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九十九章 朝堂换血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九十九章 朝堂换血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懿祥宫,这里曾经住着夏宫中最尊华的女人,如今却是如同院内那凋零的灌木一般显出了颓废荒芜的景色。

    殿内十分的清冷,只燃着一盆普通的黑炭,那零星的温暖甚至比不上徐徐冒出的黑烟。

    常言人走茶凉,树倒猢散,便是那阳光也学会了欺人。

    正值午后,懿祥宫内却仍是一片黯淡,昏暗的光线照进殿内,显出了一种死气沉沉的凄凉。

    云曦觉得,午时的外面都要比这殿内还温暖几分,她瞥了一眼床上的身影,眸中没有一丝情绪。

    那曾是尊贵无双的杨太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即便她年岁已大,却是依然保养得体,偶尔浅笑时眼角的皱纹都会显得明艳雍容。

    可是,就是这样的女人在短短的时间内迅速的苍老消瘦,她躺在床上,睁着一双空洞的眼睛,无神的望着上面的琉璃顶。

    她的乌发不再亮泽,有些凌乱的散在床上,她的皮肤不再细嫩,脸上蔓延出了许多的皱纹,如同皲裂的面具没有一丝美感。

    女人的美丽从来都不是依靠胭脂水粉,生活滋润,女人的青春便会无限延长,可这种美丽有时却又那么脆弱,就像是美丽的琉璃花瓶,遇到撞击便会碎裂开来……

    似是感觉到了云曦的脚步声,杨太后侧了侧头,那双曾经或是慈爱或是阴狠的眼中此时却如同一潭死水,了无生机。

    云曦坐了下来,坦然的迎视着杨太后,杨太后费力的坐起身,眼睛直直的盯着云曦,“昨夜是你的人?”

    声音一如它的主人般苍老悲凉,云曦端坐着,双手叠放在双膝之上,她微微抬起下巴,冷傲的说道:“救你的人是本宫的,杀你的不是!”

    杨太后双肩耸动,冷冷的笑了起来,“我凭什么信你?”

    “凭什么?就凭你如今的模样!”云曦的嘴角一勾,笑的冷淡讽刺。

    杨太后用力的抓着身上的锦被,浑浊的眼神再一次浮现出恨意,她明知道就是眼前的女子将自己的家族覆灭,可是她却无能为力,甚至还要受她的胁迫!

    “你是如何做到的?”杨太后有些答非所问,她思虑了许久,可是她一直都想不通云曦是如何做到的!

    “这不是你应该管的事,你知道本宫想要的是什么!”云曦冷冷的提醒着杨太后,神色很是不耐。

    杨太后狠狠的盯着云曦,似乎是想用眼神在云曦的身上刺出无数个洞来,半晌她却只是发出了刺耳恐怖的笑声,那笑声让安华都觉得毛骨悚然。

    “哈哈哈……云曦,你果然是皇家的血脉,你果然是云家的人,你不像上官慕清,一点都不像!

    你们云家一样,都是生性凉薄狠毒,先帝是、陛下是、你们云家子子孙孙都是一样的!”

    杨太后疯癫的笑着,直到笑得喉咙嘶痛,才剧烈的咳了起来。

    云曦只冷眼看着,她的确不像母后,母后连一朵花都不舍得摘,她说万物皆有生命,这些花从播种到绽放需要漫长的时间,可却绚烂不过几日。

    若是人再不知怜惜,肆意采摘,这花未免太过无辜可怜。

    她的母后如何不是那娇嫩的花,可是她却在最好的年华里香消玉殒了……

    所以,她从来都不期望自己成为一个善良的人,如果只要恶人才能护住自己重要的东西,那么她甘愿为恶!

    “云曦,你想知道的事只有我才会告诉你!因为只有我才知道所有,也只有我……”

    后面的话杨太后没有说出口,因为剩下那些人都不会自断道路,只有她无路可退!

    “可是,我要你保证救我出去,我不能再留在这了!”杨太后冷冷的望着云曦,一步错步步败,她若是再留在这,不是死于暗箭,便是死于这凄苦之中。

    “你是太后,如何能离宫?”云曦冷嘲道。

    “你能!你可以让陛下将我贬到国庙或是行宫,那样我便可逃脱!我还要大笔的金银和安身的住处!”

    云曦闻后倏然笑了起来,她好笑的看着杨太后,“你是在与本宫讲条件吗?就凭你现在的处境,你也配?”

    “你难道不想知道上官皇后的死因吗?只有我才知道,你只有把我送走我才会原原本本的告诉你!”她没有退路了,留在这便是死路一条,她别无他法!

    “本宫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说谎?你先说一部分事情,本宫若是觉得可信,便依你所言!”云曦扶了扶头上的金簪花步摇,冷淡的抬眸扫了杨太后一眼。

    杨太后抿着嘴唇,沉思了许久只好无力的说道:“好!我答应你,可是你一定要遵守你的诺言!”

    云曦挑了挑眉,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杨太后看了云曦一眼,沉吟许久才说道:“上官慕清本是不愿嫁入宫中的,她志不在此,向往的是宫外的自由,而不是宫内的繁华……”

    “你最好说些有用的东西,好让本宫知道你是有价值的,否则再有人行刺,就没有人救你了!”云曦不耐烦的打断了杨太后,冷声开口道。

    杨太后沉了一口气,抚平了心中的怒火,继续说道:“可是陛下对上官慕清一见钟情,非卿不娶,奈何上官慕清心志坚定不为所动……”

    顿了顿,杨太后继续说道:“每个世族大家都有暗卫,想要保证暗卫的忠诚,就要给他们服下致命的毒药,将他们的生命握在自己手里!

    陛下自然知晓杨府的暗卫,于是他便想出了一个办法,向我索要了噬心蛊,借此来控制你的母后!

    不过我已经将解药都给了陛下,至于上官慕清为何会突发身亡,想必也就只有死去的韩淑华才清楚了,毕竟当时宫中大权尽数握在她的手里!”

    杨太后看了云曦一眼,只见云曦低垂着头,让人看不真切她的眼神。

    云曦缓缓抬眸,杏眸微挑,冷漠的开口道:“就这些?”

    “剩下的我自是不能告诉你,而且这里还有另一个大阴谋,只可惜我看清的太晚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只要你放了我!”

    杨太后将身子坐得高了一些,眼神凌厉,仿若自己抓住了云曦的软肋,可以任由她做为。

    云曦站起身,走到了杨太后的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神透着冷若冰雪的寒光,“杨太后可是觉得本宫很好糊弄?”

    “我没有骗你,我说的都是真的!”杨太后急着辩解着。

    云曦冷漠的扬了扬嘴角,“看来在本宫母后的这件事上,你们尚书府一点过错都没有了?”

    杨太后的眼神有那么一瞬的躲散,虽是很快就归于平静,可还是被云曦尽收眼底。

    杨太后露出了一丝丝的忏悔之意,叹气说道:“在这宫里谁是无辜的?那噬心蛊既然是我给的,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笔血债算到我的头上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云曦没有质疑,杨太后看云曦神色平缓略略放下心来,继续说道:“谁让你的母后那么倔强,天下谁能逃脱皇家的权力?”

    云曦没有说话,却是不置可否,她思索了一会儿,才看着杨太后冷冷说道:“可是你说的线索太少,还不足以让本宫帮你,本宫再问一件事,只要你答了,本宫便与你交易!”

    “什么事?”杨太后的眼里浮现出了一抹希冀,如今尚书府倒了,她若是能颐养天年便已是最好的归宿。

    “本宫问你,在这件事上,国公府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云曦终是将这句话问出了口,安华有些怔然的看着云曦,手不由得紧紧握起,心里竟是有些紧张。

    “国公府?”杨太后浮现了一丝疑惑的神色,不似作假。

    “众人皆知上官慕清不愿意嫁入皇家,可是定国公却并没有为她争取,那时就有不少人笑他卖女求荣,可是那个老狐狸最是狡猾,自然知道趋吉避害!”

    杨太后在云曦的面前肆无忌惮的嘲讽着定国公,可是云曦却未有一丝反应,她微微蹙了蹙眉,开口问道:“那我母后中了噬心蛊一事,国公府可曾知道?”

    “应是不知吧,定国公那个老东西我不敢说,可是你外祖母从年轻时就是个护短的,若是上官慕清真的说了此事,只怕你外祖母早就闹上了金殿!”

    杨太后冷笑说道,看着云曦若有所思的模样,试探问道:“怎么,你怀疑国公府与此事有关?”

    云曦扫了杨太后一眼,杨太后的神情不似作假,人在说谎的时候总是会有细微的神色变化,可是杨太后却并没有。

    而且如果她想说谎,也该把国公府牵扯进来才对,这样自己才会过得不舒心,而杨太后才会如意!

    果然杨太后有些懊恼的低下了头,刚才她就应该将国公府扯进来,让她们狗咬狗,不过现在最要紧的还是保住性命。

    云曦的心里好像是轻松了一些,她最害怕听到的结果就是国公府与她母后的死有关,如今这样已算是最好!

    “好了,本宫知道了!”云曦说完转身欲走,杨太后却是惊慌的开口唤住了云曦。

    “你去哪?你什么时候放我出去?”

    “出去?去哪?本宫说过,你只有让本宫满意,才会放你,可是你一句真话都没有,本宫没有兴趣了!”云曦拂袖转身,冷淡至极。

    “你站住!我没有说谎,我还知道一个惊天的秘密,此事事关朝廷动荡,你若是不知云泽绝对无法登上太子之位!”

    杨太后试图跑下床榻,可是她昨夜遇袭,身子正弱,一下子便跌倒在了冰冷的地上。

    云曦转身看着地上狼狈不堪的杨太后,嘴角扬起一抹冷酷绝情的笑意,“那本宫就来猜猜吧!”

    “当年本宫的母后不愿入宫,一是为了自由,更重要的却是为了一个男子!”

    杨太后神色微变,却是只听云曦继续说道:“那男子便是早已经去世多年的姜蔺,也就是贤妃娘娘的兄长!

    姜家满门忠烈,却是在一次战役中全军覆没,甚至是尸骨难寻,虽然这件事已经无人提及,可越是隐瞒便越是证明这里有阴谋。

    贤妃隐忍蛰伏,让所有人都几乎忘记了她的存在,可是当年的旧人已经只剩下她一个了,如今更是手握大权代理六宫!”

    云曦缓缓的蹲下身子,看着杨太后的眼睛,一字一顿道:“一个人能隐忍数十年,唯一能支撑她的想必就只有心中的仇恨了!”

    杨太后的眼中迅速笼罩了一层绝望的死灰,她内心的防线被云曦一句句击垮,她摇着头,似乎是在看着一个恐怖的魔鬼,兀自嘟囔道:“不可能……不可能……”

    她才想明白的事情,云曦一个乳臭未干的丫头怎么会知道?

    云曦不肯放过杨太后,嘴角噙着冷笑,声音如同冬日的寒风,带着刺骨的凉气,“至于你说的下毒一事,本宫根本就不信,若是本宫的母后那般刚烈倔强,就算你们给她下毒她也不会屈从!”

    杨太后心里最后的防线轰然崩塌,她无法冷静无法思索,她抓着自己的头,用力的嘶喊着:“我没有说谎!姜蔺中了毒,她是自愿要以此来换取解药的!”

    杨太后嘶吼之后,茫然的抬头看着云曦,眼神惶恐空洞,嘴巴惊诧的大张着。

    云曦冷然一笑,缓缓起身,看着杨太后的眼神恍若是在看着不起眼的蝼蚁,她粉唇轻启,冷淡的说道:“这是本宫最后想知道的事,如今你彻底没有价值了!”

    “啊!”杨太后狠狠的抓着自己的头发,疯狂的大声尖叫起来,她的双眼暴增,那赤红的眼珠仿若随时都会掉出眼眶。

    “云曦!你这个贱人!你骗我!你骗我!”

    杨太后的疯癫换来的只是云曦的淡漠以对,她挑动了一下唇角,幽幽开口道:“你害我母后,我不杀你已是恩德,难道我还会以德报怨吗?”

    云曦说完便与安华大步离开,只留下杨太后一人痛苦嘶吼,仿若绝境中的野兽在临死前最后的咆哮。

    “公主,您觉得她的话可信吗?”安华凑近问道。

    “半真半假吧!大部分应是真的,但她绝不可能是无辜的,不过这件事她绝不会承认,可这笔账我还是一样会记在她的身上!”

    云曦眼神微冷,想不到母后竟是为了救姜蔺而自愿喝下噬心蛊,若是以前的她定不会相信,可是在认识了冷凌澈之后,她却是坚信不疑。

    因为如果为了冷凌澈,她一样愿意牺牲自己……

    杨太后说的没错,他们云家就是心性凉薄,她的父皇竟是能想出如此卑鄙的手段!

    “公主,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啊?”安华觉得茫然无措,她们一直以为杀害皇后的凶手是韩淑华,可没想到真正的罪魁祸首却是陛下!

    云曦抬头看了看头顶的日光,明亮刺眼,足以驱散一切的阴暗,却无法温暖人心的凉薄。

    “我能怎么办呢?我可以杀了所有仇人,可是……”

    云曦喃喃自语,可是她从未想过要噬父啊!

    云曦沉默许久,静默的向前走着,安华也不出声打扰,一时间只能听到两人的脚步声。

    走近曦华宫,远远的便看见云泽一边挥手,一边小跑过来,他的眼睛是那么清澈闪亮,他嘴角的笑容是那么纯净无暇。

    “阿姐!”

    那一声无限依赖亲近的呼唤声,让云曦只觉的阴霾尽散,从心里升起了一抹暖意。

    云曦看着云泽,嘴角慢慢的浮现了欣慰欢喜的笑容,她的确做不到弑君杀父,可是父皇这个皇帝也不要想着安稳的做下去了。

    泽儿大了,该渐渐的培养东宫的势力了,这夏国也该来一次大换血了!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