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九十章 有你,不孤寂(必看)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九十章 有你,不孤寂(必看)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终,事情的结果如云曦两人所料,夏帝从皇陵归回后并未回到寒香园,只命重兵羁押了杨尚书,又将六部尚书府所有的男子一律押送牢中,名为要调查十六年的贪墨旧案。

    夏帝倒是没有对杨太后动手,却是将杨太后软禁在了懿祥宫内。

    夏帝的理由听起来虽是名正言顺,可是在场的人哪个不是人精,如何会嗅不出这里面的味道?

    这等风声众人自是已经惊觉,只怕那惠德太后的尸身定是极不好看的!

    可是此乃皇室秘闻,夏帝自然不会将惠德太后一事昭告天下,所以想要收拾六部尚书府,十六年前的无头案件反而成了顺水推舟。

    众人心中清明,今日之后,夏国再无六部尚书府,夏宫再无杨太后!

    众人都将视线落在了云曦的身上,如今丞相府和六部尚书府俱倒,获利之人自然是云曦姐弟。

    一众老臣都用那复杂不明的眼神看着云曦,有惊叹却是也有防备。

    皇后早逝,太子是由长公主亲手照料长大,在太子心中只怕一个长公主敌得过这夏国的江山社稷。

    若是这长公主是一个无知妇人也就罢了,偏偏她多智若妖,手段又雷厉风行甚是狠辣,只怕这夏国以后要握在她的手里了。

    众人心思各异,今日之后夏国的局面已是拨开云雾,他们或许已经没有选择了,这位长公主不是个好糊弄的,他们还要为了以后多多筹谋才是!

    云茉嫉妒的看着云曦,没想到她不但无事,反而还占了这么大的便宜,以后想扳倒她只怕更难了。

    “大皇姐真是命好,可是古人曾云智多易折,大皇姐小心折损寿命啊!”云茉阴阳怪气的说道,眼里难掩嫉妒的光彩。

    云曦垂下眼帘,她的身子要比云茉高上半头,目光清冷气质冷厉,两人虽是都穿着华服,可是高贵与否一眼便知。

    “五妹,古人也曾云多行不义必自毙,我们不妨打一个赌局,看看上天到底先容不下谁?”云曦的声音很是好听,清越灵动,虽然有些冰冷,却又温软的如同三月的梨蕊。

    云茉愤愤难平的望着云曦,云曦却是嘴角一扬,露出了一抹嘲讽至极的笑意,她在众人的视线中转身而出,衣袂随风,霎那芳华足以惊艳天下。

    云曦的高傲众人皆知,可是她有这个高傲的资本和能力,未来的帝王长姐,谁能与之争锋?

    众人也纷纷起身离宫,定国公看了一眼正在搀扶国公夫人的上官鸾,眼眸微眯,露出一道凌厉的锋芒。

    “鸾儿,今日云曦想必也受了不少惊吓,你去劝慰一下云曦,告诉她不论何时国公府都在她的身后!

    你们年岁相仿,一向又很是亲近,有你陪着想必她也会安心一些!”定国公走到了上官鸾身边,慈爱的开口说道。

    上官鸾缓缓抬头,有些疑惑的看着定国公。

    “往日里云曦都很是坚强独立,可今日的事情毕竟牵扯到了你小姑母,只怕她的心里不好受啊!”定国公哀叹一声,眸色悲切。

    国公夫人闻此面色动容,听到上官皇后的名字便不由得湿了眼眶,她拍了拍上官鸾的手,开口道:“你祖父说的对!

    云曦这丫头从来不与我说实话,什么都自己扛着,你去告诉云曦,国公府就是她的家,会一直保护着她,让她不要一个人承受!”

    上官鸾福了福身,声音宛若黄鹂,缓缓应道:“是,鸾儿领命!”

    定国公精明的眼神划过上官鸾,伸手扶着国公夫人,两人相携而去,只留下上官鸾一人。

    冷凌澈与云泽缓缓走出寒香园,两人踩在松软的雪地上,传来窸窣却甚是软绵的声音。

    云泽歪头看着冷凌澈,咬了咬红梅一般的嘴唇,开口说道:“冷先生,其实我觉得阿姐是喜欢你的!”

    冷凌澈低头看着他,望着那双纯净璀璨的眸子,冷凌澈微微扬唇一笑,淡淡道:“是吗?”

    云泽嘟了嘟嘴,一脸不甚欢喜的模样,“你们都以为我是小孩子,什么都不懂,其实我什么都知道!

    你也喜欢阿姐,阿姐也喜欢你,那你们就在一起嘛!”

    云泽看了一眼四周,小声说道:“冷先生,云泽以后一定会成为帝王的,那时我一定会给您最尊贵的身份!

    现在是你和阿姐照顾云泽,等云泽长大了便为你们遮风挡雨,让世上再无人敢欺你们!”

    本应是有些孩子气的话,可云泽偏偏说的郑重认真,一双大而明亮的眼中闪着自信的光彩,身上散发出的气势竟是让人心生臣服之意。

    冷凌澈嘴角轻扬,眼神温柔,他将手轻轻的覆在云泽的头顶,语气有着说不出的耐心,“我相信太子!”

    “真的?”云泽嘴角一勾,露出了纯粹的笑颜,那双眼比起冷凌澈的幽深,云曦的冷冽,多了一分他们谁都没有的纯净与美好。

    冷凌澈珍视这样的美好,他希望有一日云曦也能这般欢笑。

    冷凌澈点点头,眉眼温润如玉,“我一定会对她好的!”

    他的语气虽轻,却像是在承诺,在他眼中云泽不是一个小孩子,而是一个他愿意尊敬的男子。

    “太好了!那你和阿姐就在一起嘛,省的阿姐时常发呆……”云泽的脸上又露出了孩子般的表情,叨叨咕咕的说个不停,冷凌澈耐心的听着,没有一丝不悦。

    “冷公子,长公主请您去曦华宫一聚!”安华守在寒香园的门口,见冷凌澈出来立刻开口说道。

    云泽向冷凌澈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抓住机会啊!”

    冷凌澈淡笑,优雅的说道:“劳烦姑娘了!”

    安华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公主和冷公子明明一个是美若仙姝,一个贵若谪仙,只可惜这天下江山终为他们道了诀别……

    云泽仍是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他走路轻快,踢起地上的白雪,积雪化作轻薄蒙蒙的白雾荡在前路,在他眼中是欢喜,在他人眼中却是离愁。

    到了曦华宫附近,云泽还要跟上去,安华却是拦住了云泽,开口说道:“太子殿下,奴婢给你准备了热汤,您随奴婢去用一些吧!”

    云泽看了看冷凌澈,忽然顽皮一笑,还挑了挑眉,一副我懂了的样子。

    “好好!本宫正想喝汤呢!冷先生,你与皇姐慢慢说,不要急,嘿嘿……”

    云泽说完便蹦蹦跳跳的离开了,冷凌澈看着那欢喜的小小身影,微微垂下了眼帘,纤长而浓密的长睫遮住了眼中幽深的光芒。

    对不起,也许我会让你失望了……

    冷凌澈抬步向曦华宫走去,与往日守卫森严的曦华宫不同,宫内没有一个宫人伺候着。

    雪已经停了,宫内只暂时清出了一条小路,路的尽头站着一个紫衣少女,她背对着冷凌澈,只留给他一道清瘦的背影和那光泽的乌黑长发。

    “这里原本种着一片白芙蓉,可是现在已经找不到它的踪迹了。”

    那里曾有一片白色芙蓉,那白芙蓉就开在她的窗前,她坐在殿内便可以看到芙蓉花随风轻摆,淡逸干净的如那个白衣黑发气质高洁的男子。

    她最爱今年的夏季,因为今年的夏日不仅有毒辣的阳光,有吵人的蝉鸣,还有伴着清风而来的芙蓉香,以及芙蓉丛下的他……

    这个夏日,她所面对的不仅是毫无休止的勾心斗角,还有一对年轻男女那尚未开始,便终止了的爱恋……

    她一直都是一个人,她习惯了一个人承担,一个人舔舐伤口,可是没有人喜欢孤寂,选择一人,不过是害怕失望而已。

    她缓缓转身,额间那妖冶的红梅印记竟似乎在一瞬间黯然失色,正如那双暗淡盈泪的双眸。

    冷凌澈的眉微皱,他的心仿佛在一瞬间被人狠狠的揉捏摔碎,原来世间最痛的,莫过于她的泪。

    云曦倏的扬起嘴角,她仰头望着冷凌澈,似在仰望着自己的一生,贝齿微露,启唇轻语,“久闻公子惊艳才绝,小女想请教公子,可知何谓孤寂?”

    他嘴角微颤,衣袖下那挥剑可弑天下,抬笔可定邦国的手竟是颤抖不已,略略发白的嘴角轻动,“白雪,红梅,无心赏!”

    云曦微笑,眸中泪珠莹亮,“小女还是不懂……”

    “盛世,繁华,如云烟!”

    云曦嘴角更扬,可是这次她未等开口,冷凌澈便将白若雪玉般的手指压在她的唇上,“对我来说,世间孤寂,便是不得你!”

    两人四目相对,交融的眼神里是只有他们才能懂的万千思绪。

    云曦婉儿一笑,瞬间犹如百花齐绽,花凝晓露,足以令天下失色。

    她拿出一个包裹,小心的打开,里面放的是一件月白色的披风。

    衣领处滚着绵密光泽的白狐毛领,披风上是用银线细细缝绣的芙蓉山河图,针脚细密,图样精致,银色丝线在阳光下闪着忽明忽暗的色彩,仿佛山河日月更迭,星石转移。

    白色的雪锻轻盈柔软,即便缝制成了厚重的披风也不减其飘逸,银色的刺绣更平添了一分尊华。

    云曦温柔的将披风搭在冷凌澈的肩上,仔细的系好带绳,她轻轻的抚摸着白色的毛领,纤细的手指拨弄着披风,却是拨乱了某人的心弦。

    “你将披风给了我,我总是要回礼的!”云曦笑着,笑容不掺一丝苦涩,“我要你风风光光的回去,我要楚国所有人都看到你的风华!

    孤寂是无人可爱无人可念,可有你,云曦不再孤寂!”

    冷凌澈只静静的望着她,衣袖下的手骤然握紧,却还是什么都未说。

    云曦复又将一个芙蓉月白香囊系在冷凌澈的腰间,十分满意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冷凌澈往日只着最普通的衣料,虽是不减他的风采,可如今穿上这件披风,那温润如玉之下更多了王室的高贵。

    那是一种浸染在骨子里的高贵,是一种不论被人如何践踏都不会失去的傲骨。

    云曦露出了欢喜的笑意,她此时不像是那个高高在上的长公主,而只是一个坠入情网的如花少女。

    云曦自然的拥入冷凌澈的怀中,这次是冷凌澈的身子微僵,因为这是云曦第一次主动投入他的怀里。

    云曦没有羞涩忸怩,她将头贴在冷凌澈的胸口上,语气落寞而悲哀的呢喃道:“你早些走也好,不然,我总担心你要离开……”

    在这一瞬,淡漠如同冷凌澈却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冲动,他几乎恨不得将所有的打算都告诉给云曦,告诉她不要难过,他还会回来!

    可是,他终究还是隐忍住了,为了他们两个,他还不能说!

    “去吧!明日你就走了,想必你还有很多要准备的事情,我看着你离开……”云曦离开了他的怀抱,笑着看着他,嘴上说着道别,眼中弥漫的却都是不舍。

    冷凌澈拢了拢身上的披风,他狠下心肠不去看云曦,只毅然转身,披风划出一道月色的残影,溅起了地上的雪,迷了云曦的眼……

    冷凌澈突然驻足,他没有回头,声音依然温淡,仿佛那一丝轻颤只是云曦的幻觉,“云曦,今晚你为我抚琴一曲好吗?

    明日寅时我便要离开了,也许这是你我在夏国最后一次琴箫何鸣了!”

    冷凌澈说完便决然的抬步离开,似乎他再多留一刻,便再也不能守住自己的心!

    云曦怔然的看着冷凌澈离开的方向,她伸手出想要唤住他,可是喉咙好似被火灼烧了一般,疼痛嘶哑的发不出一点声音。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抹白色的身影缓缓离开,直至彻底消失在了她的视线中。

    云曦跌坐在了雪地上,她感觉不到冷,因为她浑身的血液已经凝结成冰,寒雪之冷如何抵得过她的心凉……

    云曦终是掩面痛哭起来,原来生离与死别一样难过,原来她一直寻找的人就在她的身边!

    寒风吹过,寂寥空荡的院落只传出她一人那悲鸣哀怆的啜泣声,她终究还是错过了眼前人,终究,还是错过了……

    “公主!”

    “阿姐!”

    数道慌乱关切的声音传入耳中,而她的世界却已然是一片空白,只是那苍白中藏着一抹永远挥之不去的身影。

    云曦睁开眼睛时,天色已经彻底的昏暗了下来,她猛地坐起身,吓坏了身边的一众人。

    “阿姐你怎么了?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云泽一直守在床前,见云曦睁开眼睛立刻跑了过去。

    “我的琴呢?我的琴呢?”云曦光着脚就要往床下跑,被安华她们连忙按住身子。

    “安华,去拿我的琴!快去!”云曦第一次露出这般疯癫的模样,急得云泽不停的落泪。

    “阿姐你不要吓我,你到底怎么了?”

    “公主,我们先吃些东西,然后再抚琴好不好?”安华轻声的商量着,仿佛是害怕惊动云曦。

    “安华,我要抚琴,去把我的琴拿来!”云曦再一次说道,她的眼中喊含泪光,眼神却很是清明。

    安华见此略略松了一口气,连忙说道:“好!奴婢这便去拿琴,你们给公主穿上鞋子和衣裳!”

    云曦好似一个布偶般任由她们摆布,在安华拿出古琴时,云曦便如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

    她坐在琴后,眼前仿佛只有这一把古琴,再也没有旁人。

    她素手拨动琴弦,如泣如诉哀转缠绵的琴音倾泻而出,不同于以往的倾诉愁苦,这次她要倾诉的只有心中脉脉的情意。

    倏然,箫声骤起,没有一丝突兀的与琴音相容,露华染清,飞霜点墨,流音拂云,薄雾漫漫……

    众人都惊诧的听着这天籁之音,扶鸾摇风,萤火换魂,哀转缠绵的琴箫之声伴着凉凉夜色融成了一曲只属于他们的绝唱!

    琴箫之声响了整整一夜,直到次日寅时,箫声在发出最后一个悲音时戛然而止。

    而云曦在这一瞬忽然挑断了琴弦,看着断弦之琴,温热的泪落在了寒凉的夜中,那白芙蓉般的梦境便如同这琴弦一般断裂粉碎,随着她的泪彻底消失在了今夜之中。

    云曦缓缓闭上了眼睛,虚弱的身子向后倒去,耳边传了了众人焦急的呼喊声,而她看到的只有那片摇曳的白色芙蓉,听到的只有那一声缠绵深挚的“云曦,我在!”

    ------题外话------

    这是第二更,今天没有三更啦,上一章是初吻啦,大家今天不要跳章,这两章可谓是耗费浮梦所有的心血啊……

    这篇写的心里有些酸酸的,不过酸涩之后便是大好了,小仙女们放心吧……

    “露华染清,飞霜点墨,流音拂云,薄雾漫漫……”这几句是歌词啦,是慕寒唱的息兮,浮梦觉得很配这章,强烈大家一边听歌一边看这章,绝对超感觉,答应我,一定要听好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