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我,只要云曦!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百一十五章 我,只要云曦!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夏国一阵哗然,和亲不是什么大事,就像四公主和亲南国,不也是皆大欢喜嘛!

    可重点在于楚国想要的和亲对象是他们夏国的护国长公主,若是长公主在楚国有个什么意外,他们夏国的国运不就受损了吗?

    “不行!朕不能同意!”夏帝想也不想就直接拒绝了,换作任何一人都可以,可是云曦不行!

    冷凌澈只挑了挑眉,浅笑未语,见冷凌澈不说话,夏帝一时也摸不透他的想法,便轻咳了两声说道:“冷世子,您也知道云曦对夏国的意义,这件事朕真的不能同意。”

    他看了看冷凌澈,转了转眼睛说道:“但是冷世子也的确到了成婚的年纪,朕是看着你长大的,对你也最是喜欢不过。”

    众人暗暗腹诽,他们陛下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嘛,也真好意思!

    冷凌澈嘴角笑意更深,眉目温和,整个人仿若一块散发着暖光的白玉。

    夏帝见此以为冷凌澈心中松动,复又开口说道:“冷世子也知道咱们长安贵女众多,皆是才貌双绝。

    朕可以为冷世子举办一个宴会,宴请长安所有贵女,只要有你喜欢的,朕便立刻给你赐婚,如何?”

    夏帝觉得自己提出的条件很好,他身为一国君主,亲自为冷凌澈操办婚事,这绝对是史无前例的荣耀。

    夏帝美滋滋的说完以后,冷凌澈才抬头笑望着夏帝,他的笑极美,美的让女人望之羞愧,让男人不敢相望亵渎。

    “您觉得长公主是随便一个女人便可替代的吗?”

    夏帝脸色微僵,冷凌澈复又说道:“亦或是您觉得随便的一个贵女可以值得我楚国千里奔赴,甚至归回已经攻占的城池?”

    夏帝的脸色彻底僵了,他抽动了一下嘴角,开口说道:“长安城中的贵女自是任由冷世子挑的,不论是谁……不论几人……”

    冷凌澈突然浅笑出声,那一声笑仿若昆山玉碎,清不可言,“夏帝是觉得楚国没有贵女吗?”

    就在夏帝蹙眉不展时,冷凌澈眸色倏冷,那墨色的双眸看得夏帝竟是心生冷寒。

    “我冷凌澈,只要云曦一人……”冷凌澈淡然的立于金殿之上,他抬头直视着夏帝,敛却了身上的温润,仿若从谪仙变成了魔君,若是不如他意,便是天下倾覆!

    “你……你……”夏帝说不出话来,气得浑身发颤。

    “冷凌澈!你这个卑鄙小人,我要打死你!”云泽已经隐忍半晌,见冷凌澈如此做为作势便要冲上去。

    司辰却是一把抱住云泽,不让他在殿上失仪,他抬头看着冷凌澈,眼中闪着复杂的光。

    “司辰大哥,你放开我,我要打死这个混蛋!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云泽一边哭着一边挣扎着,他那双大眼睛里满是委屈和恨意。

    他是怪冷凌澈不辞而别,可是当他得知冷凌澈做了楚国的世子,他嘴上不说心里还是为他感到高兴的。

    即便冷凌澈带兵攻打夏国,他也没有恨过他,因为他知道他们都有违逆不了的皇权。

    可是,他怎么能这么做!他怎么能抢走他的阿姐!

    他宁愿将整个夏国赔给楚国,也不要阿姐离开,绝对不要!

    冷凌澈的眼神没有移动半分,他看着身居高位的夏帝,身上的气势却是压迫的夏帝难以与他直视。

    “可……可是……”夏帝支支吾吾,却找不出拒绝的理由。

    “我楚国大军仍在峻城外驻扎,夏帝莫要以为峻城是无法攻破的天险,若是峻城破了,就不是如今这般简单了!”冷凌澈淡笑着,话语中的威胁却是让所有人都听的心惊。

    “本世子答应和谈,是因为顾念云曦,可若是夏帝执意不许,本世子也不介意让夏帝观赏一番峻城门破!”

    众人都不可置信的望着冷凌澈,在他们心中不论他是质子还是世子,他都一直是那个最温和不过的如玉公子。

    可是此时他明明一身风华,看不出半丝戾气,却是让人觉得他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

    他们见过狂傲如荣桀一般的男子,与他相比冷凌澈眉目如画,淡若远山,嘴角总是含着若有似无的笑意,可荣桀能睥睨天下,冷凌澈却是能够倾覆天下!

    趁着司辰怔愣的瞬间,云泽挣开了司辰的禁锢,向冷凌澈冲了过去,冷凌澈却是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

    玄宫立刻挡在了冷凌澈的身前,任由云泽那小拳头小脚打在他的身上。

    “你让开!你让开!我要杀了他!”云泽哭着踢打着玄宫,玄宫只默默的忍着,连胳膊都不敢抬。

    这太子可是主子未来的小舅子,是长公主的心尖尖,若是这小太子摔了一个跟头,惹怒了长公主,影响了主子的婚事,那他可真是万死难赎其罪了!

    “荒唐!把他拉下去!”看着乱成一团的殿内,夏帝头疼的吼道。

    司辰立刻走过去,用胳膊夹着云泽便向殿外走去,一路上云泽却还是哭闹不停。

    众人都无奈的叹气扶额,若是以往,战败一国不用割让城池,只送出去一个公主,那绝对是天大的幸事,可是现在却是难办的很。

    定国公一直蹙眉不语,脑海中却在飞快的运转,权衡着利弊。

    若是云曦嫁到了楚国,那么他们就是云泽最亲的人了,倒是一件好事……

    “夏帝再与众臣商议一番吧,不过本世子的耐心有限,明日就要一个结果,若是这个结果本世子不满意,想来您是知道后果的!”

    冷凌澈说完便翩然转身,宽大的白色衣袖翻飞如云,单单一个背影便是无尽风流。

    看着冷凌澈那冷傲的背影,夏帝气得不停的吹胡子,“大胆!真是大胆!”

    众人不敢开口,这件事牵连甚多,不是他们能够随意质疑的。

    定国公见此转了转眼睛,向前一步,躬身道:“陛下,老臣斗胆一谏!”

    “说!”夏帝不悦的一挥手,冷声说道。

    “陛下,为了夏国安定,臣觉得应该答应楚国和亲之事!”

    “可你是知道的,云曦她……”若是云曦没有那个命格,他不会有一丝的犹豫。

    若是云曦到楚国后有个意外,那他们夏国岂不是更危险?

    “陛下,若是楚帝为其他人求娶长公主,老臣也不敢答应。

    可是冷世子与长公主一向交情颇深,若是嫁给冷世子,想必定会得到冷世子的倾心相待,也许会是一件两全其美的事呢!”

    一时间,金殿之上又是众说纷纭,难得定断。

    冷凌澈刚出金殿,便看见司辰在台下等他,冷凌澈缓步走下高耸的台阶,淡笑道:“司将军是在等我?”

    司辰看着冷凌澈,欲言又止,他的心里有无数个可怕的猜测,他必须要问出一个结果。

    “冷凌澈,这些事是不是都是你一手策划的?”

    看着司辰的质问,冷凌澈只是清浅一笑,随即笑着说道:“是,也不是!”

    “什么意思?”司辰皱眉问道,面露不解。

    “楚国的战事的确是我挑起的,至于韩家军和南国的叛乱,以及贤妃之乱,并不是我策划的。”冷凌澈坦然答道。

    “若不是你策划的,你怎么会事先知道?又怎么会写信给我,还说只有我才能帮她,就好像……就好像你知道我父亲要叛变一般!”

    这件事司辰梗在心里好久,他越想便越觉得冷凌澈的语气怪异,他不让自己透露给任何人,就像是在防着他的父亲一般!

    冷凌澈看了司辰一眼,随即答道:“每个人都有无限的潜力,若是你对一件事期望已久,若是你把这件事视若生命,你便不会好奇我为何会知道这般的多。”

    他在用十年的时间爱一个女孩,用十年的时间一点点填平他们之间的沟壑,用十年的时间守候着一份感情,他将他们的爱看做了极致,他又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呢!

    司辰一怔,心里有酸楚迅速蔓延,似乎他的心空了一个洞,有什么东西在一点点流逝。

    他看着眼前的男子,突然觉得自己的曾经是那么可笑,他为了云曦可以举国一战,而自己则是躲在边境暗自神伤!

    是他,轻视了感情,是他,不配言爱……

    看着司辰那大受打击的模样,冷凌澈微微敛眸,开口说道:“我只是查到你父亲与贤妃有些过往,所以才不得不小心防备,若是我确定知道,绝不会瞒着你……”

    冷凌澈说完便抬步离开,途中又停下脚步说道:“你不必自我否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谈不上对错。

    他只是流放边境,并不代表永不相见,夏帝不是明君,太子,却是!”

    司辰猛地转身,看到的却只是那如云似雾的背影,冷凌澈的意思他懂,太子宽厚,他若即位也许会不计前嫌。

    司辰攥着拳头,挣扎许久才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我和五公主的事情是不是你帮的我?”

    “是!”冷凌澈驻足一瞬,便抬步离开。

    司辰突然低沉的笑了起来,他真是输得彻彻底底心服口服,冷凌澈不仅赢了,而且赢得漂亮……

    司辰站直了身子,他看着冷凌澈的背影,眼中的茫然不再,仿佛一夜之间蜕变,脱去了青涩和单纯,变成了一个可以独当一面,撑起司府的男人!

    ……

    冷凌澈穿过御花园,径自走向了曦华宫,没有人敢阻拦他,他也早已不再是那个小心翼翼的质子,而是可以守护她的人。

    突然,一团脏兮兮的泥巴打在了冷凌澈洁白的衣摆上,冷凌澈驻足而立,低头看了一眼被蹭脏了一角的衣摆。

    玄宫惊恐的看着冷凌澈蹭脏了的衣裳,心中慌乱不已,主子的洁癖远比想象的严重。

    可就在他担忧不已的时候,冷凌澈的嘴角竟是微微扬起,敢对他这么做的人,想必也就只有他了。

    抬头间,只见云泽的小手脏兮兮的,手里还握着一团泥巴,狠狠的盯着冷凌澈,一副恨不得要杀了他的模样。

    “太子恨我?”冷凌澈未见一丝怒意,反而笑着问道。

    “恨之入骨!”云泽以前有多么敬仰冷凌澈,现在就有多恨他。

    他视冷凌澈为师为友,除了阿姐,他最喜欢的就是冷凌澈了,可是他竟是恩将仇报,竟是这样对他们!

    “为何?”他只看着云泽,淡声开口。

    “因为你要抢走我的阿姐!”云泽的双眼红红的,晶莹的眼泪就在眼眶中打着转。

    他最爱的就是阿姐,他可以不当太子,可是他不能没有阿姐!

    “所以……”他看着云泽,眼神凝重,不是在看着一个小孩子,而是将云泽当成了一个男人在交谈。

    “所以,因为你的不舍,你就忍心让你的阿姐孤独终老?让她一辈子守在这曦华宫中,为你殚精竭虑,直至死去?”

    “我没有!我不会!”云泽摇头否认着,眼中的泪却是不受控制的滑落而下。

    “你应该知道,我们是彼此相爱的,她之所以拒绝我,不是因为不爱我,而是因为她也爱你!”冷凌澈的声音太过空灵,仿若不是红尘之音,每一个字却都让云泽难以接受。

    “我不怪她,也不怪你,人总有太多的难以割舍。所以我才会举兵进犯,为的便是逼出夏国的不臣之人,为的便是让你可以安心的做夏国的储君。

    如今夏国朝政已经稳定,再无人能动摇你的地位。

    云泽,她已经守了你十年了,我亦是等了十年,所以,可不可以把她还给我了……”

    “不!我不要!我只要阿姐,我不要做太子,不要当皇帝,不要……”云泽扔掉了手中的泥巴,那双又圆又大的眼睛仿若已经决堤,眼泪不受控制的滚滚落下。

    他一边摇着头,一边无力的向后退着,他瞪着冷凌澈,用尽所有的力气喊道:“我不要!我不要!”

    云泽哭着跑走了,冷凌澈轻叹一声,无奈的对玄宫说道:“跟上他,别让他出什么事……”

    曦华宫内,云曦亦是得知了金殿上的纷争,若是以前她一定会以为这一切都是楚帝的主意,冷凌澈也是被逼无奈,可是现实只怕就连楚帝都只会是冷凌澈手中的棋子!

    云曦坐在院中的石凳上,头痛的扶额叹气,安华她们都不敢开口劝慰,毕竟这件事与荣桀那次不一样。

    公主厌恶荣桀,对冷公子却是情谊深厚,她们也很难选择,既希望公主幸福,又不想看她为难。

    安华忽然看见了冷凌澈,正欲开口,冷凌澈却将食指放在唇下,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

    安华示意众人离去,院中只留下云曦和冷凌澈两人,云曦没有发现院中的动静,只单手托腮,轻叹出声。

    她用手指不停的在石桌上画着圈,那勾画出的一圈圈图纹就像云曦此时的心,变成了乱糟糟的一团,剪不断理不开。

    画圈的手突然被另一只修长的大手握住,清冽的声音在她背后传来,“划伤了指甲就不好了……”

    云曦惊诧回头,只见她身后站着的竟是冷凌澈!

    “你怎么来了?你是怎么进来的?”这才多久,他竟是就可以在后宫随意出入了吗?

    “云曦,不要为难,我只问你,你可愿意与我归回楚国,可愿意与我彼此相依,白首不离?”他握着她的手,墨色的眸中本应隐藏天下锦绣,可此时却只有云曦一人。

    “我……”云曦低下了头,始终回避着这个话题。

    “云曦,我本是早就可以回楚国,可是我不能,因为我把心留在了夏国,我若是走了,便是行尸走肉,生不如死!”

    云曦想要抽出手,却被冷凌澈更紧的握住,他将她的手放在他的胸口,让她感受着那里的跳动。

    “云曦,你守了云泽十年,余生,可不可以让我来守你……”

    ------题外话------

    第三更啦,今天终了……

    哎呀妈,小冷太帅了有没有,真想穿过屏幕摸一摸小冷,被砍死也行啊,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