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百一十三章 重逢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百一十三章 重逢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三月的风,吹面不寒,仿若情人亲昵的手掌轻轻拂过世间万物,融了积雪,碎了寒冰。

    嫩柳抽出,晓露凝珠,一片生机盎然万物复苏之势。

    而这一切的美好仿佛都是为了迎接那个白衣如月华,俊美而无双的男子。

    他仍旧穿着一袭最素雅不过的白衣,只是衣料从最普通的棉缎变成了垂若浮云的云锦衣,衣衫上未绣花样,只在衣襟袖口绣有银色流纹,仿若流光染云,更显其尊华。

    其实,冷凌澈还是那般的温润如玉,不论是他曾沦为质子,亦或是如今成了三军将领,他都一如既往的挂着清浅流溢的笑,眼中的光华依旧璀璨如星。

    故人未变,人心却变,夏国众人此时却是百感交集,内心复杂纠结。

    一个他们从未放在眼里的人,却是突然跃进深山成了猛虎,游进江海化身为龙,成了他们便是仰望都是奢求的存在。

    而心情最难受的就要数夏帝了,因为他的恶趣味,他最是喜欢欺负身处夏国的这些质子,而冷凌澈因为一向不卑不亢,便成了他最喜欢欺凌的。

    可是看着当年那个不过十岁的男孩,一跃成为如今攻打夏国的三军之帅,他的心里不可谓不难受。

    看着冷凌澈那清浅的笑,他只觉得甚是刺眼,春日的微光映在冷凌澈的眼中,变成了让夏帝无法直视的灼目光华。

    众人站在两旁,都呆滞恍惚的看着那白色的身影一步一步的走进殿中,白衣如雪不染一丝尘埃,这彷如仙人一般的模样,为何他们当时就没想到这样的人迟早要登回顶端?

    冷凌澈站在殿中央,仰望着金龙椅上那一身金色龙袍的夏帝,嘴角微扬,启唇轻语,“参见夏帝,吾乃平南元帅,楚国锦安世子冷凌澈!”

    ……

    云曦几乎是一夜未眠,自从听闻冷凌澈他们会在今日归回,她的那颗心就像是不属于自己了一般,忽快忽慢,时而欣喜时而悲戚,就像是入了魔怔心绪难平。

    未到凌晨,云曦便坐起了身,看着窗外微亮的光,她却是如何也躺不住了。

    她没有吵醒安华她们,只一个人坐起身,披着柔软的锦被缩在床角里。

    他今日就要回来了,一如他的约定……

    她的嘴角突然扬起,露出了一抹甜蜜羞赧的笑,似在暗暗自喜,眼角眉梢都闪烁着她内心的欢愉,那是一种她从未露过的微笑,却本应属于每个碧玉少女。

    忽然,她的眼尾垂下,嘴角紧抿,看起来内心又十分的纠结。

    可就算他来了,他们又能走到哪步呢,短暂相逢后,难道又会是更深的别离吗?

    殿外春意浓浓,殿内的少女却是心绪忽明忽暗,忽悲忽喜,直到她自己也承受不住这种折磨,才起床更衣。

    她穿着一件浅紫色的中衣,端坐在铜镜前,一下一下梳理着乌黑浓密的长发。

    发丝仿若浸染了漆墨,浓黑光泽,发丝穿过指尖,仿若流水过隙,轻快悦然。

    外室的喜华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才一边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边走进了内殿。

    喜华刚迈进殿内,便看见一个清瘦的背影,长发垂腰,莹白纤细的手正一下下梳理着墨黑的发,乌发衬得那手白的仿若没有血色。

    “有鬼啊!”喜华大声的尖叫起来,云曦本就正在失神,顿时也被吓得一惊,手一松,梳子落在地上摔出好远。

    安华几人闻声连忙跑了进来,乐华以为有刺客,把匕首都拔了出来,可是一冲进殿内看到的却是云曦和喜华两人面面相觑。

    安华连忙走到云曦身边,只见云曦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忙开口问道:“公主您怎么了?”

    云曦摸着心口,那里还“怦怦”的跳个不停,云曦喘了两口粗气,叹声道:“喜华,你是要吓死我吗?”

    喜华大口的喘着气,只觉得自己的两条腿直到现在还软着,便是连站都站不住,便蹲在地上苦着脸说道:“公主……您吓死奴婢了,您不睡觉梳什么头发嘛,奴婢还以为见到女鬼了呢!”

    安华她们这才明白,原来这一切都是喜华搞出的动静,宁华摇头笑了笑,抬步去小厨房准备熬些安神汤,这一大早整个曦华宫都受到了惊吓。

    乐华收回了匕首,却是抬脚狠狠的踢了喜华一下,喜华本就蹲在地上,瞬间被踢的趴在了地上,哀叫连连。

    “乐华,你个小混蛋!你居然偷袭我,你卑鄙无耻!”

    “哼!”乐华却只冷哼了一声,抬步便走,连一个眼神都不给喜华。

    安华也没好气的斥责道:“一大早上的就鬼叫连连,你想吓死我们啊!”

    喜华爬了起来,拂了拂身上的灰尘,委屈的说道:“我也不是故意的啊,都是公主太吓人了……”

    声音越到后来越小,喜华拨弄着手指也是一副羞愧的模样,云曦摆了摆手说道:“算了算了,她也不是故意的,你就别骂她了!”

    “哈哈!还是公主好!”喜华的表情瞬间晴朗起来,就跟变戏法似的。

    安华瞪了她一眼,与云曦抱怨道:“公主,你不要惯着她,她那个脾气惯不得的!”

    “人家知错了嘛!”喜华走到云曦身边,笑嘻嘻的奉承道:“我若知道是公主这般的美人,那便是女鬼奴婢也不会怕啦!”

    “滚滚滚!去打水去,少在这里说胡话!”安华瞥了她一眼,嫌弃的挥手赶走她。

    喜华连忙笑着跑了出去,心里暗暗觉得今天早上反而比往日要轻快呢,没想到受到惊吓还有这般的好处!

    安华给云曦挽了发髻,当安华要给云曦戴上一支鸾凤金翅簪时,云曦却开口道:“安华,你把那匣子拿过来我看看!”

    安华不明所以,却还是将桌上放的一个紫檀木的描金匣子抱了过来,匣子里摆放的都是簪子,云曦伸手拨着,也不是在找些什么。

    突然,云曦微微有些脸红,拿出了一支赤金环珠玲珑蝴蝶簪,发簪上的两只蝴蝶做的甚至精巧,蝶翅做的轻薄几乎透明,上面却是洒满了小米粒般大小的各色宝石,远远望去就像蝴蝶翅膀上的闪粉。

    安华瞬间了然,看着云曦脸上那薄薄的红晕,只开口道:“公主的首饰太多了,也应该换着戴戴了!”

    “嗯!”云曦连忙应了一声,听安华这般说,心中的羞意渐淡。

    正巧这个时候喜华打水回来,看见了云曦头上的蝴蝶簪,立刻“咦”了一声。

    安华使劲的冲她使眼色,喜华却是奇怪的说道:“公主之前不是说这发簪太小女儿气了嘛,今日怎么戴出来了?”

    云曦的脸“唰”的一下红若海棠,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就是随意试试……”

    云曦伸手就要将发簪摘下来,安华连忙按住了云曦的手,开口道:“公主就戴这个吧,这发簪那么好看,若是一直放在盒子里多可惜啊!”

    安华说完还不忘狠狠的瞪喜华一眼,喜华一脸的莫名其妙,她说错什么了?

    净面之后,喜华从柜子里给云曦拿出了一件深紫色的宫装,云曦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却是被安华看得一清二楚。

    安华看了一眼衣柜,随手拿出一件烟霞色洒丝垂绦流仙裙,衣裙仿佛晕染上了烟霞般,呈现淡淡的紫色和蜜合色,看起来十分的别致。

    “公主,咱们就选这件吧!这件衣服您还从来没穿过,这都到春天了,也该穿些新鲜些的颜色了!”

    云曦看了一眼,点了点头,淡声道:“好,就这件吧!”

    安华服侍着云曦更衣,云曦往日里都是一袭正紫色的宫装,美是美却总是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傲。

    今日这般穿着,淡却了她身上的冷傲,脸颊上的那两道红晕更显得她如同那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娇俏柔美。

    云曦复又对着镜子细细的看着自己,将本就端正的发簪又扶了扶,又仔细整理这腰间白玉佩下坠着的流苏。

    喜华这次没说什么,只满眼赞赏的打量着云曦,觉的今日的公主真是美极了,甚至还多了一丝以前没有的俏丽!

    “公主,我们去用膳吧!”安华也满意的看着云曦,笑着开口道。

    云曦点点头,两人正向外殿走去,喜华却是突然一拍脑袋,恍然大悟的说道:“原来如此!今日冷公子要回来了,怪不得公主这般打扮!”

    云曦的脚步一顿,竟是绊在了内殿的门槛上,安华手疾眼快一把扶住了云曦。

    云曦的身子有些僵硬,咬了咬唇才开口道:“是吗?我险些忘了……”

    云曦说完便像逃难似的大步迈了出去,安华回头伸手指着喜华,却是气得一句话都不出来,只恼怒的甩袖而去。

    喜华歪了歪头,一脸的茫然,她又说错什么了啊?为什么她今天说什么都是错的呢?

    不过转念一想,公主竟是都知道了女为悦己者容,看来这次十有八九是能成事的,她今日一定要好好观察!

    而今日最开心的除了云曦之外,便是玄羽了,他家主子终于“衣锦还乡”,今日一定要狠狠打夏帝那个老头子的脸!

    玄羽正是想着,却只见乐华又站在园中,一口一个“大黑”的喊着。

    玄羽心中无奈,动作却是很快,一眨眼便出现在了乐华的身边。

    乐华从食盒里拿出了白粥、馒头、还有两样小菜,眼睛亮晶晶的说道:“吃!”

    其实关于乐华的这种投食方式,玄羽并不喜欢,可是奈何他张不开嘴啊,只能捧着白粥蹲在地上哀怨的吃着。

    乐华看着他,那总是紧抿的嘴角突然扬起,一字一顿道:“大黑,别走了!”

    玄羽有些诧然,抬头只见乐华正满眼期冀的看着他,那双总是冷冰冰的眼中此时闪着粼粼的波光,似乎他不答应,那波光便会碎裂。

    玄羽想着,这次主子是无论如何都会带走少夫人,他们以后都生活在王府里,自然不会分开。

    这般想着,玄羽用力的点了点头,咧嘴笑了笑。

    乐华见此倏然一笑,洁白的贝齿微露,眼睛竟是眯成了两道月牙,哪有往日那凶狠的模样,可爱的如同邻家女儿,美好又不做作。

    玄羽的心在一刹那仿佛被这笑容净化了一般,眼前只有少女的璀璨和春景的柔媚,他亦是扬起了嘴角,两人的笑为这春景都平添了一丝暖意。

    云曦漫无目的的在御花园中乱晃,安华和喜华就在身后跟着,也不去打扰她,任由她在御花园中转着圈。

    正巧上官鸾也来了御花园,她远远的便看见了云曦,立刻笑着过来,“云曦……”

    可是云曦却是没有一点反应,直到安华碰了碰她,云曦才猛的抬起头来,看向了面前有些诧异的上官鸾,“原来是鸾妃娘娘……”

    上官鸾也不疑有他,只笑着说道:“你也出来散步吗?我最喜欢春天了,这么好的日子我可在屋里待不住!”

    云曦笑着应了两句,上官鸾却感觉到了云曦的心不在焉,便关切的问道:“云曦你怎么了?可是有心事?”

    “没有,只是刚才在想一些事情。”云曦没有心情与上官鸾分享心事,只随口答道。

    “那就好,我就说嘛,现在朝廷清明,我们也没什么可担心了!等到今日陛下与冷世子议和之后,那夏国便是连外患也没有了!”上官鸾十分欢喜的说道,这宫里宫外的总算是清净了。

    云曦的心情在听到那“冷世子”三字时,不可避免的轻颤起来,之后她的大脑就瞬间变成了一片空白,耳边便是连上官鸾的声音也听不到了。

    云曦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之中,就像是跌进了一个混沌的世界,没有声音,没有景致,眼前只是白茫茫的一片,看不清前路,也找不到退路。

    忽而有一道声音穿过浓厚的雾气,将四周的苍茫击碎,金色的阳光倾泻而下,将被浓雾笼罩的世界瞬间变得清晰而明亮。

    这世上,总有一个人的声音敌得过乱世浮沉;总有一个人的身影,任由桑海变幻,依然清晰的镌刻心头;总有那么一个人,会让你心甘情愿的等,即便离别,再次相遇时,你与他仍旧故好……

    “哼!这次便宜你了,若是本宫长大了,你再敢来我一定将你打回楚国!”云泽将头别开,仍旧赌着气,不肯看冷凌澈一眼。

    “我相信,假以时日,你一定会成为睥睨天下的存在。”他笑答道,神情润朗的如同此时拂面的春风,眼中更是闪着关怀的笑意。

    “哼!别以为你说些好听的,本太子就会原谅你!本宫告诉你,从你离开时,我们就是敌人了,本宫再也不喜欢你了!”云泽仍旧闹着别扭,一张小脸皱的如同包子一样。

    他依旧笑的清浅如画,阳光仿若点缀,柔缓的映在他的侧脸上,单单一个侧脸便是足以惊艳天下的风华。

    “阿姐!”云泽看见了云曦,立刻飞快的奔了过去,拉着云曦的手说着她已经听不真切的话。

    云泽见云曦久久不回应自己,抬头看去,却只见云曦和冷凌澈四目相望,他们所有人在这一刻都只是苍白无用的陪衬。

    云泽撅了撅嘴,垂下了手臂,虽是不情愿却还是转身离开,喜华想看好戏,却被安华揪着耳朵责骂的拉走了。

    上官鸾惊诧的看了一眼冷凌澈,转而只见云曦的眼神早已凝结到了他的身上,上官鸾微露讶色,难道云曦竟是真的喜欢冷凌澈?

    这般想着,她自是不敢再留,连忙与婢女柳絮迅速离开,将这御花园只留个那两个静默而立的人……

    ------题外话------今日很早就停电了,而且要停到很晚,评论可能要回的晚些啦,么么哒……

    哑小姐,请借一生说话

    公子无奇

    初遇,顾安尘觉得,这姑娘八成是看上他了。

    再遇,他想,这姑娘一定是看上他了!

    三遇,他感觉,自己貌似看上这个姑娘了……

    所有人都不知道向南依有哪里好,可是顾安尘却觉得,她话少、年纪小、长的俏,哪里都很好。

    【关于相处】

    顾大少:吃苹果吗?

    摇头。

    顾大少:看电影吗?

    点头。

    顾大少:可以和我说句话吗?

    沉默。

    于是后来……

    顾大少:吃苹果还是吃橙子?

    向南依被迫发言:橙子。

    顾大少:看电影还是看电视?

    向南依:看电影。

    顾大少:沙发还是床上?

    向南依:沙发。

    诶……啥?沙发?!

    顾大少:孺子可教。

    傲娇的他会说:“向小姐要借一步说话?抱歉,不借!”

    要借,就借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