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公主怒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七十六章 公主怒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华灯初上,曦华宫中静悄悄的,殿内的床榻上躺着一道清瘦的人影,脸色苍白没有血色,看起来便让人心疼不已。

    双眼缓缓睁开,黑若耀石的双眸却是失了清冷和威严,眸中闪着粼粼的波光,仿佛一碰便会破碎。

    察觉到了帘内的响动,安华轻唤了一声“公主”,便小心翼翼的掀开帘幔,却是面露惊色,公主在哭?

    她已经多久没见过公主露出这种茫然娇弱的表情,甚至她都几乎已经忘记,公主是一个比她还要小上一岁的普通女孩,她本就应该如同那娇嫩的花被人呵护在掌心。

    “公主您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吗?”安华坐在了云曦的床边,关切的问道。

    云曦却是突然抓住了安华的手,眼里竟然都是惶恐和绝望的光,“安华,母后……母后她……”

    安华有些惊怔,她以为公主是在为兰儿一事而伤心,却是没想到公主竟是会提及皇后!

    “皇后娘娘怎么了?公主可是想到什么了?”

    云曦坐起身,长发垂落而下,乌黑的发衬得她的脸庞越发的苍白,“安华,你知道吗……母后去世的模样竟是与兰儿如出一辙!”

    云曦的声音细弱无声,可是安华却是已经清楚的听到了,顿时只觉如遭雷击,“公主的意思是……”

    安华她们那时也是幼童,哪里有现在的能耐,可是她们却都清楚一件事,那就是皇后绝不是外面所传的死于难产!

    “即使已经时隔多年,可是每到午夜梦回我都会想起母后的脸,鲜血从她的口鼻中流出,她的眼睛也流下了两行血水……

    你还记得杜院政曾说过,母后的五脏俱损,便是砒霜都没有这般强的毒性!”

    云曦说完便掩面痛哭起来,削弱的肩膀剧烈的颤抖起来,“噬心蛊!噬心蛊!”

    云曦扑进了安华的怀里,嘶声哭诉道:“噬心蛊,多么可怕的名字啊!

    安华,你告诉我,母后当时该有多痛,该有多痛啊……”

    安华不知道该如何安抚云曦,只轻轻的拍着云曦的后背,默默的听她哭诉,直到云曦哭累了,自己安静了下来。

    “公主,逝者已矣,您还有太子殿下,还有我们,您要保住自己的身体啊!”安华知道此时任何的劝慰都是苍白的,她只希望公主不要伤了自己的身子。

    “大仇未报,我自是会保全自己的身体!”云曦眸中的悲痛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冷戾和决绝。

    “我原以为母后之死是韩淑华一个人做的手脚,如今看来,这里面定是还有别人的推波助澜,甚至是一手策划!”

    云曦的想法让安华觉得脊背一凉,她们查出当年是韩淑华买通宫人在皇后的催产药里下了东西,可是毕竟她们当时势微力薄,夏帝又一再偏袒,这笔账她们只能慢慢清算。

    可是如今兰儿之死竟是又引起了新的波澜,噬心蛊是为了控制人心,那么到底是谁给皇后下了噬心蛊,这个背后之人又究竟是谁?

    是夏帝?是杨太后?亦或是国公府?

    “公主可有了主意?”

    云曦擦干了脸上的泪痕,脸上不再有一丝的软弱,“这件事已经时隔十年,线索想必是没有了。

    可是有动机这么做的无外乎就是那么几个人,我不但要收拾他们,还要彻底查出当年的真相!”

    云曦突然想起了之前韩淑华的疯话,她说那件事不能全怪她,看来那并不是疯话,而是一个她不敢说的惊天秘密!

    云曦拿起了那块羊脂白玉,轻轻地摩擦抚摸着,指尖轻柔,眼底却是一片寒冰。

    只是可惜韩淑华死了,这条线彻底断了,不过既然兰儿是杨太后和丽妃的人,这笔账就先从她们开始算起吧!

    ……

    丽贵妃惊魂未定的过了一夜,杨太后只与她说要静观其变,可是她如何能静得下来!

    云曦现在就像悬在她头顶的一把刀,她不知道云曦什么时候会发作为难。

    她更担心云婕那边,那荣太子一看就不是个性子好的,若是让他知道婕儿失败了,会不会迁怒婕儿?

    正当丽贵妃忧思不已的时候,却是见到了最不想见之人,只见云曦婷婷袅袅的走了过来,那双黑色的眼睛看的丽贵妃心中生虚。

    丽贵妃想要转身离开,云曦却是冷冷的开口唤道:“丽贵妃见到本宫为何要躲?难道是心有愧疚?”

    “本宫有什么可愧疚的!”丽妃傲慢的扬起了下巴,美艳的眼中满是怨毒之色。

    “没有就好!来日方长,丽贵妃若是一见本宫就跑,那岂不是无趣?”

    云曦话中的轻蔑让丽贵妃生了怒火,可是未等她还嘴,云曦突然一把抓住了丽贵妃的手,双眼迸发出寒戾的光,“丽贵妃,本宫可是睚眦必报的性子,上次的事本宫可还未找你清算呢!”

    “放肆!你一个公主竟是敢与贵妃动手,你就不怕……”

    “怕什么?这夏国上下谁还敢为难本宫不成?”云曦逼近了丽贵妃,她年纪虽小,身姿却很是修长,那一身威严的气势竟是让丽贵妃不敢直视。

    “兰儿是你们安插到曦华宫的吧?”

    丽贵妃瞳孔一缩,云曦却是不给她分辩的机会,“不过无所谓了,本宫已经处死了她,至于本宫想知道的,也已经知道的一清二楚了!

    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是本宫却是不喜欢等!”

    云曦看了一眼桥下粼粼的湖水,嘴角突然勾起了冷笑,语气森然的说道:“人一旦利欲熏心,便会头脑发热,本宫这便让娘娘清醒一番如何?”

    未等丽贵妃和红烛反应过来,云曦狠狠的将丽贵妃向后推去,丽贵妃的身子顿时向后仰了过去,“噗通”一声落进了河里。

    喜华“噗呲”一声笑出声来,红烛脸色一白,一边指挥着宫人去救丽贵妃,一边怒声说道:“长公主你居然敢推贵妃娘娘落水,奴婢一定会请陛下为娘娘做主的!”

    云曦摇头浅笑,脸上没有一丝的惊慌,反而嘴角凝笑的欣赏着桥下乱成一团的景象。

    “随你去说吧!不过,本宫要提醒你们一句,倚婕殿的暗道可处理好了?”

    云曦冷冷的扫了红烛一眼,红烛的脸色更白了,却是无力反驳,连忙跑向了湖边。

    丽贵妃已经被人捞了出来,却是像个落汤鸡一般,发髻歪了,身上还挂着烂草根,看起来十分的可笑。

    她向外吐着脏水,身上被秋风一打更是瑟瑟发抖,“丽贵妃可冷静了?”

    一听到这清冷的声音,丽贵妃的心头“蹭”的升起了一团怒火,目眦欲咧的怒声喊道:“云曦,你这个小贱人!”

    “看样子丽贵妃还是没有清醒啊,宁华你去给丽妃探探脉!”

    云曦冷笑说道,身上散发的威严让一众宫人都纷纷垂头,不敢张望。

    宁华立刻蹲下了身子,抓住了丽贵妃的手腕,丽贵妃先是一愣,连忙用力的抽回了手臂,嫌弃的甩手道:“滚!你这贱婢也配给本宫探脉!滚!”

    宁华看了云曦一眼,云曦笑道:“罢了,既然丽贵妃不领情,我们就回去吧,让丽贵妃好好享受一番秋风的凉爽!”

    “啊!云曦!云曦!”丽贵妃尖声嘶吼着,恨不得将云曦撕成碎片。

    红烛却是有些担心的说道:“娘娘,那宁华可是会医的啊!”

    丽贵妃不屑的挥手道:“没事,本宫发现的及时,不会有事的!倒是这个云曦,她真是该死,居然敢这么害本宫,本宫一定要让陛下好好处置她!”

    红烛脸色难看的将云曦的威胁禀告给了丽贵妃,丽贵妃气得浑身发抖,正好一阵冷风吹来,立刻打了一个喷嚏,咬牙切齿的说道:“云曦,你给我等着!”

    话说云曦这边,喜华正是笑的停不下来,云曦也不理会她,问向了一旁的宁华,“怎么样?可有发现?”

    “奴婢觉得不像喜脉,可是时间太短了,奴婢也不敢确定。”宁华有些懊恼,公主好不容易创造的机会,她却是没有抓住!

    “无事,让你探脉只是为了更精准而已,她刚才被拉上岸的时候,你们没有发现不同之处吗?”

    喜华停止了笑声,一脸正色的说道:“她的肚子瘪了!”

    云曦赞赏的点了点头,笑道:“不错,你的观察力很好,想必这次丽贵妃怀的是个枕头!”

    喜华听闻之后又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着公主一本正经的说笑,实在是太有趣了!

    “公主,那我们现在该如何来做呢?”兰儿的死让宁华很伤心,她更加迫切的想要除掉这些魑魅魍魉,为所有人复仇!

    “再过段时间就是杨太后的寿辰了,等到那天我们就给杨太后和父皇献上一份大礼!”

    几人正说着话,突然看见一众宫女引着几人缓步而来,走在前面的是一个妇人,穿金戴银很是富贵,身上的物件虽然都是好东西,只是一眼就让人觉得俗不可耐。

    她身后跟着两个年轻的男女,穿着打扮皆是如此,一看就不是这长安城的权贵,而是哪里来的暴发户。

    一众小宫女见到云曦,立刻恭敬的跪地行礼,“给长公主请安!”

    “起来吧!”云曦微微抬手,素手如玉有着说不出的绝美风华。

    云曦淡漠的看着那傻傻站着的三人,领头的宫女立刻提醒道:“还不见过长公主殿下!”

    三人这才知道云曦的身份,只是表情却很是古怪,三个人皆是行了礼,年岁大点的夫人看了云曦一眼便低下了头,那年轻的女孩却是毫不客气的上下打量着云曦。

    “你就是长公主?”女孩与云曦年岁相仿,模样也就是中上之姿,唯一的那点清丽还被满身金银所破坏。

    “放肆!你是何人,居然敢与公主殿下你我相称,是不想要命了吗?”喜华算是曦华宫中最跳脱的人,可是与云曦相处久了,骨子里也浸透着贵气,将那少女吓得一怔。

    领头的宫女害怕惹出什么变故,连忙解释道:“长公主,这是宁淑仪的家眷,特奉旨进宫面见淑仪,有失礼之处还请公主见谅。”

    云曦心下了然,怪不得她们会有敌意,看来宁淑仪是没少与娘家诉苦啊!

    “这位小姐看起来与宁淑仪有几分相像,想来是淑仪的妹妹了?”云曦打量着眼前的少女,举手投足间都是小家子气,赵家能出一个宁淑仪倒还真是鸡窝飞出凤凰。

    “正是!淑仪是我的姐姐!”赵慧儿见云曦嘴角含笑,以为她是听闻自己是宁淑仪的妹妹才这般客气,顿时傲慢的不行。

    云曦冷然一笑,缓缓开口道:“后宫妃嫔分为八品,每品分为正从庶三级,淑仪是正四品,而护国公主却与贵妃一般皆为正一品,这里究竟差了多少赵小姐回去自己算吧!

    若是要按规矩来,便是宁淑仪见到本宫也要下跪,若是敢与本宫自称”我“,那么至少也是要打板子的!

    宫里可不比外面,赵小姐还是谨言慎行的好,否则终会祸从口出!”

    云曦说完便转身离开,头上明晃晃的凤尾步摇微微颤动,却是未见凌乱,那一身尊荣的气质让人心生臣服之意。

    赵玉峰一时看呆了,他从未见过这么高贵美丽的女子,就仿若是画卷上那可望不可及的九天仙女,让人心驰神往。

    赵慧儿却是被气得直喘粗气,“母亲,她什么意思啊,明知道我们是宁淑仪的家人,还敢对我们这般不敬!”

    一众宫女都心生鄙夷,面上却是不露分毫,小门小院就是粗鲁无礼,若不是命好有个当淑仪的女儿,一辈子也别想进长安!

    领头的宫女看了忿忿不平的赵慧儿一眼,淡淡开口道:“长公主殿下可与一般的公主不同,那是有封号的一品护国公主,便是贵妃也不敢斥责长公主一句,赵小姐这等话以后还是切莫要说。”

    “她真有那么厉害?”赵慧儿掩饰不住惊诧的心情,她一直以为皇帝的女人才最是厉害,没想到这宫里最厉害的竟是一个公主。

    领头宫女只是淡淡一笑,便不再回答,而是领着她们前往宁玉殿。

    赵玉峰听闻了云曦的尊贵不凡,心里的爱慕之情却是更深,若是能娶了长公主他岂不就是飞黄腾达了吗?

    有一个这样绝美尊贵的妻子,别人定会艳羡不已,到时候自己的权色双收,真是美哉!

    此时赵玉峰还在为自己的美梦而沾沾自喜,却是不知道他的野心带来的只有灭门之灾!

    “公主,宁淑仪讨人厌,她的家人也一样讨厌!”喜华不悦的嘟囔着,忿忿不平的骂着。

    “想她们作甚,白白浪费了自己的好心情!”

    云曦语落,却是正是遇上从国子监出来的冷凌澈,两人皆是微微怔愣,却只是浅浅一笑,并未言语。

    两人自从那次相谈之后,冷凌澈仍旧在国子监任职,两人每次碰上也不过简单的寒暄几句,仿佛曾经发生的种种都是一场梦。

    可是没有人知道云曦有多么珍惜这种偶然的相遇,因为她知道冷凌澈迟早会彻底的离开她的生活,所以每一次她都想将他的音容笑貌深深的刻进心里。

    每次相见,她都被欢喜与悲戚反复的折磨着,可是她却是不肯露出分毫,唯恐扰乱他的心神。

    两人彼此静默无语,各自的心里却都有万千言语。

    正在这时,宁淑仪带着赵夫人和自己的弟弟妹妹来御花园赏花,却正是看见了那绝美极配的两人。

    当赵慧儿见到冷凌澈时,便要惊呼出声,却是被宁淑仪一把捂住了嘴,直到两人相继离开,才松开了手。

    赵慧儿不约的嘟囔道:“姐,你做什么啊!差点闷死我!”

    赵慧儿眼珠一转,突然笑着拉起了宁淑仪,坚决的说道:“姐,我要嫁给刚才那人!”

    ------题外话------

    第一更……

    不要介意这两个货,打酱油都不算,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