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锅端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锅端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夏帝一声令下,宁淑仪更是抖如筛糠,刚刚在殿内她还得意的欣赏着丽贵妃的绝望和恐慌,可不过片刻,她便切身的体会到了那种无路可退的绝望。

    她现在能做的唯有就是祈祷上苍,希望这宫里没有一人能识得这朝颜花膏,能保全她一条性命!

    杜院政与几名御医手捧着那精致的匣子,每个人都是眉头紧锁,却是没有一人给出确定的答案。

    最后还是杜院政摸了摸胡子,眼中陡然一亮,神色却是严肃惊恐,“陛下,微臣可否给陛下探一下脉象?”

    夏帝见此,心中不由得一颤,难道是自己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他连忙将手臂伸了过去,仔细的观察着杜院政脸上的神情,一丝表情都不肯放过,“朕的身体如何?”

    杜院政神色更忧,小心的问道:“陛下最近可觉得龙体不适?”

    夏帝摇了摇头,他身子挺好的,就是较之以往更容易疲乏,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便开口说道:“朕倒是未觉得不适,只是偶尔会突然觉得力不从心,十分的疲乏,有时候还会有被虫蚁啃噬的感觉……”

    杜院政的手猛然一抖,仿若是见到了洪水猛兽一般,将夏帝也吓了一跳。

    夏帝不悦的瞪了杜院政一眼,正想开口斥责,杜院政却是更加紧张的问道:“那当陛下出现这种情况时,是如何恢复的呢?”

    夏帝蹙眉深思,虽然他最近时常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却是也只以为是自己年岁越来越大,而且每次身体不适时,也都自然而然的痊愈了……

    夏帝猛地转身看向了宁淑仪,宁淑仪本就心里有鬼,被夏帝这般一瞪顿时浑身僵硬,嘴角都不自然的抽搐了起来。

    夏帝的眼中渐渐泛起了杀意,他声音冷凝,一字一句的说道:“杜院政,朕的身体到底如何?”

    杜院政与几名御医相视一眼,皆是跪在地上将头埋下,杜院政声音微颤,视死如归的说道:“微臣怀疑,陛下是中了……中了寒食散!”

    “寒食散”这三字一出,底下的权贵皆是倒吸了一口冷气,纷纷跪在地上深深的低着头。

    当年夏国便是险些毁在这寒食散下,当时的夏帝更是因为寒食散而有损龙体英年早逝,所以这寒食散是整个夏国的禁忌,因为这足以动摇夏国稳固的江山社稷!

    “你说什么?寒食散?”夏帝一抖,双腿软弱无力,虚弱的跌坐在了金椅之上,威严俊朗的脸庞变得灰白,一双眼睛陡然失了所有的光华。

    云曦看了宁华一眼,宁华点头会意,开口与杜院政说道:“杜院政,您觉得这匣子里的花膏可有问题?”

    杜院政微微侧身看了宁华一眼,点了点头,开口道:“老夫行医几十年,自是也见过那寒食散的威力,陛下的脉象和症状都像是中了寒食散一般,可是这匣子里的东西却又并不是寒食散……”

    杜院政也有些奇怪,他的确觉得这匣子里放的不是个好东西,可他却又一时查不出什么。

    宁淑仪的心里升起了一抹希冀,只要谁都查不出来,这件事便不能栽到她的身上。

    宁华却是淡淡开口道:“奴婢生在徐城,徐城有一座深山,里面长着一种独有的植物,叫做朝颜……”

    杜院政睁大了眼睛,嘴上的胡子一颤一颤的,“朝颜?老夫听过这种花,用其种子花瓣做成的香料,可使人致幻,身体轻盈似仙,却是与那寒食散一般会将人的身体掏空!

    可是那朝颜花听闻长在森山密林之中,数量稀少难得一见,老夫也只是多年前偶然听闻,却是没想到竟会在宫里出现!”

    宁华和杜院政一唱一和,却是一下一下的将宁淑仪打入地狱。

    夏帝静静的听着,没有插言,没有质问,只在两人说过之后,用那双冰冷无情的双眼看着宁淑仪,眼中不复当初的柔情,甚至都不是看丽贵妃时的那种失望,有的只有无尽的杀意。

    “陛下,嫔妾是被人陷害的,这不是臣妾的东西,不是啊……”宁淑仪惊恐的跪在了地上,语无伦次的解释道。

    夏帝冷冷的看着她,身上的帝王之威压的人喘不上气来,“不是你的东西?你不是说这是海棠花膏吗?”

    宁淑仪眼神躲闪,一张俏脸早已惨白无色,“这……这里面装的是海棠花膏,嫔妾也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朝颜花……

    是他!是章敏趁着搜查时故意做的,是他要陷害嫔妾……”

    夏帝一脚将宁淑仪踢下了高台,宁淑仪话未说完便惨叫一声,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像被摔散了一般。

    赵慧儿哪里见过帝王震怒,她只以为宁淑仪是夏帝最宠爱的妃子,自己便已经是皇亲国戚,可是此时看着夏帝把宁淑仪一脚踢翻在地,她才确切的体会了什么是皇家威严!

    赵玉峰也不明所以,却只能跪在地上,哪怕宁淑仪摔倒在了他的面前,他也不敢起身搀扶。

    “贱人!你还敢骗朕!你一个小小的淑仪,如何值得御林统领陷害你!”夏帝怒声叱骂道,身子因为震怒而微微颤抖。

    云曦颔首冷笑,她父皇可不是那般明事理的人,他相信的不是章敏,而是自己的身体!

    夏帝以前有多喜欢宁淑仪,现在便有多么痛恨,每当他心神意乱之时,他就迫切的想见到这个女人。

    他原以为自己对她是动了真情,以为是宁淑仪温柔缱绻,可以抚慰他的操劳和疲乏,可是这一切都一场阴谋!

    现在再想宁淑仪身上那让他魂牵梦萦的香气,想到宁玉殿中那甜腻缥缈的熏香,夏帝就血气上涌,眼中浮现了一抹猩红,只想亲手杀了眼前这个可恶的女人!

    “陛下……嫔妾是冤枉的……”宁淑仪的骨头好像受了伤,她爬不起来,只能躺在冰冷的地上,无力的呢喃着。

    “冤枉?你还敢与朕说冤枉?朕最近每每身体不适,都是到了你的宁玉殿才有好转,你还敢与朕说无辜?

    你这个恶毒的贱人,居然敢给朕下寒食散,朕必要诛杀你满门!”夏帝恨的咬牙切齿,牙齿都几欲要咬碎。

    赵府中人听闻之后皆是瘫软在地,那赵慧儿更是吓得缩成一团,哀嚎痛哭。

    赵玉峰如遇雷击,他本以为这次来长安是要飞黄腾达,却是不知为何会落到满门抄斩的地步?

    他还这般的年轻,他还有许多抱负没有施展,他不能就这么死了!不能!

    慌乱间他突然瞥见了淡然静坐的云曦,她仿佛生来就应高高在上,就应该俯视众人。

    赵玉峰立刻向前爬了过去,急切的说道:“公主!您救救我啊,您忘了我们之间的海誓山盟了吗?”

    众人顺势望去,只见赵玉峰求救的方向竟然是云曦,众人心中嗤笑,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长公主也是他能惦记的?

    云曦淡漠的望着他,就像是在望着卑微的蝼蚁,仿佛落在他身上的冰冷目光便已经是莫大的恩赐。

    云曦的冷漠在赵玉峰的预料之中,赵玉峰忙不迭的从怀里掏出一方帕子,双手颤抖的展开,“公主您忘了吗?这是您送给我的定情信物啊,您说过今生非我不嫁啊!”

    云曦冷淡的收回了视线,看着夏帝说道:“父皇,那日宁淑仪来了曦华宫后,殿内便少了一方帕子。

    可是儿臣只以为是自己记错了,宁淑仪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奴婢,如何会偷手帕?不过,今日儿臣倒是明白了……”

    不仅云曦明白了,夏帝和众人自是也明白了,若是以往夏帝也许还会偏袒宁淑仪,可是今日这只会成为宁淑仪该死的另一个理由!

    宁淑仪爬不起身,无法阻拦自己弟弟所做的蠢事,唯有听着夏帝那近乎疯狂的咆哮声。

    “贱妇!你居然敢偷盗云曦的贴身之物,试图污蔑皇室公主的清誉,你真是该死!该死!”

    夏帝猛地站起身来,抽出身边侍卫腰间的佩剑便向赵玉峰刺了过去。

    赵玉峰不可置信的看着刺透自己胸前的长剑,然而未等他反应过来,夏帝便用力的抽出长剑,复又在赵玉峰的身上狠狠的刺了多下,借此来发泄心中的怒火。

    赵玉峰的身上被刺出了好几个血窟窿,鲜血蜿蜒流了一地,宁淑仪动不了,只能任由那粘稠滚热的鲜血浸染了她的衣裙。

    “不!不!”宁淑仪嘶声喊叫着,赵夫人和赵慧儿早已经被眼前的景象吓得晕了过去,赵大人虽是没有晕倒,却是浑身颤抖不已,甚至还当众失禁了。

    “云翼德,你好狠的心肠啊!我对你百般柔情,你却是要我一家的性命!

    云翼德,你活该众叛亲离,你活该被深爱的女人算计,活该被自己的儿女漠视,你活该!你活该啊!”

    宁淑仪仿佛疯了一般,对夏帝破口大骂,众人都将头埋得更低,不敢去看夏帝那阴郁的脸色。

    夏帝的身子颤了颤,他指着宁淑仪,气得半天没有说出话来,自他登基以后还没有人再唤过他的名字!

    片刻之后,夏帝的脸上却是浮现了一丝阴森冷戾的笑意,散发着戾气的眼神使得夏帝看起来仿若一个嗜血的恶魔。

    “好啊!朕竟不知身边养的竟是一条美女蛇,朕给你荣华富贵,你想要的却是朕的命!

    既然你对朕心存怨恨,朕便让你恨到极致!来人!将赵府满门车裂而死,宁淑仪最后行刑!就让宁淑仪好好欣赏一番家人血肉横飞的画面吧!”

    车裂之刑只在夏国初建时所用,是为了惩罚那些叛国之人,可是夏国的君主都觉得这刑罚太过血腥,便几乎将其荒废。

    可见夏帝今日暴怒,竟是用了这般惨无人寰的手段,饶是云曦都觉得惊诧,不由蹙了蹙眉。

    宁淑仪一听是车裂之刑,连连哭求道:“陛下,嫔妾错了!嫔妾不该口不择言,嫔妾是爱着陛下的啊,求陛下给嫔妾一个全尸啊!”

    “呵呵……”夏帝阴冷的笑了起来,双眸淬着毒光,闪过阵阵杀意,“朕不但要你们死无全尸,还要将你们的尸体拉去喂狗,让你们永生永世无法超脱!”

    宁淑仪尖叫着被拉了下去,一时间只能听到夏帝那丧心病狂的冷笑声还有赵府中人哀嚎的祈求声。

    本是做着皇后梦的宁淑仪,便是死都没有想明白,自己为何会因为一个刺客而被贬落了地狱,更是牵连了自家满门,害得自己的亲人皆是死无全尸!

    夏帝还在肆虐的冷笑着,似乎这样才能缓解他心中的震怒,突然夏帝喷出了一口刺目的鲜血,鲜红的血液染红了金色的龙袍,毫无预兆的向后倒下。

    “陛下!”宋公公连忙上前搀扶,却是被夏帝砸在了身下,痛的尖叫了一声。

    顿时好一番手忙脚乱,御医们连忙将夏帝送回了寝殿,众人都惊慌无措,若是夏帝龙体有恙,只怕这夏国就要变天了!

    “父皇身子不适,你们都退下吧!”云曦缓缓起身,居高临下的说道。

    众人都跪拜行礼,纷纷离开,如今丽贵妃情况不明,宁淑仪又被处决,这宫里岂不就是长公主的天下了吗?

    看来他们都应该早些做准备了!

    贤妃看了云曦一眼便收回了视线,心里却是已然明了,云曦果然是个厉害的,一天之内竟是除掉了两个受宠的妃嫔!

    丽贵妃便罢了,除了她有利无害,可是这宁淑仪她留着还有用处,却是被云曦给弄死了!

    贤妃也没想到云曦会发现这个秘密,她本想用宁淑仪将夏帝的身子一点点掏空,却是没想到这个计划竟中途夭折了,看来她要另做打算了!

    云曦看着满地的鲜血,只觉的心中作呕,她看着云泽说道:“父皇生病了,你做为太子自是要去探望!到了长信宫你也不用上前,安静的站着便好!”

    云泽点点头,淡定的说道:“阿姐你放心吧,泽儿知道如何来做!

    这里血腥味太浓,阿姐早些回宫休息,泽儿一会儿再去看你!”

    云泽的聪慧懂事让云曦十分欣慰,她摸了摸云泽的头,便抬步回了曦华宫。

    她没有兴趣做出那父女情深的模样,也不在意外面会传出自己不孝的名声,对她来说这些都不重要,或者她的名声越是狼藉,才越是会衬托出云泽的贤明和宽厚!

    回了曦华宫,见乐华安然无恙,云曦才笑着说道:“你没受伤吧?”

    “没有!”乐华摇摇头,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宫里自然不会随意出现刺客,那一箭便是云曦吩咐乐华故意射偏的,若是没有这一箭,也就不会有之后的事情了。

    而那发现朝颜的章敏,自然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他可是定国公的得意门生,否则事情如何会这般顺利?

    至于丽贵妃之所以会腹痛,是因为她们在丽贵妃的吃食里加了一点佐料,虽然没有毒性,却也是会腹如刀绞,疼痛难忍。

    而丽贵妃心虚,自然不肯让御医检查,这样她们便可顺水推舟,揭露丽贵妃的恶行!

    “公主,一切都还顺利吗?”安华守在曦华宫中,并不知道外面都发生了什么。

    喜华如竹筒倒豆子一般的讲了起来,将丽贵妃和宁淑仪的凄惨模样更是讲的极尽逼真。

    宁华给云曦倒了一杯浓茶,刚才看到了那样血腥的画面,胃里自是不舒服。

    云曦没有一丝的轻松,她心里只是觉得有些怪异,似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一时却是又想不起来。

    她晃了晃头不欲再想,双眸泛着冷冷寒光,下一步她便要从丽贵妃嘴里打探出当年的真相,那些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题外话------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