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八十六章 黄雀在后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八十六章 黄雀在后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与那张文修的目光远远对上,张文修长着一把花白的络腮胡,一双眼睛微微上挑,闪着寒光,长得便是一副嫉恶如仇的模样。

    定国公眼神微眯,心里已经想出了无数的可能,佛光寺与云曦关系匪浅,难道又是有人来针对云曦?

    可是这次他们没有得到任何消息,也没有办法像往常一样给配合云曦……

    定国公面上不露分毫,心里却在分析利害,只用一双精明的老眼盯着眼前的局势。

    “佛光寺是我夏国最重要的佛寺,竟有贼人敢痛下杀手,陛下定要揪出凶手给佛光寺一个交代啊!”杨太后正色说道。

    夏帝也点了点头,佛光寺信众颇多,这件事的确要处理得当,“张文修,那你可知道是谁要杀人灭口?”

    张文修面色不善,扫了云曦一眼,开口说道:“买凶杀人的正是佛光寺主持——玄宏大师!”

    一语落,殿内一片哗然,云曦依然端坐,面色却是有些凝重,杨太后和贤妃都看得一清二楚,只是两人心思各异。

    “这怎么可能?玄宏大师是得道高僧,怎么会买凶杀人!”

    “就是啊,我可不信!”

    玄宏大师的名望非常之高,众人一时间自是难以接受,议论之声纷扰不断,张文修见此摸着胡须说道:“是与不是我们一问便知!”

    夏帝也心存犹疑,他心中对玄宏大师还是十分信服的,想当年各国曾共同举办过一次佛会,许多高僧皆参加了那次的佛法辩论,最后却是年纪最轻的玄宏大师名登金鼎,可想其佛法造诣。

    更是有一高僧曾言,玄宏大师是最接近佛祖之人,将来必会肉身化佛。

    是以众人如何会相信这般神圣之人竟会屠戮性命?

    “陛下,微臣救下的那名僧人就在京兆府中,而且昨夜微臣便将玄宏大师请进了长安,陛下不如依次询问再做定夺!”张文修准备的很是充分,夏帝闻此便点头应下了。

    云曦微微蹙起了柳眉,看似毫不在意,实则眼眸微转,无意间敲动的手指更是出卖了她此时的心情。

    贤妃微微挑唇,看来云曦这次是被打的措手不及,如此方才不会辜负她另备的好戏!

    不过片刻,一位身着青袍的僧人有些紧张局促的走进了殿内,在众人那探查的目光下,这僧人显得十分不安。

    “贫僧参见陛下,参加太后娘娘!”僧人的声音微抖,低头颔首道。

    “你是何人?”夏帝声音威严冷肃,在外人眼中夏帝还是有一身帝王之威的。

    “贫僧玄净,是佛光寺的大长老……”玄净看起来要比玄宏更年长一些,气质却是远远不如。

    顿了顿,玄净复又补充道:“贫僧也是玄宏主持的师兄!”

    “京兆尹刚才说你被人追杀,你可知幕后之人是谁?”夏帝冷冷问道。

    “贫僧知道。”玄净似乎很是悲痛,面色怆然。

    “如实招来,若是胆敢欺君,休怪朕不念佛祖慈悲!”

    玄净双手合一,叹道:“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贫僧如何敢欺瞒陛下!

    更何况此事关系我寺的名声,若不是无法,贫僧也不愿宣扬!”

    玄净说罢,众人纷纷交头接耳,难道这件事还真与玄宏大师有何关系吗?

    “真的是玄宏大师想要杀你?你可知是因为什么?”夏帝茫然不解。

    “自是因为贫僧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玄净痛心疾首的说道。

    众人一时都来了兴致,这杀人的理由总是千奇百怪的,可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到无欲无求的和尚杀人,对于这背后的理由就更是好奇了。

    “到底是何事?速速招来!”

    夏帝厉声询问,玄净突然跪在地上,面露惶恐,“陛下,贫僧自是不敢欺瞒陛下,可是贫僧所说之事事关重大,还请陛下能够饶恕贫僧的罪过!”

    “好了!朕知道了!你快说吧!”夏帝不耐的挥了挥手,一口应下。

    玄净深吸了一口气,才缓缓开口说道:“贫僧无意间经过玄宏的禅房时,正巧听到里面传来了玄宏的说话声。

    贫僧本来没有放在心上,可是贫僧却是听玄宏念出了一个名字!”

    玄净抬头看了夏帝一眼,似是下了极大的决心才挤出几个字来,“他唤的名字是——慕清!”

    一语如石,激浪千层,殿内只听到吸冷气的声音,众人收起了脸上兴致盎然的模样,将头深深埋下,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

    “放肆!简直是胡言乱语!”云泽将桌案上的杯盏狠狠的摔在了玄净的身上,咬牙切齿的怒声叱道。

    饶是张文修也变了脸色,他嘴上的胡子一颤一颤的,不可置信的问道:“你在胡说什么?你昨日可没有与我说这等事!”

    “此事事关重大,贫僧自然不敢轻易与人来说!”玄净仍是低头跪着,没有看张文修一眼。

    张文修立刻跪了下来,惶恐的说道:“陛下,臣不知此事啊……”

    张文修隐隐有一种被人利用了感觉,若是他早知此事,绝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提审玄净!

    当朝皇后与得道高僧,即便无事传了出去也难免暧昧,这个该死的老和尚分明是要害死他!

    “陛下!这和尚竟是敢损皇后的清白,必须要治重罪!”国公夫人怒不可遏,慕清都已经死了,这些人竟是还不肯放过她!

    “陛下,臣妾也觉得这件事匪夷所思,切不可听他一面之词啊!”贤妃小心的开口说道,夏帝却是全然没有入耳。

    他眼神冷寒的看着玄净,似乎是要在他的身上盯出一个洞来,他身上的威压骤然加重,眉宇间皆是无法化解的戾气,仿若是被触了逆鳞的龙,心思转换间可覆天下。

    云曦一向觉得夏帝缺少帝王之势,可是今日的夏帝却是让云曦都大为震惊。

    “说下去!”夏帝的声音仿佛从深渊寒潭中传出,混着殿外的寒风,带着刺骨的寒意。

    “父皇!他分明是在侮辱母后!”云泽不过十岁的稚龄,身上的气势却是不容小觑。

    “都给朕住嘴!朕要听他说!”

    国公夫人还欲开口,云曦拉了拉国公夫人的手,示意国公夫人落座。

    国公夫人无奈,只好怒气沉沉的坐下,却是恨不得将眼前的和尚千刀万剐!

    玄净被龙椅上那冷戾的视线盯得脊背发凉,只得咽了咽口水,继续说道:“贫僧也觉得震惊不已,便偷偷的听了一会儿。

    却是只听玄宏说,他已经依诺给了长公主足够尊贵的命格,长公主以后定可以一世平顺,他答应皇后的事情做到了,只希望皇后娘娘也能履行诺言……”

    “什么诺言?”夏帝冷冷问道,剧烈起伏的心口显露了他此时的愤怒。

    “贫僧不敢说!”玄净将头埋得更低了,声音颤抖不止甚至都带了哭腔。

    “说!否则朕杀了你!”

    玄净的身子一抖,才近乎哀切的说道:“说是今生无缘,来世再续!”

    “砰”的一声,夏帝将眼前的桌案一把掀翻,桌案上的杯盏碗碟全部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众人都起身跪了下来,心里暗暗骂着玄净,好好一个宫宴都因为他被搅乱了!

    云曦一边为国公夫人顺着气,一边抬眸看着夏帝,冷声问道:“父皇这是信了?”

    夏帝没有回话,甚至都没有看向云曦一眼。

    云茉跪在地上,却是忍不住扬起了嘴角,今日可真是精彩,不但败坏了上官皇后的名声,如今看来就连云曦那命格都是假的!

    若是云曦不再是什么天命所归,依着父皇对他们姐弟的凉薄,他们以后也就不足为惧!

    现在父皇最宠爱的公主就是她,若是没有了云曦的庇佑,云泽的太子之位不就唾手可得了吗?

    那时没有云泽碍事,云兴更是不足为惧,那这储君的位置不就落在了三皇兄手中吗?

    若是三皇兄登基为帝,那时她的身份只会更加的尊贵。

    云茉越想越兴奋,若不是还有一丝理智克制,简直都要笑出声来了。

    杨太后抿嘴一笑,笑意只是一瞬,随即便正色问道:“你的意思是说,长公主的命格是皇后与玄宏大师合谋的?”

    杨太后为的可不是往一个死人身上泼脏水,想要除掉云曦,就要先废了她的命格,让她再也没有办法翻身!

    贤妃只冷眼旁观,露出恰到好处的担忧,心里却是暗暗钦佩杨太后。

    这个老东西不出手则以,一出手便直奔人的性命,这等心机绝不能留,除掉云曦之后,她便要除掉杨太后!

    “是!贫僧便是这般听到的!”玄净一句话便给了肯定的答案,众人都不由震惊,云曦的命格竟然是假的?

    丞相府与六部尚书府都已经元气大伤,众人本以为最后的赢家就是云曦。

    可是谁曾想到今日竟是生出了如此丑闻。依着陛下的性情,只怕这长公主和太子的日子都要不好过了!

    杨太后勾了勾嘴角,眼神阴狠的盯着云曦,云曦将她逼到如此境地,她怎能放过!

    “师兄可曾说够了,若是说完了可容得贫僧一言?”

    一道温暖干净的声音传进殿内,只见一道欣长的身影缓步而来,玄宏大师身披一件红色的袈裟,袈裟上嵌着颗颗金珠,袈裟上染了一层薄雪,平添了一分淡逸神圣。

    他站在门口轻轻扫落了身上的雪花,动作轻柔的仿佛这些薄雪都有着生命,容不得别人粗鲁以待。

    他神色温淡,相貌极俊,身上却是透着一种悲天悯人之感,仿佛他便是那渡尽世人的真佛,不容亵渎。

    玄宏立于殿内,向夏帝行了一礼,却是不卑不亢,仿若世间众人在他的眼中都是平等的,即便他眼前之人是一国帝王,也不值得他卑躬屈膝。

    相比于玄宏的淡然飘逸,玄净的身上就多了许多的世故圆滑,或许这便是老方丈选玄宏做佛光寺主持的原因。

    玄宏看了一眼玄净,眼中没有一丝的怨恨,温和的仿若是在看一个犯错的孩子,需要他的指引和教化。

    “师兄,你为何要做这样的事呢?”语气之平和,仿若他只是一个局外之人。

    “我……我……”刚才还口若悬河的玄净竟是结巴了起来,他没有看玄宏一眼,仿佛是害怕对上那双纯净无尘的眼睛。

    “若不是你买凶杀我,我又何至于会走到今日这步!”不知玄净想到了什么,终是平稳了呼吸毅然开口。

    “阿弥陀佛,师兄,我昨日找你许久,竟是都不知你何时下山,我又如何杀你?”

    “你不要再假惺惺的了,我撞破了你的事,你自然不能留我!”玄净抬起头来,对玄宏怒目而视,眼中的恨意并非作假。

    “何事?”

    “自是你与皇后娘娘的事!”

    玄宏的眉头微挑,只叹息一声,“阿弥陀佛,皇后娘娘早已故去,师兄莫非是入了梦魇?”

    玄宏那绝世脱俗的模样仿若刺痛了玄净的双眼,他竟是突然站起身来,怒声叱道:“玄宏,你还要欺骗世人多久?

    早在皇后娘娘入宫之前,你们便相交甚好,甚至你还要为了皇后娘娘而还俗!

    最后娘娘入宫为后,你才放下了心思一心礼佛,可是这么多年你可曾有过一日忘记过皇后娘娘?

    就在长公主出世当日,你便亲自跑到了宫里,还为长公主批算了命格,你我每日与师父学习佛法,我怎不知师父还教过我们批算命格!”

    玄净旁若无人的怒声道来,每句话都为玄宏添了一条必死的罪名。

    在玄净谈到往事之时,玄宏那一向无悲无喜的脸上竟是少有的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他调整好了心绪,有些悲凉的看着玄净,“师兄,出家人不打诳语,你为何要有这般的说辞?”

    “玄宏!收起你这副嘴脸吧!师父和众人被你所骗,可是我不会,我早就看清了你的内心,只是我没想到你竟会对我痛下杀手!”

    “师兄!难道你还在为主持一事而记恨我吗?你应该知道,我志不在此,你若是喜欢给你又如何?”玄宏的眼中悲悯而又沧桑,语气更是有说不出的凄凉。

    “够了!玄宏,我不需要你让!我只是想让众人看到你的真面孔!

    你的确是志不在此,因为早在十多年前,你的心就给了一个女人,你从未有过一日忘记她,否则你如何会在房里藏着她的画像,一藏便是十余年!”

    玄净似乎积怨多年,早已经不再有任何的顾及。

    玄宏的身子颤了颤,竟是向后踉跄了两步,他那陡然生变的脸色让众人都不由得心生怀疑。

    而夏帝却是仿佛已然确定了心中所想,他的身体因恼怒而剧烈的颤抖起来,嘴唇哆嗦着,长久说不出一字。

    良久之后,夏帝那阴森的眼神一一扫过玄宏和云曦,“来人!去佛光寺,搜!”

    定国公见事不妙,其实他也知道上官慕清和玄宏有些交情,可是上官慕清当年心仪的是姜蔺,他哪里会把这段过往放在心里,却不想竟是生出了这般的是非!

    “陛下,此事……”

    “住嘴!朕不想听任何人解释!命御林军大统领箫牧亲自前去,搜索全寺庙,务必要找出……”

    夏帝将剩下的话尽数咽回,而箫牧自是明白,连忙备马而出,一行人朝着佛光寺驰骋而去。

    “师兄,我们一定要走到这一步吗?”玄宏的语气竟是近乎悲戚的哀求。

    “玄宏,你心中无佛,不配被世人敬仰!”玄净收回了视线,眸色复杂却不容改变。

    贤妃扫了玄宏一眼,只见他的面色悲戚,而云曦同样脸色苍白。

    既然好戏已经开始,哪有冷场的道理,贤妃嘴角一扬,如今也该由她来了!

    ------题外话------

    浮梦今天自爆了,哈哈,经过疯狂的存稿,我们今天三更吧,哈哈,爱不爱我,就说爱不爱我,哈哈(*^▽^*)

    这是第一更,为了早日让你们看到糖糖,浮梦会努力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