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百一十一章 终了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百一十一章 终了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母妃,你在说什么啊?这个时候我们要先保住自己的性命啊!”云彬以为贤妃是心慌了,连忙出言提醒道。

    贤妃却是一眼都未看云彬,只禁锢着沈静歌,冷眼看着司傲天,“若是想救她,就按我的话来做!”

    “姜映颜,你居然挟持我夫人?难道你从来都不信我?”司傲天有愤怒有悔恨,更多的还是担忧。

    “我信你?我就是因为信你才会走到今天这步!司傲天,你变了!你曾经与我说的话都不算数了是吗?

    都是因为这个女人,都是因为她我们才会输,你居然还偏袒她!”贤妃情绪有些激动起来,手腕一颤,又割破了沈静歌的皮肤。

    沈静歌疼的蹙了蹙眉,却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即便这样还是看得司傲天心急如焚,“你别激动!有话好好说……”

    司傲天安抚着贤妃的情绪,眼睛始终盯着贤妃手中的匕首,夏帝先是听的一愣,随即勃然大怒起来。

    “贱人!你居然敢勾引外臣……”

    然而夏帝的话还未说完,贤妃便一记眼刀射了过去,“闭嘴!你个狗皇帝,你害我姜府满门性命,我取你狗命又如何!”

    夏帝被气得脸色通红,一时发不出声音来,他堂堂一国帝王,什么时候被一个女人指着鼻子骂过!

    “世人都以为我们姜家的男人是战死沙场,可是他们到底是怎么死的,只有你心里清楚!

    只因为你的嫉妒,你便残杀忠良,像你这样的昏君就应该下地狱!今日不是我反,也迟早会有人反!”

    贤妃不再掩饰自己对夏帝的恨意,一直以来她不但想要夏帝的命,更想用整个夏国为自己的家人陪葬!

    这个国家是她的父兄曾用生命守护的,既然他们不在了,夏国也没有必要存在下去了!

    “贱人!给朕放箭!射死她!射死她!”夏帝被气得浑身发颤,为什么这些女人都要背叛他?

    上官慕清是!贤妃也是!他到底有哪里对不起她们!

    “放箭!放箭!”夏帝目眦欲咧,他当初就不该一时心软放过这对母子,他早就应该将他们两个一同处死!

    “不许放箭!”云曦厉声喊道,身上凌厉的气势让一众将士又放下了举起的弓箭。

    “云曦!你要造反吗?”当夏帝看到前锋营时便已经不再畏惧,只冷冷的质问着云曦。

    “父皇这便要过河拆桥了吗?”云曦侧眸看了夏帝一眼,嘴角眼梢都是掩不住的嘲讽笑意。

    夏帝气得咬了咬牙,却是转而对箫牧说道:“你在看什么?还不射杀了那个女人!”

    箫牧刚想动,司傲天身后的部下便持剑围了过来,前锋营见他们又要刀剑相对,正欲上前,云泽却是一抬手,淡然的说道:“听长公主的命令!”

    夏帝气得几欲跳脚,恨不得掐死云曦,云曦没有理会他的愤怒,只冷静的与贤妃交涉,“贤妃,你不要再胡来了!你放了静姨,我放你与三弟离开可好?”

    “云曦!朕不同意!”夏帝立刻回绝道,却是没有人理会他。

    “母妃!听云曦的吧!我们离开好不好?外祖父和舅父他们是不会怪我们的!”云彬立刻附和道,眼中全是哀求之意。

    “彬儿,母妃活着的意义就是要给姜家报仇!对不起,母妃不能听你的……”贤妃艰难的收回了眼中的哀色,神色一片决绝,没有半点回转的余地。

    “母妃!你是要放弃儿臣了吗?母妃,你千万不要做傻事啊!”云彬心慌不已,他没想到自己的母妃竟会疯癫至此。

    “司傲天!我连自己的儿子都能舍弃,杀一个沈静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若是想要救她性命,就给我杀了那个狗皇帝!还有司辰,你是要你母亲还是要云曦那个女人?”贤妃双目睁圆,泛着疯狂的红光,嘴角的笑意更是阴森恐怖。

    司傲天双手握紧了刀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他咬了咬牙,为了救静歌他别无选择了!

    夏帝看到了司傲天的眼神,立刻高声喊道:“护驾!护驾!”

    前锋营也待不住了,若是夏帝有个三长两短,他们就从护驾有功变成了天大的罪过!

    云泽也担心云曦,生怕有人会伤到她,便也没有阻拦前锋营的动作。

    “等等!”

    云曦那清冷如泉的嗓音在此时的刀光剑影中竟是别有一分空灵脱俗之感,在一瞬间竟是让人有些恍惚,忘了自己身处在惊险的对垒之中。

    “云曦!你又要做什么?”夏帝可以勉强放过司傲天的那些部下,可是对于贤妃这样的背叛,他绝对不会原谅!

    “你想要我的命!我给你!”云曦说完便拔出了乐华腰间的匕首,横在了自己的脖颈上。

    “阿姐!”云泽急得小脸一白,想要跑过去,却是被前锋营的统领拦住。

    云泽是储君,绝对不能有何闪失!

    “云曦,你不要冲动,快放下匕首!”司辰见此急的不行,他现在只恨自己无用,救不下母亲也救不了云曦。

    “云曦!你别胡来!”相对司辰的关切,夏帝则是满满的警告。

    在他眼里,云曦虽是微不足道,可是她的命格却是不容有失。

    “云曦,你又要玩什么花样?”贤妃眯了眯眼睛,狐疑的看着云曦,对于这个一向狡猾的长公主,她不敢有半点马虎。

    若不是她故意装病,害的自己疏忽了她,他们也不会输到这般地步!

    “你不是要我的命吗?我给你就是!我知道你为什么恨我,可是静姨她是无辜的!”云曦的眼神亦是坚决,夏帝却是变了脸色。

    “云曦,你不要管我!你快离开!”沈静歌不怕死,可是云曦才十六岁,她还有大好的人生要去享受。

    “老实点!”贤妃呵斥出口,将沈静歌抓的更紧一些。

    “贤妃娘娘,我理解你的心情,当我的母后去世时,我心中的痛苦是无法与人表明的。

    那种痛只能在深夜之中自己回味,独自啜泣,在面对别人的时候却是还要作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时间根本就无法消弥心中的悲痛,心上的伤疤会不断的流血结痂,变得满目疮痍……”

    云曦的声音不大,语气也甚是平淡,就像是在讲述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可是落寞的声音在这呼啸的寒风中不但没有被吹散,反而刻在了每一个人的心里。

    贤妃面露动容,冷酷的眼中泛起了晶莹了泪光,她闭了闭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夹杂着血腥味的寒风让她的头脑变得更加清醒,也让她脑海中的记忆更加鲜明。

    正如云曦所说,没有人知道她是如何度过那段时间的,她一度想要自尽,可是看着年岁尚小的云彬,想到家人的惨死,她只能活下来。

    她隐忍、蛰伏,数年如一日的小心翼翼,为的就是一朝大仇得报!

    可是她还是失败了……

    “哈哈……”贤妃突然冷笑起来,眼中的泪花滚落。

    “贤妃,你应该明白的,大局已定,你手中的人质不足以威胁君王!

    可若是你觉得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因为那个人,那么这条命我陪给你!”

    风声很大,寒戾的风夹杂着破碎的雪花打的人脸颊生疼,所有人都望着那一身紫衣,脊背挺直的女子,心中都不约的升出一种敬畏之情。

    贤妃终是笑够了,她眼角的泪迅速凝结成霜,只阴森的看着云曦,冷笑道:“好!没道理我姜家覆灭,你却还安然活着!

    你的匕首割进一寸,我便放她一分,你若是想让她活着,便不要耍花招!”

    玄羽急得不行,主子临行前可交代过少夫人要毫发无伤,这要是划破了少夫人,自己也没脸见主子了!

    他一掌砍晕了云彬,想要出手去救云曦,然而贤妃早已经洞察了他的动作,狠狠的又割了一刀。

    “别动!”云曦冷声吼道,手上的动作加重了一分,将那莹白如玉的脖颈划出了一道细痕。

    “公主!”乐华紧紧的抓着玄羽的手臂,将自己的嘴唇都要咬烂了。

    众人都心都蓦地紧了起来,在这一刻仿佛听不见那呼啸的风声了,锋利的雪花割在脸上也都浑然未觉。

    贤妃看着云曦手中的匕首一寸寸的加深,嘴角的笑容越发的狰狞,她杀不了云翼德,也要杀了上官慕清的女儿!

    她的兄长便是因为那个女人而死,母债女偿,天经地义!

    贤妃的眼睛越发的亮,她紧紧的盯着那要划破云曦喉咙的匕首,嘴角扬的越来越高,却是正在此时她突然觉得后背传来一阵剧痛。

    就在她恍神的瞬间,司辰一把握住了贤妃的手腕,用力一晃便打掉了她手中的匕首,将沈静歌护在了怀里。

    玄羽和乐华立刻冲到了云曦身边,她颈间的伤口看着虽然渗人,但好在没有大碍,两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云泽立刻扑到了云曦的怀里,看着她流血不止的伤口,大声的哭了起来,云曦只轻轻的拍着他的背部,无声的看着贤妃。

    贤妃已经被人控制住了,她的背后插着一支玉簪,而那玉簪正是云茉头上的那支。

    云茉的手上还染着鲜血,她哆哆嗦嗦的看着被人控制住的贤妃。

    贤妃费力的抬起头,瞪着云茉狠狠的咬牙说道:“小贱人!早知如此就该让你去陪那杨术!”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云茉跪坐在地,捂着脸痛哭起来,哀转悲戚的声音在寒风中被刮得支离破碎,“我恨你!我恨你!是你给了希望,也是你伤我最深!”

    她就像那可悲的飞蛾,本以为在寒夜中看到了一丝暖光,她奋不顾身的飞过去,却是被烈火焚烧,心痛欲绝!

    “来人!将他们全都押入宗人府!”夏帝终是松了一口气,说话的底气也硬了起来。

    司傲天想要上前看望沈静歌,箫牧却是拦住了他,“司将军!请吧!”

    司傲天扔下了手中的钢刀,任由人将他五花大绑,他却只一直盯着司辰怀里的沈静歌。

    两人彼此凝视,相隔不过咫尺,却仿若隔了一道深渊。

    看着司傲天被人带走,沈静歌眼中的光亮也瞬间暗淡,她自昨晚便被贤妃绑了来,此时又经过一番惊吓,此时悲痛交加竟是晕了过去。

    司辰立刻抱起了沈静歌,却是在离开之前停在了云曦的身边,低声道:“云曦,那件事是你多想了,如今你可以放心了!”

    云曦点了点头,她让将那三百人偷偷安置在了国公府,若是国公府敢趁机有何动作,她便直接下令先拿了定国公。

    好在没让她走到这一步,至少这次国公府没有让她失望。

    云曦的身子有些软,她费力的站起身,向夏帝行了一礼便转身离开。

    夏帝看着云曦的背影眯了眯眼睛,云曦说她知道贤妃为何恨她,难道她已经知道了当年的事情?

    可若是她知道了,那她为什么还要救自己?

    “陛下,外面雪大,奴才扶您进殿吧!”宋公公轻声说道,小心的打量着夏帝的脸色。

    经此一事,夏帝好像苍老了许多,他任由着宋公公搀扶着他,脚步踉跄而又虚弱无力。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一点点发生变化,又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一点点脱离他的掌控……

    ……

    一场长安内乱悄无声息的上演,又悄无声息的终止。

    长安中的百姓还在担心江山是否要易主时,却是传来了内乱平定的消息。

    原是三皇子意欲勾结司傲天逼宫造反,好在夏帝英明,高瞻远瞩,识破了他们的阴谋,一举挫败叛军,百姓无不高声称好,赞叹夏帝英明神武。

    只是这里面的层层内幕也就只有那些当事之人才心中清明!

    平乱之后自是要论功行赏,定国公已经是一品公侯,没有什么再封赏的余地了,夏帝便将定国公的两个儿子都升了官职,鸾嫔也变成了一品鸾妃。

    而云曦已经是护国公主了,夏帝便也只好赏赐一些贵重的珠宝首饰,又对云泽大加赞赏一番,赏赐了不少好东西。

    论功行赏之后,便自然要处罚叛贼,直到现在夏帝回想起那日,仍会被气得胸口生疼,竟直接判了将贤妃、云彬还有云茉皆凌迟处死。

    众人听的心惊,自古处死皇室,不过是白绫毒酒,这种侮辱性的处决还是旷古未闻,可见夏帝其心中震怒。

    至于司傲天和他的一众部下,夏帝自是恨不得杀之后快,可是他都已经在众人面前承诺过了,自然不能再反悔,便只好将他们流放边境,以儆效尤。

    夏帝看了一眼司辰,颇为为难,他自是忌惮司辰,可是司辰却又是护驾有功,他必须要赏赐才是。

    夏帝几经考虑,最后封司辰为兵部侍郎,位列二品,可众人都看得清楚,这虽为升职,却也是夺了司辰手中的军权。

    司辰只淡淡的谢过恩典,不悲不喜,他的家已经支离破碎了,现在对他来说,功名利禄还有什么重要的!

    长安内乱处置完后,夏帝却还是无法放宽心肠,如今南有韩军之乱,北有楚军之祸,夏国的情况还是不容乐观。

    夏帝自是容不得韩家军作乱,他们要的他身下的皇位,绝对不能姑息,可楚国这边却未尝不能商议一二。

    于是,英明神武的夏帝决定与楚国议和,派遣太子去与楚军交涉。

    众臣纷纷上奏请夏帝收回成命,储君何等尊贵,如何能深入险境,若是被楚军擒获,岂不是动荡夏国根本?

    可是夏帝只言,正因为云泽是储君,才更需要锻炼,如此方能成长。

    夏帝之心众人皆知,可是云曦听闻之后竟是没有反对,只让司辰一路随行。

    云曦摸了摸小手指上的白玉指环,不论他想做什么,不论他的真实面目是什么,她始终相信,他对他们姐弟的心意是真的!

    云曦的双手紧握成拳,她将白皙的额头抵在拳上,闭目轻叹,“也许,很快就可以相见了,你可想好如何与我解释了呢?”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