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百零九章 破釜沉舟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百零九章 破釜沉舟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三皇兄,你这是什么意思?”云茉睫毛一颤,眼中的泪光瞬间凝结,她不可置信的看着云彬,眼中满是惶恐。

    “三皇兄,你在与茉儿开玩笑是不是?”云茉抓着云彬的衣袖,泪眼婆娑的看着他,微微下垂的眼眸中满是期冀。

    云彬的嘴角一扬,露出的却不是往日那种温润的笑意,而是阴森又狠戾,他一把甩开云茉,任由云茉跌在地上,他居高临下看着云茉,仿佛在看着蝼蚁。

    那是云茉最讨厌的眼神,是她最不想看到的目光,可是她没想到这样的眼神,她竟是会从自己视若兄长的人脸上看到!

    “为什么?为什么?”云茉的嗓音带着哭腔,她的声音本就是轻柔羞怯,此时带着哭意更是显得无比的可怜。

    “我对你视若亲兄,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那悲伤的声音没有换来云彬的半点怜惜,他厌恶的看着云茉,冷笑说道:“一个宫女所生的卑贱之人,你难道还真以为我们会真心对你不成?

    我最厌恶的便是你贴在母妃的身边,一口一个”母妃“的叫着,你有什么资格?”

    云茉摇着头,清莹的眼泪滚滚落下,“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母妃是真心对我好的,她不会让容忍你这般伤害我的!”

    “住嘴!你没有资格这般唤我的母妃!”云彬低沉沉的吼道,却是随即冷笑起来,脸上的神情阴鸷而又可怕。

    “母妃自然疼你,母妃为了让你能有今日的成就,付出了多少的心血啊!”

    “你什么意思?”云茉哽咽的开口问着,她的眼中满是恐慌和不解,就如同跌入陷阱的白兔,却仍未知危险的逼近。

    云彬蹲下身子,玩味的看着云茉那惊恐的样子,嘴角微扬说道:“罢了!你也是将死之人,我不妨让你死个明白!

    母妃从一开始就是想要利用你,什么保护你,关心你,都是说给你这个傻子听的,为的便是让你成为我们手中的刀!”

    “不可能!你骗我!母妃不会这么对我的!她为了我还帮我隐瞒了杨术的死,她没有嫌弃我,反而贴心的照顾着我,我不相信你说的话!绝不相信!”

    云茉开始有些崩溃了,她的眼神有些空洞,却还是坚定的说着,只是不知道她是在说服云彬,还是在说服自己。

    “呵呵呵……”云彬低沉沉的笑着,好笑的看着云茉,他轻描淡写的说着话,却是一句一句将云茉推入了地狱深渊。

    “母妃自然会护你,因为那杨术便是她为你准备的啊!还有那个叫作青月的奴婢,也是被母妃所杀,她连死前还想要告知你真相,只是可惜她没那个机会了!”

    云茉抬眼看着云彬,长长的睫毛变得湿漉漉的,她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云彬,眼泪流过却恍然未知。

    她近乎恳求的望着云彬,希望他能将刚才的话收回,可是云彬那冷漠绝情的表情只让她更加的绝望。

    玄彬从靴中抽出了一把匕首,笑意阴森的望着云茉,“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什么要理会你?不过好在你一向听话,我是不会让你受苦的!”

    云茉的双手狠狠的抓着自己的头,她将服帖的发髻抓的一片凌乱,她用力的抱着头,似乎不这样她就会头痛而死。

    “你骗我!不是这样的……你们都在骗我!我不信!我不信!”她只能无力的呢喃着,自欺欺人的骗着自己,似乎只有这样才会让她好受一些。

    她趴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为她失去的清白,为她破碎的美梦,更是为她那可笑的幼稚!

    云彬不耐的看着她,缓缓的站起了身子,一步步的走近了云茉,声音低沉冷肃的说道:“五公主受长公主驱使,毒害父皇,意欲谋夺皇位,弑父杀君,罪不可恕!”

    云茉却只是伏在地上嚎啕不止,她真是世上最可笑的人,她以为自己得到了从未享受过的母爱,以为自己终于得到了上天的眷顾。

    可是,她心中最敬爱的人竟是一点点将她推入深渊,那人将她逼入了绝境,却是又为她亮上了一盏灯,让她以为那是她唯一能抓住的光明。

    结果,她只是从一个深渊跌入了更加黑暗残酷的地狱,她从一开始便是别人的弃子,可她却比谁都要珍惜那虚伪绝情的关怀!

    “我好傻!我好傻啊!”云茉用力的垂着地面,一下又一下,仿佛是在击打自己的心,借此让它麻痹,让它再也感觉不到疼痛。

    是她害了青月,是她害了自己,她真是好傻!

    桑葚却是察觉到不对,她拉住了云彬,看着云茉疑惑的问道:“这里面怎么只有你一个人,青瓷和宋公公呢?”

    桑葚话音刚落,玄羽突然便飞跃而出,长剑一晃,银光烁烁。

    桑葚立刻抽出腰间软剑,上次她能逃脱是因为玄羽故意放水,可是这次却不会了!

    桑葚也感觉到了压力,上次她全力抵挡,勉强能打个平手,可是这次她却完全不是玄羽的对手。

    玄羽看着桑葚,面具下的嘴角勾起,他虽然有不打女人的原则,不过他却是可以杀!

    不出几个回合,玄羽侧身一闪,便躲过了桑葚的攻击,反手一剑便刺入了她的心口。

    桑葚看着心口冰冷的剑,不可置信的看着玄羽,她的双眼暴增,眼里全是不甘和绝望。

    她不甘心,她还和娘娘一起复仇,她还不想死!

    玄羽淡漠的收回了长剑,桑葚只觉的心口一寒,便吐出了一口鲜血,砰然倒地。

    在云彬那从惊怔变为惶恐的目光中,云曦缓缓走出,依旧是往日那个高高在上的长公主。

    “大皇姐?你怎么会在这?”云彬一时想不透,茫然的看着云曦。

    直到看到了云曦身后的宋公公,云彬才咬牙咒骂道:“你个老阉贼,你收了我们的银子居然还敢贪心不足!”

    “哎呦!三皇子您这说的是哪的话啊,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您就算给奴才一个国库,奴才也不敢花啊!”宋公公卑躬屈膝的答道,得到的却不过是云彬的冷笑。

    “何必往自己脸上贴金呢?说吧,云曦给了你多少银子,等本宫登基为帝,给你双倍的价钱!只要你指认是云曦毒害的父皇!”云彬尚还理不清头绪,只以为云曦和他的目的是一样的。

    宋公公摇了摇头,义正言辞的说道:“老奴是贪财,可是老奴还是更珍惜自己的贱命啊!”

    “宋青!你别得寸进尺!整个长安都已经被我们攻占了,你难道还真以为云曦姐弟能成事吗?”云彬举着手中的匕首,眼中泛着凶狠的光。

    “三弟,你若是这般说,只怕父皇就要伤心了!”云曦挑动唇角,笑意潋滟,脸上那云淡风轻的模样让云彬很是厌恶。

    “云曦,事到如今你就不要再虚情假意了!父皇对你们如何,我们心里都清楚!

    你不就是想着要浑水摸鱼,扶持云泽登上帝位吗?不过可惜的是,就算你料到了一切,也一定想不到现在的长安城已经是我们的了!

    等我向天下揭露你的罪名,你和国公府所有人都要死,那时我便是夏国的新帝了!”云彬的脸上全是对权力的野心和对皇位的憧憬,却对现状没有一丝的担心。

    云曦的唇角上扬,声音清冷如冰,“云彬,只怕要让你失望了!”

    云曦一摆手,乐华便拿出了一个瓷瓶,倒出了一粒小小的药丸塞入了夏帝的口中。

    云彬蹙眉看着,不知道云曦所做何意,他刚才已经亲自探查过了,父皇的确是没有了气息。

    可是就在下一瞬,他惊恐的看到夏帝的手指动了动,他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却是只见夏帝竟是缓缓的坐起了身子,还轻轻的咳了起来。

    “怎么会……怎么会……”云彬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嘴唇不由抽动起来。

    夏帝咳嗦了一阵,才从那种不适中清醒过来,他狠狠的瞪着云彬,那凌厉的眼神仿若淬了毒的刀刃,恨不得立刻杀了他。

    “父皇!是云曦他要谋反,她买通了宋青和云茉,她要谋反啊!”云彬惊恐的说道,想要将罪名怪到云曦的头上。

    “逆子!你刚才的话朕听的一清二楚!朕一定要了杀了你,还有贤妃那个贱人!”夏帝被气得浑身发颤,他没想到他的妃嫔和儿子竟是敢谋朝篡位!

    云彬眼中的恐慌渐渐退却,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冷寒,“父皇,您说这些都已经晚了,如今的长安城只怕已经乱起来了,除了宫里的那些御林军,不会有人来救您了!”

    “动手!”云彬一把推到了身边半人高的琉璃花瓶,大声尖叫道。

    外面的侍卫听闻里面的响动,正欲进殿查看,千杀阁中人却是相视一眼,抽出腰间的利剑与那些侍卫杀做一团。

    云彬正想翻窗而走,玄羽突然出现,一脚将云彬狠狠的踢倒在地,玄羽这一脚是用足了气力的,云彬捂着胸口,半晌没有爬起来。

    玄羽抽出腰间的佩剑,冷冷的横在了云彬的脖颈上,云曦缓缓开口说道:“三弟还是不要乱动的好,刚才青瓷就是这般死的!”

    云彬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一副恨不得上前杀了云曦的模样。

    “现在该怎么办?”夏帝完全蒙了,只抬头看着云曦,完全忘了自己才是一国之主。

    “父皇不必担心,外祖父他们已经有了安排,不会有事的……”然而云曦还未等说完,云彬竟是冷笑了起来。

    “你们死心吧!事情不会如你们所愿的,哈哈哈……”云彬大声的笑了起来,玄羽剑身一送,在云彬的脖颈上划出了一条血痕,云彬这才停止了笑声,只阴森的瞪着玄羽。

    云曦蹙了蹙眉,玄彬这般有恃无恐,难道还有什么她不知的变数吗?

    千杀阁的人很快就解决掉了长信宫的侍卫,他们正想杀入殿内,正在此时箫牧带着御林军赶了过来,两方纠缠在了一起,刀光血影,染红了干净素白的地面。

    箫牧未有任何的恐惧,平静的指挥着手下的士兵作战,他高举手臂,向天空发射了一枚响箭,只要章敏看见了响箭,就一定会赶来支援,收拾这些叛贼自是手到擒来。

    可是出乎箫牧意料的是,来的人并不是章敏,而是司傲天!

    “司将军,你……”箫牧一时看不出司傲天的意图,只见他手中的刀还滴着鲜血,心中不由一惊。

    “国公府叛变,现正指挥巡防营攻打皇城,我要速去面见陛下,确保陛下平安!”司傲天语落便要朝着寝殿迈去,却是被箫牧伸手拦住。

    “司将军是如何进入宫城的?”箫牧冷眼看着司傲天,眼神十分的不善。

    “箫统领,你怀疑我?”司傲天面露痛色,双眼坦然的直视着箫牧。

    “司将军不要见怪,我也是为了陛下的安危着想,还请司将军如实告知!”箫牧却是不为所动,仍然坚持着说道。

    司傲天叹了一口气,只好开口说道:“好吧,我是……”

    然而话音刚落,司傲天便猛地挥剑砍向了箫牧,箫牧一时不察,堪堪避过,立刻持剑阻挡,“司傲天,你是要反吗?”

    司傲天却是高声说道:“你们囚禁陛下,与国公府沆瀣一气,你们才是反贼!”

    箫牧惊诧的望着司傲天,即便心中有了准备,可是得知司傲天叛变却仍是大为惊诧。

    司傲天压低了声音,冷冷说道:“箫统领,我敬你是个人才,若是你能放弃抵抗,我保证让你更加的尊荣!”

    “妄想!我绝对不会与你这等小人为伍,你就死了这条心吧!”箫牧一剑挥去,毫不动容。

    司傲天冷冷的看着他,冷笑道:“箫牧,你莫非还等着章敏带兵前来?

    巡防营现在自顾不暇,是没有办法来救驾了!而章敏正在宫门前与我的部下拼杀呢,想必也分身无术了。箫牧,你若是不想死,最好给我认清现状!”

    “司傲天,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绝不会与你同流合污!”

    外面的杀伐之声听的云曦皱起了眉,她走到窗口看了一眼,没想到司傲天竟是这么快就杀进来了?

    她早就告诉定国公要防备司傲天,他居然还能杀出重围,难道他还留了后手?

    “哈哈哈,我早就告诉你了,你们是没戏的,还是快快放了我,束手就擒吧!”云彬得意的笑了起来,已然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这个司傲天,居然敢与这个逆子合谋,亏得朕这般信任他!”夏帝气得直拍大腿,宋公公连忙在一旁殷勤的安慰着。

    玄羽轻蔑的看了夏帝一眼,这个时候就算把自己的腿拍断又有什么用啊,真是个窝囊废!

    司傲天的部下要远远多于御林军,不多时箫牧他们便开始体力不支,他所带的御林军非死即伤,就连他也挂了彩。

    云曦见此心中一横,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若是再等下去,只怕这些御林军一个都活不了。

    “玄羽,你带着他跟我出来!”

    玄羽直接将云彬拎了起来,乐华将殿门推开,云曦大步迈了出去,冷声喊道:“住手!”

    司傲天一看是云曦,不由心中一顿,贤妃竟是没有解决了她,难道真的出了什么变故吗?

    “司傲天,云彬就在本宫手里,你还要继续挣扎吗?”

    箫牧借此机会终是可以暂时松了一口气,可是看着被玄羽挟持的云彬,一时更是摸不清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云曦她要造反,她要杀了本宫啊!”云彬恶人先告状,在感觉到脖颈上锋利的匕首时,才闭上了嘴巴。

    “谁想造反,一问父皇便知!父皇,您出来吧!”

    云曦语落,司傲天立刻望向了云彬,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已经事成了吗?

    夏帝被宋公公搀扶着起身,他缓缓走到门口,在众人的注视下,指着司傲天怒声吼道:“司傲天,你这个叛贼,还不束手就擒!”

    司傲天用力的握了握刀,他身后的将士开始交头接耳起来,听着自己部下的议论,司傲天突然扬唇冷笑起来,指着夏帝说道:“他根本就不是陛下,陛下重病根本就没有苏醒,他是国公府派人假扮的!

    弓箭手准备!将这个假扮陛下的贼人给我杀掉!”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