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百零三章 天下之战只为卿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百零三章 天下之战只为卿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这个本应喜气洋溢的年节里,夏国却是笼罩在了一片阴郁之中,只因为一向安宁的夏国一夜之间内忧外患风雨飘摇。

    楚国锦安王府的世子冷凌澈率兵攻占了夏国宁城,楚国大军一路向南驰骋。

    而同时韩家军在范阳起兵,韩丞相啼血控诉,说是夏帝被奸人蒙蔽,亲小人远贤臣,诛杀肱股之臣,甚至将自己的母后都软禁在宫!

    而这奸佞之臣指的自然就是云曦和国公府,韩丞相更是挥泪道,若是太子即位只会成为云曦手中的傀儡,届时国不是国,家不是家,夏国毁矣!

    这清君侧的旗帜一打,范阳周遭立刻响应,范阳的军队虽然不多,但是有南国财力物力支持,竟是也现了直捣黄龙之势。

    其实自古以来,所谓的清君侧大部分都是为造反而披了一层遮羞布,有多少人关心的是国家社稷,他们所在乎的不过是那一把金灿灿的龙椅罢了!

    韩丞相说的隐晦,意思不过是能登上龙椅的只有八皇子云兴罢了!

    而最巧是,就在这人心不稳之时,宫人发现杨太后竟是死在了懿祥宫内,而且死状极惨。

    听闻杨太后手足筋脉俱断,双手的主脉被人划断,生生耗尽鲜血而死,那鲜血流了一地,甚是触目惊心。

    而最要命的是,宫内还未来得及封锁消息,竟是已经传的满城风雨,一时间长安百姓人人自危,本就混乱的局势更是难以压制。

    甚至在长安城中便已经有反皇的势力在各处游说,声称夏帝无德,对待自己的母后都如此残忍,更何况是对待他人?

    可偏偏此时,夏帝震怒竟是瘫倒在床,朝中大事只能交由一众大臣自行处理。

    这个时候要选出一个主事之人,而这个人自然非定国公莫属!

    定国公命司傲天负责长安城中的秩序,缉拿那些煽动人心的不法分子,又命户部监测各个商行,以免有人借机哄抬物价,造成恐慌。

    更是命御林军严加守卫,以防有居心不轨之人入宫行刺。

    这般一番部署自是合情合理,定国公摸了一把胡子,开口说道:“如今夏国遭难,正是需要我等之时!

    我们食君俸禄,就要行忠君之事,望各位同僚能够恪尽职守,切勿在此时让陛下烦忧!”

    众臣自是连忙应下,出宫之际,定国公开口唤住了司傲天,两人见礼之后,定国公开口说道:“司将军,如今朝局动荡,我虽是宽慰众人,可是我这心里却实在难以安稳。

    不知司将军可否与我回一趟上官府,我们商议一番长安的布防?”

    “国公爷言重,这是司某应做的!”司傲天有礼的回道。

    定国公见此笑着说道:“如此甚好,老夫还请了一些将军过府议事,老夫只是一介文臣,这些事自然是远不如你们的,如今这夏国就指着你们了!”

    司傲天神色恭谦,没有一丝的傲气,定国公见此放下心来,他最是担心这些武将无礼,如今司傲天肯配合的就好。

    司傲天看着定国公的背影,嘴角微微一挑,眼中闪过一道与他温润气质并不符合的阴冷。

    曦华宫中!

    “什么?是冷公子带兵攻打夏国?”云曦听闻之后顿时惊讶错愕。

    云泽恼怒的点了点头,这个冷凌澈真是个坏人,他和阿姐对冷凌澈那么好,他居然带兵攻打夏国!

    “真是可恶!”云曦一拍桌案,咬牙怒声道。

    云泽点头附和着,“就是!简直是可恶死了!”

    “他一介文弱公子,居然让他带兵攻打夏国,这不是分明要置他于死地吗?”

    云泽:“……”

    这好像不是重点吧!

    玄羽蓦地松了一口气,就在刚才云曦沉着脸色的时候,他真是险些要被吓死了,若是因为此事惹怒了长公主,那主子之前的努力岂不是都白费了?

    还好长公主知道“怜香惜玉”,可怜他家主子身子孱弱,不然主子这次可就要弄丢媳妇儿了!

    玄羽也不管用词是否正确,只想着见到主子时,一定要将长公主今日这一番话尽数告诉主子,想必主子一定会重赏自己的!

    “阿姐,你怎么还为他说好话啊?他都带兵来攻打我们夏国了,他是坏人啊!”云泽嘟着嘴不满的说道,就是因为他们,现在夏国都乱成一锅粥了。

    “他远离楚国十年,哪里有能力来指挥军队?这种毒计不过是想在战场上要了他的性命,更是还要给他安上一个恩将仇报的骂名!”

    云曦眼中有的只是担忧,战场上刀剑无眼,他又不会武功,可否能全身而退呢?

    只是可惜云曦万万没有想到,千里之外的某人早已经将她这一番心思算在心里,而这场战役更是他一手促成。

    等到她真正看清此人的真面目时,却是为时已晚,再无法逃脱!

    楚国军营!

    冷凌澈一身银白色的戎装,长发用一支白玉簪束起,银白色的铠甲在阳光之下闪着熠熠灼灼的光芒,为他本就绝色的容颜镀上了一层耀眼的光华。

    营中,捆着五个赤裸上身的男子,他们被压着跪在地上,神色却很是不忿。

    “冷凌澈,你别以为你是世子就能动我们!你若是斩了我们,这场战你去打吗?”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高声喊道,对冷凌澈一丝敬意也无。

    “大胆!世子是陛下亲封的平南元帅,这次战役全权交由元帅负责,你们违背了军法,就应当受刑!”说话的是一身戎装的玄宫,他此时的身份是冷凌澈的副将。

    “我呸!什么狗屁元帅,谁不知道这场仗都是我们周将军打的,他不过是躲在营帐里白捡军功!

    不过是托生好些,一出生便是王府嫡子,一回楚国便做了世子,还能真指望一个小白脸上战场吗?”

    那壮汉说话极其难听粗鲁,玄宫身上杀气肆意,恨不得立刻杀了这个无礼的家伙。

    冷凌澈却是微微抬了抬手,他转身看着跪在地上的几人,他本就长得容颜俊美,仿若谪仙,此时一身戎装不但不损他半分气质,更衬得他像远古的战神,气质高华。

    当那壮汉看到冷凌澈那双平静却幽深的墨眸时,突然便张不开嘴了,就仿佛是一只野兽在强大的神兽面前,被他那气场所完全压制。

    可偏偏冷凌澈神色淡然,没有蹙眉,没有发怒,便是说话的声音也一如既往的清越,“你们可知一军元帅的地位?”

    众人沉默不语,冷凌澈缓缓开口道:“军中元帅便如同一国之君,不论命令对错,身为军人都必须遵从,否则,军法处置!”

    那壮汉改了神色,扯出一抹笑意,“元帅,我们也没犯什么大错啊!不就是玩了两个夏国娘们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放肆!”玄宫忍不住斥责道,脸上皆是难以控制的怒容。

    “攻城之前,本帅曾经说过不得屠杀城中百姓!不得奸淫妇女!不得抢夺财物!”冷凌澈冷冷说道,语气正如同这寒冬的天气一样冰冷刺骨。

    “元帅!这都是夏国的人啊,又不是我们楚国人,我们理会他们作何,莫不如都杀了才好!”

    冷凌澈看了那壮汉一眼,眼神淡然无波,却如同在看一个死人,“本帅曾说过,若是想要楚国一统天下,便要赢得天下人心。

    你们几个却是在败坏我楚军的名声,耽搁我国陛下一统天下的霸业,你说你们该不该死?”

    那壮汉一愣,看出冷凌澈是不会饶过他们了,也不再放缓神色,而是扯着脖子大骂道:“放屁!什么狗屁罪名,你分明是故意要杀我们!我们可是周将军的人,你没有这个资格!”

    冷凌澈却是不欲再听下去,右手微抬,一个手势便示意众人行刑。

    当那冰凉的刀刃横在他们的脖颈之上,他们才真的相信冷凌澈是真要杀了他们,顿时求情有之,咒骂有之,冷凌澈却是依然淡然处之。

    “今后,若是再有违背军令者,无论何职,斩立决!”冷凌澈淡淡开口,便看了玄宫一眼。

    玄宫会意,向前一步,高声喊道:“斩!”

    五个士兵高举钢刀,对着眼前几人的头便要砍下去,却是突然传来一道急促的声音,“刀下留人!”

    “斩!”冷凌澈看着那五人,冷冷吐出一字,那冷峻的神色让众人再无犹豫。

    只见手起刀落,鲜血飞溅,五具尸体相继倒下,炽热的鲜血在寒冬中冒着热气,看起来甚是触目惊心。

    周奎看着那五具身首异处的尸体,脚步一踉,双拳紧紧的握着,“谁让你们动手的?谁!”

    那五名行刑者面面相觑,神色有些恐慌。

    “本帅!”淡却清晰的两个字眼,清越之声正如那人一般白甲无尘,高贵的如同山间的皑皑白雪,不染凡尘一丝俗气。

    “为什么?这些都是军中老将,都立过不少赫赫战功,元帅凭什么就取了他们的性命?”周奎是一个身高八尺,身材魁梧的男子,此时竟是眼眶微红,身子颤抖。

    “他们触犯了军令,就该斩!”

    “就为了那两个夏国的女人?”周奎眼神愤恨的看着冷凌澈,若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真想手刃仇人,为他的好兄弟报仇!

    “陛下需要的是能为他荡平天下的军队,收复天下需要的是人心,而不是暴虐。

    这些人即便留着也只会是害群之马,留之无用!周将军无事之时应该对手下之人严加管教,否则……”

    剩下的话冷凌澈没有再说下去,径自走进了营帐之中,周奎狠狠的攥了攥拳,看着地上的尸体,痛心的说道:“来人,将张副将他们好生安葬!”

    周奎目眦欲咧的看着冷凌澈的营帐,眼中恨意汹涌,好一个冷凌澈,好一个锦安世子,这次不论于公于私,他都一定要了断冷凌澈的狗命!

    营帐中,冷凌澈看了看帐中的沙盘,抬头对玄宫说道:“下次再攻城时你不用跟着我,去监督那些将士吧,免得他们又欺凌百姓。

    虽说这一仗不可避免,但是我不想伤及无辜,免得她会伤心。”

    冷凌澈在提及云曦时,嘴角不受控制的扬了一瞬,虽然很轻很浅,就像那树枝上的白霜,一吹即散,却还是被玄宫看个正着。

    玄宫愣了愣,有些惊讶的看着冷凌澈,疑惑的开口道:“主子,您制定这条军令,难道不是像您说的那样是为了陛下,而是为了不让长公主伤心难过?”

    冷凌澈淡漠的扫了一眼玄宫,那眼中分明写着“当然”两字。

    玄宫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还是不够了解主子,除了长公主,主子做事还会考虑何人?

    冷凌澈看了看沙盘,手指在一处地方,开口说道:“打到这里便好!”

    玄宫一看,便开口道:“这峻城夏国险要之处,易守难攻,又有重兵把守,的确很难攻下!”

    “败在这里,想必我们那位陛下也就挑不出什么错处了!”冷凌澈那如玉一般的手指一一划过沙盘,嘴角凝着一抹淡笑。

    玄宫当然知道冷凌澈的本意根本就不是为了攻打夏国,不过为了人家公主而已,他在心里暗暗算了一下,开口道:“以我们现在的速度和士气,想要攻到峻城,大约还需要两个多月吧!”

    “两个多月……”冷凌澈开口呢喃道,帐内却是突然间华光大盛,只因为他突然扬起的一个笑容,“三四月是长安城最美的时候,桃李花开,宛若彩霞……”

    玄宫一直都很是疑惑,为什么主子这般着急,非要在春日时结束这一切呢?

    这样急切难免会暴露他们的实力,现在便与金陵城中的各方势力对抗,并不是一件好事。

    这个问题玄宫想了许久,今日却是再也忍不住了,便开口问道:“主子,属下一直都有一个疑问!”

    “说!”冷凌澈看似心情很好,虽然只说了一个字,却是让玄宫如沐春风。

    “主子,您为什么一定要在春日时解决这些事呢?”玄宫恭敬的问道,等待着冷凌澈的答复。

    玄宫心想,主子的心思常人难以揣测,他这般筹谋定是有极其重要的事情。

    或许冷凌澈今日确实心情很好,嘴角的弧度甚至又弯了弯,他看了一眼玄宫,说了玄宫这辈子都忘不了的一句话。

    他们多方筹谋,甚至不惜暴露实力,只为了在主子要求的时间内将此事促成,可是他们这个英明神武的主子竟是给了他这样的一个理由!

    这一切只因为三四月万物复苏,桃李花开,适宜——嫁娶!

    玄宫觉得有些天旋地转,他想找一个位置坐下,奈何身后没有椅子,他只能勉强支撑。

    玄宫内心咆哮不止,他很想问那天神般的男子一句,主子,除了追妻,你还能做点别的吗?

    冷凌澈却是收起了笑意,看着沙盘缓缓开口道:“峻城艰险,那必定会是一场硬战,到时候刀剑纷飞,死几个人实在是最正常不过了!”

    “主子的意思是,周奎会在峻城对您下手?”玄宫也收敛了神色,正色说道。

    “自是!他们想杀我,却是也要给锦安王府一个交代,否则我刚上战场便不幸身亡,实在是太过巧合了。”冷凌澈坐了下来,脸上没有一丝担忧之色。

    “不过,对他们的有利的事情对我们也一样有利!周将军是主将,自是要冲在最前线,不幸战死岂不是最正常不过的事吗?”

    悦耳淡逸的声音却是在寥寥言语间便定了他人的生死和天下大局……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