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公子无良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百一十七章 公子无良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下朝之后,司辰被纷纷贺喜的众臣围在了中间,更是有一些大臣看司辰的眼神就像是在盯一块肥肉,心里都盘算着如何让这司辰变成自家的女婿。

    司辰不胜其烦,勉强笑着应和了一番,便连忙请辞离开,他本是想要出宫,却是又转身向后宫走去,让宫人带话要求见云曦。

    而此时云曦与冷凌澈正商议着为云泽招募幕僚一事,听闻司辰求见,云曦下意识的看了冷凌澈一眼。

    冷凌澈抬头看着云曦,轻轻的叹了一声,随手将画笔搁置,伸手整理着云曦耳旁的乌发,轻声叹道:“去吧,我们很快就离开了,有些事还需要你去做……”

    冷凌澈的善解人意让云曦既动容,又有一丝莫名的愧意,便连忙说道:“我去去就来,你等我一会儿……”

    “嗯,好……”冷凌澈低声的说道,脸上的笑越发的温柔,让云曦只觉的一阵恍神,连忙迫使自己收回视线,免得沉沦其中。

    看着云曦落荒而逃,冷凌澈嘴角的笑倏然落下,声音带着阵阵冷意,“我若是再察觉到你们的气息,便送你们进楚宫做眼线。”

    暗处的两人下意识的双腿一紧,随即迅速消失无踪,半分气息都不再。

    主子让他们做什么都行,唯有这命根子万万动不得!

    冷凌澈叹了一口气,眼中的温润被灼热和贪婪所笼罩,再等一月,一月之后她便只是他一人的了……

    “司辰!”

    司辰听到背后传来女子清冷的声音,连忙转身望去。

    云曦还是那么美,那么高贵如云,可是他却在云曦的脸上看到了一丝曾经没有的欢悦和轻松。

    云曦以前似乎总蹙着眉,那双眼睛明明是那么清澈,却总笼着一层阴霾,可如今却明亮晃人,仿佛明珠拂去了灰尘,露出了原本就应属于它的光华。

    司辰又喜又悲,喜得是云曦终于放下了身上的重担,终于可以坦然的面对的生活,悲的是,改变了她的人并不是他……

    司辰压住了心中的那丝悸动,微微敛首低声开口说道:“云曦,谢谢你,我知道这是你为我做的!”

    云曦觉得她很对不起司辰,不仅是因为婚事,更是因为是她让司辰不得不与他的父亲为敌。

    “司辰,你不必谢我,本就是我对不起你……”

    “云曦,你没错!”司辰打断了云曦的话,无奈的笑道:“不是你逼着我父亲造反的,也不是你策划的这一切,而且若是没有你,父亲只怕早就不再了……

    所以云曦,你没错,更不必觉得亏欠我,不管是这件事,还是……”

    司辰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云曦自是听的明白,云曦抬头看着司辰,郑重的说道:“司辰,我不只是为了你,我也有自己的私心。

    司辰,我走了以后,希望你能替我守住泽儿,我能信的人只有你,所以,求你一定要答应我!”

    司辰心中微动,他的身姿高大挺拔,轮廓分明清晰,剑眉高耸,鼻若刀削。

    不同于冷凌澈的倾人之姿,司辰是那种望一眼,就会让人不自觉的想到光风霁月四个字,一眼望去,便是一位英姿飒爽的少年将军!

    “云曦,你放心,我会用生命保护太子,绝不会让他有任何的闪失!

    你……你安心的与他走吧,离开夏国也好,夏国有太多不美好的回忆,我相信他会给你一个美好的生活……”

    “司辰,谢谢你……”云曦的眼眸泛起了波光,却只能说出这苍白的几个字,因为她觉得任何华丽的语言,都不足以表达她对司辰的谢意。

    司辰让云曦先行离开,他站在春意盎然的御花园中,看着那一道清瘦的身影渐行渐远,如同他曾经那个充满鲜花和光明的梦境越变越淡……

    有些梦,终究是要醒来的,有些人,也终究是要说再见的……

    对于司辰来说,这段遗憾,虽然痛苦去也是美的,更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云曦,你要幸福,带着我的祝福和遗憾,永远笑下去……

    ……

    云曦回到曦华宫时,冷凌澈正坐在小榻上单手撑额闭目小憩。

    他的手肘撑在矮榻的扶手上,衣袖滑落,露出了他那白皙晶莹的手臂,那手臂仿若是白玉雕成,隐约而现的青色血管都是华丽的装饰。

    云曦的视线落在了那段手臂上,竟是鬼使神差的红了脸,只觉的自己看他的手臂都算是一种亵渎。

    可云曦还是走了上去,他此时闭着眼睛,眼帘遮住了那双流光四溢的墨眸,他的眉仿若远山青黛,鼻梁如峰陡立,鼻尖却是小巧精致。

    殿内的窗子正开着,春日温暖明媚的光照射进来,如同为他那绝美的容颜覆了一层浮光轻纱,使他看起来仿佛是一道仙人的幻影,看得见却触摸不到。

    而云曦则仿佛是为了试探这到底是仙人还是幻影,竟是伸出了手,鬼使神差的摸了摸他垂落的发丝。

    指尖那细腻华顺的触感让云曦再一次羞红了脸,她摸着自己滚烫的脸颊,竟是有些不知所措。

    可她的胆子却是越发大了起来,她只想着反正冷凌澈是在睡觉,若是平时她断不敢这般望他,今日却是可以看个彻底。

    他的薄唇微微抿着,颜色像是三月的桃花瓣,那是一种透着莹白的淡粉色,比所有颜色的唇脂都要美。

    云曦的脸更红了,一看见那轻薄的嘴唇,她便想起之前的亲吻,只觉得呼吸都变得局促起来。

    她站起蹲下的身子,正想去外面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手腕却是突然被人攥着,下一瞬身子一转,未等云曦弄清楚,她便彻底倒在了冷凌澈的怀里。

    眼前是冷凌澈那美到让人窒息的面孔,刚才紧闭的双眸倏然睁开,在那一瞬间云曦只觉得自己看到了万千星光汇聚,那漆黑的墨眸让她在顷刻之间便迷失了自我。

    云曦还愣愣的看着冷凌澈,一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正躺在他的臂弯之中,待看到他轻轻勾起的嘴角,云曦才涨红了脸,挣扎着要起身。

    “云曦,我真的不喜欢等待了,你什么时候才不用我再等你呢……”

    云曦的身子一僵,冷凌澈那落寞悲戚的语气让她只觉得无比的心疼,她想去看清冷凌澈此时的表情,然而他已经将唇瓣覆在她的额间,只在她的眼前投下了一片阴影……

    云曦知道冷凌澈是在指刚才的事情,她本以为他真的不在乎,没想到他不过是在用洒脱成全她罢了。

    想到他默默的守了自己十年,等了自己十年,而她却毫不知情,让他看不到一丝的结果,她抿了抿嘴角,喃喃道:“凌澈,对不起……”

    冷凌澈的嘴角溢起一抹淡笑,眼中飞快的闪过一抹亮光,声音却仍是低沉,还带着一丝喑哑,“云曦,答应我,永远都不要离开我……”

    冷凌澈说完,却是并不等云曦回答,便低头压在了她的唇瓣上,轻缓温柔,又带着致命的挑逗。

    云曦因为心中的愧疚和怜惜,只乖巧安分的待在他的怀里,任由他轻咬她的嘴唇,再一次被他轻而易举的撬开齿缝,追赶着她无力躲藏的巧舌。

    冷凌澈肆意品尝着那如梅花一般清冽的香气,还有那少女独有的香甜,每一次都让他流连忘返,每一次都让他爱之成魔。

    他心底那压抑许久的占有欲越发的蠢蠢欲动,他还想要更多,他想得到她所有的美好,将她彻底融进自己的血肉,可他还是及时的停住了这个美好而又可怕的吻……

    他一向冷静,有人说他甚至冷静的不像一个人,而像一个麻木冰冷的石头。

    可是没有人知道,他所有的理智,在他怀中的人儿面前都脆弱的不堪一击。

    对于他来说,云曦不仅仅是要陪他走过一生的的妻子,更是他此生的信仰。

    所以他比任何人都在乎那神圣的仪式,他要告诉天下所有人,他的妻子是云曦,云曦是他的!

    所以即便他疯狂的想要她,即便他隐忍的痛苦无比,他还是宁愿折磨自己,也不愿亵渎了他对她爱。

    冷凌澈苦叹一声,将云曦牢牢抱在了怀里,自从认识了云曦之后,他就一直在折磨自己,却还偏偏甘之如饴,也许他真的是疯了吧……

    “公主,奴婢做了些……啊!”喜华端着托盘直接迈进了殿内,却看见了眼前这太过刺激的一幕。

    她家公主竟是被冷世子抱在怀里,脸颊粉若桃花,唇瓣红似海棠,比起往日还要丰盈许多。

    难道……难道这就是话本子里那才子佳人亲吻的桥段吗?

    云曦愣住了,仍旧僵硬的躺在冷凌澈的臂弯中,喜华也愣住了,不但忘了回避,眼中反而还闪着兴奋的光。

    安华听到了喜华的叫声,进殿一看,顿时也怔住了,可是她毕竟比喜华成熟,揪着喜华的耳朵就把她拉了出去。

    云曦的脸此时哪里还是粉若桃瓣,红的简直像熟透了的桃子,羞涩欲哭。

    冷凌澈却是十分坦然,甚至还有些乐见其成,云曦想要起身,冷凌澈却是环着她,紧紧的抱着她柔软的身躯,在她的耳边吐气如兰,“已经被人看到了,索性就这样吧……”

    冷凌澈说完,便吻住在了云曦额间的红梅印记,嘴角扬起了一抹云曦看不到的坏笑。

    云曦心中泪奔哀嚎,什么叫就这样吧?

    她刚才都做了什么啊!

    另一边安华用力的扯着喜华的耳朵,以前安华都是做做样子,这次却真是用了力气。

    “疼疼疼!安华姐,你再揪下去,以后公主身边就要有一个一只耳朵的婢女啦!”喜华皱着一张脸,哀叫求饶。

    “你若是再这个样子,干脆就不带你去楚国了,免得你总是犯错!”安华这次是真的在斥责喜华,喜华也收起了嬉皮笑脸的模样,不安的低着头。

    “你明知道世子在里面,进去时怎么不知道先敲敲门?”

    “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习惯了嘛!以前都是直接进去的,一时没有养成习惯……”喜欢低着头,小声的嘟囔道,看起来十分的委屈。

    安华见此叹了一口气,语气变得轻柔起来,“你要从现在开始就注意,等公主去了楚国,我们更是要小心才对,切不能给公主丢了脸面!”

    “安华姐,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喜华连忙说道,一双圆圆的大眼睛里全是泪光,看起来楚楚可怜。

    安华见此更是心软,摆摆手说道:“好了好了,你也别委屈了,现在说你总比以后犯错好!”

    “知道了……”喜华嘟嘴说道,心里也知道今天是自己的鲁莽了。

    安华见她知错,便也不再多说,转身去忙自己的事了,公主要嫁到楚国,这曦华宫里的东西她都得想办法带走,否则还不一定便宜了谁呢!

    见安华离开,喜华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乐华站在一边看热闹,嘴角一直挂着幸灾乐祸的笑意。

    “看什么看!没见过挨骂呀!”喜华心情不好,一见乐华那得意的笑便更是生气。

    乐华向喜华走了过来,喜华一见,连忙一边后退,一边惊恐的说道:“你……你别过来啊,你再过来我就喊人了!”

    乐华扬起了一抹残酷的笑,喜华正想喊人,乐乎却只是拿走了喜华手里的托盘,还不忘轻蔑的说了一句,“白痴!”

    喜华怔怔的看着乐华扬长而去的背影,心里蹭的就升起了一团火焰,却是敢怒不敢言,只一边一跺脚一边骂道:“笨蛋乐华!乐华笨蛋!”

    乐华端着托盘走到了后院,一如既往的喊道“大黑!”

    此时玄宫和玄羽正在分析自家的主子的腹黑程度,听到乐华端着托盘大声的叫着,玄宫好奇的问道:“曦华宫养狗了?”

    玄羽的脸上浮现了一抹尴尬的笑,他清了清嗓子,干咳了一声,能言善辩的他第一次支吾起来,“这件事说来话长,主子让我保护长公主,可是我又不能让长公主发现我的身份。

    所以我自是要隐藏身份以防坏了主子的好事,我不敢开口,就装成是个哑巴,也不敢写字,就只好任由她们给我起了这个名字……”

    玄羽东解释西解释的,在他那毫无逻辑的叙述中,玄宫的嘴角突然抽搐起来,强忍笑意的说道:“所以,你就是那个大黑?”

    玄羽欲哭无泪,只觉得自己一世英名尽毁,想他堂堂玄羽竟是也有又被玄宫这个木头嘲笑的一天。

    “老宫!好老宫!我们在夏国相依为命十年啊,这感情可不是玄商他们能比的!

    所以,你一定要帮我保密,绝对不能让玄商他们知道!”

    玄宫长得便非常正直,一看便是个心思淳朴之人,可他这次却是不厚道的笑了,“好,我肯定不与玄商说……”

    玄羽松了一口气,正要戴上面具去找乐华,谁知玄宫却是复又说道:“我只告诉玄角就好了……”

    “什么?玄角?他那张破嘴,又毒又损,若是让他知道了,我以后还怎么在楚国混啊!

    好老宫,你就帮帮我嘛!以后你若是有什么事,我肯定两肋插刀,在所不辞!”

    玄羽眼巴巴的看着玄宫,玄宫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伸出一根手指,玄羽立刻笑着握住了玄宫的手,开口道:“好兄弟!给你一百两去喝酒吧!”

    玄宫却是笑着摇了摇头,毫无怜悯之心的说道:“你一年的饷银!”

    “什么!玄宫,你这就不仗义了吧!你这叫趁人之危啊!”

    “随你!不然我回去就告诉玄角!”玄宫抽出自己的手,淡漠的说道。

    玄羽一咬牙,狠狠说道:“好!一年就一年,我给你!”

    玄羽说完便戴上了面具,瞬间出现在了那不停呼喊的女孩身边,玄宫笑望着下面的两人,已是了然于心,露出了一抹若有所思的笑意,原来如此……

    ------题外话------

    二更……

    浮梦完结文:凤临天下之魔妃倾城

    其实这不过是一场由腹黑皇帝和狡黠恶女定下的一个约盟继而引发的一个故事!

    人人皆道,将军府嫡女苏溶玥是京都第一贵女,五岁初次进宫,便被皇帝赐婚于五皇子。

    可是大厦忽倾,她远走离府,外界皆传她丑女无盐,不被兄长所喜,五皇子撕了婚书,毁了姻缘,却哪知她才是背后的始作俑者!

    一次宫宴,她与皇帝“一见钟情”,她帮他扰乱后宫局势,打贵妃,斗太后,除奸佞,搅得风起云涌,天翻地覆,两人本是各取所需,未想却是假戏成真……

    两人本以为终于可以过上没羞没臊的后宫生活,谁知风云突变,两人不得不暂时搁置造人大业,卷入天下纷争……

    乾景尧:“看来为了尽快造人,我们只能先一统天下了……”

    苏溶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