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九十一章 鸾嫔娘娘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九十一章 鸾嫔娘娘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已是一年之末,往年此时宫中都最是欢喜热闹,各宫都在繁忙的准备着新年的各项事宜。

    可是今年的夏宫却是被愁云所笼罩着,六部尚书府因为十六年前的案子而获罪,便是最为尊贵的杨太后都被禁足在了懿祥宫内。

    宫人一个个噤若寒蝉,生怕自己一步行错被主子责罚,可就在这局势紧张之际,又发生了一件让夏国哗然的大事——楚国质子冷凌澈竟叛逃回国!

    这件事出乎了众人的意料,因为就在前一日冷凌澈还参加了云曦的寿宴,今日一早起来竟是就不见了踪影。

    冷凌澈性子温润低调,若不是他的相貌才华让人无法忽略,没有人会觉得那般润朗的一个公子竟然敢逃离夏国,而最重要的是他居然还是神不知鬼不觉的逃走了!

    云曦昨夜弹了一夜的琴,却是突然晕倒在地,还发起了热,夜里高烧不止吓坏了众人。

    宁华连夜抓药,众人忙活了将近一晚,云曦的病情才有了好转,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下早朝,云泽红着一双眼睛,来不及回去休息便赶来了曦华宫。

    安华连忙斟了一杯热茶递给云泽,云泽接过却是一口未动,小声问道:“阿姐可醒了?”

    安华摇了摇头,开口回道:“还在睡着呢,不过已经不热了,宁华也诊了脉说是脉象平稳,没什么大碍。”

    看着云泽那红着的眼睛,安华关切的说道:“太子也回去休息会儿吧,您昨晚一夜没睡,小心熬坏了身子!”

    云泽却是坐了下来,手紧紧的握着,两条墨眉皱成了一座山峰的模样,“今日早朝上,我听闻了一个消息,冷先……冷凌澈逃走了!”

    “什么?”

    几个丫头皆是面面相觑,只有安华在短暂的惊讶后便恢复了平静,这般一来公主昨日的怪异行为就得到了合理的解释。

    她听公主说过,冷公子是要回到楚国的,难怪昨日两人难舍难分,公主又弹了一夜的琴,想必那箫声便是冷公子所奏。

    公主知道冷公子要走才会伤心欲绝,甚至是昏倒在地。

    “冷公子昨日还在呢,怎么今日便走了?”宁华有些意外,她看得出公主对冷公子很上心,可是想不明白他怎么会突然就离开了。

    一向不理会旁事的乐华也投来了关注的眼神,显然对于她们来说,冷凌澈绝不只是一个质子。

    “毕竟是楚国人,心里自然还念着楚国,我们对他再好也是没有用的!”云泽显然动了怒气,想想他们昨日聊天的内容,他便觉得自己像个小傻子一样。

    他与冷凌澈掏心掏肺,人家却是已经有了离开的心思,甚至还不辞而别,难道在他的心里自己什么都不是吗?

    他那么崇拜冷凌澈,甚至都放心将自己的阿姐都交给他,可是冷凌澈太让他失望了!

    “阿姐现在还病着呢,若是让她知道冷凌澈逃了,阿姐该多伤心啊!”云泽向内殿望了一眼,两只小手紧紧的攥着。

    安华见此劝道:“太子,奴婢觉得公主应是知道的!”

    安华将自己的猜测告诉给了云泽,云泽听后却还是难掩心中的怒火,“就算是这样他也不能抛下阿姐啊!他明明知道阿姐喜欢他……”

    说到最后云泽的声音都有些哽咽了,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他是在为阿姐难过?还是在怨怒冷凌澈的不辞而别?亦或是他自己心里的不舍?

    安华叹了一口气,太子毕竟年岁还小,想不了那么周全,在他的心里只有喜欢或是不喜,他敬重冷公子,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这般的激动。

    这时喜华打开殿门,掀开厚厚的门帘,她的小脸冻得有些发白,总是笑盈盈的脸上浮现了一抹愁绪。

    “喜华,你也知道冷凌澈逃走了?”就连云泽也看出了喜华低落的神情,便开口询问道。

    “什么?冷公子走了?”喜华诧然,脸色更白了一分。

    “你不知道?那你为何这般低落,难道还有其他什么事不成?”云泽脸色沉沉的说道,他可不觉的还会有比这更严重的事情。

    “公主醒了吗?”喜华小声呢喃道。

    见众人摇头,喜华才小声将打探到的事情一一讲出来,殿内的氛围越来越冷,众人都仿佛掉进了一个冰窟里,只觉的燃着地龙的殿内与外面的寒冬一般刺骨。

    云泽猛地一拍桌案,白嫩的小脸上浮现了阴森的笑意,“好啊,我们除掉了豺狼虎豹,却是没料到会有人在我们背后插刀子,真是好的很!”

    云泽起身便向殿外走去,安华连忙问道:“太子,你去哪?”

    云泽转身看着安华几人,那双一直清澈的大眼睛里闪着冷寒坚毅的光,他张嘴缓缓吐出几个字,每个字都像是带着狠意从齿缝中挤出,“国公府!”

    云曦昏睡到了傍晚,直到天色昏沉她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公主醒了!”喜华一见云曦睁开眼睛,立刻欢喜的叫道。

    安华几人都立刻赶了过来,宁华为云曦诊脉,安华则是忙着倒水,又吩咐喜华去准备饭菜。

    云曦揉了揉有些昏沉的头,她想要开口说话,却是发现嗓子干涩的很,安华连忙将手中的温水递上。

    滋润了有些嘶哑的嗓子,云曦才开口问道:“我睡了多久了?”

    “公主,您已经睡了一整天了!”若是云曦再不醒,她们都要强制的将她叫起来了。

    “嗯!”云曦淡淡的应了一声,轻声开口道:“我饿了……”

    “喜华已经去准备饭菜了,公主您再喝一点水,然后就可以用膳了!”

    云曦点点头,配合的喝水更衣,安华和宁华面面相觑,却是一字都未敢说。

    晚膳一直备着,很快就准备好了,因为云曦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过东西了,所以厨房准备的都是清淡的菜食。

    一碗蔬菜粥,两道小菜,一盅汤,云曦安静的用着膳,动作一如既往的高贵端庄。

    云曦用了不少,那碗粥已经全部喝下,小菜也用了七七八八,众人见云曦胃口很好,不由得暗暗松了一口气。

    云曦用浓茶漱了漱嘴,拿着手帕轻轻的擦拭着嘴角,见她们都在望着自己,不由笑道:“你们都看着我作甚?我睡了一天,你们莫非都想我了?”

    安华几人不但没有放松,反而心中一沉,公主刚才是在开玩笑吗?

    云曦平日里对她们虽然很好,可她也不是那种会逗笑的性子,今日云曦不但没有情绪低落,还与她们说笑,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公主!您别难过,冷公子走了,可是您还有太子和奴婢们啊,我们是永远不会离开您的!”喜华蹲下身子,一字一顿认真的说道。

    安华踢了喜华一脚,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个死丫头!

    云曦却是倏的一乐,伸手戳了戳喜华的额头,轻声说道:“好,我们喜华最好了!”

    喜华脸色一白,惊恐的看着安华她们,她家公主怎么变成这样了!

    云曦喝了一口茶,正色道:“我昏睡的时候,可有人要来求见?”

    “有!五公主来过两次,却是都被奴婢赶走了!”安华开口说道,那五公主一看就是来幸灾乐祸的,真是讨厌!

    “我知道了!还有其他人吗?”云曦轻轻的啜着茶水,几人却是安静的诡异,便抬起头疑惑的望着她们。

    “一个个如遇大敌的,到底怎么了?”

    几人都看向了安华,安华清了清嗓子,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公主,奴婢与您说了,您可不要生气!”

    “好,我不生气,你们说吧!”云曦放置了杯盏,见她们这个严肃的模样,心里都莫名有些紧张起来。

    “国公府的二小姐来看过您,不过奴婢也没让她进来!”安华说完便看了云曦一眼,只见云曦面色凝重了一瞬,柳眉深深蹙起。

    “鸾表姐?她刻意进宫了?”云曦开口问道,心里却是弥漫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二小姐,不,现在或许应该唤她为鸾嫔娘娘了!”

    云曦忽然便沉默了,良久之后才露出与云泽一般的阴冷笑容,“好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那外祖父才是真正的猎手,坐享清福!”

    云曦身上的气场骤然冷凝下来,安华几人也都不知该如何劝慰,有什么比被亲人背叛更让人伤心呢!

    殿门被人打开,云泽身披着一件厚厚的大氅,他刚掀开门帘,立刻欢喜的唤道:“阿姐,你醒啦!”

    云泽脱掉大氅,虽是很想立刻扑过去抱住云曦,可又怕身上的寒气冻到云曦,便坐在了稍远的椅子上,笑嘻嘻的看着云曦。

    云曦听安华说云泽一直在照顾着她,心里不由得有些心疼,她招手让云泽坐过来,将云泽的小手握在掌心。

    “泽儿,你可是哭过了?”

    “才没有呢!”云泽立刻反驳道,一副打死也不会承认的样子。

    云曦揽住云泽,柔声说道:“你只要记得,阿姐永远不会伤害你,背叛你,其他人或事都不重要!”

    云泽抬头看着云曦,皱眉说道:“阿姐知道鸾嫔的事情了?”

    云曦点点头,脸上的怒色却已然消散不见,她轻轻的摸着云泽的头,轻声细语的安抚道:“没有鸾嫔也会有其他的女人,不管是谁都是一样的,泽儿不要难过……”

    云泽拉下云曦的手,认真的说道:“泽儿虽然生气,却才不会为他们难过呢,我之所以伤心是因为……”

    云泽没有说出那个人的名字,云曦的手指微微颤了颤,却并没有应下这个话题。

    “阿姐,我今日去了国公府,外祖父和大舅父都是一副刚刚知情的样子,还与我好一番解释承诺!

    可我却是半点不信,若他们真的不愿,即便父皇执意要纳上官鸾,他们也不应该同意才是!

    姑姑侄女共侍一夫,真是骇人听闻,丢人之至!”

    云泽怒沉沉的说道,云曦看着他这副模样,先是有些惊讶,而后又有些欣慰,泽儿真是长大了,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能力。

    “好了泽儿,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们有什么招数我们接着便是,这宫里有你我姐弟二人,我们还有什么可怕的呢!”云曦温柔的笑着,而云泽最喜欢她这样的笑容。

    云泽缩进了云曦的怀里,他只要阿姐就足够了,其他的什么人才不重要呢!

    ……

    一夜无话,云曦安静的睡下,第二日则是准时起来梳洗,云曦太过淡然,平静的让安华她们反而心惊。

    “公主,您若是难过就说出来,千万不要憋在心里!”安华宁可云曦痛哭一场,也不希望她这样隐忍着。

    云曦用温热的毛巾擦了一把脸,茫然的看着安华说道:“我为什么要难过?不过一个上官鸾,还不足以让我放在心里。”

    安华的嘴唇张张合合,最终却还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自从那日之后,公主便没有再提及那个人,就算是听到冷凌澈的名字也恍若未闻。

    就好像,她在刻意忘记那个人,忘记那段只有他们才知道的过往。

    云曦穿上了一身正紫色的宫装,头上插着一支九转玲珑点翠金簪,看起来华美尊贵。

    她手执眉黛轻轻描着柳眉,却是正看到小手指上的白玉指环,她正想摘下那指环,可是指环刚刚松动,她的心便仿佛缺了一角。

    她重新戴好,轻轻的摩擦着光洁的指环,脸上有一瞬哀愁的神情,却在转瞬间消散不见,依旧高贵如云,清冷如月,仍是夏国最尊贵的长公主。

    云曦先去了一趟懿祥宫,她想从杨太后的嘴里探到一些有用的消息,可是杨太后一见到云曦便恨的要命,哪里还肯配合,不论云曦问什么她都仿若未闻。

    只在云曦提及噬心蛊时才微微变了神色,不过只是瞬间便平淡如常,再无反应。

    云曦见她如此便也不再久留,只默然的转身离开,途中她停下脚步,看着杨太后说道:“你若是心中还有所希冀,那么云曦便好心劝你一句,只怕你要失望了!

    父皇这次是雷霆震怒,六部尚书府的人已经全部入狱,朝中官员无人敢求。”

    杨太后眉梢微动,眼神流露出了无法掩饰的愁苦,云曦顿了顿复又说道:“而且,有我在,更不会让尚书府有一丝翻盘的机会!

    您若是能解答云曦心中的疑惑,云曦保证您可以长长久久的做夏国的太后,虽然手中无权,但也可以安度晚年。

    可若是您不肯配合,亦或是云曦从别处得知了答案,那云曦的手段想必您也是了解的……”

    云曦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杨太后气的浑身发抖,想她一生叱咤,今日竟是被一个小丫头威逼至此,而她还偏偏一丝办法也无!

    云曦扫了杨太后一眼,便抬步离开,不理会她那欲杀之后快的眼神。

    “公主,这杨家都倒了她怎么还这般趾高气昂呢?”喜华啐了一口,鄙夷的说道。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堂堂一国太后自是要比别人有骨气,慢慢熬着吧,我们的时间毕竟要比她长!”云曦笑着说道,喜华一听也是这个理,便笑着叽叽喳喳的说着其他的闲事。

    “大皇姐!”女子的声音婉转若黄鹂,在这冬日里都能听出那得意的欢喜笑意。

    如今这宫里能这般得意的想必也就只有她的五妹妹,也就是如今风头正盛的清平公主了!

    云曦转身淡漠的看着她,云茉却是笑意盈盈的说道:“听闻冷公子竟是逃离了夏国,大皇姐与冷公子一向亲近,想必心里定然不好受吧!”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