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太后寿宴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七十八章 太后寿宴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秋深萧条,万物渐渐枯萎,之前御花园中那些一直盛放的鲜艳花朵也都纷纷凋零,呈现了萎靡之态。

    花匠将那些枯黄的花尽数更替,换上了秋菊、月季还有四季海棠等花草。

    宫内枫树的叶子被尽数染红,与红若朝霞的四季海棠遥相辉映,倒是一道美不胜收的景色。

    相比夏日的繁盛,再美的秋景也不可幸免的染上了一丝悲凉,好在宫内桂花飘香,甜美的花香融进微暖明亮的阳光中,让众人都心生了一丝暖意。

    云曦一人驻足在那白芙蓉之前,静默的看着,果然是拒霜花,依然开得这般的华美。

    冷凌澈和云泽刚从国子监走出,两人皆是看到了云曦,云泽眼神一转,捂着肚子说道:“阿姐,泽儿今日好像是吃坏了肚子,泽儿先走一步了,你们聊吧!”

    云泽那夸张的演技自是瞒不过两人的眼睛,两人彼此无奈一笑,却是坦然的坐在了石凳上,彼此之间没有一丝的拘泥。

    “太子若是能一直这般天真烂漫便好。”这句话冷凌澈倒是发自内心的,生在皇家能这般单纯坦率,实在难得。

    “若是可能,我也希望他能一直如此!”云曦勾唇笑笑,两人自从表明心迹之后,不但没有疏离,反是更加的默契,就像相交多年的好友,对彼此最是了解不过。

    两人正是闲聊着,却是偏偏有人破坏了这唯美的场景。

    “见过冷公子!”赵慧儿不知从哪里钻出来,对着冷凌澈微微福身,嘴角凝着羞涩欣喜的笑意,含情脉脉的看着冷凌澈。

    这样的眼神让云曦从心底感到厌恶,她正想开口,却是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嫔妾参加长公主,见过冷公子!”

    云曦蹙眉望去,只见宁淑仪缓缓行礼,笑的真诚欣然,“没想到能在这遇见长公主和冷公子,说来还真是有缘呢!”

    宁淑仪显然话里有话,云曦淡漠的起身,看着冷凌澈说道:“凌澈,我们去别处吧!”

    冷凌澈嘴角笑意一扬,正欲随着云曦离开,赵慧儿却是伸开双臂挡在了两人面前,皱眉说道:“不行!”

    “放肆!居然敢阻拦本宫,谁给你的胆子!”云曦横眉冷蹙,厉声怒斥,身上释放的威压让赵慧儿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宁淑仪立刻笑着来打圆场,她按下了赵慧儿举着的手臂,福身说道:“长公主见谅,嫔妾的妹妹没见过世面,一时有些失礼。不过今日却是也不能完全怨怪她……”

    宁淑仪说完看了云曦一眼,似是等着云曦发问,可是对上的只有云曦那双冷凝的墨眸。

    宁淑仪心中冷哼一声,却是只得继续开口说道:“慧儿今日失礼,其实也要怪嫔妾嘴快,陛下刚说要给慧儿和冷公子赐婚,嫔妾便说走了嘴……”

    “什么?你再说一遍!”

    能从云曦的脸上看到震惊之色,宁淑仪心中便欢喜不已,早就看腻了云曦那运筹帷幄的样子,今日她便要云曦好好体会一把什么叫做绝望!

    饶是冷凌澈也有些惊讶,夏帝竟然给他赐婚,而他却是一点消息都没得到,想必宁淑仪也是刚刚得到应允便迫不及待的来炫耀了。

    “冷公子,以后还请您怜惜慧儿!”赵慧儿微微弯曲膝盖,娇柔的行了一礼,那赤裸裸的眼神仿佛贴在了冷凌澈的身上一般。

    云曦的心里倏的升起了怒火,这是一种她从未体会过的愤怒,几乎让她瞬间失去了理智。

    “是你求父皇赐婚的?”云曦狠狠的瞪着宁淑仪,却是只让宁淑仪觉得更加的欢喜。

    “那日慧儿远远的看见了冷公子,便芳心暗许,嫔妾觉得这是一桩极好的婚事,便询问了陛下,没想到陛下也是十分的赞成呢!”宁淑仪用帕子掩唇一笑,眼神却是挑衅的看着云曦。

    “哪里好了?凌澈是楚国王府嫡子,哪是一个随便的女子就能相配的?你们胡闹,本宫却是容不得,本宫这便找父皇退了这婚事!”

    宁淑仪幽幽开口,好笑的说道:“长公主是在以什么身份来管此事呢?你又是冷公子的什么人,凭什么插手冷公子的婚事?”

    赵慧儿也立刻掐腰说道:“就是啊!陛下都说我与冷公子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哪里用你来管!”

    “天造地设?父皇还真是喜欢折辱各国质子……”云曦冷笑说道,眼中寒光四溢,双手紧紧握着,显然在极力压制自己心中的怒火。

    “你什么意思?”赵慧儿哪里听不出云曦是在折辱自己,顿时便忍不住质问道。

    “便是字面上的意思!”云曦冷冷的瞥了宁淑仪姐妹两人一眼,本就清冷的容颜仿若又浮现了一层寒冰。

    “凌澈,我们走!”云曦说完,竟是直接抓起了冷凌澈的手腕怒气冲冲的离开。

    冷凌澈看着自己手腕上的那只纤纤玉手,温润的眉目间都染上了一层笑意,被人维护的感觉真的很好……

    “姐,你看那她呀,她居然当着我面与冷凌澈拉拉扯扯!”赵慧儿心中泛酸,嫉妒的不行。

    宁淑仪却是心情大好,云曦比她想像中的还要恼怒呢,难道云曦竟是也动了心?

    这样最好,自己的妹妹抢了云曦的心上人,想想便能笑出声来!

    “难道你还敢拦着长公主不成?放心,等你和冷公子的婚事一传开,云曦若是再接近冷公子,便是不守妇道,勾引她人未婚夫婿!”

    看着赵慧儿还是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宁淑仪一笑,开口说道:“你呀,赶紧回去绣嫁衣吧,能嫁给天下最美的男子,也不知道你上辈子是积了多大的德!”

    赵慧儿闻此才脸色稍暖,笑着挽住了宁淑仪,“妹妹的最大的福气就是有个好姐姐啊!”

    “你呀!也学会了油嘴滑舌!”宁淑仪一点赵慧儿的鼻尖,姐妹两人相伴离开。

    冷凌澈无声的跟在云曦身后,任由云曦拉扯他的手腕,云曦漫无目的的走着,好像是为了将那讨厌的两人彻底甩开一般。

    冷凌澈看着那纤细的玉手,嘴角微微挑起,虽然他这么想有些不妥,可是看着云曦为他吃醋恼怒的样子,他真的很欢喜。

    云曦停住了脚步,转身看着冷凌澈,眼里没有丝毫的羞涩,“凌澈,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解决的,我绝不会让任何人阻碍你回楚国的脚步!”

    冷凌澈眉梢微动,语气蓦地有些落寞,“只因为如此?”

    云曦微微一怔,却是低下了头,不想让人看见染红了的脸颊,只弱弱轻语道:“不仅仅是,因为你……值得更好的人!”

    “可我今生所求唯有一人尔……”冷凌澈深深的望着云曦,那眼中深挚缠绵的情意似是要将云曦禁锢其中,再无法逃离。

    云曦深吸了一口气,却是回避了这个话题,只开口道:“凌澈,你放心吧,我有办法解决这桩婚事,你不必担心!”

    冷凌澈见此便也不再逼迫,虽然他有无数的办法可以解决此事,可是他却是什么都不想做,因为被人护着的感觉真好……

    回了曦华宫,云曦便坐在桌案前落笔生风,一封书信很快写好,云曦仔细的封存起来,开口吩咐道:“计划有些变动,将这封信送去国公府!”

    安华接过信件,立刻出殿安排。

    云曦低头时,眼神清冷无波却满是杀意,她本想多留宁淑仪一些时日,既然她主动送上门来,便不要怪她了!

    夏帝有意为冷凌澈和赵慧儿赐婚一时间很快就传的满城风雨,虽然夏帝还没有下明昭,可赵府中人却是已然默认。

    众人顿时唏嘘不已,长安城中的权贵多为簪缨世家,哪里会看得起赵府中人。

    而冷凌澈惊艳才绝,貌若谪仙,众人都无不感慨,这样的人物若是有一个好些的身份,定会成为千古留名之人,却是娶了这般普通的女子,实在是让人可惜。

    不过当事人冷凌澈对此事却是避而不谈,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反倒是荣宁心里替冷凌澈觉得委屈,拉着冷凌澈喝了好几回闷酒。

    不过每次都是荣宁喝的烂醉如泥,冷凌澈却是滴酒未沾。

    荣宁长得白白净净的,虽然与冷凌澈年岁相仿,却是脸蛋微圆,看起来要更小上一些,“冷兄,我心疼你啊!你这般的人物,便是娶公主都配的上,怎么就得了这么一桩荒谬的婚事呢!”

    “荣兄,你喝多了!”冷凌澈将壶中剩下的酒都倒了出去,淡淡开口道。

    荣宁拿过空了的酒壶,往自己的杯里倒着酒,却是根本没发现这是个空壶,仍喝的津津有味,“我没喝多!我说的都是真的!

    冷兄,这世上就你对我最好了,在我心里你才是我的亲兄弟……”

    剩下的酒话便是冷凌澈也听不清了,冷凌澈看着醉倒了的荣宁,扬起嘴角笑了笑,“荣兄,我可不是什么好人,哪里值得被你视为兄弟?

    可是,你会因为你的善良和纯真得到福报的!”

    冷凌澈看着面色通红醉倒在桌上的荣宁,缓缓起身离开,命人将荣宁扶回了房中。

    看着不断飘零的枯黄落叶,冷凌澈喃喃自语道:“我能为你做的也就只有那一件事了……”

    宁淑仪等了几日都没有见云曦有何动作,心里一时难免有些不安,她很清楚云曦的脾气,她可不是个会忍的。

    这般想着,宁淑仪便亲自去了曦华宫,想一探究竟。

    云曦听闻宁淑仪求见,嘴角一挑,想了想说道:“等会她进殿时,你们仔细看着便好,可她若是想做点什么,你们也不要阻拦。”

    几人纷纷称是,便去请宁淑仪进殿,宁淑仪笑着与云曦攀谈着,云曦却只做着自己手里的绣活,一眼都未看宁淑仪。

    宁淑仪脸色有些难看,便四处打量着,自顾自的说道:“长公主的曦华宫不但华丽,更是十分典雅,嫔妾真是羡慕呢!”

    云曦也不理她,宁淑仪便自己小转了一圈,见云曦这什么都打探不出来,便咬着牙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喜华立刻走过来说道:“公主明智,她刚才从针线篓子里偷了一方帕子!”

    云曦手中的银针顿了顿,嘴角勾起了一抹晦暗不明的笑意,“乐华,跟上去看看她把这帕子交给了谁,不必抢回来,只要看看就好!”

    “公主,可那毕竟是您的帕子,是您的贴身之物啊!”安华担心的说道,若是被人行不轨之事,那公主的名声就全毁了!

    “没事!最多不过是私相授受的罪名,且让乐华盯着吧!”云曦继续着手里的绣活,一脸的毫不在意。

    安华无语,什么叫“不过是私相授受”?

    这罪名已经很大了好吗?

    不过看着云曦那一脸淡然的模样,安华只好心中默默叹气,古有皇帝不急太监急,现有公主不急婢女急!

    一晃,杨太后的寿辰如期而至,杨太后一直礼佛,不大过问后宫之事,也不喜奢华。

    夏帝本是要为杨太后办一场奢华的宫宴,可是杨太后得知以后却婉言拒绝,并且言明希望夏帝能将寿宴省下的费用用来造福百姓。

    夏帝听闻之后心生感动,却也不敢不从,便没有宴请一众大臣,只请了皇亲国戚办了一个家宴。

    云曦闻后不由一笑,若说这宫里谁最会演戏,自是要数这杨太后了。

    满嘴都是我佛慈悲,行起事来却最是狠毒!

    云曦和云泽坐在一处,姐妹两人只低头说着自己的话,没有与周围人攀谈的意思。

    云娴因为殴打云茉被丽贵妃禁足,今日也没有出席,而云兴则是缩在一个角落不声不响,一张小脸上全是紧张之色。

    而云茉虽然依然沉静,相比之前的默默无语脸上却是多了几分恬淡的笑意。

    云曦将这一切都尽收眼底,看来云茉掩饰的很好,丽贵妃和杨太后并没有怀疑到她,以前还真是小看了她!

    丽贵妃坐在杨太后身边,宁淑仪则是坐在了夏帝的身边,而像贤妃等其他的妃嫔都按照位份依次坐好。

    整个寿宴最格格不入的就要数赵府一家人了,他们虽然都穿的华贵,可却是难掩紧张局促,便是一向最是话多的赵慧儿都活泼不起来了。

    丽贵妃瞥了一眼赵府中人,冷笑说道:“本宫不知道这些竟然是淑仪妹妹的家眷,一开始还以为是宫里请的戏班呢,险些闹了笑话!”

    宁淑仪一脸怒容的瞪着丽贵妃,身子气得发抖,丽贵妃竟是当着众人的面给自己难堪,真是可恶!

    夏帝看见宁淑仪动怒,瞪了丽贵妃一眼,冷声开口道:“贵妃,玩笑也要有分寸!”

    宁淑仪自认扳回一局,立刻得意的望向了丽贵妃,众人都嗅到了这紧张的火药味,最后还是杨太后岔开话题,才避免了争吵。

    杨太后也不满赵府这些人参加自己的寿宴,他们是什么身份,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

    可是杨太后却是不想因为此事而影响了她与夏帝的母子之情,所以当夏帝前来询问时杨太后便也欣然同意了。

    因为与她们所筹谋的大事相比,宁淑仪等人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等她们握紧了夏国大权,还会在意一个小小的淑仪吗?

    云曦冷眼看着,嘴角笑意盈盈,她真想劝她们两人不要再争吵了,因为今日之后,她们也好在黄泉路上为伴!

    众人一边欣赏歌舞,一边用着晚膳,本是气氛和乐,谁知丽贵妃却是突然面色巨变,脸上落下了颗颗巨大的汗珠,“肚子!我的肚子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