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本宫的战场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七十七章 本宫的战场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姐,刚才的那个公子是谁啊?我要嫁给他!”赵慧儿满眼春情,眼神流连的望着冷凌澈的背影。

    “什么?”宁淑仪被赵慧儿这赤裸的说辞吓得一惊,声音不由得拔高了起来。

    周围的一众宫女都忍不住嗤笑出声,她们虽然是奴婢却是也知道礼义廉耻,一个大姑娘张嘴就要嫁给男子,还真是不要脸!

    宁淑仪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在家时这个小妹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没想到长大了也是一个德行!

    “不要脸的东西!”宁淑仪冷着脸怒斥了一句便转身离开。

    赵慧儿气得直龇牙,“母亲,你看大姐啊,她居然骂我!”

    “行了!你也是的,这种话也是一个姑娘家能说的?你姐姐现在是淑仪,你要给她长脸才对,我们先回宁玉殿吧,你不准再气你大姐!”

    赵夫人的面上也有些挂不住,心里后悔在家时没有好好教育这个小女儿,居然丢人都丢到了宫里!

    赵慧儿虽然心中不悦,却是也不敢再说什么,只好跟着母亲兄长重新回了宁玉殿。

    宁玉殿中,宁淑仪还怒气冲冲的坐在主位上,脸色阴沉。

    赵夫人推了推赵慧儿,赵慧儿便只好走上前去,赔罪说道:“姐姐你就原谅慧儿吧,慧儿错了还不行吗?”

    宁淑仪听到这不情不愿的道歉更是恼怒,瞪着赵慧儿说道:“这宫里只有我出身最低,你们可知道我走到今日费了多大的气力?

    其他的妃嫔都有母族相助,我为了让赵家也能成为长安权贵,特意求陛下把你们都接进了长安,可是你却只知道给我丢脸!”

    赵慧儿还没有被人这般斥责过,小脾气也上来了,“姐,你当了淑仪就已经瞧不上我们了是不是?

    你以前在家里从来都不骂我的,今日进宫你却是三番两次的责骂我!”

    赵慧儿说完委屈的哭了起来,赵夫人见状心疼,连忙上来打圆场。

    宁淑仪见此虽是气得肝疼,却是也不愿再多加理会,只怒声道:“总之以后你注意些,这长安城中都是贵族,切不要让人抓到把柄!”

    赵慧儿一听宁淑仪这是原谅自己了,便破涕为笑,宁淑仪见此也是无奈一笑,姐妹两人重归于好。

    “姐,刚才那公子是谁啊?是皇室子孙还是贵家子弟?”

    看着赵慧儿一脸春情的模样,宁淑仪虽是怒其不争,心里却也理解。

    就算是她,在初见冷凌澈时也以为是见到了天上的谪仙,那相貌气度也难怪让赵慧儿春心芳动。

    “都不是!他是楚国送来的质子!”

    “质子?那也未免太可惜了,他长得绝对是我见过最美的男子……”赵慧儿惋惜说道。

    可是随即她又想到了什么,眼神坚定的说道:“我不在乎,就算他身份低了些我也不嫌弃,我还是要嫁给他!”

    宁淑仪心中冷笑,自己这个妹妹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冷公子那般的人物也是她能嫌弃的?

    “姐,你就帮帮我嘛!我真的喜欢他,慧儿这辈子非他不嫁了!”

    赵夫人一听却是急了,立刻拒绝道:“胡闹!一个身份低微的质子哪里好,我不同意!”

    “冷公子是神仙般的人物,有多少贵女求而不得,你们却是还敢嫌弃?”宁淑仪出口的话有些泛酸,她又何尝不是求而不得心心相念啊!

    “那姐你是答应我了?”赵慧儿一喜,立刻挽上了宁淑仪的手臂。

    宁淑仪瞪了她一眼,冷笑道:“你想的还真是容易,你喜欢冷公子,冷公子可未必喜欢你啊!”

    赵慧儿不忿的撅着嘴,仰头说道:“这怎么可能?在徐城有不少人来我们家提亲呢,可我一个都没看上!”

    “那你觉得你和长公主谁更好?”宁淑仪冷眼扫着赵慧儿,不屑的说道。

    “长公主?难道他们两个有一腿?”赵慧儿惊呼出声,她本就不喜欢那个傲慢的长公主,如今更是恨的不行。

    “姐,你是说长公主和那个质子之间有私情,这不太可能吧!”一直沉默的赵玉峰突然开口问道。

    宁淑仪闻此冷笑,眼里浮现了一抹憎恨,“有什么不可能的!别看云曦长得一副高贵不凡的模样,实则却是浪荡下贱!

    她本是有着一桩好姻缘,却是被她生生退掉了,在宫里与冷公子眉目传情暗送秋波,真是下贱!”

    赵玉峰眯了眯眼睛若有所思,宁淑仪抬头看了赵玉峰一眼,突然开口问道:“玉峰,你不是看上云曦了吧?”

    赵玉峰也没藏着,坦然说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而且玉峰最喜欢的还是她长公主的身份,若是玉峰能做上驸马,我们赵家不就可以立足长安了吗?”

    宁淑仪闻后皱了皱眉,喃喃自语道:“这想法倒是好的,只是……”

    “只是什么呀!我看这计划就挺好的!让二哥娶了那长公主,我就嫁给那冷公子,这简直是两全其美嘛!”赵慧儿一想到冷凌澈那绝美的风姿就挡不住嘴角的笑意。

    “你想的轻巧!皇家公主是那么好娶的吗?更何况是护国长公主!”

    赵慧儿不屑的冷哼一声,娇声说道:“普通公主还配不上二哥呢!赵家娶了长公主,我们不就飞黄腾达了嘛,以后也会是大姐姐的助力呀!”

    宁淑仪何尝不知道这些,却还是有些犹豫,赵慧儿见状尖着嗓子说道:“姐,你不是怕她吧?”

    “我怕她?你开什么玩笑呢!一个小丫头片子,等我做了皇后第一个就弄死她!”宁淑仪与云曦之间积怨已深,两人早已是水火不容。

    “姐,你还能做皇后呢?”赵慧儿惊诧的说道,满眼泛光,等她成了皇后的妹妹,那以后所有人不都得对她毕恭毕敬啊!

    宁淑仪没好气的扫了她一眼,没有搭理她而是看着赵玉峰说道:“陛下是不会插手云曦的事情的,云曦在这宫里可是谁都惹不得的

    不过,这件事也未必没有可能,若是云曦自己愿意,那陛下也就不会拦着了!”

    赵玉峰面露喜色,惊喜的说道:“姐你可是有了主意?”

    宁淑仪扬唇一笑,脸色阴冷,“再过不久就是太后的寿辰,我会想办法让你们进宫的!”

    “多谢大姐!”赵玉峰跪地行礼道,嘴角带着欢喜的笑意,他居然可以娶那般绝美的女子,真是三生有幸!

    “姐,那我的婚事呢?”赵慧儿见赵玉峰都得逞所愿,顿时便急了。

    宁淑仪瞥了她一眼,扬唇冷笑,让慧儿嫁给冷公子也没有什么不好,自己得不到,云曦也别想得到!

    而且若是冷公子成了自己的妹夫,以后相见的机会也就多了,日久生情也是有可能的……

    宁淑仪嘴角笑意愈深,似乎已经预料到了以后的生活,却是不知她们是在一步步将自己逼入深渊!

    ……

    棠梨宫内,丽贵妃越来越心焦,想到云曦那咄咄逼人的模样,想到那双幽黑的双眸她就不由得打寒颤。

    她已经将自己关在宫里多日,就是为了不要遇见云曦,可是她这里还不是最要紧的,她最担心的还是婕儿……

    丽贵妃终是放心不下,提笔写了一封信,命人尽快送去南国,她现在只希望婕儿已经得到了荣桀的心,却是不知道现实总是事与愿违的。

    就在陈平发现云曦未在随嫁之列时,便第一时间回禀了荣桀,云婕则是心神不宁的坐在马车里,马车越是驶近南国,她心中的不安便越深。

    她非常清楚荣桀的性子,哪怕是云曦死在了半路也是好的,可是经此一事只会让荣桀以为自己是在戏弄他!

    依着荣桀那暴戾的性子,断然不会轻易放过她,想到此处,云婕就恨的牙根痒痒,却是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是万全之策,怎么就被云曦逃脱了呢!

    云婕带着这复杂紧张的心情终是到了那南国的都城——大兴!

    云婕存着一丝侥幸的心理,希望可以在洞房花烛之夜与荣桀好好解释,想用万千柔情化解他的恼怒。

    可是云婕风光无限的出嫁,却只被草草的安顿在了驿站,太子府中半个人都未来,直到婚期前一日才被一顶小轿从太子府的偏门接了进去。

    要是以往云婕自然不会同意,她是堂堂的一国公主,而太子侧妃也是会入皇家玉牒,怎么能如同一个贱妾般走偏门?

    可是她现在有些心虚,自然不敢多生事端,只想着等哄好了荣桀,再找回面子。

    可是荣桀从始至终都未露过一面,直到洞房花烛之夜,云婕在床边坐得身子都僵了,荣桀才一脚踢开房门,大步迈了进来。

    “太子……”

    未等一众侍女开口,荣桀就低吼道:“滚!都滚出去!”

    众人皆知荣桀的脾气,都大气不敢喘的离开了,红袖担忧的望了云婕一眼,却是也只得躬身退出。

    云婕还盖着玫粉色的盖头,双手紧握,这是她的新婚之夜,自是难免有些紧张。

    在盖头的缝隙中,她看见了一双黑色的锦靴,还有垂落的黑色衣摆。

    云婕蹙了蹙眉,就算荣桀不能穿大红色,也该穿些喜庆的颜色,如何能穿着黑衣!

    荣桀一步步的走近,云婕放下了心中的不满,嘴角抿起了一抹羞涩的笑意。

    她闻到一股浓烈的酒味,却是并不难闻,只让她觉得心跳如擂。

    可是头上的盖头突然被人粗鲁的扯下,盖头刮到了头上的发钗,痛的云婕忍不住“嘶”了一声。

    突然亮起的光线让云婕一时有些不适应,然而未等她看清面前的男人,她便突然被人扯着长发生生的拉了起来。

    入目是一张犹如刀削般的俊冷面容,那双鹰眸更是凌厉生辉,暗黄色的眼珠仿若融进了无边的草原苍穹,身上那冷戾的气势让人望而生畏。

    云婕突然感觉不到头皮被撕扯的痛楚,她在那双眼中看到了浓浓的杀意。

    “太子,您听我解释,事情不像你想的那样!”云婕连忙开口解释道,之前所想的献媚手段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现在只想要保住自己的性命!

    荣桀猛地的一甩,将云婕扔在了地上,云婕那娇嫩的身子狠狠的撞在了桌腿上,疼的她龇牙咧嘴,却是不敢呼出一声痛来。

    “本宫所想?那你告诉本宫,事实如何?”荣桀的脸上没有一丝的怜悯,他仿若原野上凶狠的狼,只想撕碎眼前的一切。

    “太子,你相信我,我真的已经将云曦装进了箱子,可是我不知道她是如何逃脱的,我真的不知道啊!”云婕此时是真的怕了,也开始心生悔意,是她把荣桀想的太过简单,与狼共舞本就是最危险不过的事情!

    荣桀的嘴角扬起了一抹阴鸷的笑容,他微微俯下身子,靠近了云婕,那温润的气息不但没有让云婕心潮澎湃,反而不停的战栗着。

    荣桀突然抓住了云婕的脖颈,犹如提着布偶一般将云婕提了起来,云婕的双腿不停的蹬动着,双手试图掰开荣桀的铁掌,可一切却都只是徒劳。

    “贱人!本宫要的是云曦!你却是敢这般的戏耍本宫,今日本宫便要了你的命!”荣桀就像是一只发了疯的野兽,眼中都是冷凝的杀意。

    “我……我没有骗你,她一定是……是被人救了……”云婕开始喘不上气了,脸色涨得通红,双眼暴突宛若死鱼。

    荣桀闻后却是蹙了一下眉,脑中浮现出了一个白衣若仙的身影,莫非是他?

    荣桀身上的杀意更深,却是倏然松手,任由云婕重重的落在地上。

    云婕大口的喘着粗气,贪婪呼吸着失而复得的空气,她畏惧的看着荣桀,此时荣桀虽是杀意更浓,可她却是感觉得到,他身上此时的杀气不是在针对自己!

    云婕不敢妄自揣测,更是不敢发问,只将自己缩成一团,惊魂未定的看着荣桀。

    荣桀的身上散发着阵阵凌厉的杀气,若真是那个冷凌澈坏他好事,他一定不会放过冷凌澈!

    看着云婕那畏惧的模样,荣桀的心中更是厌恶,若不是因为这女人还有些用,他一定会立刻杀了她!

    看着荣桀转身便要离开,云婕怯弱的唤了一句,“太子……”

    荣桀驻足,却是冷冷的看着云婕,“怎么?你难道还想让本宫留下来睡你?”

    云婕脸色通红,她是夏国正经八百的公主,可是在荣桀的眼里却仿若一个低贱的妓女!

    “不要痴心妄想了,就凭你这种姿色也想爬本宫的床?真是妄想!

    本宫饶你一命已是心善,你若是敢在这太子府中生事,本宫便拿你犒劳三军!”荣桀冷冷说完,便淡漠的转身离开。

    云婕趴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她的丈夫居然对她说出这般污蔑的话语……

    云婕发髻凌乱,本是美艳的妆容都哭的花掉了,红袖迈进屋内时正看见这么一幕,连忙把云婕扶了起来。

    “公主,这是怎么回事啊?”

    红袖满眼心疼,云婕嚎啕大哭,不知过了多久,才红着一双眼睛,咬牙切齿的说道:“云曦!你害我至此,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云婕此时的模样宛若修罗厉鬼,在昏暗的夜内看得人心中生寒。

    远在夏国的云曦打了一个喷嚏,安华立刻给云曦披上了件衣服,轻声说道:“公主,夜深了,早些睡吧!”

    云曦“嗯”了一声,便合上了手中的书卷,若有所思的问道:“安华,你说四妹妹如今过的可好?”

    安华抿嘴一乐,挑了挑灯芯,笑道:“依荣太子那暴戾的性子,只怕能活着便已属不易……”

    云曦闻言一笑,转而问道:“我交代的事情可都已经做好了?”

    “公主放心,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

    云曦闻后点了点头,眸色清冷熠熠,现在,这里便是她的战场!

    ------题外话------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