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百零七章 造反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百零七章 造反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长信宫内,烛火昏暗,本是夏宫中最威严尊贵的寝殿,此时亦是看不出华贵。

    殿内的正中是一个宽大沉重的紫檀木桌案,上面工整的摆放着笔墨纸砚。

    桌案后是一个宽阔的金龙椅子,椅子的两边把手处雕刻着栩栩如生、威严高贵的金龙,可是此时殿内昏沉且压抑,便是这威风凛凛的金龙看起来都甚是可怖。

    云茉和青瓷走进了内殿,殿内的床榻上金纱垂落,依稀可见夏帝的身影。

    那是夏国虽最高贵的男人,是主宰着所有人命运的男人,可是如今,他却脆弱的连自己的生命都主宰不了。

    “殿内怎么这般的黑?”云茉扫视了一眼殿内,看了一眼宋公公开口问道。

    宋公公嘴角一扬,低笑说道:“五公主,若是殿内的烛火亮起来,便会有宫人进殿服侍了!”

    云茉闻后一笑,赞许的看了一眼宋公公,柔声柔气的说道:“还是公公想的周全!”

    宋公公殷勤的掀起了金纱,挂在了床榻两侧,云茉坐在床榻旁,看着上面双目紧闭的男子,眼里满是复杂的情愫。

    “父皇,这还是女儿第一次这般肆无忌惮的看着您呢!”云茉幽幽开口,眼神落寞而悲伤。

    “儿臣以前对您十分的敬仰,我总是会躲在角落里偷偷的看着您,我多希望您也能像对二姐她们那样将我高高抱起,慈爱温柔的看着我。

    可是您从来都没有过,您看我的眼神只有冷淡和漠然,就好像我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玩意,您便是看我一眼都不愿意!”

    云茉越说越觉得难过,眼泪一颗颗的滑落,青瓷见她这副模样,不由低声提醒道:“公主,药快凉了!”

    云茉却仍是呆呆的看着夏帝,无辜的眼中全是晶莹的泪珠,“可是我从来都没有恨过您,我只是希望您能把我当成您的女儿,就算不宠爱,至少也不要无视!

    在您生病的时候,我日日在你床榻前侍疾,我不仅是为了得到您的赏赐,更是希望您能重视我,可是您呢?”

    云茉擦了一把眼泪,眼中的柔弱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憎恨和决绝,“可是您因为鸾嫔的一句话,便夺了女儿的封号,更是斥责女儿心狠毒辣!父皇,您怎么能这般偏心,怎么能?”

    “公主,药凉了!”青瓷再一次开口,语气显得有些冷硬,看着云茉的眼神也不善起来。

    现在万事俱备,只差这一缕东风了,绝对不能有半点闪失!

    云茉伸出手,青瓷会意,将食盒里的药双手捧出放在了云茉那柔软的小手中。

    云茉用汤匙轻轻的搅动着黑乎乎的药汁,嘴角扬起了一抹诡异的笑,“父皇,喝下这药,您就不会痛苦了,一切都结束了!”

    “若是父皇喝下这药,走到尽头只怕会是你!”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在这昏暗的殿内犹如霹雳作响,将云茉和青瓷都震得一惊!

    宋公公腰身一弯,转身就要跑,青瓷瞬间清醒过来,拔出腰间藏着的软剑便向宋公公砍去,“老杂种,居然敢骗我!”

    然后那剑并没有刺入宋公公的身体,而是被另一把银剑阻挡了下来,宋公公借势一弯腰,咕噜噜的滚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

    青瓷看着面前那一身黑衣,脸上覆着黑色面具的男子,眼中隐隐浮现了一抹恐慌,这难道就是长公主身边那个神秘的势力吗?

    可是更让她们震惊的是,只见内殿中缓缓走进了两道女子的身影,前面的女子一身紫色的长袄,头上光华璀璨,那双眼睛在昏暗的殿内熠熠生辉。

    “云曦?你不是得了重病吗?”云茉手中的药碗倏然滑落,瓷碗摔在了地上铺着的长毯上,并未发出声响,只是漆黑的药汁将华美的地毯染得肮脏斑驳。

    “本宫何时说过?”云曦轻描淡写的反问道,她静静的伫立着,妆容华贵,气质冷傲,那肌肤看起来更是莹白似雪,带着如玉的光泽。

    云茉此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分明是进了人家的套,“云曦,你骗我!你骗我!”

    云茉嘶声喊道,脸上难掩怒火,云曦却是挑唇笑了笑,伸手将食指放在了唇前,轻声道:“五妹还是小声一些吧,若是惊动了外面的禁卫军,你这可就不好解释了!”

    青瓷在她们两人交谈之际,大脑飞快的运转着,她眼珠一转,突然移动脚步便向夏帝刺去,不论如何计划都一定要实现!

    然而玄羽一直在看着青瓷,她这些小动作自是瞒不过玄羽的眼睛,玄羽一剑挑开了青瓷手中的软剑。

    未等青瓷再有动作,玄羽早就一剑划伤了青瓷的手腕,长腿一扫便将青瓷踢翻在地,动作利落迅速的让人看不清楚。

    青瓷还想动,可是脖颈上那冰冷的感觉让她只得安分的待着,唯有用一双不忿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云曦。

    乐华眼睛放光的看着玄羽,只觉的玄羽那几招漂亮极了,便默默将招数记在了心里,心里只想着以后一定要玄羽教自己!

    然而其他人的心情就不像乐华这样轻松了,云茉在极度的愤怒之后,便转变为了极度的恐惧,若是云曦在这里,岂不是说明她早已经洞察了一切?

    逼宫造反,她可还会再有活路?

    云曦失望的看着云茉,冷声问道:“云茉,我真没想到你会走到这么一步!”

    “都是你们逼我的,我只是为了活着,我有什么错?”云茉一边流着眼泪,一边振振有词的辩驳着。

    “你们所有人都欺辱我,我不想再过以前的生活了,我没有选择了!”云茉想要起身,可是因为惊吓,双腿早已经瘫软的没有力气,只得瘫坐在床榻上狠狠的瞪着云曦。

    云曦摇了摇头,眼神有些怜悯的看着云茉,“你以为你做了这件事,你就能活了吗?”

    “当然!只要三皇兄做了皇帝,母妃就是太后,我便是最尊贵的公主!”云茉直到现在还坚信着贤妃,相信她会改变自己的命运。

    “没错!若是云彬做了皇嗣,贤妃的确是太后,而你却是要背负所有弑君杀父的罪名!”云曦的声音冰冷而坚硬,就像一个没有温度的冰凌,将云茉的美梦尽数破坏。

    “你骗我!你胡说!母妃才不会这么做!她是爱我的,她是宫里唯一对我好的!”云茉睁大了眼睛,身子在一瞬间竟有了力气。

    她向云曦走了过去,乐华立刻挡在了云曦的身前,云曦挥了挥手让她退下。

    “若是她真的关心你,为何非要让你来做这件事呢?弑君杀父,这是一个多大的罪名,你可承担得起?”

    云曦不解的看着云茉,她真是不知道贤妃到底给云茉灌了什么迷魂汤,让她这般的死心塌地。

    “你知道为什么贤妃给了宋公公银子,却还是要让你来吗?因为她知道宋公公不傻,绝不会为了银子而弑君!

    所以,最好利用的人便是你!不要说什么可以陷害本宫,有多少人看着你走进了长信宫,你真以为你可以全身而退吗?”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我不信!我不信!”云茉捂住了耳朵,用力的摇晃着头,不知道是在说服云曦还是在说服自己。

    “五公主,你别听她胡言乱语,她分明就是在挑拨娘娘和你的关系!”青瓷开口说道,玄羽手上的力度加重了一分,青瓷白皙的脖颈立刻出现了一道血痕。

    云曦瞥了青瓷一眼,便冷漠的收回了视线,看着云茉说道:“到底是谁在骗你,我们检验一番便好!”

    “如何检验?”云茉的身体有些抖,虽然她无法回答云云曦的逼问,可她还是希望云曦是错的!

    “五公主!你不能听她胡说啊!”青瓷顾不上脖颈那锋利的剑刃,急切的开口劝道。

    云曦挑了挑唇,看着云茉开口问道:“他们应该告诉你了,毒杀父皇之后要做什么吧?”

    云茉抿了抿唇角,攥了攥拳开口说道:“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骗我!”

    云曦无所谓的说道“本宫若是愿意,现在就可以拿下你们!依照计划,你成事之后云彬应该会来”护驾“吧!

    那时候便是你看清他们的最好时机,若是云彬没有骗你,你尽管让云彬带兵进来,将一切推给本宫就好!”

    云茉想了想,终是开口说道:“我事先在长信宫里藏了一盏孔明灯,若是事成,便燃放孔明灯!”

    青瓷目眦欲咧,破口大骂道:“贱人!蠢货!云曦是在骗你,是在利用你啊!”

    云曦看了一眼青瓷,粉唇轻启,淡漠的吐出了两个字眼,“杀了!”

    玄羽没有一丝的犹豫,利剑一横,便划断了青瓷的脖颈,青瓷如同一件破碎了的瓷器砰然倒地,双眼睁大,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你……”云茉惊恐的看着云曦,脸色更白了一分。

    “你怕什么?你刚才不是还要亲手杀了父皇吗?”云曦挑眉讽刺的说道,即便是看见了青瓷的惨死,也没有蹙一下眉头。

    云茉语凝,云曦也不与她废话,只问出了孔明灯的下落,便命乐华偷偷去放。

    “你去外间候着吧,你的好皇兄应该很快就会来了,你有什么疑问尽管问吧,本宫就在内殿候着你!”

    云茉脸色苍白的看着云曦,脚步踉跄的走了出去,她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她现在就如同一个提线布偶,被人随意的牵扯玩弄。

    看着云茉走向了外间,云曦才招手命宋公公过来,“把这个给父皇服下吧!”

    “这是……”宋公公打量着云曦,不解的问道。

    “是可以让父皇清醒的药,若是想杀他,刚才本宫又何必拦下云茉!”云曦冷冷的开口说道,那绝情的模样让宋公公只得无奈赔笑。

    夏帝一开始的确是病了,因为怒极而暂时引发了中风,可是却并不如何严重,按照御医院的诊治早该清醒了。

    可是云曦很清楚她这个父皇,只怕他起不到什么正面的作用,反而还会扯后腿,所幸让宁华给他配了些药,让他好生睡些日子。

    不过今日这压轴大戏他也该醒了,让他彻底明白,泽儿才是他唯一的选择!

    云曦复杂的看着夏帝,她恨他,直到现在她依然恨他,若不是因为他的自私,母后也不会死!

    可是他不能这么死了,若是他死了,那么夏国必定会大乱,泽儿年幼只怕会大权旁落。

    而帝王意外身死,外面更会谣言四起,即便他们对外公布是云彬谋逆,泽儿也难免会被人怀疑。

    她想让泽儿干干净净的登上那个位置,没有质疑没有悬念!

    她想让泽儿做个盛世帝王,而不是接手一个风雨飘摇的烂摊子!

    云曦看着夏帝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敛眸淡却了眼中的憎恨,抬步走了上去。

    “陛下,您感觉怎么样啊?有哪里不舒服吗?”宋公公将夏帝搀扶起身,殷勤小心的伺候着。

    夏帝毕竟睡的久了,头脑有些昏沉,他揉了揉沉重的头,眯着眼睛看着暗处缓缓走来的人影。

    “云曦?”他喃喃开口道,当眼睛适应了殿内的光线后,他才看清了云曦身后持剑的玄羽,还有地上那不辨身份的女尸。

    夏帝猛地向后退去,惊恐的望着云曦,指着云曦颤抖的着说道:“你要做什么?逆女,你是要造反不成?”

    云曦冷笑的勾起了嘴角,这就是他的好父皇,一睁眼就要给她扣上一个谋逆的罪名。

    她懒得理会,她和他早已没了父女之情,就算母后不是他亲手所害,也是因他而死!

    云曦只觉得胸口沉闷酸痛,她追查了这么久,得到却是这么个结果,她本想着要将所有害过她母后的人都一一杀掉。

    可笑的是,这件事的罪魁祸首竟是她的好父皇!

    云曦闭了闭眼睛,将心中翻涌的情绪压入心中,为了泽儿她不想再追究此事了,就让她这个父皇好好的活着吧,至少要等着泽儿及冠,可以独自处理朝政……

    “哎呦!陛下,长公主是来护驾的啊!”宋公公连忙解释道,将事情简单的交代了一番。

    夏帝一脸怔愣,似是没听懂宋公公的话,“你说谁造反?贤妃和云彬?”

    这两人可以算是宫里最安分的了,若是云曦造反他一定会信,可是他们……

    “父皇不用心急,一会儿三弟想必就会来了,是救驾还是弑君您自己判断就好!”

    云曦淡漠的说道,看着夏帝那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复又问道:“父皇是觉得贤妃娘娘没有理由这么做吗?”

    夏帝的瞳孔一缩,似是回忆起了什么他不愿想起的事情。

    云曦将夏帝这一番模样尽数收入眼底,看来当年姜府的覆灭的确还有一番故事呢!

    与此同时,当那孔明灯缓缓升起的时候,长安城外的司傲天拔出银刀,高声喊道:“将士们,随本将进城勤王!”

    太阳已经露出了一丝浅淡的金色光芒,将司傲天身上的铠甲照的金光熠熠,刀刃上泛着刺眼的冷光,一如他那决绝的眼神!

    他们司府绝对不会重蹈覆辙,绝不会成为第二个姜府,更不会束手就擒,成为那个昏君刀下的冤魂!

    夏宫中,云彬亦是穿着一身甲胄,他看见了上空那稳稳升起的孔明灯,嘴角浮起一抹笑意,“母妃,事成了!”

    贤妃看着上空飘荡着的孔明灯,身体因为兴奋竟是有些颤抖。

    十年了!她的父亲、母亲、兄长已经去世十年了!今日她终于为他们报仇了!

    贤妃紧紧的抓着门框,任由眼泪潸然落下,她终于做到了,终于做到了……

    “母妃!”

    云彬关切的搀扶着贤妃,贤妃却是摆了摆手,“去吧!去做你想要做的事吧!”

    云彬笑着拱了拱手,眼中闪着势在必得的光彩,朗声应道:“是!请母妃静候佳音!”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