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揪出叛徒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七十四章 揪出叛徒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茉和丽贵妃都神情呆滞的看着云曦,她们并不担心云曦是鬼魂,可是云曦出现在这,就代表着云婕的计划失败了,那云曦又知道了多少事情?

    云泽立刻飞奔至云曦的身边,撅着嘴不高兴的说道:“阿姐,父皇他们都不信你在梅园,还有人说阿姐你被火烧死了!”

    云曦抬头望去,冷戾的眼神一一从众人的脸上划过,最后落在了云茉的脸上。

    云茉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云曦那狠厉的眼神所震慑,浑身僵硬的动弹不得,那墨眸之中散发出的阵阵寒气让云茉不住的颤抖起来。

    “云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夏帝没有留意云曦与云茉之间的问题,迫不及待的开口问道。

    云曦淡漠的收回了视线,眼里泛起了一抹茫然,娇弱无力的说道:“父皇,儿臣本是与四妹妹五妹妹一起说话,却是突然昏睡了过去。

    而在睡梦之中,儿臣只觉的周围好热,好似在一个蒸笼里,就在儿臣以为要被活活烧死的时候,周围却是突然变成了一片梅园,有一个白衣的仙人救了儿臣……”

    “白衣仙人?”夏帝蹙眉问道,若有所思。

    “嗯!白衣黑发,却是不辨容颜……”这一段自然是扯谎,可是在描绘那仙人的相貌时,云曦的脑中自然的浮现了这么一抹身影。

    “他救了儿臣,说儿臣命不该绝,不该死于这场阴谋之中,之后的事儿臣就不记得了……”云曦揉了揉头,看起来很是疲惫。

    “满口胡言!”那“阴谋”二字说的丽贵妃心惊肉跳,她不知道云曦是如何逃出来的,可是云曦既是安然无恙,那她们的计划她又知道多少?

    “丽贵妃当时又不在倚婕殿,你怎么知道阿姐是在说谎呢?”云泽冷冷的扫了丽贵妃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

    丽贵妃被咽的语凝,却是又偏偏无法反驳,一句话堵在嗓子里,上不得下不去生生将脸气得通红。

    “五妹妹不是一直在内殿吗?想来你应该最清楚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云曦的眼里不再有一丝柔软,这样的眼神云茉还是第一次看见,只觉得如坠冰窟。

    云曦可以理解云茉攀附丽贵妃,为了生存这本也无可厚非。

    可是她居然帮着云婕陷害自己,甚至狠心到要杀人灭口,这样的云茉让她心惊,也让她厌恶!

    众人的视线都落在了云茉的身上,云茉摇着头,颤抖着说道:“我……我不知道,我只是突然觉得后颈一痛,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云茉好像受到了惊吓,浑身战栗不止,她的身上都脏兮兮的,脸上还全是泪痕,看起来楚楚可怜,让人分外心疼。

    云曦心中冷笑,她还真是没想到这个不声不响的五妹妹还有这样狠绝的一面,这宫里还有多少人是她没有看透的!

    众人自是不会怀疑云茉,心里都有了各自的猜想,这件事虽然她们有很多想不通的地方,可是这幕后黑手是谁倒是并不难猜。

    夏帝神色复杂的看着云曦,心里越发的对云曦的命格深信不疑,想到此处夏帝复又狠狠的瞪了丽贵妃一眼,还好云曦无事,否则他绝不会放过这个贱人!

    丽贵妃早已六神无主,看着夏帝那仿若要吃了她的眼神更是惊慌无措,她突然心生一计,捂着肚子尖声的叫了起来,“好痛!好痛啊!”

    一众宫女立刻将丽贵妃搀扶住,夏帝扫了一眼丽贵妃那隆起的小腹,厌恶的一挥手,开口说道:“扶你家娘娘回去,请御医来诊治!”

    看着丽贵妃哀叫连连的被人搀扶离开,夏帝脸上的郁色更深,心里只觉得莫名的烦躁,似乎是被架在火上一般,浑身上下都仿佛爬满了蚂蚁,又痒又麻,却又不知道该挠什么地方。

    他只觉得自己的心里燃起了一团火,而唯一能灭火的便是宁淑仪那莹白凉滑的身子。

    夏帝草草的安抚了云曦几句,便连忙坐着龙撵离开。

    云曦刚才便发现夏帝的眼下有些淤青的痕迹,明明已是深秋,却是反而越加的清瘦,看来这宁淑仪是没少给她父皇用好东西啊!

    众人也都请辞散去,梅园内唯剩下云曦和云茉一行人,园内静悄悄的,没有一人开口,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

    乐华狠狠的盯着云茉,只要公主一声令下,她就立刻冲上去揍云茉一顿!

    今日的事情安华和乐华自然也是事先知情的,否则如何会留云曦与人独处,只是没想到这云茉还真是让她们大开眼界。

    云茉攥了攥拳,咬着嘴唇看着云曦,眼里萦绕着晶莹的泪珠,“大皇姐,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云曦挑了挑眉,嘴角凝上了一抹冷笑,云茉立刻落下了眼泪,楚楚可怜的看着云曦,“大皇姐,我当时也是不敢反抗,却是没有要害你的心啊!

    我一直在内殿守着你,就是怕有人对你不利,可是茉儿无用,竟是没能护住大皇姐……”

    云茉抽泣不止,瘦弱的身子仿若树上的枯叶,一阵风就能把她吹落。

    云曦上前一步,看着云茉那流泪不止的样子,轻声说道:“不要哭了……”

    云茉心中一喜,却是只见云曦眼中的光华凝结,说出的话都透着一股冷意,“不要哭了,因为你流泪的样子真的很难看!”

    云茉的哭声戛然而止,怔然的看着云曦,云曦微微后退一步,与云茉保持着一段距离,看起来似乎十分的嫌恶。

    “云茉,我一直以为你胆小怯懦,却是没想到你性子一转竟是敢杀人灭口!”

    云茉眼皮一跳,心中陡然一惊,却是可怜兮兮的望着云曦,咬唇说道:“大皇姐,茉儿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就听着!”云曦语气一扬,冷厉的声音吓得云茉身上一颤。

    云茉狠狠的咬着嘴唇,默默的忍受着这种屈辱,心里却是更加的痛恨云曦。

    “云茉,你一直留在内殿,难道还发现不了床上的暗道吗?”云曦清冷的开口说道,眼中没有一丝感情。

    云茉抬头看了一眼云曦,便立刻缩起头,不敢再去直视云曦的眼睛,“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云茉,今日我方才知道什么叫做知人知面不知心,你不用说那些好听的来诓我,我是什么人,想必你心里清楚。

    我只想最后再奉劝你一句,这宫里面的游戏可不是谁都能玩得起的,稍有不慎便是粉身碎骨。

    你若是不就此悬崖勒马,我便奉陪到底,那时候你可莫要怪我不顾姐妹之情!”云曦最恨的就是背叛,说完之后便拂袖离开,任由云茉自己去想。

    直到云曦离开,云茉才擦了擦脸上的污痕,眼中满是嫉恨,过了许久才收回了视线,“青瓷,我们回去吧!”

    青瓷有些诧然云茉的冷静,她看了云茉一眼,云茉将所有的恨意都藏在了眼底,看来倒是越发的懂得隐忍了。

    云茉没有因为今日之事而感到恐慌,反而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云婕说的没有错,自己不得重视是因为云曦她们一直压着自己,若是她们都不在了,自己就是父皇唯一的女儿,难道还怕得不到尊荣吗?

    来日方长,她忍得了十四年,又如何会忍不了这些时日,云曦,今日的耻辱,我一定加倍偿还!

    ……

    回曦华宫的路上,云泽有些不高兴的问道:“阿姐,云茉分明是想害你,你为什么要原谅她?难道你还对她心软吗?”

    “心软?”云曦笑了笑,伸手掐了一把云泽微圆的小脸,云泽的身体越发的好了,脸也圆润了起来。

    “阿姐只会对你心软,其他的人不是友便是敌,阿姐分的清楚!”

    “那丽贵妃呢?阿姐晚些出现多好,让父皇惩治了她,省的她总想害人!”云泽想起那些女人的嘴脸就烦的要命,同样都是女人,为何他的阿姐又善良又美丽,而那些女人却是一个比一个丑陋!

    “丽贵妃的肚子里还怀着一个呢,父皇又不会要了她的命,若是等着惩治了丽贵妃我才出现,倒是显得是我们别有居心了。

    如今,父皇和丽贵妃看起来安然无恙,却是已经让父皇觉得厌恶,父皇不会因为我们而处置丽贵妃,却不代表不会因为其他的事情而动怒。

    丽贵妃和云婕这次给了我们这么大的惊喜,我怎么会不好好回敬呢!”云曦说完嘴角一扬,露出了一抹冷寒的笑意。

    云泽立刻挽住了云曦的手臂,撒娇着说道:“阿姐,你是不是有好主意了?你就告诉泽儿吧!”

    云曦却只是一笑,卖关子道:“你就等着看吧,这场戏热闹着呢!”

    安华跟在后面一直没有说话,直到走近了曦华宫才开口问道:“公主,您打算如何处置她?”

    云曦看了安华一眼,敛眸说道:“杀了!”

    安华心中一寒,虽然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果,却仍是狠不下心,毕竟她们是从小一起长大,她真的不敢相信那人会这么做!

    “安华,你可是觉得心里难过?”云曦淡淡开口,抬眸望向了安华。

    安华只咬了咬唇,没有说话,云曦收回视线,抬步离开,只冷淡的说道:“安华,相信我,一会儿你便不会因此而难过了!”

    曦华宫内,云曦和云泽坐在殿内的主位,殿内跪着一地的宫女太监,都是曦华宫中的人,便是安华她们也都跪在了地上。

    云曦抿了一口茶,威严冷肃的开口说道:“本宫前些日子嗜睡疲乏,本以为是尚未痊愈,谁知竟是被人下了毒!”

    云曦语落,殿内顿时响起了无数的抽气声,他们面面相觑,不可置信的看着彼此。

    曦华宫守卫一向森严,相比太后的懿祥宫也不输半分,而且长公主虽然管的严苛,却并不以权压人,她们在曦华宫中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活的便很是滋润。

    此时听到有人竟是给云曦下毒,自然是引起了众怒。

    云曦扫视了一眼跪着的众人,又冷冷开口道:“而且这毒便出自于本宫喝的汤药里!”

    此言一出,众人的眼神便都落在了安华几人身上,因为这药从未经过他人之手,难道这叛徒竟是出自她们几人?

    众人都为自己的想法而感到震惊,若是如此那真是太可怕了,只有她们四个才能随意出入殿内,若是她们有二心,那后果真是不敢想象!

    云曦一直很奇怪,为何她总是会昏昏欲睡,她虽然不习武,但是身子也一向康健,从来没有这般虚弱的时候。

    而且渐渐的她发现了规律,似乎十有八九都是她喝过汤药后便会昏昏欲睡。

    起初她还没有太过放在心上,因为这药是宁华亲自抓的,喜华亲自煎的。

    可当她用冷凌澈给她的白玉指环试探时,那白色的指环竟是泛了一抹黑色。

    从那时起她便知道自己是中毒了,却是不动声色,免得被人所察觉。

    今日那碗汤药已经被她偷偷换掉,对外却是并未声张,若不是她提前发现,又与扶君商量了对策,只怕这次就真的要栽了!

    不过这次云婕她们也的确下了大手笔,整个御医院都无人查出真正的病症便是中毒,甚至还不惜动用了一个深埋多年的眼线,她们果然看得起自己!

    云曦的眼神从众人的脸上一一划过,她抿了一口茶,随后放下杯盏,众人的眼珠都随着云曦的动作而转动。

    “喜华,你先说,你在煎药时可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

    喜华倒是没有紧张害怕,很认真的想了想,才开口说道:“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啊,每次生火煎药都是奴婢亲自做的啊!”

    云曦点了点头,又看向了宁华,“宁华,每次抓药你可有经手他人?”

    宁华面露忧色,只摇了摇头,没有多解释些什么。

    云曦垂了垂眸子,猛地一拍桌案,声音冷厉威严的说道:“曦华宫这么多人,难道就没有一个人能为本宫分忧的吗?”

    良久的沉默,众人都将头垂下不敢言语,生怕一句话没说对就得罪了人。

    这时却是有一道突兀的女音响起,“公主,奴婢有话说!”

    “说!”

    云曦抬眸望去,只见是一直在小厨房里伺候的兰儿,若说资历这兰儿与安华不相上下,可她却是心甘情愿的守在小厨房里,没有一丝的媚宠之心,曦华宫所有人都十分喜欢她。

    “公主,这药无外乎只经过几人之手,宁华配药,喜华煎药。奴婢一直守在小厨房,喜华绝对没有任何的小动作!”

    喜华对兰儿一笑,却是只听兰儿继续说道:“可是这药究竟如何只有宁华一人得知,其余的人根本就不了解药性。

    虽然奴婢与宁华自小感情深厚,可是奴婢却知道,奴婢这条命是皇后娘娘给的,所以对于奴婢来说没有人比公主更重要!

    请公主严审宁华,定要查出个水落石出,方能守护公主的安危!”

    “兰儿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宁华姐对公主最是忠心,才不会给公主下毒呢!”喜华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立刻不悦的反驳道。

    “对!”乐华皱着眉,却是认真的点头,很赞同喜华的说法。

    安华不可置信的看着兰儿,她们从小一起长大,不是姐妹却胜似姐妹。

    小时候兰儿起了痘,所有人都避之唯恐不及,只有宁华衣不解带的照顾她,直到自己病倒,可是如今……

    “喜华,我也希望不是宁华,可是为了公主,这是唯一的办法!”兰儿露出了纠结痛苦的声色,却是坚定的说道。

    “宁华,你有什么可说的?”云曦脸色阴沉的看了宁华一眼,眉目凌厉。

    宁华脸色苍白,只无力的摇了摇头,不愿多辩解什么。

    云曦嘴角一挑,却是看着安华说道:“安华,现在你可还觉得心痛?”

    ------题外话------

    第一更……

    浮梦知道亲爱的们都很讨厌云茉,但是云茉还有极其重要的戏份呢,大家不要急哦,曦儿已经开始布局了,不会太晚啦……

    至于丽贵妃,她就是秋后的蚂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