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八十七章 真正的好戏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八十七章 真正的好戏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殿内寂静无声,只有玄宏与玄净立于殿中,两人的身影却都有着说不出的寂寥。

    夏帝脸色阴沉,太阳穴的青筋不停的跳着,众人都能看出夏帝的震怒,自是无人敢应声。

    唯有贤妃一人轻声开口道:“陛下,臣妾还是不相信皇后娘娘会做出这等事情。

    当年虽是有尚书府竭力抢救,才得以让数万灾民重返家园,可是长公主出生当日大雪确实是停了,否则即便尚书大人能力斐然,只怕也是无法啊……”

    “你懂什么?”夏帝不耐烦的怒声叱道,他狠狠的盯着玄宏,恨不得要亲手杀了他。

    云茉心中暗暗焦急,母妃实在是太过心善,这个时候还想着帮云曦说话,若是惹怒了父皇可就不好办了!

    杨太后的嘴角扬起一抹冷笑,这宫里有谁比她更了解夏帝呢,她自小抚养夏帝,对他的性情可谓知之甚深。

    夏帝对云曦姐弟多有凉薄,不是因为他不喜欢上官慕清,反是因为他太爱了!

    可自己的满腔柔情换来的却是对方的冷漠以待,甚至是心有所属,是个男人都不会接受。

    所以只要是有关于上官慕清的事,夏帝就会失去理智,而若是让他得知上官慕清与别的男子关系匪浅,他更是会变得疯狂。

    她不指望通过这一件事就扳倒云曦,可是想要除掉云曦,就必须要破坏她的命格,而今日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

    可是众人谁都没有想到,殿内候着的歌姬中却是有一人忽然跪在了地上,掩面痛哭起来。

    众人都一脸茫然的看着她,不知道她是在哭云曦,还是在哭玄宏。

    夏帝本就是心烦意乱,突然听到这女子抽抽搭搭的呜咽声,顿时便恼了,“大胆!竟是敢在御前失仪!来人,拉下去乱棍打死!”

    没有人敢为她求情,那女子却是突然悲戚的哀嚎道:“陛下饶命啊,奴家是在为自己的家人而哭啊!”

    “朕管你家人作甚?你有冤屈可以向京兆府报案,可你在朕的面前哀嚎不止,朕今日定要严惩了你!”

    夏帝本就不是什么明君,他此时心情不好,哪里会理会这小小歌姬的哭求!

    “陛下,奴家也曾想过报官,可是这件事无人敢管,无人会信。

    奴家流落风尘,一心只为练好舞技,只想着有一日可以进宫面圣,为奴的家人还有整个村子的百口人家讨一个公道!”

    歌姬这般一说,众人都不由得抬头望向了夏帝,这歌姬口中还有数百条人命,不论如何夏帝都应该听一听。

    夏帝心中更怒,这歌姬简直就是在逼迫他,夏帝无法,只开口说道:“好!既是你有冤屈,朕便来听上一听,可是御前失仪之罪不可饶恕!”

    那歌姬感恩戴德叩头谢恩,呜咽说道:“只要能为家人洗刷冤屈,奴家愿意以死谢罪!”

    夏帝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示意这歌姬快些来说,他现在心里只在意那幅画像,若是真的搜了出来,他要立刻杀了玄宏!

    杨太后自然也没把这小小歌姬放在眼里,她低头抿了一口茶,对于殿内发生的变故毫不在意。

    突然,杨太后的手一抖,手中的杯盏倏然落下,在静寂的殿内发出了刺耳的声响。

    “奴家要告六部尚书府!十六年前,夏国忽现骤雪,压毁房屋无数,更是冻死了无数的百姓牲畜!

    奴家所在的村子相依为命,我们坚信朝廷一定会来救我们,可笑的是我们没有死在严寒之中,却是死在了朝廷的屠刀之下!”

    那歌姬身子纤弱,说出的话却是掷地有声。

    “简直是胡言乱语,岂有此理!”杨尚书拍桌而起,吹胡子瞪眼睛的怒声叱道。

    “陛下,此女妖言惑众,还请陛下不要听信她的花言巧语,应将她就地正法!”

    “杨尚书,你不要心急嘛!陛下自有圣断,自然不会被一个小小歌姬所蒙蔽,杨尚书既然无辜,陛下自然会为你洗刷冤屈!”定国公笑着劝慰着杨尚书。

    杨尚书却是瞪着定国公说道:“你别以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心思!你别想利用此事来转移陛下的视线,相比这个歌姬的胡言乱语,定国公还是好好想想一会儿如何解释吧!”

    “什么叫我想转移陛下的视线,老夫行的正坐得直,更不会贪赃枉法!”

    “呸!你行的正?我还不会卖女求荣呢!”

    “都给朕住嘴!”夏帝的大手一辉,又将那刚扶起的桌子掀翻。

    众人的心都随着那“砰”的一声巨响而重重跌落,今日简直是在挑战夏帝忍耐的极限,这可苦了他们这些做臣子的!

    他们忽的羡慕起那些官位不够,无法前来参加宫宴的人,今日的宫宴实在是惊心动魄,永远无法预料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

    杨尚书和定国宫见夏帝震怒,才停止了争吵,夏帝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歌姬,冷声道:“你将事情始末从实招来!”

    原来这歌姬名唤妩儿,家住一个小小的山村里,那年大雪整整下了数日,对于城中的百姓并没有太多的影响,可是乡下的房子自是无法与之相比。

    妩儿村子的房子被压毁了大半,可是村中的人团结一心,大家一同挤在完好的房屋里,共享着粮食被褥,想着只要熬过这几日,朝廷就一定会派人前来。

    恰逢她那时受了风寒,母亲便带着她去城中求医,可是回来的时候却只见大火漫天,天下着鹅毛大雪,他们的村子却是燃在火龙之中。

    两人躲在雪地里,见到的却并不是盗匪,而是一群训练有素的士兵!

    他们杀了整个村子,又一把大火将村子化为了灰烬,可怜他们一直盼着朝廷的救援,谁知等到的却是家破人亡!

    “奴家与母亲辗转反侧流落各地,那时奴家才知道,受此大难的村庄并不只奴家这村子一个,而负责此事的便是六部尚书府!

    母亲忧思多年不幸病死,而奴家无依无靠,便只能流落风尘。陛下,六部尚书府为了一己私欲竟是草菅人命,还请陛下做主啊!”

    那女子的声音哀转久绝,听起来凄楚动人,杨太后连忙开口道:“陛下,这妖女定是被人所派,意在离间陛下与六部尚书府的关系,陛下切不能被她所蒙蔽啊!”

    夏帝看着那哭诉不止的歌姬,神色莫测的说道:“事关重大,你可有证据?”

    “陛下!”杨太后痛心的唤道,可夏帝却仍是紧盯着妩儿。

    夏帝无法不在意,那时他才刚刚登基便遭此大祸,六部尚书府主动请缨,他自是十分欢喜。

    那时重建各处一共花费数了千万两的银子,那是夏国一年的进项,若是六部尚书府是以这种方式为他分忧的,当年大半的银子只怕都落入了尚书府中!

    定国公也适宜的开口说道:“当年便有大臣提及此事,却是被尚书府一并压下,看来果然是空穴来风必有因!”

    “定国公,你休要火上浇油!”杨尚书被气得不轻,他本是等着看好戏,谁曾想到这火竟是烧到了自己!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想必杨尚书也没有想到,当年竟是还有一对母女逃生吧……”定国公紧咬不放,如今若是想要压下慕清之事,就要有一件更大的事!

    “你可有证据?”夏帝复又问了一遍,对于杨尚书和定国公的交锋并不在意。

    妩儿忽然抬起头,一双含泪的眼睛楚楚可怜的望着夏帝,眼中的决绝与喜悦为她那本有些平凡的容颜增添了一抹华光,“陛下,奴家当年不过四岁,如何来的证据?”

    杨尚书陡然松了一口气,却是被夏帝看个正着,夏帝眉头紧蹙,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需要依靠杨太后的小皇帝,他的君威容不得别人挑战!

    妩儿忽的一笑,竟是生出了一丝凄美,“六部尚书府手握六部大权,户部篡改人员户籍更是使得那些村落查无可查!

    可是奴家相信陛下圣明,断不会被奸人蒙蔽,祸乱超纲,奴家也相信陛下一定会还奴家家人一个公道!

    今日奴家御前失仪,扰了陛下的兴致,毁了公主的寿宴,奴家愿以死谢罪!”

    那妩儿说完竟是拔下头上的发簪便狠狠的插入了喉咙之中,顿时鲜血飞溅,恍若外面那点点红梅。

    众人都被眼前的变故所惊,谁都未曾想到,这歌姬竟是自行了断了!

    杨尚书正是与定国公争执着,两人皆是一愣,杨尚书顿时面色一喜,死了好,死了就再无对证了!

    定国公没想到这歌姬竟是会这般的血性,若是陛下能将这歌姬交给他审讯,那么他一定会让这歌姬说出更多的东西!

    众人或惊或惧,然而只有贤妃与云彬两人是无比的淡然,因为一切都在按照他们的预想进着。

    这件事时隔多年,查无可查,可只要能让人有一丝的怀疑便好,这样无论杨太后再做什么手脚,夏帝都不会忘记今日这歌姬的以死伸冤!

    杨太后今日给了云曦重重一击,她们两败俱伤,她却是可以从中获利,所以她才是这一场捕杀中的黄雀!

    云曦微微垂头,任何人都看不到云曦的神色,那红润的嘴唇缓缓扬起,眸光清亮犹如皎月,原来扶君说的惊喜竟是此事!

    还未等众人来得及消化此事,箫牧已然从殿外走进,佛光寺的距离虽是不近,可是御林军骑得都是日行千里的好马,一行人又是马不停蹄,是以很快就赶回了。

    夏帝立刻望向了箫牧,箫牧是他亲自所选之人,只听他一人的号令,这件事上他也只能相信箫牧一人。

    “怎么样,可是搜到了那幅画?”夏帝迫不及待的问道。

    箫牧跪下行礼之后,抬头看了夏帝一眼,缓缓的摇了摇头。

    夏帝松了一口气,杨太后却是坐直了身子,不可置信的看着箫牧,便是贤妃也不由得眯了眯眼睛。

    云曦缓缓扬起嘴角,看来这次她与扶君配合的十分的默契。

    扶君负责了宫外所有的事情,他只言让自己在出事时要表现出惊慌失措的样子,因为这样才会有惊喜,看来事情果然不出预料!

    起初她还担心扶君请不动玄宏大师,想着玄宏大师的工作还是要由她来做的,却是没想到他竟是连玄宏大师也摆平了!

    至于玄净的事情,他们早就已经发现了六部尚书的手脚,今日比的不是筹谋,而是演技!

    “不过,微臣搜到了其他的东西!”箫牧复又开口道,伸手取来了一个包裹,打开后里面赫然是一包华贵的珠宝,件件价值连城。

    “这是从何处搜来的?”夏帝冷声问道。

    箫牧看了玄净一眼,玄净只觉的头皮一凉,“臣没有在玄宏大师的房间里搜到画像,便去搜了其他的院子,这东西是在玄净大师的房里搜到的!”

    “不可能!我没有收过首饰!”玄净一张嘴便自知失言,连忙后悔的捂住了嘴。

    可是,他的确是没有收过这些东西啊!

    “那你收过什么?”夏帝怒声逼问道,他今日竟是被一个和尚牵着鼻子走!

    玄净的脸色一下就白了,他立刻跪在了地上,不敢仰视天颜。

    玄宏看了一眼玄净,眼中浮现了一抹悲怆,他这师兄自然不是贪财之人,他想要的也就只有这主持之位了!

    “这些东西看起来应是宫里的!”云泽突然开口说道,夏帝这才注意到此事。

    “来人!去查这是哪个宫里的东西!”夏帝已经不再像刚才那般恼怒,心情看似轻松了一些。

    相比皇后与和尚有染,其余的事都可以算是小事了!

    可结果这些东西却是没有一件记录在册,众人看着那些璀璨华贵的珠宝,脑袋里所想的都是歌姬妩儿所禀报的陈年旧案。

    被焚毁的村庄,被私吞的巨额银两,实在是无法不让人多想!

    而现在只要玄净指认,那么不仅是今日之案,只怕便是十六年的旧案也一样可以昭雪!

    杨太后猛地抬头望向了杨尚书,却只见杨尚书不仅神色惶恐,更多的还有震惊何不解。

    这些东西好好的锁在尚书府,怎么会出现在玄净的房中?

    杨尚书的脑袋翁的响了起来,他们被人算计了!

    他们自是不知道,在冷凌澈察觉了千杀阁的动作之后,便已经将事情料了个大概。

    这些珠宝是他派玄羽偷来的,既然十六年前的案子缺乏证据,他便帮夏帝找些证据出来。

    杨太后已然不知该如何解释,夏帝阴森森的盯着玄净,咬牙切齿的问道:“朕问你,你是受何人指使?”

    玄净身子一抖,喉咙仿若失声了一般,发不出任何的动静。

    “你是受何人指使?快说!”夏帝的声音一扬,吓得玄净险些跌倒在地。

    他发不出声音,只伸手向人群的方向指了一指,而那方向却正是杨尚书坐在的位置上!

    杨尚书立刻跪在地上,大声喊冤,将整件事都归为是针对他的一场阴谋。

    “陛下,请你相信杨尚书,他不但是你的臣子,也是你的舅父啊!

    陛下,您想想,这么多年,他一直为你筹谋,从未有过一点私心啊!”杨太后别无他法,只得提及过往,希望夏帝能够念些情意。

    夏帝眸中的杀意渐渐淡却,六部尚书府的确一直在辅助他,当年丞相府与国公府却是一直处于中立之位,相较之下他自是更为信任六部尚书。

    更何况如今国公府一家做大,若是他动了尚书府,国公府就会再难制衡。

    先帝刚要开口,却是突然一阵天地动摇,整个殿内都在不停的晃动着,冷凌澈勾了勾嘴角,这才是真正的好戏!

    ------题外话------

    今天三更,这是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