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百零一章 等闲变却故人心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百零一章 等闲变却故人心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语落,定国公三人皆是怔愣了一瞬,面面相觑之下,上官南煜开口说道:“长公主,你这是听谁说的?”

    “今日云曦来看望外祖母,外祖母突然与云曦提及了此事,说是大舅母与她商议的,难道大舅父不知道吗?”云曦淡淡反问道,眸色清冷疏离。

    上官南煜怔了怔,才开口道:“她的确是与我说过一次,可那时我并没有放在心上,只以为是她一时兴起,却没想到她竟是记在了心里……”

    云曦转头看向定国公,那一双墨色的眸中坠着冷冷的寒光,“外祖父,父皇的确不像先帝一般有魄力,但也绝不是愚蠢之人。

    如今国公府有一个受宠的鸾嫔娘娘,太子又有国公府的血脉,若是本宫再嫁入国公府,您觉得父皇会如何作想?”

    定国公转了转眸子,转而笑着与云曦说道:“长公主,这件事真的是你多想了!杰儿年岁也不小了,这婚事还一直没有着落,你大舅母整日想的也就是这件事。

    估计她是觉得长安城中的少女数你最是优秀,又是亲上加亲,你外祖母也省的惦念,这般才有了这个想法。”

    顿了顿,定国公复又开口说道:“不过,这件事我也知道不可行,所以你放心便好!”

    云曦看着定国公那认真的神色,微微点头,扯出了一抹笑意说道:“外祖父,云曦只希望您知道,泽儿的身体里永远流着国公府的血脉,这是永远无法改变的事实。

    荣华富贵虽好,但是恰到好处的荣华才能永久的享受,一味地追逐,很有可能只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上官南煜想要开口,定国公却是一抬手,让他们两人出去,要与云曦单独相谈。

    上官南煜沉了一口气,与上官南浩行礼而退。

    一出书房,上官南浩就有些疑惑的问道:“大哥,长公主这是什么意思啊?”

    上官南煜的脸色有些阴沉,语气冰冷的说道:“什么意思?自是来敲打我们来了!”

    上官南煜看了一眼书房,恼怒的甩袖离开。

    书房里只剩下云曦与定国公两人,云曦不说话,只微微颔首坐在一旁,任由定国公打量她。

    终于,定国公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云曦,你是在怪外祖父吧!”

    云曦没有说话,用漠然回应着定国公,定国公摸了摸胡子,长叹一声,“云曦,我是有私心,当年是我对不起你母后,为了保全国公府而没有为你母后争上一争!

    我明知道她不愿,明知道她的性子无法适应宫里的生活,可我竟然还是将她推入了深宫!

    是我害死了她,是我!这么多年,我无时无刻不在煎熬中度过,可是我没有办法啊!”

    云曦仍然没有抬头,她只是静静的听着定国公哭诉,衣袖下的手却是渐渐交错,紧紧的握着。

    那样一个如花般的女人,却是死得那般凄凉!

    噬心蛊!

    一个听起来便可怖的名字,而她的母后又到底承受了多少的痛苦!

    定国公看了云曦一眼,眸中泛泪,“可是云曦,如果还能从来一次,我的选择还是如此!

    因为我不仅只有慕清一个女儿,我们整个国公府都要活下去!云曦,我没有选择!”

    云曦抬头看着定国公,眼中是异常冰冷的寒光,“所以,你将上官鸾送进了宫里,就是为了你所谓的保全?”

    定国公深吸了一口气,复杂的望着云曦,“云曦,你真的以为你父皇会容许太子登上帝位吗?

    他不会!因为你的母后折损了他身为男人,身为帝王的尊严!如果我们没有办法消除他心中的芥蒂,国公府早晚都会覆灭!

    而鸾儿长得很像你的母后,可她的性子却是要柔顺许多,所以只有让陛下放下过去,太子和国公府才会平安的存在下去!”

    云曦看着定国公那一脸坦然的样子,心里只觉的一片寒冷,他是如何将这些话说的理所应当,义正言辞的?

    云曦缓缓站起身,不想再与他进行这种毫无意义的话题,一群男人却是要依靠女人才能存活,原来长安城中尊贵的国公府竟是这般模样?

    “上官鸾是国公府的女儿,你们想怎么做与我无关,只要她不来阻拦泽儿的道路,一切都随你们吧……”

    云曦有些无力的说道,母后已经去世十年了,她现在再来纷争当年的是非对策又有什么必要?

    至于上官鸾的幸福与否,她无发理会也不愿理会,她的心很小,只能容下很少的人……

    看着云曦的背影,定国公竟是老泪纵横,泣不成声,“云曦,对不起,对不起……”

    云曦的脚步只顿了一顿,并没有转身,而是径自抬步迈了出去。

    安华她们候在门外,看见云曦出来,安华立刻将手中的大氅披在了云曦的身上,“公主,小心风寒!”

    云曦拢了拢身上的大氅,指尖冻得微微泛白,安华立刻握住了云曦的手缓缓的揉搓着。

    云曦看着安华,眼神有些茫然悲凉,轻声呢喃道:“安华,人心永远比冰雪更冷啊……”

    ……

    司府中,司傲天与沈静歌在温暖的室内用着晚食,他们都不是讲究奢靡的人,三菜一汤从不铺张。

    沈静歌给司傲天夹了一块酥烂的鸡肉,司傲天眉目含笑的望着沈静歌,竟是将沈静歌的脸羞得通红。

    看着沈静歌那微红的脸颊,司傲天眼中笑意更深,窗外刮着肆虐的寒风,可是室内却是温暖如春。

    司傲天久在沙场,其实最向往的就是这种妻儿环绕的生活。

    想到此处,司傲天眸色沉了一瞬,长安城中风声鹤唳,不知道这种平静能到何时?

    两人用过了晚食,沈静歌看着司傲天若有所思的模样,轻声开口问道:“傲天,你怎么了?可是有心事?”

    司傲天收回了思绪,温柔的揽过沈静歌的肩膀,将头倚在沈静歌的乌发上,柔声开口道:“天气愈寒,不知道辰儿如何了?”

    沈静歌也叹了一口气,缓缓开口道:“年轻人总是不可避免的经历感情上的波折,边境虽苦,总好过他在长安中暗自神伤。”

    司傲天扬唇一笑,将沈静歌搂的更紧了一些,“还是夫人开明!”

    沈静歌靠在司傲天肩膀上,轻叹了一口气,“傲天,辰儿的婚事让他自己做主好吗?我只愿他所选之人,是他真心所爱之人!”

    司傲天垂眸望着沈静歌,唇边扬起一抹温柔的笑意,“好!我们就让辰儿自己来选!”

    “谢谢你傲天!真希望我们永远都能这样!”沈静歌笑的明媚灿烂,她双手环住司傲天的腰,如同拥有了整个世界。

    司傲天却是眸光微凉,抬头看着窗上映着的树影,树枝被寒风肆虐的侵袭着,就像被长安暗流席卷的他们一般!

    但愿,能永远这样……

    司傲天早早起来上朝,看着沈静歌安逸的睡容,司傲天微微牵动嘴角,小心翼翼的穿上衣物进了宫。

    将至年关,这段时间最忙的也就是京兆尹和户部尚书了,一个要防着有贼人在长安闹事,一个要统计户部一年的收入支出,自是忙的焦头烂额。

    可是其他人却都很是清闲,夏帝也不过说了几句话便退朝了,司傲天与一众武将谈笑离开,却是被迎面跑来的小太监撞个正着。

    “你怎么回事?”身边的一名武将厉声训斥着。

    武将身上本就有着戾气,顿时将这小太监吓得不轻,立刻跪在了地上连连磕头认罪。

    司傲天挥了挥手,对身边的武将的说道:“算了,不过一件小事,何必给自己找不痛快呢!”

    说完,司傲天便和众人抬步离开,那小太监自是感恩戴德的磕着头,庆幸自己大难不死。

    众人觉得天寒地冻又无事可做,便商量着去喝点小酒,司傲天却是说道:“我便不去了,你们好生玩乐吧!”

    “司将军,一同去嘛!大家一起才尽兴啊!”

    司傲天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今日我答应要给夫人买孙记的芙蓉糕,去晚了就没有卖的了!”

    众人闻后哈哈大笑,都免不了笑言几句,却是也不再强求他,任由他离开了。

    司傲天去孙记排了好一会儿的队,才终是买到了最后一包芙蓉糕,可他却没有回司府,而是转身折返迈入了长安最繁盛的酒楼。

    临安楼不仅占地大,里面装饰的更是华美异常,没有些实财的人根本就承担不起这里的花费。

    司傲天在小二的引领下,穿过九曲十八弯的回廊,才终是到了最为隐秘的一间屋子。

    小二在引着司傲天抵达房间后,便转身离开,能定这种包房的人绝不一般,谈话的内容自然也不是他所能听的。

    司傲天看了一眼手中的字条,这是那个小太监在撞到他时,趁机塞入他手中的,他攥了攥拳,缓缓推开了门。

    推开房门,屋子里面的装饰更是富丽堂皇,甚至比他的一品将军府都要奢靡。

    刚迈入屋内,便能闻到里面那醇厚清雅的玉木香,司傲天走进屋内,随手关上了房门,向内室走了进去。

    内室的桌上摆着精致的酒菜,酒还放在温水中热着,酒香与玉木香混合成了一种难言的奇妙香味。

    忽然,屋内琵琶声起,司傲天顺势望去,只见一片黄色的纱幔中坐着一名女子,她手抱着琵琶,忘我的弹奏着。

    这曲子不温婉也不悲凉,却是杀气弥漫的十面埋伏,司傲天的眼中竟是泛起了一抹追忆的光彩,他缓缓坐下,闭目倾听,心中的弦随着这琵琶声愈演愈快。

    可是琵琶声却是在高潮中戛然而止,司傲天的心弦猛地一颤,心中的细弦仿佛险些被瞬间折断。

    “我还以为将军不会来了呢!这酒已经热了三遍,不知是否变了味道?

    不过将军能够前来,我便相信,有些东西就像那酒一般,愈久弥香,永远都不会淡去!”

    帘内的女子低声开口,声音清婉悦耳,却是带着一种让人无法言明的冷意。

    “映颜,别来无恙啊!不,或许我该称您为贤妃娘娘!”司傲天紧盯着帘中的身影,语气微沉。

    贤妃从帘中走出,她穿着一件碧色的长裙,头上只有一支玉簪,她浅浅一笑,望着司傲天说道:“你还是唤我映颜吧,我不记得有多久没人这般唤过我了!”

    司傲天以为里面走出的会是一位身穿华服的女子,可是她此时这般素净的模样,竟是与他最后的记忆完全重合。

    司傲天牵动了一下嘴角,却是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贤妃莞尔一笑,随即坐在司傲天的身边,为他斟了一杯酒,“都说造化弄人,你我本该才是眷侣,可是先帝却是容不得两个手握重兵的武将联姻。

    所以我被一指诏书送进了宫中,陪在一个心中无我的男子身边。

    而司将军却是娶了如花美眷,还有了两个这般出色的儿子,您终究是比我幸运的!”

    司傲天抬头看着贤妃,眸中闪过一抹不忍,“映颜,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我们应该向前看了,现在你过得不是很好吗?”

    “很好?”贤妃的声音陡然凌厉起来,声音失了清悦,尖锐的有些刺耳。

    “我姜家凋零,我父亲兄长尸骨未存,我母亲因为受不了打击而自尽,你觉得我现在过得很好?”贤妃的眼眶泛红,眸中闪着晶莹的珠光,她紧紧的咬着牙关,即便竭力隐忍,身体还是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映颜,对不起……”

    司傲天站起身走到贤妃身边,有些愧疚的劝慰着,贤妃突然拥进了他的怀里,嘶声抽泣起来。

    司傲天的身体僵硬了一下,却还是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开口道:“是我想的不周,惹你伤心了……”

    “傲天,帮我好不好,帮帮我……”贤妃的泪水汩汩落下,她紧紧的抓着司傲天的衣裳,似乎是在通过这般来发泄自己压抑许久的痛楚。

    “映颜,你想让我怎么帮你?”司傲天开口说道,贤妃擦了擦眼泪,抬头看着司傲天,勉强的扯出了一抹笑意。

    “傲天,云家欠我们太多了,既然如此,我们将云家握在手里可好?”贤妃的声音还是那般清清淡淡,说出的话却是如同一道响雷炸响在了司傲天的耳边。

    司傲天一把推开贤妃,有些惊恐的看着她,贤妃却是坦然的迎视着司傲天,眼神没有一点躲闪。

    “你疯了?”司傲天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熟悉又陌生的女子,“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当然知道!他们云家害我姜家满门覆灭,我一定要让他尝尝这种痛苦!”贤妃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狰狞,眼中闪着幽幽的光芒。

    司傲天有些悲凉的看着贤妃,到底是什么将曾经那个清纯的女子变成了这副模样?

    “映颜,你醒醒吧,你可知道弑君篡位是什么罪名?”司傲天苦言相劝,就算他们没能走到一起,可是曾经的情谊是改变不了的,他不愿看她走上绝路!

    “谁说是我要弑君呢?我们是要勤王,是要保护陛下,只是要为陛下铲除身边的小人,为他,复仇!”说到最后,贤妃的脸上浮现了一抹诡异的笑容,显得甚是阴森。

    司傲天只觉心里又痛又惧,摇头说道:“我不会答应你的,映颜,你不要做傻事!”

    看着司傲天那决绝的神色,贤妃收起了眼中的悲戚,掩饰住了心中的酸楚,他终究不再是那个一心为他的司傲天了!

    贤妃随意的坐了下来,抬头仰视的司傲天,轻笑道:“傲天,你不能拒绝我!从你当年帮我的那天开始,你就没有资格再拒绝我了!

    千杀阁是你帮我建成的,我们,早就是一路人了!”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