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九十四章 等我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九十四章 等我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夏帝将上官鸾拉至自己的身边坐下,上官鸾羞红了脸,却是无法推拒,只得窘迫的缩在夏帝的怀里。

    而夏帝最爱她这副模样,他当年对上官慕清也是一般的深情,可是她太骄傲太倔强。

    即便他得到了她的人,却依然得不到她的心,哪怕是两人是在行恩爱之事,也不见她的脸上露出半分的情欲。

    每每同房之后,她都会冷漠的起身去沐浴,仿佛沾染上他的味道都会让她感到恶心!

    他那时年轻气盛,自然不信这天下有他这个天子得不到的,他百般的讨好,万般的宠爱,却是连一个笑脸都难以得到。

    直到后来她怀上了云曦,他本以为他们有了孩子,她就会改变心意,可她竟还是那般冷淡的模样。

    一日,他终于得到了焦尾古琴,他本想去讨她欢心,却是突然看到她笑颜如花,让他一时惊怔原地,因为自从她进宫之后便再未那般笑过。

    他爱上她便是因为她那双璀璨的眼眸,欢快的笑颜。

    那是一年初春,风和日丽,天暖气清,她在国公府的花园中荡着秋千,那干净温暖的脸庞一下子就入了他的心,让他再也无法放下。

    此时看着这久违的笑脸,他满心欢喜的要去找她,却是只见她满眼柔情的问了身边的宫女一句,“将军可好?”

    那一刻,他的心里充满了狠意和怒火,他们已经成了夫妻,而她的心里想的念的却是另一个男人!

    他以为自己打败了那个人,可笑的是他能将上官慕清从那人的身边抢来,却是没有办法将他抽离出她的心!

    从那一刻他就知道了,只要那个人存活在世一日,他就没有办法彻底得到她。

    于是他派那个人常年征战,想让他战死异乡,可他却是屡立奇功,在朝中的地位越发的稳固。

    而他也在一日日的追求中渐渐失了耐心,他的身边美人环绕,有不输于她美色的韩妃,还有娇嫩美艳的丽妃,他放在她身上的心思越来越少,直到几乎已经遗忘。

    后来她又怀上了云泽,那只是一个酒后的意外,他们已经多年不再同房,看到她那冷淡憎恨的面孔,他心中的恨意也喷涌而出。

    终于,他终于等到了机会,在一次战役中他设计将整个姜家军逼入绝境,那个人终于死了,他心上的石头也终于移开了!

    当那人的死讯传回来时,上官慕清动了胎气,早产生下了云泽。

    而可笑的是在那人死的一瞬间,他对上官慕清也已经彻底失去了兴趣,任她自生自灭,任人害死了她……

    那时他才明白,他不见得有多么深爱上官慕清,他只是在为自己的求而不得而感到不甘!

    “陛下……陛下……”上官鸾见夏帝不知为何失了神,便蹙眉唤道。

    夏帝被这娇弱如黄鹂般的声音唤回了思绪,他看着怀里那娇嫩欲滴的少女,心里有一种极大的满足感。

    就像是突然实现了年轻时的愿望,那种欢喜自是无法言表。

    夏帝突然将上官鸾抱起,直直的走向了床榻,与上官鸾在一起他就会回想起曾经的时光,就会觉得自己不是一个逐渐老去的中年男子,而是正值少年。

    “陛下,现在是白日啊!”上官鸾有些惊恐的说道,这简直是白日宣淫!

    “朕是皇帝,谁敢管朕?”夏帝莫不在意的将上官鸾扔在了床榻上,低身压了上去。

    殿内的婢女纷纷退下,柳絮将殿门合上,隐隐只能传来女子那压抑低吟的声音。

    床幔轻荡,人影交错,上官鸾看着自己身上的中年男子,他与自己父亲年岁相符,即便他依然俊美不减,可是他们相差了二十余岁!

    上官鸾闭上了眼睛,纤细的手紧紧的抓着床幔,她咬着嘴唇,隐忍着不让自己发出羞人的呻吟声。

    她咬了咬牙,既然她已经走上了这条路,便只有继续走下去,因为她已经没有退路了!

    两人纠缠许久,直到夏帝心满意足,他才环着上官鸾小憩了起来。

    直到傍晚将近,两人才起身梳洗,宋公公已经让御膳房准备好了晚膳,上官鸾浑身绵软无力,柳絮便在一旁布菜伺候着。

    夏帝的眼里都是爱怜,她给上官鸾夹了一块鱼肉,柔声说道:“鸾儿什么时候给朕生一个皇子呢?若是鸾儿的孩子,朕一定会放在心尖上疼着!”

    上官鸾神色一僵,却是随即掩饰好了神色,淡笑不语,柳絮偷偷看了上官鸾一眼,亦是神色复杂。

    夏帝用过膳之后便去沐浴了,柳絮一脸惋惜心疼的看着上官鸾,开口说道:“小姐,您这么做值得吗?女人没有子嗣,以后可如何是好啊!”

    上官鸾喝了一口茶,她闻到自己身上有龙诞香的味道,龙诞香自是只有夏帝才能用,可是这尊贵的香气却只让她觉得作呕。

    “没有什么值不值得,我不想与云曦为敌,也只有这样才能让她相信我……”

    上官鸾幽幽开口说道,柳絮叹了一口气,只哀叹自家小姐时运不济,竟是会落得这般田地。

    虽说皇帝的妃嫔惹人艳羡,可是这陛下都已经儿女满堂了,终究还是可惜了她家小姐!

    ……

    自从冷凌澈离开之后,云曦没有流过一滴泪,也没有叹过一口气,可是时间长了众人都慢慢发现了云曦的变化。

    她会在斟茶时突然失神,茶水流了满桌也恍然未觉;她会在练字时突然停笔,任由墨汁蔓延成一团团的黑雾。

    她时常会忘记别人上一句在说些什么,甚至会忘记自己即将要做什么。

    安华她们看在眼里都急在心里,公主失了冷静,若是此时突生变故可如何是好呢?

    终于,在云曦第无数次倒洒了茶水后,她无力的坐在了椅子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好一阵无声的沉默之后,云曦才有气无力的开口说道:“安华,你让太子去一趟质子府,看看他还有什么东西没有拿走,我……可以暂时帮他保管!”

    云曦不知是在与谁解释,总之安华几人是万万不信的,只是现在谁也不敢再促狭她,只照着她的吩咐做了。

    云泽有些不情不愿,他心里还是埋怨冷凌澈的,不辞而别,毫无担当!

    可是他又不愿违背云曦的意思,便只好找了个理由去了质子府。

    冷凌澈的院落在最偏僻的角落里,院中堆着积雪,掩盖了一片枯黄的草枝,房前曾经好像种着什么植物,可现在都已经枯败了。

    这院子随着它主人的消失而荒芜了起来,变得毫无生气枯黄惨败。

    云泽蹙了蹙眉,质子府的下人殷勤的将屋门推开,引领着云泽走了进去。

    “太子您小心些,这里灰尘大,别脏了您的衣裳!”小厮殷勤周到的笑着说道。

    云泽懒得理会他,只开口说道:“秋羽,你看看我借给他的书册还在不在,好好找找!”

    秋羽心领神会,小厮也想有个表现的机会,便讨好的问道:“太子殿下,您想找什么书?奴才识得一些字,可以帮您找!”

    云泽斜睨了他一眼,冷冷说道:“不该你问的事情不要问!”

    那小厮吓得缩了缩脖子,不敢再擅自答话。

    过了一会,秋羽灰头土脸的走了过来,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里面本就不大,一眼就可以望到底,除了那些个质子府原有的摆设,便是本书卷都没有。

    云泽有些失落,他这什么都带不回去,怎么与阿姐交代啊?

    云泽有些落寞的看着门外,伸手一指,开口说道:“那里种的是什么?”

    那小厮顺着云泽的手指望去,云泽指的正是那一片枯败的草枝,小厮挠了挠头,仔细的回忆着,开口说道:“就是一片白色的花,奴才听人说那是白芙蓉……”

    看着云泽好像有些兴趣的模样,小厮继续开口道:“这里以前种的并不是白芙蓉,这是后来冷公子种的!”

    “哦!”云泽淡淡应了一声,给了秋羽一个眼色,秋羽便拿出碎银子给了这小厮,小厮立刻感恩戴德的收下。

    云泽正要满怀失望的离开,却是突然有人唤住了云泽,“太子殿下!”

    有一个人被侍卫拦住,云泽顺势望去,他认得那人,那是南国质子荣宁,与冷凌澈的关系还算是亲近。

    “让他过来!”云泽命令道,那些侍卫收起了刀剑立于一旁。

    “太子殿下!”

    云泽点头与荣宁见过,荣宁有些神秘兮兮的与云泽说道,“太子殿下可否去在下的院子一趟,在下有东西要给您!”

    云泽狐疑的看了荣宁一眼,眸色微转,便抬步跟上了荣宁的脚步。

    荣宁从衣柜的夹层里翻出了一个长而窄的盒子,看起来装的应是字画一类的东西。

    “这是冷兄交给我的,他说若是太子来了便让我把这画交给太子。我起初还有些疑惑,可谁曾想他第二天一早就消失了……”

    荣宁的心情很是复杂,又是为他感到高兴,又有些惆帐。

    冷凌澈能离开自是好的,可是他心里自私的舍不得冷凌澈,如今冷凌澈一走,他真是连个说话的人都没了。

    云泽闻后更是茫然不解,“他怎么知道本宫会来?”

    “这个在下就不知道了,冷兄只这么与我说的!”荣宁摇了摇头,他起初也纳闷呢,太子怎么会来质子府?

    谁曾想到云泽今日还真就来了!

    云泽看着手中的匣子,红嫩的嘴唇微微撅起,似乎很是闷闷不乐,秋羽见此连忙双手接过,开口道:“太子,我们走吧,长公主还等你用膳呢!”

    云泽沉了一口气,这种被人看透的感觉还真是不好!

    云泽负气离开,荣宁几经犹豫还是开口问道:“太子殿下,在下斗胆一问,冷兄他还好吗?”

    云泽停住了脚步,却是并未回头,只开口说道:“他已经回到金陵了,好的不得了!”

    云泽说完就怒气冲冲的离开了,秋羽摇头叹了一口气,他们太子殿下就是别扭的很,明明很关心冷公子的消息,却偏偏还要做出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样。

    云泽将画送到了云曦的面前,也算是圆满完成了任务。

    云泽坐在一旁盯着盒子,那模样就是想要和云曦一起看。

    云曦看了云泽一眼,开口问道:“你今日的功课做完了吗?”

    “早就做完了呀!”云泽仍旧盯着那盒子,他倒要看看冷凌澈临走前留下了什么!

    “明日的功课可准备了?”

    “看了呀!我都记住了!”云泽很不善解人意的说着,安华和秋羽相视一眼,皆是一脸无奈。

    “那昨日的功课你可复习了?”

    云泽正想回答,秋羽很有眼色的说道:“太子,您还没复习呢!”

    “我已经……”云泽刚要开口,却是看秋羽一直在与他使眼色。

    他又看了云曦一眼,才明白阿姐这是不想与他分享!

    云泽只怪自己没有在马车上偷看,可他心里虽是好奇,却也只得不情不愿的离开。

    “对了阿姐,我去质子府时,小厮说那人的院子里种的全是白芙蓉!”云泽现在连冷凌澈的名字都不愿提,说完之后便气呼呼的离开了。

    云曦却是一怔,他也在院子里种了白色的芙蓉花吗?

    一直被她刻意掩埋的回忆重新浮现在了她的心间,之前的一幕幕清晰的浮现在了她的脑海中。

    安华几人识相的离开了,只留下云曦一人在屋内,她静坐许久,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面前的长盒子。

    她深吸了一口气,似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才将手伸向了盒子。

    可是她的指尖不知为何竟是在轻轻的颤抖,心里有期待还有一丝她自己都说不清的恐慌。

    云曦打开了盒子,里面放着一幅画卷,画卷缓缓展开,上面的内容清晰的呈现在云曦眼前。

    这是一幅水墨画,白色的画卷上没有鲜艳的色彩,可是那芙蓉美人图却依然唯美。

    在一片芙蓉丛中,有一个长裙少女嘴角凝笑,她扯过一枝芙蓉花,将花放在鼻下轻嗅,单单一个侧脸便已是风华无双。

    云曦笑着轻轻抚摸着画卷,她知道,画上的美人是她,更能感觉到这画卷所流露的情意。

    “拒霜花已吐,吾宇不凄凉。天地虽肃杀,草木有芬芳……”云曦轻轻呢喃着画卷上的题诗,回忆如潮水般涌来,可这次带给她却不是悲伤,而是那种难掩的甜蜜。

    云曦轻轻的抚摸着画卷,似在抚摸情人的脸颊,轻缓温柔。

    她心中笼罩多日的阴霾似乎被瞬间冲散,她灰色的生活在这一刻充满了阳光、花香还有那漫天飞舞的萤火虫……

    原来她竟是这般容易满足吗?

    云曦细细的欣赏着画作,突然双眉一凝,眯着眼睛细细的看着。

    “怎么会?”云曦不可置信的呢喃着,她呆坐在椅上,沉默了许久。

    云曦看着自己手指上的白玉指环,喃喃自语道:“凌澈,你到底想做什么?”

    云曦陷入了深思,只因为那画作上藏着两个字——等我!

    云曦以为两人的分别是再也不见,因为她离不开夏国,而他无法存于夏国,可他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他还要回来?

    可他该如何回来?

    云曦那有些涣散茫然的眼神变得越来越清澈明亮,这些时日的了无生气瞬间烟消云散。

    这一刻,她还是那个自信冷傲,高高在上的夏国长公主,她不再软弱,不再迷茫,她清楚的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若是夏国局势稳定,若是她能大权在握,若是泽儿坐稳了储君之位,那么他们之间也许还有着一丝可能。

    她不能再这般颓废,她曾与泽儿说过,想要什么就要去努力争取,哪怕是伤痕累累也不要有一丝的遗憾!

    云曦的嘴角重新扬起了笑意,自信张扬,闪亮夺目,既然这般,是时候做一个了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