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调戏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一十八章 调戏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最近有些苦恼,因为她发现冷凌澈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虽然早在夏国发生叛乱之时,她便见识到了他那运筹帷幄的手段,可那时她虽是震惊,却并未觉得匪夷所思。

    既然他能顺利的回到楚国,还能一跃成为锦安世子,便足可以证明他的谋略和心机。

    所以之前的那些事她没有问,也不想问,像他们这样的人,生在凉薄的皇家,若是没有一颗玲珑心,或许早就已经变成了一坯黄土。

    她爱的是他这个人,不论是那个才华横溢的如玉公子,还是那个心深似海的腹黑世子,都是她今生最爱的冷凌澈!

    可是,以上种种她都可以坦然接受,但是眼前这个总是喜欢时不时占她便宜的男人真的是那个仿若谪仙的冷公子吗?

    “云曦,要专心!”

    耳边传来了冷凌澈那如兰的吐息声,云曦僵硬的动了动身子,欲哭无泪的看着眼前的宣纸。

    他们两个本是在商议东宫幕僚之事,她不过随口夸了一句冷凌澈的字很好看,他便突然说要教她习字。

    接着便不由分说的握紧了她的右手,一笔一划的在宣纸上挥洒墨迹。

    可是桌案一共就那么大,两人几乎是紧密相贴,云曦绷紧了身体,恨不得将自己变成薄薄的纸片人。

    云曦已经紧紧的贴在了桌案边上,可是冷凌澈的胸膛还是会贴蹭到云曦单薄的背部,每一次触碰都会让她不由一颤,手抖得哪里还能写字?

    可偏偏冷凌澈教的十分认真,他眼神专注的看着面前洁白的纸张,握着云曦的手缓缓用力,一笔一划的勾勒着自己的笔迹。

    云曦微微侧脸,正看到冷凌澈那俊美而认真的容颜,他目不斜视,眼中只有那一方纸墨。

    云曦收回了视线,心里只觉的无力,她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制止冷凌澈,因为他确实没做什么过分的事,只是在认真的教她。

    若是她多说一句,倒是会显得她心思不纯,小人之心。

    云曦无奈的暗暗叹气,只能如同一个布偶般由人摆弄,唯能看着那笔尖沾满了墨汁,在白纸上跃出一个又一个列阵排云般的潇洒字迹。

    冷凌澈见云曦放弃了抵抗,嘴角慢悠悠的扬起,勾出了一道极美的弧度。

    掌心下的小手柔软嫩滑,就像是在握着一块触手生温的暖玉。

    她的背紧紧的贴在他的胸膛上,脖颈那优美的曲线,小巧精致的耳朵都一一展现在他的眼前,让他切身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心猿意马”。

    冷凌澈微微低下头,在她那洁白的脖颈上吹了一丝凉气,惊得云曦立刻战栗了一下,却让他更加愉悦。

    原来欺负她的感觉这么好,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只想再将她欺负个彻底!

    “太子,您先别进去,冷世子在里面呢!”

    门外传来了安华急切的声音,云泽却是并没有因此而停下脚步,而是恶狠狠的说道:“那又怎么了?这里是我阿姐的宫殿,又不是他们王府!”

    “太子!太子……”

    云曦连忙挣开了冷凌澈的怀抱,向门口迎了过去,云泽怒气冲冲的跑了进来,安华一路追着,见到云曦才无奈的说道:“公主,太子执意要进来……”

    云泽一进殿内,便扑进了云曦的怀里,撒娇的说道:“阿姐,为什么进曦华宫还要让泽儿等着通报啊,泽儿不喜欢……”

    “以后泽儿进殿不必通报,好不好?”云曦对云泽的宠爱几乎是毫无原则的,这么多年也很少与云泽说过一个不字。

    “嗯!泽儿就知道,还是阿姐最好!”云泽抱着云曦开心的说道,看着桌案后的冷凌澈却是一脸敌意。

    冷凌澈只淡淡的牵了牵嘴角,继续写着字,对云泽的挑衅视若无睹。

    “阿姐,泽儿的耳朵痒了,秋羽那个家伙笨手笨脚的,弄的泽儿疼死了,阿姐帮泽儿掏耳朵好不好?”云泽娇声说道,转眼就变成了一个单纯无知的小孩子。

    “你都多大了还这么爱撒娇!”云曦戳了戳云泽的头,却是满眼的疼爱,拉着云泽走到了软塌上。

    云泽开开心心的躺在了云曦的腿上,老老实实的由着云曦给他掏耳朵,只觉得这是世界上最享受的事情。

    “阿姐,以后你只许给泽儿掏耳朵,不许帮别人好不好?”云泽躺在云曦的腿上,眼神却仍是瞄着冷凌澈。

    “好!真是拿你没办法,这么大了还喜欢撒娇吃醋!”

    听到云曦这般痛快的答应,冷凌澈的手顿了一下,却是被云泽看个正着,顿时便眉开眼笑起来。

    就算阿姐要嫁给他,可是在阿姐心里还是最喜欢自己的!

    这般想着,云泽的心情稍稍好了一些,便一直缠在云曦左右,东扯两句西扯两句,故意借此冷落冷凌澈。

    云曦只以为云泽是因为她要走了,所以才这般的粘着她,便也任由他撒泼打诨。

    不知过了多久,冷凌澈才搁置了笔墨,开口道:“云曦,不如让太子看看东宫幕僚的安排如何?”

    自古以来太子及冠之后,都要建立自己的幕僚体系,既是为了让太子成长,同时也是为以后的帝王培养亲信。

    云泽才刚刚十岁,其实本不用这般着急,但云曦还是想在她走之前,帮云泽打点好一切。

    云曦听闻便拉着云泽的手走了过去,笑着说道:“泽儿,这是我们两人为你选的幕僚,你看看可还满意?”

    云泽一听到那“我们”两字就不开心的皱起了眉,嘟着嘴接过了名单。

    “我哪里能居功,这都是你的功劳……”冷凌澈淡笑着开口道,眼里缀满了脉脉柔情,看得云曦立刻红了脸蛋。

    “哪……哪有,若没有你,我一人也处理不好……”云曦一看见冷凌澈,便想到了刚才的场景,顿时便局促不安起来。

    云泽见冷凌澈一句话就让云曦羞赧不已,更是不甘心的咬了咬牙,想了想便说道:“阿姐,以后我就要和司辰大哥习武了!

    男子汉还是要有武艺傍身的,不然以后岂不就成了绣花枕头?等泽儿学好了武,就可以保护阿姐了!”

    冷凌澈笑意浅浅,知道云泽是在拿话刺他,只觉得这小孩子的心思真是难以掌握。

    以前这云泽就像跟屁虫似的跟着他,现在一看见他便竖起了浑身的刺。

    云曦听到此处,正好她最近也有个想法,便开口道:“我想着让宁华和乐华留在你身边陪你,她们一人会医术,一人会武,也可以保护你……”

    “我不用的!现在宫里局势也好了,宫外还有司辰大哥,还是让宁华和乐华与你一起去楚国吧!”

    “不行,你身边怎么也要多留两个信得过的人,否则我怎么会放心呢!”

    这边姐弟两人正争执着,冷凌澈突然开口说道:“你让宁华留下就好,她会医术也方便注意太子的日常起居。

    我已经从楚国带来了两名暗卫,就是为太子准备的,至于乐华还是跟着你吧,毕竟暗卫不方便日夜跟随。”

    冷凌澈不能留下玄宫和玄羽,因为楚国的情况还需要他们两个,毕竟现在的楚国可要比夏国复杂多了。

    他特意从楚国带了两个暗卫,他们身手虽是不及玄宫玄羽,但也是万里挑一,保护云泽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样也好,还是你想的周全!”云曦只觉得有冷凌澈在身边,她真的会轻松很多,似乎有他在,她便什么都不用在意。

    “我不要!我要师父留下的大黑,才不用你的呢!”见云曦竟是这般听冷凌澈的话,云泽负气的别开头直接拒绝道。

    “大黑?”冷凌澈语气微扬,显得有些诧异。

    云泽掐着腰,一脸骄傲的仰起头,看着冷凌澈说道:“哼!我师父的暗卫厉害着呢,我才不用你的!”

    冷凌澈懒得理会这个叛逆的太子殿下,也不愿意解释他就是云泽心心念念的那个师父,只侧头看向了云曦。

    云曦只好无奈的解释了一下“大黑”的来历,一向清淡的冷凌澈也不由得低笑了一声,“原来是这样……”

    “泽儿,我不知道大黑会留多久,若是你的身边无人保护,阿姐会夜不能寐,难道你想看着阿姐这般难过吗?”云曦知道云泽为什么在闹脾气,可是唯独这件事她不能依着他。

    云泽看着云曦关切的眼神,叹了一口气,小声说道:“那好吧,我听阿姐的……”

    总算是哄好了云泽,云曦本想留冷凌澈在此用晚膳,冷凌澈却是拒绝了,他若是再留下,只怕云泽就要上来咬他一口了。

    他深知云曦和云泽的感情,也知道留下云泽一人在此,折磨是他们两个人。

    他就算再如何的心急,却也没到不分是非的地步,还剩一个月,他还是将时间尽可能的留给他们吧!

    看着冷凌澈走了,云泽才满意的笑了笑,云曦见此无奈,却也不愿说他,只吩咐宫女准备晚膳。

    云曦让安华她们都坐下用膳,他们经常一起吃饭,安华她们也就不多推辞。

    用过晚膳后,宁华本是要随云泽离开,云曦却唤住了宁华,看着宁华那娴静的笑颜,云曦虽心有不舍,但还是开口说道:“宁华,有一件事我想和你说。”

    宁华狐疑的看了云曦一眼,待看见云曦眼中的水光时,不觉心中一沉,心里已是有了估计。

    “宁华,我希望你能帮我照顾泽儿……”云曦也不忍心丢下宁华,可她只能相信她们几个人。

    “公主!难道宁华不与我们一起去楚国吗?”喜华闻此立刻眼泪汪汪的看着云曦,乐华也在用一种祈求的眼神的看着她。

    云曦咬了咬唇,正想开口,宁华却是直接开口说道:“好!奴婢留下!公主有世子护着,还有安华姐她们陪着,奴婢是放心的。

    倒是太子殿下这边,他年纪还小,奴婢也不放心让他一个人留下。只要能帮衬公主,不论是在夏国还是在楚国都是一样的!”

    云曦动容的握住了宁华的手,坚定的说道:“宁华,我不会抛下你的,只要你帮我再护泽儿两年。”

    云曦与安华她们一向无所隐瞒,便也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父皇因为那朝颜损伤了龙体,宁华你应该最清楚他的身体情况。

    虽然现在有御医院的精心调理,但是父皇是个喜欢放纵声色之人,泽儿登基想必用不了几年……

    我希望在这些时日里,夏国可以休养生息,泽儿可以拥有自己忠诚的追随者,我希望他登基后可以做个安稳的帝王!

    所以,宁华,这两年是至关重要的,等我们度过了这个难关,我们姐妹再会,好吗?”

    宁华突然双膝跪在地上,娴静恬淡的容颜上是一片坚毅,“公主对奴婢们视若姐妹,奴婢们又何尝不是?太子是奴婢的主子,在奴婢心里却也是弟弟般的存在。

    公主去楚国后请放宽心,奴婢是不会让公主有后顾之忧的,奴婢会用生命来保护太子殿下!”

    “宁华……你快起来……”

    云曦含泪的拉起了宁华,她们五个女孩抱在一起,没有主仆之分,有的只有对彼此的珍惜和看重。

    “谢谢你们!若是没有你们,我一个人是无法走到今天的,真的谢谢你们……”云曦抱着宁华落下了点点珠泪,就连一向清冷的乐华也抱着云曦哭了起来。

    她们从小一起长大,彼此之间虽是没有血脉关联,却胜似许多的亲生姐妹。

    宁华擦了擦眼睛,连忙扯出一抹笑来,“公主,我们也不是再也不见了,千万别这样依依惜别!

    很快就到您的好日子了,你可千万不要哭了!”

    “对对,我们不哭了!宁华,我会去楚国给你好好相看的,等你来楚国找我们时,我一定给你介绍个好男人!”喜华抹着眼泪笑着说道。

    宁华瞥了她一眼,不由得笑道:“你还是先考虑着怎么把自己嫁出去吧!”

    “乐华这样的母老虎都有人要,我还怕嫁不出去吗?”喜华还未得意多久,便被乐华一脚踢翻在地,两人顿时打成一团。

    云曦知道她们是不想让自己难过,看着她们嬉笑打闹的模样,她嘴角微微扬起,眼里满是笑意。

    她从来都不是不幸的,相反,她真的有太多太多珍视她的人,这些都是她的宝藏,都是她最在意的珍宝!

    ……

    帮着云泽处理完了东宫一事,云曦显然轻松了许多,夏帝虽是有些不悦,可事到如今他也的确只有这一个儿子可为储君。

    夏帝没有因韩家军一事而牵连云兴,但是心里终归还是有嫌隙的,所有就算夏帝不愿,他也别无选择。

    云曦忙完了这件事,便更是轻松,最近这些日子便都出去走亲访友。

    她去探望了沈静歌,之前她去司府时,沈静歌还很是落寞,可她一贯坚强乐观,如今的精神状态已是好了许多。

    至少司傲天保住了性命,他们一家人还是可以团聚的,只要这样她就满足了。

    沈静歌拉着云曦说了好些的话,无不是叮嘱云曦新婚要注意的事情,云曦见她这般便也彻底放心了。

    云曦陪着沈静歌说了许久的话,直到天色渐晚,才请辞离开。

    刚出司府的大门,云曦正要上马车,却是突然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她惊诧的转身,看着冷凌澈一步步朝她走来。

    “凌澈?你怎么来了?”

    冷凌澈自然的牵过云曦的手,脸上的笑潋滟风华,让人一眼望去,便甘愿沉沦。

    “我不想等你,所以,便来找你……”他轻轻的吻了吻她的指尖,将一句最普通的话都说的仿若喃喃情语。

    云曦红了脸,好似染上了天边的一缕霞色,柔媚倾城,冷凌澈见此轻声叹道:“如斯美色,秀色可餐,只可惜我终究还是不舍将你拆吃入腹……”

    云曦有些茫然的看着冷凌澈,在品味着他这句话的含义,冷凌澈却是笑道:“我的意思是,还请小姐移步,共赴酒宴……”

    云曦倏然一乐,眼里映进了晚霞余晖,瑰若琉璃,“那便有劳公子了……”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