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愿者上钩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九十五章 愿者上钩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夏国朝局动荡,六部尚书府这个大树被连根拔除。

    可是各贵族之间关系错综复杂,就像是地下深埋的根须,在阴暗之处互相交错,牵一发而动全身。

    是以夏帝为了稳固长安的局面,同时也是为了掣肘国公府,便将一直镇守边境的司傲天调回了长安。

    夏帝此举众人皆是心中清明,帝王之术便是在与平衡,看来夏帝虽是宠爱鸾嫔,却是也不想让国公府一家独大,只怕司府就要成为这长安城匹及国公府的存在了!

    司傲天刚回长安,夏帝便将司傲天封为一品虎威将军,沈静歌为一品诰命夫人,赏赐的金银财物更是数不胜数。

    司傲天只淡然的领旨谢恩,并未如外人所想的那般喜不自胜。

    司府中人早已经在门前恭候着司傲天回府,便是沈静歌的脸上也洋溢着掩饰不住的笑意。

    一晃已有一年多未见,即便是老夫老妻,沈静歌也仍是思念惦记。

    一匹矫健的战马停在司府门前,早有小厮迎了出来,将战马牵过,司傲天看了一眼司府的牌匾,才大步迈了进去。

    司傲天一身金鳞铠甲,阳关映在铠甲之上,折射出耀眼却甚显冷意的光芒,他与夏帝年岁相仿,可是相较于夏帝那养尊处优的贵气,司傲天身上更多的是战场杀伐的戾气。

    沈静歌刚一见到那抹身影,便嘴角一扬,快步走了过去,司傲天见沈静歌缓缓走来,冷峻的脸上也浮现了一抹温柔的笑意。

    “老爷,您回来了!”沈静歌一时反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里藏着的千言万语都只剩下了这么一句话。

    司傲天笑着握了握沈静歌的手,柔声道:“辛苦夫人了!”

    沈静歌眼眶一红,不管她受了什么样的委屈,只要能得到夫君如此体谅,那她便是值得的。

    沈静歌擦了擦眼角的泪花,笑着说道:“母亲听说你要回来,精神一下子就好多了,此时定是盼着你过去呢!”

    “好!我们一起去给母亲请安!”司傲天握着沈静歌的手,温柔的看着她,两人相视一笑,携手去给司老太太请安。

    刚进院落,沈静歌便连忙将手从司傲天的掌中抽出手,司老太太本就不喜欢她,若是看到这一幕还指不定如何责备她呢!

    司傲天看见眼里,心中却是清明,他母亲的性子他最是了解,不仅有些霸道,想法也过于简单。

    两人刚一迈进屋内,司老太太就满脸春光的招着手,“傲天啊,快到母亲这来!”

    司傲天先给司老太太见了礼,才坐在了她的身边,司老太太眼泛泪光,心疼的摸着司傲天那棱角分明的脸颊,“傲天,你怎么这般消瘦了,可是在边境吃得不好?”

    “母亲,儿子一切安好,边境的生活也没有您想的那么艰辛!”司傲天笑着安抚着司老太太,耐心的陪他说着话。

    “父亲!”司明与司傲天的关系不算亲近,司傲天常年出征在外,父子两人见面的机会甚少。

    更何况司傲天一身战场戾气,司明年纪小,一时难免有些畏惧。

    司傲天笑着揉了揉司明的头,温和的说道:“明儿也长高了不少啊!”

    司明微微有些羞涩,挠了挠头,只傻呵呵的笑着,司傲天问一句他就答一句,虽然少了些亲昵之意,但也算是其乐融融。

    “父亲,大哥为什么没回来啊?”司明最想的还是司辰,他最喜欢的便是这个兄长了。

    “你大哥他替父亲镇守边境,暂时还不能回来。”其实夏帝是有意让他们两人都回长安的,可是司辰却宁愿留在边境,也不原归回,这里面的缘由司傲天可以想到一二。

    一提及司辰,司老太太就想到司辰和云曦之间的婚事,即便两人退了婚,可她仍像咽了苍蝇一样的难受。

    想到云曦那趾高气昂的样子,司老太太便又将沈静歌记恨上了,没有好脸色的说道:“傲天刚回来,定是还饿着,你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厨房催一催!”

    沈静歌知道司老太太是故意为难她,也不愿与她分辩,便应声离开了。

    司傲天心中无奈,便只得对司明说道:“你去帮帮你母亲吧!”

    司明早就恨不得离开了,如今母亲不在这,他一人更是尴尬,便连忙如遇大赦的跑开了。

    司老太太见司明出去,才一脸愤恨难平的说道:“都怪她非要给辰儿定下这么一桩烂婚事,那个长公主哪里有一点贤良淑德的模样!”

    司傲天只静静的看着司老太太大吐苦水,这段时间司老太太过得十分压抑,自从被云曦气病之后,她的身子就一直不是很好,如今司傲天回来了,她才感觉找到了主心骨。

    “傲天,你是不知道那个长公主有多可恶!她不但来我们司府摆公主的架子,还逼着我将二姨娘送去了庄子……”司老太太一想到那日之事,便仍是愤懑难平。

    等着司老太太诉完了苦水,司傲天才看着她缓缓开口道:“母亲不满意这件婚事,所以就想出了利用玉儿陷害长公主的办法?”

    司老太太张着嘴,惊讶的发不出声音,半晌才开口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辰儿已经将事情的始末都告诉给了儿子,母亲,这件事您真的是做错了!”

    司老太太只觉得自己的脸上一阵发烫,她虽然觉得自己做的没错,可是自己那有些阴狠的手段被儿孙得知还是感觉面上无光。

    “一定是那沈静歌与辰儿说的!真是一个长舌妇,居然与辰儿说这些事情,太可恶了!”司老太太丝毫不考虑自身的问题,只一味地将事情推到了沈静歌的身上。

    “母亲!静歌没错,辰儿没错,长公主更没有错处!这件事,真的是您做错了!”司傲天正色说道,并没有因为她是自己的母亲而有所偏袒。

    司老太太想要解释,司傲天却是继续开口说道:“长公主是尊贵的皇族,若不是因为她还顾及静歌,只怕我们司府都会因此而被株连!

    我们司府现在看起来很风光,可是这风光都要依赖于陛下的喜好,若是陛下动怒,便是繁盛如杨府也是一夜之间分崩离析!

    如今陛下将儿子调回长安,可不仅仅是为了封赏,更是要用儿子做他稳固江山的一角,是用来制衡其他世家的一把匕首!

    若是这把匕首不能被陛下所用,或是伤到了陛下,我们司府的下场便不用儿子再说了吧……”

    司老太太的脸色越来越白,她一直以为是自己的儿孙争气才会得陛下重视,却哪里想得到这般深。

    司傲天虽然不忍吓唬她,可是现在夏国看起来风平浪静,实则却是要比之前三足鼎立更加险峻,他必须要防止母亲再生事端!

    “国不可无君,除了君王之外其他人的生死存亡根本就不值一提。

    夏国从来不缺文人武将,只要陛下不顺心,损了几个将军,甚至是一支军队又有什么大不了的!”说到此处,司傲天的眼中闪过一道冷芒,如同最为锋利的利刃,淬着幽幽寒光。

    “真的有这么严重?”司老太太再一次询问道,希望能从司傲天的脸上得到一丝宽慰。

    “现实永远只会比想象的更为残酷,若是母亲不希望我们步六部尚书府的后尘,还请母亲切莫再冲动行事!”司傲天一番话说得司老太太一丝喜悦也无,只神色寥寥的与司傲天说了几句话,便让他离开了。

    司傲天行礼而出,抬头看了看头顶碧蓝的天空,眯了眯眼眸。

    长安的温度要比边境暖上很多,可是这里的风却要更加的刺骨寒凉,稍有不慎,便是粉身碎骨!

    夏宫中,安华看着云曦有条不紊的安排着一切,与喜华她们几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喜华偷偷的与安华咬着耳朵,低声说道:“安华姐,你说冷公子到底给公主留下什么了?公主这几日看起来明显精神好了许多!”

    “谁知道呢!”安华也有些好奇,公主的精神几乎是瞬间就好了起来,真是不知道冷公子到底留下了什么宝贝!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呢?”云曦看见安华两人在嘀嘀咕咕的咬着耳朵,便不由得发问道。

    “没什么!”两人异口同声的开口说道,配合的尤为默契。

    云曦虽然心中生疑,却是也没有多问,只开口说道:“我们出去走走吧!”

    安华给云曦披上了一件厚厚的大氅,又给云曦捧了一个铜手炉,“公主,外面天寒地冻的,您又一向畏寒,出去做什么呀?”

    “我们总待在这宫里就难以知道别人的心思,知己知彼方才能百战不殆!”云曦眸色清明,嘴角扬起一抹冷寒的笑意。

    冬日的夏宫一片银装素裹,光秃的树枝上挂了一层亮晶晶的冰霜,相较于深秋的枯黄多了一分美感。

    此时夏宫最美的颜色已经不在御花园了,而是在梅园之中,梅园有寒香园的三倍大,里面只有一个小花厅,剩下的地方都种着各色的梅花。

    云曦对于梅花不是很热衷,她坐在花厅里,手里捧着一杯冒着白色热气的梅花茶。

    园中安静无声,云曦倒是有了一种姜太公垂钓的感觉,就是不知道谁才会是她钓上来的第一条大鱼呢?

    身后传来了窸窣的脚步声,云曦抬头望去,只见是云茉弱柳扶风般款款走来。

    云曦微微挑了挑眉,没想到第一个来的竟是她!

    云茉嘴角含笑的步入花厅,自然的坐在了云曦的身边,她笑得依旧温婉柔美,身上有一种让人不由就会生怜的气质。

    “大皇姐终于出门了,茉儿已经有好些日子没有见到大皇姐了呢?”云茉笑得甜美可人,仿佛两人之间并没有曾经的嫌隙。

    云曦心中轻叹,不过数月的时间,云茉的性子竟是转变成了这样!

    “是五妹变得太快,还是之前隐藏的太深呢?”云曦抿了一口清香的茶水,淡淡开口道。

    云茉眉头微皱,上下打量着云曦,试图看出她心中的意图。

    “大皇姐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愿意看到妹妹变得尊贵吗?”

    “高处不胜寒……”云曦幽幽叹息了一声,伸手拢了拢身上的大氅,“五妹现在只能见到眼前的繁华,却是没有看到繁华背后的凄寒阴冷,宫里的生活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

    云茉却是扬起了一抹冷笑,有些嘲讽的看着云曦,“大皇姐这句话说得真是有趣,若事实真是如此,那么大皇姐又何必让七弟做这个储君之位呢?

    世上最尊贵的位置莫过于那把龙椅,若是大皇姐真的为七弟好,倒是不如主动退位让贤,当一个闲散王爷岂不是更好吗?”

    云曦闻后抬眸看了云茉一眼,看着云茉那有些阴冷的笑意,缓缓开口道:“让贤?让给谁呢?八弟年纪小,又一向贪玩,看来这个位置非三皇弟莫属了?”

    云茉的脸色僵了一瞬,却仍坦然的迎视着云曦的双眼,云曦看了一眼云茉身后的青瓷,抿嘴一笑,慢悠悠的说道:“看来贤妃娘娘将五妹调教的很好啊,只是没想到一直避而不出的贤妃娘娘竟是还存了这等心思!”

    云茉愤然起身,拍着石桌厉声叱道:“云曦,你不要血口喷人,母妃她什么都没有说过!

    你不要以为谁都像你这样功利,母妃她从来都没有想争过任何的东西!”

    “那这么说来,这些都是你自己想的了?你才叫她为母妃多久,贤妃居然就有能力让你这般死心塌地,手腕还真是高明啊!”云曦讽刺的扬起了嘴角,冷漠的嘲讽道。

    “才不是呢!母妃是这个世上对我最好的人,她一心为我,若不是母妃,我当初杀……”

    青瓷突然剧烈的咳了起来,云茉恍然初醒,正对上云曦那双幽冷的墨眸,那眼神太过清澈冰冷,竟是让云茉心里泛起了寒气。

    好险!

    刚才若不是青瓷提醒她,她就险些要将自己的秘密说出来了!

    云茉狠狠的瞪着云曦,她竟是在探自己的话,真是可恶!

    云曦低头饮了一口茶,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失落,就差一点她就能知道云茉交好贤妃的秘密了,真是可惜啊!

    云曦看了一眼那长的毫不起眼的青瓷,看来贤妃对云茉真是很上心,这青瓷还真是精明能干!。

    云茉调整了一下思绪,她不能被云曦牵着鼻子走,云曦身边也不是无懈可击,国公府不就巴巴的给云曦送了一份大礼吗?

    “最近父皇对鸾嫔娘娘可真是宠爱有加,鸾嫔娘娘的身份也很尊贵,与上官皇后一样出身于国公府,若是等到鸾嫔娘娘也诞下一位小皇子,这皇后之位……”

    “皇后永远是本宫的姑母!太子之位也绝对不会改变!我们的身体里都留着国公府的血液,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是有人想要挑拨离间,还是趁早打消了这个念头吧!”

    众人闻声望去,只见是上官鸾缓缓走来,一身鹅黄色的长裙为这严冬都带来了一抹春日的生机。

    上官鸾与云曦和云茉见了礼,上官鸾站在云曦身边,嘴角凝笑的看着云茉,一副同仇敌忾的模样。

    云茉没想到上官鸾竟是会说出这样一番话,自觉没趣,甩了甩帕子便离开了。

    见云茉离开,上官鸾的脸上才露出一抹恬淡的笑意,亲昵的坐在了云曦身边,开口说道:“就凭这样也想离间我们之间的关系,真是白日做梦!”

    云曦看了上官鸾一眼,淡淡开口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鸾嫔娘娘是在提醒本宫吗?”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