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百零六章 乱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百零六章 乱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是我!”男子摘落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了一张云曦甚是熟悉的面容。

    跳跃的烛火淡化了他那棱角分明的线条,却是依然朗朗清举,犹如那笔直的翠竹。

    云曦惊喜又诧异的唤道:“司辰?怎么是你?”

    玄羽一听到司辰的名字,更是警惕起来,立刻站在了云曦的身前,一副这是我家少夫人的模样。

    然而云曦却是一把推开了玄羽,一双眼里都泛着惊喜的光,“司辰,你怎么从西境回来了?”

    看着面前这张容色绝美,华光大盛的面孔,司辰的心中不受控制的泛起了阵阵的酸楚。

    可是他很快便压下了心中的悸动,严肃的看着云曦,一字一顿的说道:“是冷凌澈让我回来的!”

    “是他?”云曦惊讶出声,怎么又是他?

    玄羽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还好云曦先行开口,否则他就要穿帮了!

    主子有没有搞错,他带兵攻打人家夏国,还亲自把头号情敌弄了回来,他这是破罐子破摔了吗?

    玄羽心里都暗暗生气,不过转念一想,人家正主都不担心,他操什么心啊!

    若是少夫人被人抢走,可不是他的责任,要怪也只能怪主子自己!

    云曦心里满是疑惑,但是看司辰这风尘扑扑的模样,她还是开口说道:“你还没有用膳吧,安华,去小厨房弄些饭菜来!”

    司辰也没拒绝,接过喜华递过的一碗茶水一口饮尽。

    两人坐了下来,司辰神色复杂的看着云曦,却还是开口问道:“云曦,你还好吗?”

    云曦点了点头,笑着答道:“很好!”

    司辰看了云曦一眼,竟是问了一句,“云曦,你了解冷凌澈多少?”

    云曦哑然,若是以前问她这个问题,她一定会说她很了解他,他们都有一样的过往,有一样的爱憎,可是现在她不敢说了……

    司辰呆呆的看着云曦,他说不出自己的心里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当他在西境听闻冷凌澈逃回楚国之后,他有那么一瞬的欢喜,他自私的觉得自己还有机会。

    可是当他想要从西境赶回的时候,却是收到了一封神秘的信件。

    “那时应该是冷凌澈刚离开夏国,我在西境得知消息后,本是想第一时间回来看你……”

    玄羽听司辰讲述着,心里却暗暗的“呸”了一声,什么看望,分明是想回来翘人!

    司辰看了看云曦,才继续说道:“可这时我却收到了冷凌澈的一封信,信上只言不出一月长安便会乱起来,还与我分析了届时的情况!”

    司辰摇摇头,苦笑了一瞬,“我那时只觉得他是在危言耸听,现在看来他的估计竟是未差分毫!

    不仅楚国对夏国发难,便是丞相府也起兵谋反。云曦,你能想象在得知他的预料成真时,我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吗?

    没有嫉妒和不甘,只有一种无形的恐惧,能将事情料到如此地步,那会是多么深沉的心机?”

    云曦没有说话,若说那日宋公公来找她,她还可以自欺欺人,即便是父皇身边的人,也是可能会被收买的。

    可是,如今她又该如何来解释?

    深谋远虑?足智多谋?

    不!

    这些词已经无法来形容他了,他简直可以说得上是算无遗算,料事如神!

    局势,人心,皆被他一人算在心中!

    那么,他们之间的纠葛过往,可也有他精心的算计?

    “云曦!你还好吗?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大好……”司辰关切的问道。

    云曦收回了思绪,摸了一下发白的脸颊,勉强的笑道:“我没事,你继续说吧!”

    司辰看她精神还好,便继续说道:“他甚至在信里告诉我,楚军一旦攻占宁城,便让我私下里安排亲信进入长安,而且要分批次隐秘的进城。”

    云曦眼睛一亮,开口问道:“多少人?”

    “我在城中的亲信有三百人整!”

    “三百人?”云曦的眼神稍稍暗淡,三百人终究还是少了些。

    “云曦,这三百人虽然不算多,但却都是我最信任的将士,而且不说以一敌百,至少也可以以一敌十!”司辰知道云曦在担心什么,便开口劝慰道。

    云曦闻此稍稍安心,嘴角也浮现出了一抹笑意,她突然抬头看着司辰,开口询问道:“司辰,这件事你可与谁说过?”

    司辰摇了摇头,“冷凌澈特意嘱咐我,不得告知任何人,哪怕是我的母亲!”

    云曦点点头,开口说道:“不告诉她是好事,免得静姨胡思乱想!”

    云曦看了司辰一眼,眼中有动容有感激,还有一丝司辰看不懂的复杂,“司辰,真的谢谢你,有你在我就安心多了!”

    司辰心中一荡,却是强迫自己不去看烛光下那美丽似仙的面孔。

    摘落了满头珠翠的云曦,淡却了那一身疏离的高贵,增添了一丝女子的柔婉与娇俏。

    “云曦,你我之间,何必言谢!”而且若说真正在保护云曦的人,也是那冷凌澈,若不是他,自己又如何会有这般的谋划?

    起初在他看到这封信时,只想一笑而过,可偏偏冷凌澈在信的末尾以近似乎恳求的语气希望他能保护好云曦。

    司辰心中冷笑,冷凌澈还真是知道每个人的弱点,只要事关云曦,不论真假他都会一试!

    只是,冷凌澈到底想做什么?

    云曦对他一心一意,难道他还真的想攻占夏国不成?

    可是这些话司辰没有与云曦来说,若是可能,即便他的心再痛,他也希望冷凌澈不要辜负云曦。

    在这件事情上,一个人心痛便够了!

    安华很快就准备了一些饭菜,虽然只是一些简单的饭菜,司辰却吃的很快,想必是连夜赶路,连饭都没有好好吃上一口。

    云曦看着面露倦意的司辰,眼中有愧疚,有怜惜,有不忍,还有更多感动。

    云泽听闻司辰回来了,连忙跑进了殿内,拉着司辰问东问西,司辰也都好脾气的回答着他。

    云泽心里对司辰很是敬仰,也多了一丝与别人没有的亲近,“司辰大哥,您快帮阿姐把长安恢复原貌吧!最近长安人心惶惶,便是司明都不能进宫了!”

    云泽在宫里没有要好的兄弟,唯有与司明还玩的开,司辰不解的问道:“司明不是你的伴读吗?为什么不进宫呢?”

    “司将军说现在长安太乱,就不让司明出来了,别的府邸一看这般,也都有样学样,国子监早就停了!”云泽开口解释道。

    “现在长安这般乱吗?”司辰抬头看着云曦,能让他父亲这般小心翼翼,看来局势不容乐观。

    “嗯!是有些乱,我不过我已经安排个大概了,现在你回来,我更是安心了!”云曦这句话不是客套,相比国公府,她更愿意相信司辰。

    司辰的心里暖暖的,能被云曦这般信任,是他最开心不过的事情了!

    “司辰,为了避人耳目你就暂时留在曦华宫里吧!”云曦开口说道,却是险些将玄羽惊得摔倒在地。

    众人都诧异的看着他,一脸的茫然,乐华走过去,关切的问道:“大黑!还好吧!”

    司辰眯着眼睛看了看玄羽,这个人怎么有点眼熟呢?

    云泽收回了视线,却是笑着说道:“好啊!司辰大哥和我一起睡吧,我现在也住在曦华宫,虽然是偏殿但是很宽敞的!”

    玄羽站稳了身形,暗骂自己太傻,曦华宫又不是只有少夫人这一间寝殿,自己在想啥呢!

    看着司辰和云泽离开,云曦才无力的放软了身体,挥手让他们都离开,她则是直直的盯着那越发昏暗的烛火,一个人想的出神。

    忽的,烛火跳跃了一瞬,云曦才从深思中清醒过来,她拍了拍自己的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如今正是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她绝对不能心慌意乱,否则一步错,满盘皆输!

    她看了一眼小手指上的白玉指环,轻轻的摩擦抚摸着,一向冷硬的眼神变得柔软而又迷离。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为什么我突然看不懂你了?你又到底瞒了我多少事……”

    ……

    楚军打到了峻城一代,正在偃旗息鼓,他们心里都清楚峻城是个难啃的骨头,绝不是一时图快就能攻克的!

    而韩家军也遇到了瓶颈,迎战他们的是素有威猛之称的百里将军,一时间也是胶着不下。

    众臣终是在此时松了一口气,本以为能过两天太平日子。

    谁知道就在一个平淡的黎明,守城的两个士兵被两个黑衣人悄无声息的抹了脖子,尸体被随脚踢到一边,两个黑衣人换上了铠甲,站在城楼上,彼此相望一笑。

    长安城外,司傲天一身金灿灿的铠甲,在微薄的阳光下亦是散发着熠熠寒光。

    “将军,属下已经将西境可靠的兄弟都带来了!”说话的是司傲天最信任的王副将,一直随着司傲天在战场杀伐。

    “好!”司傲天朗声开口,看着身后那隐藏起来的将士,开口问道:“兄弟们,你们可怕?”

    “不怕!”那些将士们齐齐喊道。

    “好!你们追随本将多年,却是只能守着西境忍受风沙,待我们匡扶朝政,便是护驾有功,陛下一定会许给你们荣华的!”司傲天开口承诺道,他为将多年,最是熟悉如何激励军心。

    “陛下被奸人软禁,我们身为臣子决不能坐视不理,今日我们一定要誓死守卫陛下!”司傲天朗声说道,义正言辞,将自己所行的谋逆之事掩盖的异常干净。

    “誓死守卫陛下!誓死守卫陛下!”那些士兵哪里会知道,他们的将军引领他们走向的是一条不归路!

    司傲天一个手势,那些将士便禁声不语,继续潜伏在夜色中。

    司傲天低声问道:“你领兵前来的时候,辰儿可有怀疑?”

    王副将开口回道:“司辰将军不在营中!”

    “什么?辰儿不在营中?”司傲天面色一变,他可不希望这个时候出现什么变故。

    “映流还留在军营中,说是司辰将军带着三百亲兵进山训练了,只留下映流在营中守卫,若是有什么事,映流会给他们燃放响箭,司辰将军便可率兵赶回!”王副将解释道。

    司傲天闻此才松了一口气,司辰为了提升军队的战斗力经常会带兵去各种环境中训练,闻此他便也没有多疑,只低声吩咐道:“此事事关重大,我给你的长安布防图你可有仔细看了?”

    “将军放心!属下已经记得清清楚楚了,我们一会儿进城后可先从西流街绕道而行,那里都是平民百姓的住所,防范的最不严密!”

    司傲天点点头,继续说道:“嗯!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带一队人从北街刺入,那里防备也相对少一些。

    我们到朱雀街汇合,朱雀街是夏宫的必经之路,自是守卫严密,可是等你我汇合后便也不在话下!”

    司傲天抬头看了看有些泛白的天色,眸色深沉,现在便等着宫里的消息了!

    天色刚见泛白,正是人睡眠最沉之际,云茉却是已经穿上了一件素色又不失清丽的衣衫。

    她头上戴着一支白玉兰花步摇,乌发上又插着三枚浅蓝色的蝴蝶钗,看起来轻灵温婉,只是脸上的笑容却是让人觉得脊背一凉。

    青瓷看了一眼云茉,笑意盈盈拿起了桌案上的食盒,轻声说道:“公主,您准备好了吗?”

    云茉缓缓一笑,本是清纯娇俏,犹如那茉莉花般的容颜被殿内昏暗的烛光映的有些阴森。

    “我等这一天等的太久了!”云茉看着镜中的自己,少女眉目清秀,眸若秋波红唇皓齿,她突然露出了诡异冷戾的笑容,破坏了那清丽的容颜。

    十五年!

    她隐忍苟活了十五年!

    这十五年来,她日日担惊受怕,她要讨好奉承所有人,对于所有人的欺辱与凌虐她都只能默默的忍受!

    她从未有过奢求,她只想好好活着,可是即便如此,她还是逃脱不掉她们的摧残!

    她再也不要过这样的日子了,她不要再卑躬屈膝隐忍蛰伏,她要活的比谁都好,她要拥有自己所爱的权力!

    云茉平复了一下心情,今日之后她将再不是那个人人可欺的五公主,云曦所拥有的一切,她都要有!

    “走吧!我们该去看望父皇了……”云茉将眸中闪动的野心和贪婪尽数收回,只挑了挑嘴角清淡的开口说道。

    长信宫中守护的侍卫见是云茉,只例行检查了一番她随身所带的东西便放行了。

    最近云茉经常来探望夏帝,云茉身为公主他们无权阻拦,自是直接放行。

    长信宫门口有两个小宦官守着,他们见到云茉并未吃惊,因为每天云茉都是很早就来,只不过今日更早了一些。

    “五公主稍等,奴才去里面通传!”

    不多时那小宦官就出来请云茉进殿,殿内虽然温暖却很是昏暗,宽敞的殿内只燃着一盏忽明忽暗的烛火,看起来竟显得有些阴森。

    宋公公从内殿走出来,看见云茉立刻挂着讨好的笑意,“哎呦!这不是五公主嘛,您怎么起的这般的早啊?”

    “父皇可醒了?”云茉没有理会宋公公,而是径自开口问道。

    “唉……陛下还是老样子,怎么也不见好转,每日清醒的时间都是有限的,大部分都在睡着……”宋公公哀叹一声。看起来很是悲切担忧。

    云茉瞥了一眼宋公公,伸手从袖中拿出一捆银票,砸入了宋公公的手里,“这是五万两银票,事成之后再给你十万两!”

    宋公公接住银票,连忙塞入袖中,笑眯眯的说道:“五公主真是客气了,之前您不是都赏奴才五万两了吗?”

    云茉轻蔑的看着宋公公,傲慢的不可一世,“二十万两够你活好几辈子的了,只要你把事情办好!”

    宋公公连连点头,眼中闪着精明的光,“五公主您放心,若是陛下有个三长两短,那也是因为吃了曦华宫送来的补药……”

    ------题外话------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