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七十三章 计中计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七十三章 计中计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茉一直以为想在这宫里好好的活着只要头脑聪明就好,可是经此一事,她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渺小脆弱。

    她一直觉得云曦是她无法匹及的存在,可饶是云曦也会输得一塌糊涂。

    若是云曦被云婕弄到了南国,只怕以后是生不如死,从高高在上的长公主变成跌落泥中的暖床工具,只怕她那位高傲的大皇姐定是会难以忍受,就此香消玉殒。

    云茉越发的了解了权力的恐怖和魅力,若是没有权力,便是任人宰割,可权力一旦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那便是杀人的利器!

    云茉看着床上昏睡的女子,眼里闪过冷冽的寒光,这件事终究是藏不住的,只要安华她们撩开床幔就会发现,那时自己便难逃其罪。

    云婕临走还想利用自己,真是异想天开,既然如此她就要云曦彻底的消失,而她还要将自己彻底的摘出来!

    云茉看了一眼桌案上的红烛,眸色一凝,她将白玉壶中的酒水全部洒在了床榻上,又拿起红烛看了看床榻上熟睡的女子。

    她有些纠结恐惧,可是心中的担忧却很快被贪婪的野心所取代。

    今日云曦被烧死了,父皇必定会震怒,那时这个罪名自是要让云婕和丽贵妃来承担,只要这些碍事的人都不在了,她和母妃才有出头的可能,才不用再卑微隐忍!

    云茉的脸上浮现了一丝诡异的笑容,本是如同茉莉花般的娇弱少女,转眼变成了阴森可怖的厉鬼。

    她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红烛扔在了床榻上,在火苗接触到染酒的床幔时,瞬间燃起了一片火龙。

    她嘴角凝笑,将桌案上的几壶酒尽数洒在了床榻上,肆虐的火龙瞬间席卷了整个床榻,并向周围不断蔓延着。

    橘色的火焰照亮了云茉的脸,却反而衬得她的神色越发的阴沉诡异,看着大火吞噬了床上的人影,她的心里反而不再有一丝的惊恐,只有无尽的快感。

    火势越燃越大,外殿的安华和乐华自是闻到了浓浓的烟味,两人相视一眼立刻向内殿跑去。

    云茉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嘴角一挑,立刻倒在了地上作势晕倒。

    云曦,那日你害我错失所爱,今日算是你欠我的!

    ……

    另一边,云曦在被人用密道偷偷运出来之后,便将她放在了一口大箱子里,那些人刚想锁上箱子便被突然出现的两道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了结了性命!

    箱子旁出现了一双黑靴,上面无一丝绣纹,显得深沉肃穆,男子伸手打开了箱子,里面躺着绝色倾城的睡美人。

    可是那美人却是陡然睁开了眼睛,一双墨色的眸子仿若黑曜石一般闪着冷厉的寒光。

    冷凌澈伸手欲搀扶云曦,云曦却是已然自己起身,她伸手拂了一下裙上的褶皱,哪里还有之前那摇摇欲坠的无力模样。

    “我是该说你胆子大,还是该说你实在是相信我呢?”冷凌澈嘴角凝笑,双眸光彩熠熠,只可惜云曦并未看见。

    “难道你不值得我信任吗?”云曦扬起了嘴角,抬头反问道。

    冷凌澈扬了扬眉,无奈一叹,“你得到你想要的答案了?”

    云曦正了正神色,点头应道:“我们猜测的果然没错,这些果然都是杨太后和丽贵妃所做,我真没想到人可以利益熏心到如此地步!”

    云曦眸色凝结,她生在皇家心思自然不会单纯无害,她能接受彼此算计、互相博弈,却无法接受为了一己之私视人命为草芥!

    “人生而就是如此,否则哪里会有易子而食的说法?”冷凌澈却是淡然很多,云曦再如何的聪慧,也不过是个善良的少女,他见过的残忍却是她难以想象的。

    女人博弈,死的是人,男人博弈,灭的却是天下!

    都说最毒莫过妇人心,其实被权力所蛊惑的男人才最是狠毒薄凉!

    “扶君,我真是越发的佩服你了,你是如何得知这件事是丽贵妃她们做的呢?毕竟当时云婕也是生病了的,你为何单单怀疑她们呢?”

    他们都怀疑突发的疾症实乃人为,才特意做了此局,因为还有些细节是他们猜不透的,而云婕倒是为他们解了疑惑。

    “其实想要猜透事情的本质并没有多难,过程更是可以忽略不计,只要最后是谁获利,那这个人便是罪魁祸首!”

    从杨尚书得到那解药开始,冷凌澈便确信整件事都是尚书府所为,可是他同样没有猜透这般做的目的。

    若是只为了博得夏帝的欢心,那远不用这般的冒险,所以她们背后自是还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只是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荣桀的事!

    面具下的双眼陡然凌厉起来,南国,荣桀,他一定会让他们为自己的做法付出代价!

    “那现在你想如何来做?”冷凌澈收起了身上的戾气,含笑望着云曦,他的云曦可不是一个会吃亏的,想必已经想好了如何回敬。

    “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四妹妹如此厚待我,我又如何会让她失望呢!”云曦杏眸微眯,眼中闪过阵阵的杀意。

    因为她们的私心,这宫里死了那么多无辜的宫女太监,甚至她们还将手伸向了她的曦华宫,这些新仇旧怨她绝不会一笔带过!

    冷凌澈看了云曦一眼,心中了然,开口劝道:“这颗棋子或许早就已埋在你的身边了,本就是背道而驰,也算不得背叛,所以你大可以不必放在心上。”

    云曦微微垂头,却是难掩脸上的失落,“可她是母后为我选的,她在我身边这么多年,她的忠心、她一切的好都是装出来的,这难道还不够可怕吗?

    人心到底是什么?我母后救了她们一家,可是结果呢?人心,终究换不回人心……”

    这一刻,冷凌澈很想把她抱在怀里,很想对她说:“就算全天下都负了你,至少还有我,情深不可移!”

    可是他止住了脚步,压抑住了心里的爱怜,只柔声说道:“你的身边不只有她一人,更多的人还是爱你的不是吗?”

    云曦勾了勾嘴角,深吸了一口气,露出了一抹有些勉强的笑意,强迫自己不再伤神。

    “我们回去吧,还有些戏还需要我才能进行下去!”

    云曦拂袖离开,背影坚毅决绝,冷凌澈深深的望着那抹娇弱的身影,双手骤然握紧,云曦,等我,不会更远了……

    ……

    “大皇姐!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云茉一张小脸满是黑灰,此时泪水横流,满脸都是黑色的泪痕,看起来十分的可笑。

    可是云茉那悲痛欲绝的哭声却是十分惨淡,让一众人看着都觉得心中悲戚。

    丽贵妃有些惊诧,这和她们预计的情况有些不同,这倚婕殿怎么会突然失火,还将“云曦”烧死了?

    不过很快丽贵妃便觉得这样也好,死无对证,从此夏国长公主身死,便更不会有人再追查此事了!

    丽贵妃看了一眼痛哭不止的云茉,心里冷哼,这云茉的命还挺好的,本是想将事情怪在她的身上,如此她倒是无事了!

    当夏帝看到地上的那具焦尸时,脚步一虚险些晕倒,宋公公立刻眼尖的扶住了夏帝,却是避开了眼神,不忍去看那焦黑的尸体。

    “陛下,仔细身子啊……”宋公公没想到长公主那般的奇女子竟是会落得如此下场,一时间心里也是唏嘘不已。

    “这……这是云曦?”夏帝不可置信的看着那恶心的尸体,眼神空洞无神,一张脸变得惨白如纸。

    “陛下,您不要太过伤心,谁也没想到长公主竟是会死于非命,可是您还有婕儿她们啊,她们都会好好孝敬您的……”丽贵妃抹了抹眼泪,做出一副悲戚的模样。

    夏帝却是猛地将丽贵妃推开,若不是丽贵妃身后的宫女将其扶住,她定会狠狠的摔倒。

    “陛下,你……”丽贵妃茫然的看着夏帝,脸上浮现了恐慌。

    夏帝脸色阴鸷,双眸仿佛凝结了冰霜,一身帝王威严让众人都几欲窒息。

    众人都立刻垂头跪下,不敢仰视天颜,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惹祸上身。

    夏帝一把扯过丽贵妃,一只大手狠狠的擒住了她纤细的脖颈,“告诉朕,倚婕殿为何会失火?云曦为何会死于非命?”

    丽贵妃一张小脸吓得惨白,她抽搐着嘴唇,委屈的哭诉道:“陛下,臣妾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臣妾一直在招呼众位夫人小姐,哪能顾及上这里的事情啊!”

    丽贵妃抽泣了几声,看了一眼夏帝的脸色,复又说道:“今日是婕儿的好日子,臣妾如何会做这种不吉利的事情?

    陛下,您要仔细身体啊,长公主去了,可是您还有婕儿……”

    丽贵妃本是想让夏帝顾及一下云婕此时的身份,这句话却是反而成了压垮夏帝的最后一根稻草!

    “闭嘴!她们有什么用!只有云曦才是天命所归,只有她才能庇佑我夏国昌盛!

    如今云曦死于非命,你让朕如何与上天交代,谁又来庇佑我夏国的江山!”夏帝双目猩红,脸上更是从未有过的残忍疯狂。

    众人都将头垂得更低了,原来陛下不是伤心长公主之死,而是担忧夏国的命数,做为一个父亲,还真是心性凉薄。

    丽贵妃第一次感觉到恐惧,她只觉得眼前的男人会发疯的杀掉自己,她立刻指着痛哭的云茉,尖着嗓子说道:“臣妾真的不知情,当时只有长公主和五公主在,也许是五公主……”

    “闭嘴!云茉险些也被烧死在里面,难道你还要诬陷她吗?”在夏帝的心里云茉就是这宫里最无害之人,更何况云茉也险些被烧死,他如何能信?

    丽贵妃咬了咬嘴角,反而变得冷静起来,“陛下,臣妾的肚子里还有您的孩子,臣妾就算不为了自己,也不会做这等事情有损孩子的福泽啊!

    长公主死在了倚婕殿,臣妾有口难辩,臣妾就算是居心不良,也不会将自己逼入绝境啊!”

    夏帝松开了丽贵妃的脖颈,脸上只剩下了茫然,云曦死了,他该怎么办?夏国又会遭遇什么?

    夏帝瞬间仿若老了十岁,身子摇晃颤抖,虚弱无力。

    丽贵妃心里暗暗冷笑,云曦死了才好,这样才是一了百了!

    国公府的大夫人低垂着头,脸上全是震惊,这个消息简直是晴天霹雳,只是云曦身死到底是好是坏呢?

    云茉香肩微颤,哭的是声泪俱下,却是无人看到云茉那高高扬起的嘴角和脸上得意的神色。

    正在此时,云泽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众人心里不由得有些悲悯,太子定然接受不了这种打击,定会悲痛欲绝啊!

    “父皇,您怎么了?”看着夏帝那惨淡的神色,云泽不解的问道。

    夏帝动了动嘴角,却是没有理会,宋公公小声安慰道:“太子殿下节哀啊,长公主……殁了!”

    “放肆!你居然敢诅咒长公主,好大的胆子!”云泽立刻开口斥责道,宋公公未恼,只叹气摇了摇头。

    众人只以为云泽是无法接受,而云泽却是歪着头,茫然的说道:“父皇,儿臣正想来禀告您呢,阿姐她不知为何晕倒在了梅园之中,儿臣……”

    不等云泽说完,夏帝却是立刻上前一步,双手紧紧的抓着云泽的肩膀,双眼睁大,急迫的吼道:“你说什么?你看见了云曦?”

    云泽呆滞的看着夏帝,不安的点了点头,“是啊,阿姐晕倒在了梅园之中所以才没有送四皇姐出宫,儿臣这才来特意与父皇解释!”

    云茉停止了哭声,嘴角的笑倏然收起,猛地抬头望向了云泽,这怎么可能,云曦明明被云婕弄走了啊!

    “你可知欺君是什么罪名?”夏帝狠狠的瞪着云泽,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道。

    云泽却是更加的茫然了,疑惑不解的看着夏帝,“儿臣为何要欺骗父皇啊?阿姐就是晕倒在了梅园啊!”

    “太子!你休要在此处妖言惑众,长公主明明已经变成了一具焦尸,你却是在此处诓骗陛下!”丽贵妃更是不信,此时云曦早已被装在了箱子里,随着嫁妆被弄出了宫,哪里会出现在梅园。

    云泽也现了怒气,一双大眼睛冷冷的瞪着丽贵妃,“贵妃慎言,即便你是一品皇妃也不得诅咒长公主!”

    “你居然还狡辩!”

    丽贵妃还想争辩,云泽却是不肯给她这个机会,只看着夏帝说道:“父皇,儿臣不明白他们为何都要诅咒阿姐,阿姐就在梅园啊!”

    夏帝推开云泽,冷着一张脸大步走向了梅园,众人也都立刻起身跟随。

    云茉被青瓷搀扶起身,眼珠快速的转动了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梅园中,云曦一身正紫色的宫装,发上点缀珠翠,腰间悬着一块上好的羊脂白玉,额间一点红梅衬得云曦仿若仙魅。

    她此时坐在园中的石凳上,单手撑着额头,看起来十分的虚弱无力。

    云曦见众人赶来,便立刻起身,可是众人却是齐齐停住了脚步,看着云曦的眼神仿若是见了鬼一般,都隐隐透着恐惧。

    刚才那具尸体太过震撼,而如今云曦又好端端的站在这,难道是变成了索命的厉鬼?

    安华和乐华立刻走上了前去,安华搀扶着云曦,哽咽道:“公主,您没事真是太好了!”

    大夫人看到这一幕,猛地转身看向了沈静歌,只见沈静歌面色淡然,心中才恍然大悟。

    若是云曦出事,这沈静歌早就受不了了,哪里还能如此轻松,还有那安华和乐华,安华会演戏,这乐华可不会。

    乐华从始至终都未哭一声,看来件事里还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题外话------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