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惊天阴谋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九十二章 惊天阴谋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看着云茉,神色却是有些恍惚,云茉见此更是欢喜,声音柔柔弱弱的说道:“看来大皇姐很是心伤啊!不过想来也是,大皇姐一片真心,却是被人家狠心抛弃,换做是谁都会伤心欲绝的!”

    云曦轻轻的摇了摇头,神色淡然,无悲无忧,看着云茉的眼神却是有些悲悯,“我没有在想这些,我只是想起了以前。

    我曾觉得五妹妹是这宫里最干净的人,可没有想到你却是被利欲污染的最快。”

    “你什意思?”云茉脸色变了变,不解的看着云曦。

    “五妹妹真的以为玩弄权术是个很有趣的事情吗?你现在已经是清平公主了,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了,若是你聪明就该知道适可而止!

    玩弄权术之人,终究会死在权术的手中,人还是活的简单一些善良一些的好!”

    云茉听闻之后却是“呵呵”的冷笑不止,“云曦,你不觉得你与我说这些话十分的可笑吗?

    狠辣如你也配与我说教?这宫里最狠心的女人就是你了,云曦!”

    云茉对云曦不仅有恨,还有着更为复杂的妒,甚至在她心里,对云涵和云婕都没有这种感觉。

    云涵和云婕都有母族的帮衬,又得父皇的宠爱,而云曦与她一样,不但没有了母亲,更不被父皇所喜。

    可是为什么云曦就能活的那般肆意,而她却要被人欺凌,就像一只丧家之犬。

    所以,她嫉妒云曦,云曦应该与她一样惨才对,应该与她一样卑微可怜,而不是活的那般高贵尊荣!

    所以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将云曦拉下云端,迫不及待的想看见她的眼泪,看见她的摇尾乞怜,只有那样她扭曲的心才会得以平缓!

    看着云茉那狰狞的模样,云曦无奈的轻叹了一声,“我玩弄权术是为了活着,而不是为了得到什么。你我之间道不同不相为谋,只是我奉劝你,最好不要将手伸向我,否则我必断你双手!”

    云曦说完,便转身离开,云茉本是想来奚落她,没想到反是生了一肚子的闷气。

    她不甘心的追了上去,可刚刚转身便看见了沈静歌正站在拐角之中,望向她的眼神满是厌恶,哪里还有之前的怜惜。

    “云曦,你害我!”云茉惊慌的看着沈静歌,在触及她那冰冷的目光时,云茉满脸怒气的看着云曦。

    云曦心中无奈,“本宫害你?难道不是你主动跑来与本宫攀谈的吗?”

    云曦与沈静歌有约,却没想到中途竟会遇见云茉,而云茉一见面便欲落井下石,如今真相毕露却是反而要怪她!

    果然,被利欲冲昏头脑的女人都没有道理可讲!

    “司夫人,您听我说,我不是……”云茉对司辰余情未了,她现在已经有了可以匹及他的身份,她还是想嫁给司辰。

    沈静歌挽住了云曦的手臂,不再去看云茉,只与云曦说道:“我们去别处谈!”

    云曦点点头,两人挽手离开,没有一个人理会云茉,只留云茉一人红着眼睛憎恨的看着她们的背影。

    “这人心真是说变就变!之前在佛光寺的时候,我觉得五公主还是个很好的女孩,却没想到她竟是也变成了这副模样!”

    沈静歌只觉得唏嘘不已,不明白这人怎么就变成这副样子了。

    “这宫里就是个大染坊,哪有不被沾惹的呢!”云曦淡淡笑道,对于这种事虽是觉得有些痛心,却也是习以为常。

    沈静歌看了云曦一眼,心里满满的都是心疼,她昨日就要来看她,却听闻她身子不舒服病倒了,心里便更是担心,今日一早便递了帖子来。

    “云曦,你别太伤心了,那冷公子……”沈静歌并不是那种心思细腻的人,也不会劝慰别人。

    云曦打趣道:“静姨真是与母后说的一般模样!”

    “什么模样?”沈静歌一时有些茫然,便开口问道。

    “母后说,让静姨来劝慰别人,还不如让您舞刀弄剑来的漂亮!”云曦一双眼睛里洒满了笑意,像是落入了银色的碎光,璀璨光华。

    沈静歌一怔,随即摆摆手笑了起来,“不错不错,这的确是你母后说的话!”

    沈静歌见云曦神色还好,便也不再提及冷凌澈的事情,她并不清楚云曦和冷凌澈之间的感情,也只不过是听人提及,这才想着来劝慰一番。

    其实她更在意的是另一件事,想到此处沈静歌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正色道:“上官鸾是怎么回事?她怎么突然就成了鸾嫔?”

    “这件事云曦暂时也还不清楚,不过上官鸾就在宫里,她迟早回来见我的。”国公府的行为简直就是在云曦的心里插刀子。

    不过因为上官皇后一事,云曦与国公府已经有了一些防备,倒是也没有觉得难以接受。

    “昨日我来看你,你正病着,我便去了国公府见老夫人。

    只见大老爷和大夫人都跪在屋里,你外祖母看起来十分震怒,还打了大老爷板子,便是国公爷来劝都没用!”

    云曦闻后,叹了一口气,外祖母对她是实心实意的好,可国公府却也不是外祖母能够掌控的。

    “外祖母对我是好的,所以不到迫不得已,我真的不想和国公府刀剑相向。”云曦不想让国公夫人伤心,也不想被人所害,这国公府还真是给她出了一个大难题呢!

    “现在宫里是贤妃掌权,贤妃这人看起来还是不错的,之前在殿上也只有她肯为慕清说话,想来也是个念旧情的人,你以后也可与她亲近亲近!”

    沈静歌不知道这宫里的弯弯绕,只是单纯的觉得贤妃是个好人。

    云曦淡声应下,也不想与沈静歌多说什么,免得她又担心。

    沈静歌仍未自知,兀自说道:“这人的命运真是说不好,贤妃久居深宫,没想到反而是她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不过这还得因为贤妃的性子好,不争不抢的与她母亲一样。当年姜夫人刚从徐城过来,未过多久便与长安城中的夫人打成一片,就连我母亲都对她赞不绝口呢!”

    云曦淡笑的听着,却是突然神色一变,正色问道:“静姨,你再说一遍,贤妃的母亲是哪里的人?”

    “徐城啊,怎么了?”沈静歌被吓得一惊,不知道云曦为何突然变了脸色。

    “徐城,徐城……”云曦喃喃自语道,脑海中闪过了一幅幅画面,一种种可能。

    冷凌澈在临行前与她说过,千杀阁中的元老人物有姜家军队的老将,虽然他暂时没有发现千杀阁与宫里有什么往来,可是他不相信机缘巧合。

    千杀阁曾经刺杀过她,那次若不是冷凌澈救她,只怕她定会性命不保。

    可云曦也没想到冷凌澈竟是还一直在查千杀阁的事情,她在听闻之后有些惊诧,虽然她从未轻视过冷凌澈,却也没想到他在长安中竟也有着自己的势力。

    不过云曦随即了然,冷凌澈既然有办法逃离夏国,又如何会真的孤立无援,他们这样的人,生来就比别人多了一个心窍!

    想到冷凌澈,云曦的心中一阵阵的刺痛,不知道他此时到了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按时用膳……

    云曦晃了晃头,试图将那个人,将那个名字重新埋在心里深处,不再触及,不再记起。

    她迫使自己去想别的事情,她还记得宁淑仪的家里就在徐城,所以她才会有那朝颜花的花膏。

    可是她之前就有所怀疑,那朝颜花踪迹难寻,宁淑仪的父亲不过是个六品小官,如何有能力去密林之中寻求如此珍奇的东西。

    云曦将很多很多事情都穿成了线,佛光寺的刺杀,宁淑仪的朝颜花,云茉突然的转变,还有这次宫宴上给尚书府的一击重创……

    这些事情串联起来却变成了一个惊天的阴谋,变成了一个极其恐怖的故事,让云曦都觉得背生寒气,仿佛身后有一双诡异恐怖的眼睛在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若果她的猜测是对的,那么这世上竟是有如此善于隐忍蛰伏之人,有如此心机深沉之辈,她的图谋又是什么?

    “云曦,你还好吧?我看你的脸色有点难看啊,是不是风寒没有痊愈呢?”沈静歌本是在自说自话,却看见云曦的脸色突然就白了,立刻关切的问道。

    沈静歌唤了几声,云曦才回过神来,扯出一抹微笑说道:“我没事,我们回曦华宫坐吧!”

    “不了,我就是来看看你,怕你难过想不开。你若是有什么心事尽管和静姨说,千万别藏在心里!

    你身子也不好,早些回去休息吧,我改日再来看你!”沈静歌又嘱咐了好一番,云曦都一一应下,沈静歌这般才出了宫。

    云曦只觉的心底冒着阴冷的寒气,不过这样也好,有事可做方才可解相思。

    看着云曦离开,暗处的玄羽才将一个憋了许久的喷嚏打了出来。

    冬天绝对是他们暗卫最难熬的日子,夏天虽然蚊虫多了一些,可是他们好藏啊,找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喝着小酒吃着花生也挺不错的。

    可是这大雪天的,树都秃了,他连个藏身之处都没有,只能在假山、岩石、屋檐上吹着冷风。

    玄羽又打了一个喷嚏,之前他还真以为主子是高看他才留下他,如今他才知道主子这是在变着法的为难他。

    想到玄宫这个时候可能在喝着小酒吃着热菜,玄羽就嫉妒的要命!

    不行!

    他不能白白遭这个罪,他一定要力求在未来世子妃面前露脸,将玄宫他们全部比掉,让他们知道什么才叫主次!

    “阿嚏!”玄羽吸了吸鼻子,连忙跟上了云曦的步伐,现在只希望长公主可怜他一番,天寒地冻的不要再出来聊天了!

    云曦回到曦华宫时,将自己的想法与几个丫头都说了,安华几人听完也是不住的冒着冷气。

    “虽然公主之前就怀疑贤妃娘娘有问题,可若真是公主这般所想,那贤妃未免藏的也太深了!”喜华不由得感叹道,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人心隔肚皮。

    “那贤妃借宁淑仪之手对陛下用朝颜花,难道是为了损伤陛下的龙体?难道他们是想造反不成!”安华想的又多了一层,想要争宠的女人不难对付,可怕的是那些想要夺权之人。

    这也是云曦所担心的,如果千杀阁中有姜家的亲信,贤妃在宫里又要损伤父皇的龙体,难道她是想里应外合夺了夏国的江山?

    可是为什么?

    逼宫造反是什么罪名,那足以株连九族!

    就算贤妃的母族凋零,可是她还有云彬这个儿子啊,难道就是为了那无限的尊荣?

    云曦摇了摇头,她不觉得贤妃是这样的女人,若是她想为云彬争上一争,那她至少也要尝试笼络父皇的心,因为这样才是最简单最安全的办法。

    到底是什么将贤妃逼到这么一步,如果是她,能将她逼得走这一步的就只有血海深仇!

    “血海深仇……”云曦喃喃自语道,脑中闪现了一个可怕的念头,难道当年姜家覆灭不是意外而是人为?

    云曦只觉得这里有一个巨大而复杂的谜团,她抽丝剥茧,本以为看到了答案,实则却是陷入了另一个困境……

    “公主,鸾嫔娘娘求见!”殿外传来小宫女小心翼翼的声音,曦华宫的人也都知道上官鸾与云曦的关系,一时自是紧张。

    “不见!”云曦淡漠的出声道,她现在没有心情与上官鸾虚与委蛇。

    “是!”

    殿外静了下来,看起来应该是小宫女出去传话了,不过片刻小宫女却又转身回来,为难的说道:“公主,鸾嫔娘娘说,您若是不见,她就……她就一直等着你……”

    “刚进宫便学会逼迫了?那就让她候着吧,一个小小的鸾嫔还不值得本宫一见!”云曦怒声道,不知为何失了往日的平静,显得有些焦躁。

    “公主,鸾嫔毕竟是国公府的人,若是贤妃真如公主所想,那我们还需要帮手!

    不如先看看上官鸾的意思,除掉贤妃之后我们再慢慢收拾鸾嫔也不迟啊!”

    喜华有些震惊的看着安华,咽了咽口水,开口道:“安华姐,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腹黑了?”

    安华凑近了喜华,阴冷一笑,随即一把拧住了喜华的耳朵,冷声道:“我不仅腹黑,手也黑的很!”

    “哎呦,好姐姐,我错了,我错了!您一点不黑,简直和外面的雪一样白!”喜华夸张的大声忽痛,连忙求饶。

    安华松开了手,看着云曦正色道:“公主,我们见还是不见?”

    云曦叹了一口气,揉了揉头,是她心绪不宁了,这个时候自是不能再结仇敌,“传她进来吧!”

    片刻之后,殿内的门帘被小宫女掀开,先迈进殿内的是一双黄色坠东珠的绣鞋,随即是一个清丽难言,眉目如画的女子。

    上官鸾身穿一身嫩黄色的迎春小袄,披着一件纯白色的狐皮大氅,长发挽起,斜斜的插着一支黄蕊莲花白玉簪,身上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那是所有妃嫔都没有的那种清纯干净的少女感。

    上官鸾的容颜还是那么美,眉眼弯弯自带笑意,此时她眼中盈盈含泪,更是显得那双眼眸宛若秋水,让人心驰神往。

    云曦只淡漠的抬了抬眸,并没有与上官鸾叙旧的意思。

    上官鸾咬了咬嘴唇,眼眶红红的,里面晶莹的泪珠似乎很快就要滚落而下。

    她突然跪在地上,双肩微颤,脸上是悲愤又羞愧的神色,“云曦表妹,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可是你相信我,这真的不是我所愿,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题外话------

    今天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