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百一十九章 余生,请多指教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百一十九章 余生,请多指教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随着冷凌澈一起踏上了他的马车,刚才在外面云曦尚未觉得如何,可是如今两人就坐在这狭小的马车之中,便让她有些局促了。

    虽然他们早已经“共处一室”过,可是相较之下这马车未免也太小了些。

    天色已渐昏暗,马车内更是只有微薄的粉色霞光,让人觉得暧昧不已。

    云曦向旁边挪了挪身子,马车内全是冷凌澈身上那种如兰的香气,仿若她现在身处一片兰花丛中,那香清冽淡雅,可是在这马车里却让云曦觉的头脑昏沉。

    云曦一直微微垂头看着自己裙摆上的流珠,可是她能感觉到冷凌澈在一直望着她,眼神从未有过半刻的转移,这种不安和压抑让她觉得有些喘不上气来。

    云曦想打开窗子,呼吸一下外面的空气,可是刚刚伸出手,马车便突然颠了一下,云曦一时不察,身子被猛地甩到了一边。

    在这种力度下,云曦自然而然的倒在了冷凌澈的身上,她双手搭在冷凌澈的肩膀上,抬头便正对上冷凌澈那似笑非笑的双眸。

    “云曦难道已是饥饿难耐,想要吃了我不成?”冷凌澈的声音淡若雾,轻若云,将一句调笑的话都说的悦耳至极。

    云曦羞红了脸,正想起身,谁知马车又是一颠,比刚才那一下的颠簸还要厉害。

    而云曦竟是不慎直接倒在了冷凌澈的腿上,这下不仅是云曦愣住了,便是冷凌澈的身子也僵了一瞬。

    云曦的脸已经红的能滴出血来,她此时恨不得钻进地洞,再也不要出来见人了。

    她不常出门,没想到长安的街道竟是这么坑洼,她回去后一定要命人修理街道。

    可是云曦不知道的是,就算他们走在玉石铺的路上,凭借着车夫那独一无二的手法,也能将云曦精准的颠倒在冷凌澈的怀里。

    驾车的人自然是玄羽,玄宫是断想不出这种馊主意的,玄羽此时还暗暗窃喜,本以为他讨好了主子就算是没有月银,赏赐也够他潇洒的了。

    可是他没想到自己会玩火自焚,若只有刚才一次冷凌澈也许还会赏他,可此时冷凌澈却只有欲火焚身之感,偏还要苦苦压抑,而这种痛苦就是玄羽直接造成的,能保住性命已是不易!

    云曦僵直了身体,双手捂着脸不想起身见人,马车还在持续的颠簸着,云曦就倒在冷凌澈的腿上掩面咬唇,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而一向冷清如他,脸颊竟是也微微泛起了一抹薄红,身子微不可察的抖了起来,似乎是在竭力隐忍什么。

    终于,冷凌澈将云曦扶了起来,却在下一瞬将云曦打横抱在了怀里,不由分说的便咬住了云曦的嘴唇,肆意而猖狂的侵略那柔软的领地。

    云曦睁大了眼睛,没想到冷凌澈竟会这般大胆,连忙伸手推拒他,可是她那不安分的小手立刻被冷凌澈握在手心细细把玩。

    他一面攻城略地,一边却又轻柔的挑逗着她的掌心,这种温柔又霸道的感觉让云曦无力挣扎。

    他身上独有的兰香之气,此时仿若催情的熏香一般,让云曦疲软了身子,如同一只可怜的小猫缩在了他的怀里,任由他夺取。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缓缓停下,车外传来了玄羽那讨赏的声音,“主子,到了!”

    冷凌澈这才放过了云曦,看着她那微微红肿的唇,心里竟是油然生出一种成就感。

    他拿出了面纱,为云曦戴在了脸上,直接将云曦打横抱起。

    “别……”云曦挣扎着,若是让别人看到这一幕她以后还怎么见人。

    “没事!安华她们已经回宫了,你想必也走不了了吧……”冷凌澈的声音一向清越,可此时却染了些许低沉,反而充满了魅惑。

    云曦只觉得自己的双腿软绵绵的,即便是放下了她,想必也要由着冷凌澈搀扶,那时反倒让人浮想联翩。

    这般一想,云曦便停止了挣扎,任由冷凌澈抱着她走下了马车。

    玄羽正是奇怪两人还没下来,当他看见冷凌澈抱着云曦走出来的时候,那吃惊的眼神仿佛见到了鬼怪一般!

    主子不会那么禽兽吧?

    冷凌澈斜睨了玄羽一眼,玄羽双腿一软,若不是他扶着马车,一定会瘫坐在地。

    他刚刚看到了什么?

    杀气!

    主子看他的眼神竟是有杀气!

    玄羽欲哭无泪,可他做错什么了?他可是一心为主啊!

    冷凌澈带云曦来的不是什么华贵的酒楼,而是一家虽然干净却门脸很小的店铺。

    主人家是一对普通的中年夫妻,男子长得憨厚老实,女子长得很是清秀。

    他们身上虽是穿着最普通不过的麻布衣衫,却十分的干净整洁。

    老板见冷凌澈是抱着云曦进来的,便关心的问道:“这位夫人是怎么了?可是病了,用不用去唤大夫?”

    云曦一听“夫人”二字,顿时更是脸红不已,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冷凌澈却是淡然的答道:“无事,可能是我夫人有些饿了,所以才会头晕了……”

    “那客官您快点菜,我们这就去做,很快就能好!”老板是个老实人,立刻开口说道。

    冷凌澈小心翼翼的放下了云曦,直接点了几个菜,那老板便招呼着老板娘快去做菜。

    云曦不敢摘下面纱,生怕冷凌澈看见自己红脸的模样,她真的很好奇冷凌澈是如何自然的唤出那“夫人”二字的,因为她是如何也做不到的!

    可云曦此时自是不知,她其实早已经唤了无数声“夫君”!

    饭菜很快就端了上来,云曦却只郁闷的低着头,只恨自己刚才就不应该与他上马车,直接回宫多好,就不会发生这么多意外了。

    可是她一听到冷凌澈说等她,一看见他那掩饰不住的落寞,她就于心不忍……

    “夫人,你不摘面纱如何吃饭?”冷凌澈宠溺的看着云曦,云曦在别人面前是一只傲慢又凶残的小猫,可在自己面前却是乖顺的很,这让他一想便心头愉悦。

    云曦咬了咬牙,决心要改变眼前这种局势,她摘落了面纱,准备和冷凌澈好好谈一谈,可一抬眼便看见了桌上的几道菜,竟是无一不辣。

    云曦有些好奇,便开口问道:“你喜欢吃辣的?可是往日里我见你都吃的很清淡啊!”

    “你不是最喜欢吃辣吗?”冷凌澈淡淡反问道。

    “你怎么知道?”云曦闻此更是惊诧,她和泽儿都喜欢吃辣的,但是泽儿肠胃不好,不能吃辛辣的东西。

    她又不想让泽儿眼馋着,便直接忌了辛辣,曦华宫的饮食也一向以清淡为主。

    “我参加过几次宫宴,见你只会用两口有辣的菜式,我便猜到了……”冷凌澈轻描淡写的说道,云曦却十分感动,她没想到他竟是连自己的一些小细节都记得一清二楚。

    云曦的心里此时只生剩下了满满的感动,哪里还记得自己刚才要揭竿起义的事情!

    刚才那对夫妻本已被冷凌澈的容颜狠狠的惊到了,一度还以为他们见到了仙人,此时云曦摘落了面纱,他们更是怔在原地,仿佛看见了天女下凡。

    他们的手艺不错,也有一些贵人会来他们这里换换口味,可是他们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人啊!

    老板娘偷偷与男子咬着耳朵,“你说他们是不是真的神仙啊,会不会吃完之后就要飞到天上去了?”

    “嘘!小声点,别在背后说人家!”

    “我也没说坏话,只觉得他们太美了嘛!”老板娘委屈的撅嘴说道,那男子一见便连忙赔礼说着好话。

    他们的话都落在了冷凌澈的耳中,冷凌澈只淡淡的牵起了嘴角,看着云曦说道:“趁热吃吧……”

    云曦夹了一块麻辣豆腐,这豆腐被切成了薄薄的嫩片,一片片泛着金色的豆腐整齐的码在了盘中,上面还浇了一层红红的辣椒,看着便让人食欲大开。

    那薄薄的一片豆腐在云曦的筷间轻颤着,云曦咬了一口,只觉的入口绵软,豆腐的清香混着浓郁的辣味,唇齿留香,妙不可言。

    云曦只觉得这味道比御膳房做的要好多了,御膳房只在乎菜肴的外表,味道却很是一般。

    冷凌澈又为云曦夹了一块挑好刺的鱼肉,那鱼肉被炸得金黄,上面铺着一层红通通的辣椒,看着让人生畏,可云曦却是十分的喜欢。

    那鱼肉没有一点腥味,却保留了原有的鲜味,鱼肉外稣里嫩,香辣无比,只让人觉得酣畅淋漓。

    剩下的麻辣牛肉、辣炒嫩蘑云曦都十分的喜欢,两人竟是吃了大半,那鱼肉更是所剩无几。

    “夫人这般能吃,只怕为夫以后要多赚些银子了!”看云曦吃的欢快,冷凌澈也十分欣喜,他喜欢她无所顾忌的样子,喜欢看她放下欢快的笑。

    云曦只瞄了他一眼,或许是因为这顿饭用的开心,云曦竟是难得的没有与他分辩。

    冷凌澈付了饭钱,将云曦送上马车,却是转身回了店里,过了许久才出来。

    “你做什么去了”云曦好奇的问道。

    “我看你甚是喜欢,便与他们请教了菜的做法……”

    “你会做饭?”云曦无比惊诧,如何也无法将眼前仙气弥漫的男子与灶台联系在一起。

    “我会的很多,以后自会一一告诉你……”冷凌澈轻声在云曦耳边说道,出口的话语带着莫名的暧昧。

    “那他们也肯教你?店家不是一向很在意这些秘密吗?”或许吃饱了的人就会迟钝一些,云曦并未有察觉到冷凌澈话语里的暗示。

    没有看到云曦脸红,冷凌澈有些淡淡的失望,只看着云曦叹气道:“难道他们会觉得我像是会开餐馆的人?”

    云曦想着冷凌澈脱下白衣,身上围着一条围裙,手里放下了笔墨,而是拿着锅铲和菜刀,顿时忍不住笑出声来,被自己脑海里的幻想逗的乐不可支。

    冷凌澈静静的看着她,她的笑容很甜,露出了一口洁白的贝齿,眼睛笑成了弯弯的月牙,里面的光却是要比月亮更加的皎洁。

    她笑的毫无掩饰,笑的极尽欢喜,额间的一点红梅似乎变得更加鲜艳起来,少了往日的清冷,多了一丝少女应有的灵动。

    冷凌澈眼坠笑意,眼中的光温柔缠绵,宠溺的看着眼前笑颜如花的女子,她这样,真好……

    外面已是一片漆黑,可街道却反而热闹了起来,云曦掀开车帘,好奇的望着外面。

    街上的行人很多,甚至要比白日更加的热闹,道路两旁都是小贩,行人停停走走,贩卖声、讨价声此起彼伏。

    云曦从来没有在夜晚出来过,所以很是好奇。

    冷凌澈见此不由得宠溺笑道:“你还没见过长安的夜市吧,我陪你走走?”

    “嗯!”云曦笑着点了点头,竟是露出了孩子一般的欣喜。

    冷凌澈觉得心中泛酸,这种寻常人家随意享受的生活,对于云曦来说竟然都是一种惊喜。

    她十六岁了,却是会因为夜市而露出孩子般欢喜的模样,这让他只觉得心疼。

    他轻轻的吻了吻云曦的额间,温柔的抱着她,抚摸着她柔软的长发,声音轻柔的像是羽毛一般扫过云曦的心。

    “云曦,从此,我来护你!”

    云曦不知道冷凌澈为何会突然说这句话,却没有挣扎拒绝,也同样环着冷凌澈的腰背,轻笑道:“好!今后的路,我们一起走……”

    今日的长安城别样的热闹,而这热闹却是因为冷凌澈两人。

    云曦摘落了头上大半的珠钗,只留下一支金簪挽住长发,她虽是覆着面纱,却难掩身上那高贵的气质。

    至于冷凌澈,那便更算是招摇,他穿着一身白衣,顶着那张宛若谪仙的面容,走到哪身后都跟着一群少女尖叫痴迷。

    可冷凌澈却只牵着云曦的手,陪她走过每一个摊位,陪她看遍所有她好奇的事物。

    路过一个卖首饰的小摊子,上面摆着许多各式各样的首饰,那小贩嘴甜眼尖,立刻笑着说道:“这位少爷,您夫人这么美,买一样首饰给夫人吧!”

    云曦挑了挑眉,她脸上戴着面纱呢,这小贩哪能看出她的美丑来?

    冷凌澈却是嘴角一扬,显然十分欢喜,竟是直接开口道,“好,都要了吧!”

    云曦诧异的看着冷凌澈,她的首饰已经够多了,哪里还用再买这么多?

    那小贩顿时眉飞色舞,张罗着就要将所有的东西都包起来,云曦连忙说道:“不必不必!我选两样就好!”

    云曦说完,便在一堆首饰中选了一对兰花耳坠,用料虽然很一般,但是做工倒还算精细。

    冷凌澈伸手捻起一支桃花簪,那是一个很小巧的发簪,上面只点缀着两朵小小粉粉的桃花,却胜在简单娇俏。

    冷凌澈将发簪戴在了云曦的发上,如同将两朵桃花藏入发中,“还是我选的桃花簪好看……”

    云曦只以为他在说自己选的耳环不好看,压根就想不到,这个清风皓月的冷世子竟是将司辰曾经送她的定情信物记到了现在!

    司辰的桃花簪就是俗气不堪,他选的便是恰到好处,若是云曦知道,只怕会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冷凌澈命小贩将两个首饰包起来,那小贩却是心情低落,直到云曦和冷凌澈走了,还嘟囔着:“这少爷倒是大方,这夫人未免也太仔细了,一看便是个持家好手!”

    冷凌澈和云曦尚未走远,两人都把这话听在了耳中,都忽的一乐,笑的开怀。

    冷凌澈驻足望着云曦,躬身说道:“久闻小姐治家有方,不知可愿嫁与在下宜家宜室?”

    云曦淡淡一笑,缓缓福了一礼,目光明亮皎洁,声音在夜色下更是融融动听,“小女不才,余生,还请公子多加指教!”

    ------题外话------

    第二更……以后都只有两更啦,以后啥时候有机会的浮梦再多更些,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