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九十七章 追妻有道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九十七章 追妻有道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玄羽一愣,甚至都忘记往嘴里扒饭了,他怔怔的看着乐华,原来这个丫头没有语言障碍啊,他还以为她只会说几个字呢!

    不对!

    现在不是想这些事的时候,难道自己就要这样败露了吗?

    玄羽立刻摇着头,示意自己是真的不会说话。

    乐华未见失望或是疑惑,只淡淡的“哦”了一声,或许是她伤的太重,产生幻觉了吧!

    只见在一片纯净的雪地上,有两道身影蹲在青石板上,戴着纯黑面具的男子不停的向嘴里扒着饭,青色衣衫的女孩则是满眼柔色的看着他,眼里的关爱就像是在看一只流浪的大黑狗……

    此时的画面确实是看不出一丝唯美来,若是非要形容,那非“诡异”一词莫属了!

    前院的墙边探出一道粉色的身影,将乐华和玄羽两人一一看在眼底,圆圆的双眼中泛出一抹冷光。

    待玄羽将饭吃完,乐华抽出玄羽手中的饭碗放在了食篮里,转身便要走。

    玄羽却是一把抓住了乐华的衣袖,歪头看着她,不是每天见面都要打一场吗,怎么今天不打了?

    乐华竟是诡异的明白了玄羽的意思,开口道:“公主唤我!”

    顿了顿,乐华垂了垂头,才复又抬起头,眼神明亮皎洁的看着玄羽一字一顿说道:“你很厉害,教我!”

    玄羽鬼使神差的点了点,乐华见此扬唇一笑,彷如一朵冰霜花,虽不艳丽却胜在纯净。

    直到乐华的身影消失,玄羽才从怔愣中清醒过来,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他刚才答应什么了?

    教乐华练武?

    他现在憋着不说话已经很难过了,若是他一不小心露馅可如何是好啊?

    玄羽狠狠的抓着自己的头,只觉得头痛欲裂,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蠢了,一定是被玄宫那个傻子给传染了!

    远在千里之外的玄宫打了一个喷嚏,有些意外的抽了抽鼻子,玄宫的身前站着一名身穿浅灰色棉麻长衫的男子,手里拿着一个小巧的金算盘。

    这一身灰色长衫实在是低调,放在人群里一点都不显眼,可眼前的男子身姿挺拔,容颜清秀,更是有一丝书生之气。

    “你生病了?”男子斜眼看了玄宫一眼,纤长的手指不停的敲打着纯金算盘。

    “应该不是吧!”玄宫擦了擦鼻子,他们做暗卫的身子都一向很好,哪里这么容易就生病?

    “没有就好,否则还要浪费府中的药材,不过你们就算生病了,药钱也要从你们的月银里扣!至于大夫找玄徵就好,至少不用花钱!”

    男子一边说着,一边打着手中的算盘,算珠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却是将玄宫的脸色气得铁青,“玄商,这锦安王府是主子的,又不是你的,你怎么这般小气?”

    “我现在是锦安王府的管家,府中所有的银钱我自然都要过问。”玄商淡漠的说着,低头看着算盘上呈现的数字,不由得皱了皱眉。

    “府中的花销还是太大了,看来应该从两位侧王妃身上下手了……”玄商喃喃说道,一脸的愁苦之色,仿佛是在为天下大事而忧愁一般。

    “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你不怕王爷弄死你啊!再说了,你还不是王府的大管家呢,不过一个管事,还真拿自己当棵葱啊!”

    玄角不耐烦的开口说道,只觉得玄商病的越发严重了,居然还想要打侧王妃的主意!

    玄角是一个面红齿白的少年,身姿清瘦纤细,甚至还有些阴柔之美,只不过一开口丹凤眼便微微上挑,一看便不是个好相与的。

    玄商将黄金算盘收入了衣袖之中,冷眼看着玄角,“这王府迟早都是主子的,若是任由别人挥霍,以后还能剩下多少银钱?

    生为主子的下属,就要如主子一般深谋远虑,否则愧为人臣!”

    玄角冷嗤了一声,看着角落里默不作语的玄徵,开口问道:“玄徵,你表个态好不好啊?”

    玄徵坐在一处毫不起眼的角落里,一身淡蓝色的衣衫,越发衬得他的脸颊莹白似玉,那皮肤细腻光泽,就如同闺阁少女一般吹弹可破。

    他长着一双瑰丽如同珠宝般的眼睛,此时目光盈盈,仿若小鹿那受了惊吓般的毛绒绒的大眼睛,便是男子看了都心中一荡。

    “我……我不知道……”玄徵见众人都望向了他,一时竟是局促不安起来,脸上迅速泛起了一层薄红,好像他们再逼问下去,他就要羞愤而死了。

    “行了行了,我不问你了还不成吗?跟个娘们似的,动不动就脸红!”玄角只觉的心里十分不爽,心里倒是有点想玄羽。

    若是玄羽在,凭他们两个的三寸不烂之舌,一定可以说的玄商哑口无言!

    “玄徵的性情是内敛了些,但若说是长相,你比他阴多了!”玄商面无表情的瞥了玄角一眼,冷冷吐出一句话来。

    “你个铁公鸡,你骂谁呢?”

    看着屋内乱糟糟的一团,玄宫只觉的有些头疼,这些人里玄商太过抠门,玄羽的话太多,玄角虽然不像玄羽一样多话,但是只要是出口的话就难听的要命!

    至于玄徵,看他那手足勿措的模样,谁又能想到他也是玄字卫队中的一人呢?

    玄宫突然生出了一种“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的感觉,一定是上天在考验他,给了他如此“可爱”的同伴!

    房门被打开,吹进了一缕寒风,伴随寒风出现的是一抹白色的身影,他的身上披着一件月白色绣银线芙蓉水墨的披风。

    他站在阳光下,整个人的轮廓在强烈的光下显得有些模糊,却更像是一位来自九天之外的谪仙。

    众人都立刻闭上了嘴巴,站在两侧恭敬的微垂下头颅,“主子!”

    冷凌澈缓缓迈进屋内,他脱下了身上的披风,小心的放置在一旁,看着披风上的银纹露出一抹颠倒众生的笑意。

    玄商看了冷凌澈一眼,嘴角一扬,具有荣焉的拱手说道:“世子!”

    现在坐在屋内的不再是那个无权无势、人人嘲讽欺凌的质子,而是楚国最尊贵的锦安王世子!

    所有人都以为这个王府嫡子只能一辈子流落夏国,却是未想他竟能奉着一张懿旨完好无损的归回金陵,还力排众议成为了锦安王府的世子,成为了一段传奇。

    而其实玄商他们都知道,主子早就有这个能力,若不是他执意不肯归回,早就登上这世子之位了!

    “世子,既然您已经回了王府,我们下一步要做什么?要不要将这府里的闲杂人等……”玄宫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若是主子想迎娶长公主,是不是应该先除掉府里这些碍眼的人呢?

    “不必,这些人还有些用处!”冷凌澈摸了摸那顺滑如同某人发丝的披风,眼里的光犹如三月桃李芬芳。

    “那不知世子可有何打算?”玄商开口问道,他知道冷凌澈一定有了自己的想法。

    “下一步,我们……”

    众人皆是竖耳倾听,冷凌澈不徐不疾,嘴角笑意不变,说出的话却是如同一道雷劈在了众人的心间,“出兵!攻打夏国!”

    “什么!?”除了玄徵一脸单纯的模样,众人皆是惊诧不已。

    “世子,不可啊!”玄宫最先出口劝道。

    玄商和玄角赞赏了的看了一眼玄宫,没想到玄宫的脑子转的还挺快的,现在他们才刚刚在王府中扎根,若是此时离开,岂不是让人有机可乘?

    玄宫一脸正色,无不担忧的说道:“主子,您若是攻打夏国,长公主会生气的啊!”

    玄商:“……”

    玄角:“……”

    他们没听错吧,玄宫刚才说了什么?

    “玄宫,这不是重点吧!”玄角诧异的瞥了玄宫一眼,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玄宫懒得与他们解释,这十年是他一直守在主子的身边,主子的志向从来都不是什么天下乾坤,而是那一个让他守护了十年的女子!

    这种事在别人看来应是很可耻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玄宫却是觉得十分的骄傲。

    或许是因为主子的追妻之路太过漫长了吧,简直比谋夺天下还难!

    玄商轻咳一声,正色说道:“世子,陛下和王爷如何会同意您带兵去打夏国呢?”

    冷凌澈嘴角扬笑,他收回了落在披肩上的眼神,眼中淡漠如斯,仿佛什么都入不了他那双眼,“一个质子在外流落十年,可会带兵打仗?

    战场之上刀剑无眼,就算是死了也最是正常不过,也许还会得一个战死沙场的英勇美名!”

    众人一阵沉默,冷凌澈坐上这个世子之位,自然有许多人是不服气的,而只要他死了,才可以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可是即便如此,楚国现在也没有要出兵的风声啊,而且就算是要出征,为何不去攻打番邦小国呢?夏国毕竟是一强国,又与南国联姻,若是一个处理不好……”

    玄商无不担心的说道,他虽是信服冷凌澈,却仍是觉得此事是天方夜谭。

    “我在夏国做了十年质子,受夏国礼待,甚至还成了夏宫国子监的先生,而我此时出兵攻打夏国,自然会显得我无情淡薄!

    不够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想要去!”

    冷凌澈在说话的时候声调温润如常,便是连一个重音都没有,却是彷如一个天神在睥睨芸芸众生,眼里只有无尽的漠视。

    “可是长公主不会怪您吗?”玄宫仍是不放心,若是两人因为此事而产生的了芥蒂,那这十年的心血不就都白费了吗?

    “她不会怪我的……”冷凌澈的眼中满是宠溺的笑意,语气十分的肯定。

    众人见此都不再多语,反正他们总是看不懂主子的做法,有这样睿智的主子,他们打打下手就好,有什么必要多费脑子呢!

    冷凌澈打开了桌案上一个浑身漆黑的沉木盒子,上面没有一丝的花纹装饰,显得古朴而又神秘。

    冷凌澈缓缓打开匣子,顿时有一束温润的柔光照射出来,盒子里面躺着一枝通体莹白的白玉芙蓉花,叶脉点翠而成,散发着活力与生机。

    芙蓉花雕刻的栩栩如生,花瓣层层展开,一团一簇仿若是含羞带怯的美人容颜。

    即便细细端详,若不是伸手触碰,绝对不会发现这花竟是雕刻而成。

    纤长的手指轻轻拂过,似在抚摸着美人的脸颊,云曦,等我,我很快就去找你了……

    ……

    冷凌澈成为世子一事已经传到了夏国,为此夏帝大发雷霆,后悔自己没有看清冷凌澈的狼子野心,居然放虎归山!

    可是夏帝此时便是再恼怒也于事无补,冷凌澈远在楚国,他就算是气死对冷凌澈也没有任何的影响。

    夏帝撒不出气,便将怒火发泄在了云泽的身上,谁让云泽与冷凌澈走的最近。

    “真是无用!你每日都与冷凌澈厮混在一起,居然没有发现他有此等野心?真是愚蠢!”

    面的夏帝的指责,云泽只垂头听着,心里却是一点都不在意,甚至心中暗笑。

    若是他蠢,那把冷凌澈招到宫里的父皇岂不是更蠢了?

    不过这种话云泽只敢在心里念叨念叨,面上却是不留分毫。

    见云泽也不回嘴,夏帝一人说了两句便兴致寥寥,直接退朝了。

    当云泽将消息告诉给云曦的时候,云曦有些欢喜,又觉得此事最是正常不过,他自是有这个资格的!

    “怪不得人家一心要回到楚国,原来人家心里念的是那个世子之位!害的我被父皇好一番责罚,真是可恶!”云泽心里愤愤难平,忍不住怒声说道。

    “父皇责罚你了?”云曦诧异问道,没想到父皇竟是会因此事而迁怒云泽。

    “没什么,不过就是骂几句,没什么大不了的!”云泽莫不在意的说道,他要是真拿父皇的态度当一回事,那他早就郁闷死了!

    两人这般说着,玄羽已经被请了进来,刚迈进殿内就听到这姐弟两人的交谈声,不由得暗暗叹气。

    主子,你可知道,你这位太子小舅子对你埋怨颇多啊!

    云泽一看见玄羽,顿时眉飞色舞的迎了上去,拉着玄羽就问道:“你就是师父留给阿姐的暗卫?”

    得到玄羽肯定的答复后,云泽却是又有些失落的问道:“那师父为什么不给我一个?”

    玄羽翻了一个白眼,他怎么知道?

    见玄羽摇头,云泽连忙又问道:“你不会说话,那你会不会写字啊?”

    玄羽摇了摇头,字迹什么的以后也很容易败露的,他才不要给自己找麻烦呢!

    “你怎么什么都不会啊!我还想知道师父在哪呢,我很想他啊!”云泽一脸失望的说道,一张小脸皱的像包子似的。

    玄羽又翻了一个白眼,你师父就是你刚才骂的楚国世子啊!

    云曦见玄羽走进来,有些复杂的思索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你……真的叫大黑?”

    云曦真是无法接受这个名字,扶君那般的人会给属下起名叫“大黑”吗?

    未等玄羽答话,乐华就笑着点头说道:“是的!”

    玄羽看了乐华一眼,见她眼中光华璀璨,十分的绚丽夺目,便只好咬牙认了。

    云曦也不追问乐华是如何得知的,只开口说道:“我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你可愿意帮我?”

    玄羽立刻点头,若是身后有尾巴,也一定会摇起来。

    “阿姐,你是又有什么计划了吗?你打算做什么呀?”云泽拉着云曦开口问道,想看看自己能做点什么。

    云曦笑着戳了戳云泽的头,开口道:“没什么特别的,不过是打草惊蛇而已!”

    “打草惊蛇?”

    云曦扬起了嘴角,眼里闪过一抹寒光,就是不知道这次能打出一条多大的蛇!

    ------题外话------

    一更……

    宫商角(两声jue)徵(三声zhi)羽是古琴的五个基调,谁叫咱家小冷会弹琴呢,哈哈……

    这五个玄字暗卫你们更迷哪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