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扶君手腕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八十二章 扶君手腕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宁淑仪用朝颜花蛊惑帝王,使得夏帝染上了药瘾损伤了龙体,虽是已然清醒,精力却是大不如从前。

    没有了朝颜花,夏帝只觉的浑身上下犹如被无数的虫蚁噬咬,那种噬心之痛,那种无法抑制的奇痒在一点点损耗着夏帝的身体。

    好在朝颜花不像寒食散那般霸道,御医们还是有十成的信心帮夏帝戒掉毒瘾。

    只是夏帝每日都被这种痛苦所折磨,情绪越发的暴戾狂躁,长信宫中时不时会传出夏帝的怒吼或是宫人的哭求之声。

    这件事震惊朝野,谁能想到一个妃嫔竟是有这般大的胆子,敢用这腌臜的东西谋害帝王。

    宁淑仪死不足惜,却是牵连了赵府满门,所有人皆被施以车裂之行,而宁淑仪却是被留到了最后,看着亲人在自己面前被五马分尸,鲜血横飞,那种折磨可想而知。

    这是夏帝登基以来最为严苛的刑罚,听闻赵府中人的鲜血流了满地,即便过了多日,行刑场上一脚踩下还是会踩出一个个血坑。

    而众人始料未及的是,小产了的丽贵妃突然被贬为庶人压入了冷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令众人一时摸不清头脑,却是都深知这长安要变天了!

    幽梦宫中,桑葚在屋内点了一个炭盆,深秋寒凉,最近又一直乌云密布,整个宫里都阴冷至极,正如眼前这复杂的局势一般。

    “没想到云曦一出手竟是一起铲掉了两个人,这个小丫头倒是厉害的紧!

    只是可惜了那宁淑仪,若是再晚上一些,夏帝就再也戒不掉这朝颜花,那时候夏国无君,正是我们成事的好时候,真是可惜啊……”

    即便过了多日,贤妃还是郁郁寡欢,为宁淑仪这颗棋子她费了多少的心血,竟是被云曦一下子就除掉了!

    那朝颜花藏于深山密林,林中又都是毒蛇猛兽,可是这么隐秘的一颗棋子竟是被一个小宫女识破了,真是可恶!

    “娘娘勿恼,虽然宁淑仪有些可惜,可是至少长公主也为我们重创了六部尚书府,这也是好事一桩,其他的事我们慢慢谋划便是!”桑葚轻声劝慰道,神色淡然。

    贤妃叹了一口气,接过了桑葚递过来的茶杯,淡淡啜饮了一口,桑葚见此开口说道:“娘娘,此时国公府一家做大,其实也没有什么可惧的,只要当年事出,国公府和长公主势必离心……”

    然而桑葚还未等说完,贤妃便将手中的茶盏倏然摔落在地,桑葚立刻双膝跪地,将头垂下。

    “桑葚!你想让本宫说什么?说我姜家满门都是因为一个女人而覆灭?你让本宫将姜府满门英烈置于何处?”贤妃尖声吼道,脸上不复淡然,眸中迸发出浓烈的恨意。

    “娘娘恕罪,奴婢只是想着为娘娘分忧,奴婢以后再也不会提及此事!”桑葚身子微抖,脸上也浮现了懊悔之色。

    贤妃见此平复了一下气息,冷冷说道:“桑葚,本宫一向信任你,可是此事本宫再也不想听闻!”

    “是!”

    “起来吧!”贤妃一抬手,神色不悦的开口说道。

    夏国都以为父亲和兄长是战死沙场,在夏国人心中姜府儿郎都是英雄是豪杰,不论她做什么,她都不会损害姜府名声分毫!

    “娘娘,五公主来了!”一小宫女通报说。

    “让她进来吧!”贤妃收敛心神,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云茉一进殿便看见满地的碎片,不由诧异,桑葚立刻赔笑说道:“公主小心些,刚才奴婢手笨,竟是打碎了一个杯子!”

    云茉见此也没有怀疑,便与贤妃讨论着宫中的局势。

    云茉一向知道云曦是个厉害的,却是也没想到她一出手竟可以直接除掉丽贵妃和宁淑仪,而且还不会牵连她分毫,相比之下自己的那点手段就不够看了。

    “母妃,如今后宫妃位空悬,此时是母妃夺得宫权的好机会啊!”如今后宫中,只有贤妃才有资格代理六宫。

    “茉儿想的太过简单了,虽然后宫妃位空悬,可是宫里还有太后坐镇,是轮不到母妃的!”贤妃无奈笑笑,一脸的与世无争。

    云茉心疼这样的贤妃,便开口道:“丽贵妃假孕,虽然杨太后摘出了自己,可是父皇心里未必就一丝嫌隙也无!”

    “就算如此,母妃已经多年不理世事,你父皇只怕早就忘了我这么一号人……”贤妃说完看了云茉一眼,关切的握住了云茉的手。

    “茉儿,母妃已经老了,这宫里的事情母妃也不在意了,可是母妃希望你以后能一切顺遂!

    长公主与陛下感情淡薄,此时陛下的榻前自是缺少子女环绕,茉儿这个时候不妨多去尽尽孝心,等你父皇身子康健,自是不会亏待了你!”

    云茉的眼睛一亮,随即笑着说道:“母妃说的是!若是茉儿能得到父皇的喜欢,茉儿就可以在父皇面前为母妃美言了!”

    贤妃欣慰的说道:“好孩子,你不必这般为母妃着想,母妃不求什么,只要你和彬儿都能平安幸福就好!”

    “母妃,茉儿一定会让母妃过上好日子的,绝不会再让人欺负了母妃!”云茉眼神坚定的说道,看着贤妃时是满眼的孺慕之情。

    贤妃温淡一笑,轻柔的拍着云茉的小手,眼中却是寒光闪烁,意味不明。

    曦华宫中,云曦蹙眉神思,没有一丝轻松愉悦的模样,她第一时间就去冷宫找到了丽贵妃,试图从她的嘴里探知当年的真相。

    丽贵妃一开始虽是不配合,可是云曦自是有自己的手腕,可是慌乱的丽贵妃仍旧一口咬定是韩淑华杀了皇后。

    韩淑华在助产药中动手脚这件事,不仅云曦知道,便是杨太后她们也知道,可是更多的信息丽贵妃就不得而知了。

    丽贵妃不是一个擅长掩饰情绪的人,而且依丽贵妃这种性情,杨太后想必也不会将隐秘重要之事告诉给她。

    想到此处云曦有些失落,她本想着能从丽贵妃的嘴里得到一些真相,却没想到她知道还不一定比自己更多。

    “唉!”云曦长叹一声,这已经不知道是她第几次叹气了,难道当年的事情只有从杨太后身上下手了吗?

    杨太后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想要从她的身上得到什么好处,绝对是一件辛苦的事情!

    “女人喜欢叹气,很容易老的!”

    这熟悉的声音云曦都懒得抬眼去看,她仍是单手撑着下巴,纤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花瓶中的白色芙蓉。

    “丽贵妃倒了,你也算是一报当日之仇,应该很是开心才对,怎么反而闷闷不乐?”一袭黑袍,压抑深沉的玄色在他的身上却是变成了最为华丽的色彩。

    “没有!”云曦淡淡回道,脑中还一直思索着刚才筹谋的事。

    冷凌澈看着云曦那发呆的模样,抬步靠近,坐在了云曦的身侧,面具下的墨色双眸不同以往的深挚,更是带着无限的留恋。

    “我要离开了!”冷凌澈突然开口说道。

    云曦却是并未在意,只淡淡的“嗯”了一声,这扶君本就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他要去哪,她自是不会在意。

    “我要离开长安了,而且以后都不会回来了!”

    摸着花瓣的粉嫩指尖忽然用力,将娇弱的雪白花瓣划出了一道裂口,云曦诧异的看着冷凌澈,一时没有回过神来,“你说,你要离开长安,而且再也不回来了?”

    冷凌澈点了点头。

    云曦的心情有些复杂,从这扶君出现在她眼前开始,她便防范猜忌,即便他一次次的帮助自己,她也从未真正的相信过他。

    因为他就是一个迷,她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他想要什么。

    她不相信世上会有无缘无故的好,直到扶君说他做了这么多都是为了一个女子,她才渐渐的相信他。

    若是以往扶君说自己再也不会回来,她一定会十分高兴,因为对于她来说,未知便是危险!

    可是相处的久了,她不得不承认,扶君是一个让她既忌惮又钦佩的人,若是她能熟知他的底细,想必他们也可引为好友。

    想到冷凌澈不久也要离开,云曦的心里便一阵阵刺痛,她以为世间悲哀莫过于死别,却是不知,再难相见的生离也一样让人痛不欲生,心碎欲绝。

    生离虽是还有相见的可能,可就是这么一分虚无缥缈的“可能”才最是折磨人心。

    让人心怀期待,却又一次次无限的失望……

    “你……要去哪?”云曦想了许久,却只问出了这么一话来。

    “准备娶她!”干脆利落的答案,却是答非所问。

    “啊?”可是云曦却是成功的被吸引了注意,她笑着问道:“她接受你了?同意与你成婚了?”

    “算是吧!”

    算是?

    云曦不禁犹疑,眯了眯眼眸打量着他说道:“莫不是人家还没同意,你便擅自做主了?”

    冷凌澈淡笑不语,可是多日相处的默契却是让云曦确定了自己的猜测,这个男人果然霸道!

    不过云曦却是有羡慕那个女孩,扶君此人虽是性情难测,可她相信他温柔专一的对她,那个女孩想来定会幸福!

    “扶君,你要好好待她!”云曦扬唇一笑,宛若那娇嫩的白色芙蓉,芙蓉为面,海棠为唇,如此惊艳倾城之貌足以使得百花失色。

    那一声软糯的“夫君”让冷凌澈心中轻荡,好像有一只雪白纤细的手在不断的撩拨着他的心弦。

    “你放心,我会的!”他含笑的望着她,语气虽轻,却是不容置疑的承诺。

    云曦微微蹙眉,这话听起来没有什么问题,可是怎么又让人觉得有些怪怪的?

    不待云曦多想,冷凌澈便开口说道:“在我临走之前,我还要再为你做最后一件事!”

    云曦诧然歪头,冷凌澈笑道:“没了个贵妃,可是六部尚书府却是还有一个太后,她不倒,尚书府便不会倒!”

    听到扶君所指的是杨太后,云曦连忙说道:“不必了,你好好筹备你的婚事就好,宫里的事情我自己做就好!”

    “虽是帮你,却也算是为了帮我自己!”

    “帮你?难道杨太后还阻拦了你的婚事不成?”云曦倒是越发好奇那个神秘女子,居然与长安城的权贵有着这般千丝万缕的干系。

    “算是吧!”冷凌澈无意纠结在这个话题上,只简单的应了一声。

    云曦也不是多事之人,索性不再发问。

    “杨太后在这夏国中掌权多年,其根深蒂固远非你能所想!”

    云曦点了点头,这些她何尝不清楚,杨太后当年从一个妃位一步步走到今日,可想其手腕了得!

    “即便如此,她的地位也不是不可撼动的。”冷凌澈声音淡淡,似乎任何事都不足以让他在意重视。

    “杨太后不是夏帝亲生之母,这便是她最大的败笔!”

    冷凌澈语落之后,云曦却是摇头叹道:“话虽如此,可是父皇自小便养在杨太后名下,杨太后对他也视如亲子。

    而且杨太后也并不是强势之人,至少在外杨太后从不曾要求父皇做些什么,所以这一点还不足以撼动她!”

    这件事也不是什么秘闻,云曦也是知道的,甚至云曦也曾怀疑这不过是杨太后去母留子的把戏。

    可是杨太后很会做人,她与夏帝又一向母慈子孝,并没有什么可以突破之处。

    “夏帝其实是先帝最爱的婉妃所生,婉妃的娘家也算是名门贵族,只可惜婉妃被皇后下毒致死,她的娘家也越发的凋零。

    最后先帝只得将幼子交给了与婉妃最为要好的杨妃,也就是如今的杨太后!你还记得我曾与你说过什么?”

    云曦点点头,缓缓答道:“不用看事情的经过,只看最后是谁获利!谁是最大的赢家,幕后黑手便是谁!”

    冷凌澈满意的笑笑,柔声细语的说道:“没想到你把我说的话记得这般清楚……”

    有些暧昧的调笑被云曦故意忽略,“即便如此,那都是陈年往事了,我们现在追查也没有意义了。”

    “杨太后的确是个厉害人物,能从先帝那三千佳丽中脱颖而出,还能护着夏帝一路登上至尊宝座。

    可是人无完人,她终究只是一个女人,一个满怀希望却被无情所伤的女子。

    她要和自己的情敌为友,还要养着情敌的儿子,甚至当这个孩子登基为帝,她只是杨太后,而不是皇太后,你说她会不会嫉妒成疾呢?”

    云曦面色古怪的看着他,这扶君说的声情并茂,就仿佛他亲眼所见一般,“逝者已矣,难道杨太后会亲口承认不成?”

    冷凌澈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足以颠覆乾坤的笑意,可惜无人可见,“活人会说谎,可是死人不会……”

    云曦闻后甚至不能用震惊来形容自己的心情,冷凌澈的计划简直就是荒谬,甚是可以说的上是异想天开,可是不管云曦如何的劝慰自己,她却是像被诱惑了一般,难以抗拒!

    “这是我在临行之前,唯一能为你做的事了,自后我便也能放心离开了……”

    两人四目相对,面具下的那温润的眸子让云曦觉得莫名的熟悉,可是未等她细看,云泽却是一路跑进殿内,气喘吁吁的说道:“师父你要去哪啊?你还没有把武艺都交给我呢!”

    冷凌澈看着云泽,眸色也很是温柔,这夏国除了云曦,他也还真是蛮喜欢这个弟弟的。

    “你以后会遇到一个和我一样厉害的师父,我能交给你的,他也能!”

    本是像哄小孩的话,从冷凌澈的嘴里说出来却是带着让人不由坚信的力量。

    云曦不由失笑,难道这扶君还会窥探未来?这般郑重其事的骗人真的好吗?

    可是云曦自是想不到,眼前的男人在十年以前便一直规划着他们的未来!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