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百一十章 再生变故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百一十章 再生变故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司傲天此言一出,夏帝气得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云曦讽刺的挑了挑嘴角,看着夏帝说道:“父皇,看来司将军是连您的面子都不肯给了!”

    “哼!”夏帝难得没有理会云曦的态度,只担心的问道:“司傲天一心要置朕于死地,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谁知道呢!”云曦轻描淡写的说道,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夏帝惊诧的看着她,有些恼怒的说道:“什么叫不知道!事到如今若是没有对策,我们岂不是就没命了?”

    “儿臣不会武艺,又说服不了司将军,现在就希望上天垂怜了!”云曦淡淡开口说道,那云淡风轻的模样气得夏帝几欲吐血。

    可是他现在又有什么资格来指责云曦,他堂堂一国帝王居然被臣子围攻,他真是要成为这天下最大的笑柄了!

    “放箭!”司傲天一声令下,便有一排弓箭手挽弓搭箭。

    他们现在已经别无选择了,不管事情真相如何他们都已经打入了皇宫,就只能希望他们的选择是对的!

    “快撤!快撤!”夏帝躲在了云曦的身后,大步跑进了内殿,云曦却是一动未动,只冷眼看着司傲天。

    “司将军也不准备要三皇子的性命了吗?”云曦冷声开口,玄羽将云彬向前送了送,云彬警惕的看着自己脖上的利刃,生怕玄羽一时失误会要了他的命。

    司傲天眯了眯眼,并没有让人放箭,这个长公主果然了得,竟是捉住了云彬,他现在是投鼠忌器,可是也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司将军,你做这些事时可有想过司辰一分?若是他知道他一直敬仰的父亲竟是叛国贼子,你说他心中该如何作想?”

    云曦冷淡的开口问道,在她心里司傲天也是个自私的父亲,他就算夺下了夏国的江山,司辰可愿意与他共享?

    “你住嘴!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辰儿,他会理解我的!”在听到司辰的名字时,司傲天有一瞬的心虚,却仍是强硬的说道。

    “那本宫与你打个赌可好,司辰若是在,他一定不会原谅你!”云曦有些心疼司辰,她多希望是她判断有误,多希望是她误会了司傲天,可他还是选择了这条不归路!

    “长公主,您不要与我拖延时间了,巡防营自顾不暇,我们的人很快就可以攻入夏宫了,你这般抵抗也是无用的!”司傲天看出了云曦的意图,并不准备再与她交涉下去。

    时机稍纵即逝,他们都走到了现在这步,容不得有半点闪失,他手里握着部下的性命,远比一个云彬要值钱的多!

    “长公主,若是您肯放了三殿下,我以司府的名誉向你保证,我绝对可以保你们姐弟平安,你就算不信我也要相信疼你的静歌!

    可是,你若是再不配合,那便休怪我无情了!”

    司傲天一挥手,那些弓箭手立即挽弓搭箭蓄势待发,云彬看着那些泛着幽幽寒光的箭尖,咽了咽口水说道:“司傲天,你想做什么?本宫还在这呢!”

    “三弟不要叫了,你一个人的性命哪里比得过那么多将士呢?司将军是个爱兵如子的人,自然不会看着部下冒险。至于三弟嘛,能救下来最好,若是实在无法,便只好了舍弃了……”

    司傲天开始有些欣赏云曦了,果真是个聪慧机敏的,怪不得辰儿对她念念难忘,只可惜他们现在是敌对关系!

    “长公主,我只数三个数,若是您再不交出三殿下,我便下令放箭了!”

    夏帝有些惶恐的看着云曦,若是云曦真的放了云彬,他就必死无疑了!

    夏帝抓住了云曦的衣袖,云曦看了一眼,笑着说道:“父皇放心,儿臣是不会走的!”

    夏帝脸一红,尴尬的回避了眼神,玄羽是一万个看不上夏帝,只想着若是有流箭飞来才好呢,最好直接弄死这个老头子!

    “一!”司傲天已经开始数起数来,没有一点的犹豫。

    云曦轻轻的挑了挑嘴角,在刀光剑影之中依然不损风华,比起躲在她身后的夏帝更有皇室风骨,“司将军,您不觉得奇怪吗?御林军人数并不多,可是您的大部队却是久久未攻进来,这似乎不合常理啊!”

    司傲天皱了皱眉,时间的确是长了一些,可是他不愿与云曦分辩,继续开口道:“二!”

    “还有太子殿下,众人皆知本宫视太子殿下如命,可会丢下他一人?司将军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云曦冷冷的逼问着,司傲天心中的不安愈盛,却仍是继续念着数字,他同样紧盯着云曦,想在她的脸上看出一丝慌张,可惜的是云曦要比他还镇定!

    “三!”

    “司傲天,你若是缴械投降,本宫念着与静姨的情谊,定可以饶你一命!”

    “哈哈哈!长公主,你是走投无路了吧!可是我不会再给你机会了!”司傲天大声冷笑道,随即眸色一凝,大手一挥,怒吼道:“放箭!”

    “住手!住手!”一道惊慌却朗润的声音传来,那声音让司傲天不由得身上一颤。

    司傲天不可置信的看着冲到云曦身前的那道身影,立刻制止了弓箭手的动作。

    “辰儿……”司傲天看着挡在云曦身前的司辰,他张开双臂将云曦紧紧的护在身后,那双曾经一直仰望憧憬他的眼中,如今竟全是失望和悲痛。

    “辰儿,你怎么会在这?”司辰明明应该远在西境,怎么会在长安?

    司辰没有回答司傲天,而是侧身看着云曦,眼中全是破碎的光影,一片模糊。

    “云曦,你早就知道了对吗?”

    云曦第一次见到司辰这般绝望,她咬了咬唇,心里有愧疚、有心疼、有不舍。

    “司辰,对不起……我当时只是一个猜测,所以我没有告诉你……”

    司辰收回了视线,原来云曦在看他时露出的那种复杂眼神竟是因为这般!

    “父亲,为什么?”司辰说不出他此时的感受,自小便是父亲教他要习武,教他身为男儿就要保家卫民,忠君爱国,可是他都在做些什么!

    “司辰,你不懂!你让开!”司傲天曾想过自己该如何与司辰解释,可是如今面对司辰的质问,他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的解释也是那般的苍白无力,他可以给自己找出任何冠冕堂皇的借口,可是他对司辰却是说不出那些话来。

    “父亲,若是我不让开,你可会也射杀了我?”司辰仍是未动,只用那失望落寞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司傲天。

    “司辰!你不要胡闹!快给我让开!”司傲天怒声吼道,身子隐隐发颤,恨不得立刻上前拉下司辰。

    “父亲,我不是不会让开的,若是你还执迷不悟,便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吧!”

    司傲天一把扯过身边士兵手里的弓箭,将那冰冷的箭尖指向了司辰,“逆子!你若是再不让开,我就大义灭亲!”

    “将军不可啊!那是司辰将军啊!”司傲天身边的将士立刻开口劝道,他们常年驻守西境,彼此都像家人一般,如何能看着司傲天射杀了司辰。

    “儿子的命是父亲给的,若是父亲愿意,便拿走吧!”司辰微微抬起下巴,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司傲天将弓拉满,那双常年握弓的手却是止不住的颤抖起来,那是他的儿子,是他最骄傲的儿子,他如何舍得?

    司傲天气得狠狠的扔掉了弓箭,心口剧烈的起伏着,正在此时却忽然听到一阵兵戈之声,司傲天心下一喜,只以为是王副将攻了进来,可是转身一看却是瞬间心如死灰。

    王副将的确是来了,可他却是被人五花大绑推搡着向前走着!

    “将军!”王副将一看见司傲天,瞬间老泪纵横,愧疚的咬牙说道:“将军,是属下没用,是属下没用啊!”

    “乱臣贼子,还真以为自己能得逞吗?”说话的正是云泽,他穿着一身银色的铠甲,衬得他的小脸越发的俊秀。

    虽然他仍是一副孩子模样,却是已然有了帝王之势。

    看见云泽,云曦才终是舒了一口气,总算是及时赶到了!

    “怎么会怎样?”他们的人马明明比御林军要多,巡防营也正忙着与骁骑营混战,怎么会这样……

    司傲天看着云泽身后的兵马,突然双眸睁大,“前锋营?你竟然去搬了救兵?”

    “怎么?就许你蒙骗骁骑营,就不准本宫去找帮手吗?骁骑营再厉害难道还能比得过前锋营和巡防营吗?

    而且想必不多时骁骑营就能看清你的野心,你们现在还是束手就擒吧,也许还能从轻发落!”云泽年岁虽是不大,一身气势却是甚是凌人。

    司傲天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刀柄,狠狠的盯着从司辰后面走出的云曦,咬牙问道:“这些都是你的注意吧?”

    “没错!”云曦开口答道,坦然的看着司傲天那目眦欲咧的眼神。

    “所以你设了这个局,就是在等着我钻进去?”

    云曦蹙了蹙眉,目光愈加的冷寒,“不是!”

    “不是?长公主设了这般大的一个局,难打不是为了除掉我吗?”司傲天冷笑道,没想到他堂堂一个将军,竟是折在了一个小丫头的手里!

    “我知道贤妃和三皇子迟早会造反,所以我这个局是为了他们!”宋青每日都会向云曦禀告长信宫的情况,所以她料定了他们最近一定会动手。

    “可是,我一直希望你能及时醒悟,能够迷途知返,但凡你能将静姨的劝慰放在心里,你就不会犯下今日的弥天大错!”

    云曦冷声叱道,墨色的瞳孔在皑皑白雪中泛着冰冷的光,那日静姨进宫告诉她司傲天也许与贤妃有往来,而她们都希望这只是一个猜测。

    可是第二天静姨便被禁足在了司府,那时她就已经肯定了那个猜测,这么多时日,她没有一刻不期望他能被静姨劝服,可是在今日她竟还是看到了他!

    “静歌?”司傲天面露茫然和愧色,喃喃自语道:“怎么会?静歌她……”

    他明明将她囚禁在了府中,云曦怎么会知道?

    “没有任何人算计你!是你!是你的野心,是你的自私,是你的不负责任将你和你的部下推到今日这步,你怨不得任何人!”

    云曦对他有怨有恨,不是因为他逼宫造反,而是因为他丝毫没有考虑静姨和司辰!

    她最恨的便是这样不负责任的男人,明明静姨那么爱他,司辰那么敬他,可是他却为了另一个女人,为了那虚无的荣华放弃了这一切!

    “司将军,只要你和部下尽快投降,不要再添不必要的杀戮,本宫保证你们不死!”

    漫天飞卷的白雪之下,云曦静静伫立雪中,寒风卷起她的衣袂,吹动了她的长发,她脊背挺直的站在漫天风雪中,不仅有倾城绝色,还有那男子也无法比拟的华傲。

    “我可能信你?”司傲天面色沉重,他死不足惜,可是他的这些部下是无辜的!

    “你只能选择相信本宫!”云曦清冷出声,她侧身看了一眼夏帝,开口问道:“父皇,您说呢?”

    夏帝看着云曦那冷漠的眸子,他知道云曦是在逼他,可是他此时别无选择,若是他不答应,她可也会造反?

    夏帝现在赌不起,他只好站出来,开口说道:“只要你们放弃抵抗,朕饶你们不死!”

    司傲天松了一口气,君无戏言,既然夏帝在众人面前做出了承诺,便绝对不会违背。

    他可以死,可他的将士不可以,如今只要能保全他们的性命便好!

    正当司傲天想要扔掉手中的武器时,突然间却传来一道尖锐阴森的女声,“司傲天,你太让我失望了!没想到我竟是败在了这个女人身上!”

    众人顺势望去,只看到贤妃将一把锋利的匕首正抵在沈静歌的脖颈上,司傲天惊恐的看着这一幕,低吼道:“姜映颜,你不要胡来!”

    贤妃挟持着沈静歌,顺着长信宫的回廊一步一步的走到到了云曦他们身边,沈静歌脖颈间那细嫩的皮肤已经被划破,流出了殷红的鲜血。

    “母亲!”司辰欲冲上去,贤妃的手却是更加用力,清晰可见那利刃又深入一分。

    云曦抓住了司辰的手臂,蹙眉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乱动。

    “贤妃,你想要什么?”既然贤妃没有伤沈静歌的性命,就一定是有利可图。

    “母妃!母妃!你终于来救我了!”云彬一看到贤妃,顿时激动起来,还好他们为了制衡司傲天事先抓了沈静歌,否则今日还真的就不好办了!

    “姜映颜,你怎么可以这样?静歌她是无辜的,你快把她放了,你若是恨我失败了,我把这条命给你!”司傲天紧紧地盯着贤妃手中的匕首,双手紧握,生怕她再弄伤了沈静歌。

    “傲天……”沈静歌闭了闭眼,颗颗晶莹的泪珠滚滚滑落,他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司傲天,你是在我面前表现你们夫妻恩爱吗?”贤妃真是恨极了自己,她怎么就没有想到沈静歌会暴露秘密,若是早知如此,她一定会第一时间杀了这个女人!

    “贤妃,若是你想换回云彬,便不要轻举妄动!”云曦出言威胁着,生怕贤妃一时激动伤了沈静歌。

    “母妃,快救我啊!”云彬期待的望着贤妃,只等着贤妃交换人质,救他离开。

    可贤妃却是神色复杂的看了云彬一眼,强忍着悲痛收回了视线,不去看云彬那茫然无助的模样。

    “司傲天、司辰你们若是想救这个女人,就杀了那个狗皇帝还有云曦这个小贱人,否则我现在就弄死这个她!”

    ------题外话------

    第二更……

    亲爱的们,造反真的不好写,这几章我几乎写了改,改了写,所以真的爆不了,等小冷回来,写些轻松的情节时,浮梦肯定爆,好不好?理解浮梦一下呦,爱你们,我的小仙女们最好啦,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