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归回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百一十二章 归回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宗人府关押的都是皇亲国戚,相比其他的牢狱,这里面的犯人很少,不但没有一点霉臭味,反而干净整洁。

    可是,这里面却是比任何一间牢狱都要死气沉沉,因为这里面的人曾经都是地位尊崇,拥有着无限的权力和富贵,可是只要入了宗人府,那么曾经的一切便都是过眼云烟。

    偌大的宗人府里只关着三个人,贤妃和云茉被关在一处,为了防止她们伤害彼此,便将她们关在相对的两座牢房里。

    两人都靠墙坐在角落里,云茉看着贤妃,贤妃却是望着脚前枯败的稻草,两人都是静悄悄的,谁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她们都知道夏帝对她们的处决,凌迟处死,这是世上最残忍的刑罚,没想到夏帝竟是会对自己的妻儿做这种事!

    云茉终是忍受不住,双臂环着膝盖呜咽的哭了起来,她怕,她真是好怕,她不想被人脱光衣服,不想被一刀刀割掉血肉……

    “哭什么!你窝囊了一辈子,死之前就不能硬气一回吗?”贤妃没好气的开口说道,不耐烦的看着对面的云茉。

    云茉却是哭的更厉害了,她将自己紧紧环住,身体颤抖不已,“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明明那么喜欢你,那么相信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贤妃扫了云茉一眼,眼中有厌恶,也有一丝微不可察的怜悯,“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本就是为了要利用你,你只能怪自己蠢!”

    “有没有那么一瞬间,你是真心对我好的?哪怕只有一次,你是真的拿我当一个女儿来疼?”云茉抬头看着贤妃,她们相隔甚远,远到看不清彼此的神色。

    听着云茉那声泪俱下的质问,看着她不停颤抖的身体,贤妃突然记起那日她与司傲天提及云茉的婚事。

    那时她不仅想控制司傲天,心里或许也有那么一瞬是希望她得偿所愿吧。

    可是贤妃只冷冷的“哼”了一声,淡漠的说道:“谁知道呢!”

    外面突然传来了轻微的交谈之声,因为距离太远,她们都听不真切。

    云茉更是抖如筛糠,双手用力的抱着自己的头,惊恐的喊道:“我不要!我不要凌迟!不要……”

    贤妃面露些许的怜悯,却仍是一动未动,只淡漠的抬着头,却是突然瞳孔一缩,惊讶的一时失声。

    “长公主,犯人就在这,您不要离的太近,小心伤到了!”狱卒弓着身子与云曦说话,他脸上带着笑,却不敢抬头看云曦,生怕自己一个疏忽就犯了不敬皇族的大罪。

    “本宫知道了!你们都退下吧!”在这空荡的牢中,云曦那清冷的声音显得尤为悦耳。

    “长公主,这些可都是重犯啊……”他们看守宗人府的犯人,打不得骂不得,更是不能他们或死或伤,这些人怎么死只能由皇帝来定夺。

    “怎么?难道本宫还会劫狱吗?”云曦冷冷的扫了那狱卒一眼,恰巧狱卒正抬起头来,顿时只觉的浑身汗毛竖立。

    外面都传长公主是个天仙似的人物,可是他却觉得,这长公主美则美矣,气质却实在是太过凌人,不知道什么样的驸马才能配得上这样的长公主。

    “不敢不敢,小人这便离开!”那狱卒一挥手,其他人便也都跟他离开。

    一时间牢中又恢复了那种近乎死寂一般的平静,云曦和贤妃隔着宽厚的牢门遥遥相望,许久,贤妃才挑起了唇角,淡淡开口道:“怎么?长公主是来看笑话的?”

    “贤妃娘娘觉得本宫有这种爱好吗?”

    贤妃冷笑了一声,傲慢的将头瞥开,不去理会云曦。

    云曦看了身后的安华一眼,安华立刻打开了手中的食盒,将几道精致的小菜放入了狱牢之中,乐华则是双手环胸,一副凶狠神煞的模样。

    贤妃看了看地上的酒菜,疑惑的抬头看了云曦一眼,“你到底想做什么?”

    云曦缓缓蹲下了身子,直视着贤妃的双眼,启唇轻语道:“那时你劫持静姨,我无法与你周旋……”

    云曦那时看到了云茉的动作,才故意做出一副要自刎的模样,想要借此分散贤妃的注意,好在一切顺利!

    贤妃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一心想利用云茉,结果却是败在了云茉的手中,或许这便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

    “呵呵……你还说你不是幸灾乐祸,你是想来与我分享你成功的过程吗?”贤妃冷声笑道,看着云曦的眼神很是鄙夷。

    “本宫今日来只是想告诉你,当年那件事与我母后没有半点关系,不论你恨谁都不应该怨在我母后的身上!”

    贤妃那一直冷漠的态度突然出现了裂痕,她的神情不再平静,而是凶狠的看着云曦说道:“不怪她?若不是因为她,我们姜府怎么会被云翼德忌惮?

    若不是她,我的父兄如何会冤死在战场?我的母亲又如何会因为心伤而自尽?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因为上官慕清,都是因为你那个该死的母亲!”

    云曦也现了怒容,她杏眸怒睁,额间的一点红梅因为她的愤怒而愈显冷艳,“你这分明是迁怒!你兄长与我母后是两情相悦,这可是我母后一人的错?”

    “既然如此,她怎么不一死了之,为何还要嫁入夏宫?为何还要引得云翼德嫉妒成疾?”贤妃不顾自己后背的伤口,突然冲到了牢门前,目眦欲咧的瞪着云曦。

    乐华手疾眼快的拉过云曦,云曦却未见一丝恐惧,反而走向贤妃,看着她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可知道噬心蛊?”

    贤妃的瞳孔缩了缩,云曦复又说道:“噬心蛊是六部尚书府控制暗卫的秘药,若是得不到解药便会五脏俱损!

    而我的母后为了救你的兄长,甘愿服毒以此来换取你兄长的解药,可是她却是要一辈子活在噬心蛊的控制之中!

    就在传来你兄长战死消息的当日,我的母后因悲痛过度而早产,却是被韩淑华那个女人换了解药,使得我的母后七窍流血,惨死在了我的面前!”

    云曦双眼通红,眼中的泪不受控制的簌簌落下,她紧咬着自己的嘴唇,双手用力的抠住了牢房的木门,身体宛若秋风中瑟瑟前行的蝴蝶,单薄无助。

    “你告诉我,我该恨谁?我是不是也应该把你的兄长视为杀害我母后的凶手?我和泽儿这十年来的痛苦,我又该去找谁偿还?”

    “怎么会这样……”贤妃在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她瘫倒在了地上,脸色瞬间泛白。

    “你若是杀了本宫,不知你还有何脸面去见你那兄长!”云曦冷声质问着,她不能容忍任何人冤枉她的母后!

    看着贤妃茫然的神色,云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眼中的愤怒和悲伤尽数掩藏。

    “凌迟处死太过血腥,虽然你想要杀了本宫,但是本宫与你一样讨厌我那父皇,若不是为了泽儿,我也许还会帮你一把!

    那壶里是宫中的御酒,味道很是醇厚,喝了它你便没有痛苦了……”

    贤妃惊诧的看着云曦,声音轻颤的说道:“你怎么敢……若是让你父皇知道……”

    “哼……”云曦冷笑起来,“本宫和他之间的裂缝本就是无法弥补的,他难道还能杀了本宫不成?”

    看着贤妃那复杂的眼神,云曦眼神淡漠决绝,“若是我母后在,也许也会这样选择吧!”

    云曦说完也不等贤妃回答,便转身看着云茉,安华会意,也同样给云茉备了一份酒菜。

    云茉怔怔的望着云曦,云曦只冷冷的扫了她一眼,“那酒虽辣,总好过凌迟处死,你自己选择吧!”

    云曦抬步要走,云茉却是突然开口唤道:“大皇姐!”

    云曦回头看她,只见云茉跪在地上,将身子完全贴在了地面,声音哽咽颤抖道:“多谢大皇姐!”

    “来世不要再害人了!”云曦收回了视线,垂下了双眸。

    “云曦……”贤妃艰难的开口唤她,眼神哀求的望着云曦,“求你,给云彬也送去一壶!”

    “好,本宫知道!”云曦抬步要走,贤妃却是突然喊道:“云曦!对不起!”

    贤妃那一向阴狠的眼中此时全是悔恨与悲戚,云曦的嘴角动了动,只开口道:“你没有对不起本宫,你对不起的是云茉……”

    语落之后,云曦便翩然离开,牢狱之中忽现的微光突然消失,贤妃和云茉都抓着牢门费力的张望着,直到再也看不见那道紫色的身影。

    贤妃和云茉互望了一眼,贤妃嘴角牵动,低头为自己倒了一杯酒,她举着酒杯遥敬云茉,含泪说道:“今生我欠你的,来世加倍偿还!”

    说完,贤妃仰头将杯中之酒一口饮尽,云茉也照做了,两人饮罢竟是都低沉的笑了起来,苦涩的泪混在浓香的酒中,以后再也不会痛了,这样,真好……

    ……

    曦华宫中,天气越发的暖和了,阳光金灿灿暖洋洋的,树上的白雪都映着淡淡的金色光芒。

    云曦身披一件紫色的毛领披风,她站在园中,看着树枝上那两之灰突突圆溜溜的小鸟,嘴角不由浮起一抹笑意。

    那两只胖乎乎的小鸟在树枝间飞跃跳动,它们时而追逐,时而为对方梳理毛发,看起来甚是可爱。

    “云曦!你好大的胆子!”

    突然传来了一道震怒的吼叫声,那两只小鸟吓得扑棱着翅膀飞快的逃掉了,只剩下光秃的树枝犹自微颤。

    云曦失落的仰头望着那两只飞走的小鸟,忍不住轻叹一声,喃喃自语道:“怎么胆子这般的小……”

    “云曦!”

    在云曦失神的瞬间,夏帝已经大步走到了她的面前,他伸手指着云曦,将手高高扬起,宋公公见此连忙说道:“陛下息怒啊,陛下息怒,不要气坏了身子啊!”

    夏帝气急败坏的垂下了手,身体却仍不受控制的颤抖着,“云曦,你怎么敢给他们毒酒?朕要他们凌迟处死!凌迟!”

    云曦不慌不忙的行了一礼,淡声道:“他们是夏国的妃嫔、皇子和公主,身为皇室便是死也要有皇室的尊严!

    难道父皇想要所有人都看着他们赤身裸体,看着他们一刀刀被人割下身上的肉吗?

    贤妃与您有十多年的感情,三弟和五妹是您的至亲骨肉。父皇,有些时候事情还是不要做得太绝……”

    云曦那淡薄如水的声音没能抚平夏帝心中的怒火,“他们都敢谋权篡位,朕为何还要饶恕他们?”

    “他们造反,难道不是有自己苦衷吗?”云曦现在便是连一抹假笑都不愿给夏帝,神色更是冷漠至极。

    “你什么意思?难道他们造反还情有可原吗?”夏帝眯着眼睛,眼中闪着危险的寒光。

    “儿臣不敢!”云曦冷漠的回答着,语气里没有一丝感情的色彩。

    夏帝气得抖了起来,伸手指着云曦久久说不出话来,宋公公连忙轻抚着夏帝的后背,轻声细语的劝慰着。

    “云曦,你以为朕不敢罚你吗?”

    “儿臣不敢!”一样淡漠的回答,一样疏离的语气,气得夏帝再一次扬起了手。

    “陛下!”上官鸾一身璀璨绚丽的宫装,头上插着六尾鸾凤金钗,已然是一副皇妃的装扮。

    “陛下,原来您在这啊,害的臣妾好找呢!”上官鸾柔声细语的说道,不动声色的挽着夏帝高举的手臂。

    “什么事?”夏帝仍是愤怒难平,冷声问道。

    “没事,只是臣妾刚刚煲了汤,想着让陛下尝尝呢!”上官鸾向云曦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给夏帝一个台阶,不要再争执了。

    云曦也不想再看夏帝这副嘴脸,便福身道:“既然鸾妃娘娘煲了汤,还请父皇不要辜负了娘娘的一片好意。”

    夏帝也不想再徒添怒气,冷声一声,甩袖而去。

    “这个云曦真是要气死朕了!现在她是越发的不把朕放在眼里了,真是可恶至极!”夏帝仍是怒火难平,与上官鸾抱怨道。

    “陛下,长公主毕竟还小嘛!而且这次若是没有长公主,局势也的确很险,陛下就不要责怪长公主了!”上官鸾柔声劝道,低眉顺目的给夏帝盛着汤。

    夏帝年纪渐大,不喜欢那种骄傲的冷美人了,反而喜欢上官鸾这种温婉的小女子,再加上上官鸾与上官皇后模样神似,夏帝更是喜欢不已。

    夏帝握住了上官鸾的纤纤玉手,宋公公识趣的指挥一众宫人离开,上官鸾看着夏帝那满眼情欲的模样,低垂下了头,看起来好似一副羞涩的模样,实则却是在掩饰眼中的厌恶。

    夏帝见此越发的满意,拉着上官鸾的手便走向了内殿……

    ……

    三月初,正是长安莺鸣柳垂之时,长安街道的垂柳抽出了嫩绿的枝叶,冬日里那刺骨的寒风也变成了轻柔缠绵的春风,吹在人的脸上痒痒的,彷如情人在耳边轻侬软语。

    夏国在经历内忧外患,甚至是反贼逼宫之后,正如这春日一般迎来了新的生机。

    南国太子因为国内之事中途抽身,而韩家军本就人数不多,又出师无名,很快便被镇压了下来。

    而太子云泽与楚国冷世子也和谈颇好,楚国暂时放弃了攻打夏国,留兵于峻城,而楚军元帅冷世子与云泽一同归回了长安。

    那一日,长安城内万人空巷,不为别的,众人只为了看一眼那被称为人间谪仙的冷世子!

    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忘记了,这位俊美无俦的冷世子正是那率兵攻打夏国的敌军之首!

    “你们这些女人真是愚昧,难道你们忘了他是如何带兵攻打夏国的吗?”一老者看不过去,愤愤难平道。

    “人家冷世子长得像仙人一般,更是从不迫害百姓。再说了,若是可以,便是死于这样的男子剑下,我们也是愿意的!”

    这是长安城中所有女子的心声,老者闻后泪奔,哀嚎“夏国毁矣!”

    冷凌澈身骑白马,看着城楼上面的“长安”两字,嘴角微微勾起,容颜上的那抹淡笑足以倾覆所有女子的心神。

    他勒马驻足,看着那他生活了十年的长安,轻声呢喃道:“云曦,我回来了!”

    ------题外话------

    第二更……

    你们千呼万唤的小冷终于回来了,以后要是看腻了他也没有办法弄走了哦,所以你们要一直爱着小冷哦……

    明天呢是浮梦18岁生日(对!就是十八岁,不接受反驳!哈哈!),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所以咱们加更好不好,明天三更,敬请期待,拿好盆准备接狗粮吧,哈哈……

    你们可以隔着屏幕给浮梦各种吻,不管是什么姿势的吻,浮梦都收,哈哈(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