兴的手舞足蹈。

    可这次云泽却只是笑望着云曦,脸上不再有稚嫩,而是渐渐展现了少年的稳重俊秀。

    “泽儿的阿姐永远都是最美的,泽儿本想给阿姐编一辈子花环,如今虽是不可能了,但我想冷先生会替泽儿继续下去的!”

    虽然他还是喜欢与冷凌澈置气,可他心里清楚,也只有冷凌澈才能给他的阿姐带来幸福。

    “泽儿!”云曦抱住了云泽,心中酸楚难言。

    云泽却像一个大人般轻轻的拍了拍云曦的背,温柔的笑着说道:“阿姐,你要幸福,泽儿和整个夏国都会是你的后盾!”

    即便成长很痛,他也要褪去幼稚弱小的外壳,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守护阿姐的幸福!

    “阿姐,我们一起去找母后吧!你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云曦点点头,温柔的摸着云泽的头顶,拉着云泽的手走向了凤仪宫。

    凤仪宫内很干净很整洁,云曦无事时便会来亲自打扫,安华她们都守在门外不去打扰姐弟两人。

    姐弟两人在上官皇后的牌位前焚了香,他们与上官皇后说了许多贴心的话,就仿若上官皇后从未离开过一般。

    云曦看着跪在自己身边的云泽,眼中是欣慰骄傲的光,这就是她的弟弟,是世上最好最优秀的孩子。

    这十年不仅仅是她在照顾云泽,又何尝不是云泽在支撑着她?

    云曦解下了腰间一直佩戴着的羊脂白玉,将它小心的系在了云泽的腰间。

    “阿姐!这不是母后留给你的吗?”这是云曦最宝贵的东西,这十年来一直贴身放着,从未离开过左右。

    云曦笑着摇了摇头,看着云泽说道:“其实这是母后留给你的!”

    “留给我的?”云泽有些诧异。

    “是!这是母后留给你的,我只是暂时帮你保管而已……”

    云曦起初也只以为这是一块普通的玉佩,可是就在前些日子她去拜访玄宏大师时,玄宏大师才与她说了这玉的秘密。

    原来这玉竟还有些故事,事情还要追溯到十年以前,那时上官皇后刚刚怀有云泽,却是不知为何心绪不宁,便去佛光寺祈福,也想让玄宏大师开导她一二。

    而最巧的,就在前几日玄宏大师竟是在佛光寺的溪流里打捞出了一个紫木匣子,那匣子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处理,竟是没有被水泡坏。

    玄宏大师本只是好奇,谁知打开之后,里面竟是放着一块通体莹白的玉佩,匣子里面用远古的文字写了“天择”二字。

    玄宏大师当时便觉得奇怪,可是佛门中人对待世事万物都讲一个“缘”字,便拿了回去好生琢磨。

    没想到未过两日上官皇后便进庙祈福,玄宏大师顿时便觉得这或许是冥冥中自有定数,或许这古玉所择之人便是上官皇后!

    而云泽的名字也正是因此由来,只不过这件事只有玄宏大师和母后两人知道,其他人也如云曦一般,只以为这是一块质地上好的白玉,谁都不知道这里面还有这样的一个故事。

    云泽怔怔的看着腰间的白玉,云曦温柔的摸着他的头顶,笑着说道:“所以泽儿,阿姐相信你便是上天注定的明君,阿姐期待你能给夏国带来新的生机!”

    云泽郑重的点头,握紧了手中的白玉,眼神坚定的说道:“阿姐放心,泽儿一定会成为母后和你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