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偷梁换柱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七十二章 偷梁换柱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着云婕那狰狞的表情,云曦柳眉一蹙,向后退了一步,警惕的看着她,“你什么意思?”

    云婕挑起了嘴角,伸手理了理发上的珠钗,鲜红的指甲越发衬得她的手莹白似雪,可那本应美艳的脸上却是一片阴森,“大皇姐不是一向聪慧吗?难道还需妹妹告知吗?”

    “荣桀之所以会求娶你,是因为你们之间达成了某种协议,而那筹码便是本宫!”云曦一直都奇怪荣桀为何会做出让步,原来是他们两人沆瀣一气!

    云婕闻后勾唇轻笑,眼中却是一片冰冷,“大皇姐,妹妹还真是佩服皇姐,居然能将每个男人都迷得神魂颠倒,这种狐媚功夫简直比青楼的妓女还要厉害呢!”

    云婕肆无忌惮的嘲讽着,这些赤裸的咒骂却是没有让云曦有任何的情绪起伏。

    云茉一直将头压得低低的,云曦和云婕所说之事已经完全超脱了她的想象,甚至她的心里还泛起了一抹不详的预感……

    难道云婕这就要对云曦出手,可是为什么要拉下她?

    “五妹妹,你应该也很恨大皇姐吧?你拼命想要得到的东西,却是被她弃如敝履,可是即便如此她都不愿成全你,还真是冷酷无情啊……”云婕冷笑着说道,冰冷的眼神划过云曦的脸庞,似是要一刀刀割掉云曦的皮肉。

    云茉的双手陡然握紧,却是将头压得更低,她当然恨,若不是因为云曦,她现在很可能已经嫁入了司府,如何还会被那杨术欺辱?

    想到杨术对自己所做的事情,云茉眼里的恨意越发的浓烈,云曦和丽贵妃她们都是一丘之貉,她所受的屈辱以后一定都会尽数还给她们!

    看着云茉畏畏缩缩的模样,云婕不屑的冷哼了一声,转而看着云曦开口说道:“夏国的长公主可所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要有这命格在一日,任何人就动不了你!

    可若是长公主不幸失踪或是身亡,那时不知七弟还能否独立支撑了?”

    “你想带本宫去南国?”云曦眯了眯眼睛,神色仍是淡然,可是云婕却是在她的眉目间发现了一丝紧张,这让她更是感到欢喜。

    “不错!可是我带的可不是夏国的长公主,而不过是一个无名无姓的贱婢!

    云曦,你知道我有多讨厌你吗?这么多年你和云涵一直死死的压在我上面,这种活在别人光芒之下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不过以后再也不会了,因为以后再也没有什么夏国长公主了!”

    云婕越说越是激动,头上的珠钗剧烈的摇晃着,长长的金色流苏纠缠在一起,正如云婕那狰狞的表情一般,没有一丝美感。

    这一刻云婕终于能将压在心头多年的话尽数吐出,云曦有尊贵的命格,云涵有父皇的宠爱,而她却只能一点点谋划!

    云曦冷淡的看着病态的云婕,她不知道人为什么总是不知满足,妄图拥有一切。

    她们羡慕她地位尊崇,可是谁知道在那光鲜的外表下,她活的有多累有多难?

    她们想要的是无上的尊荣,可是她和泽儿想要的却只是平安的活着!

    “你真的以为你会得逞吗?安华和乐华就守在外面,你想无声无息的带走本宫,未免有些太过自负了!”云曦眸色一凝,神色冷傲,她看了一眼云茉,可是云茉的沉默无语越发的让她觉得心寒。

    “呵呵……”云婕低沉的笑了起来,她用帕子挡住了红唇,用一双阴冷至极的眼睛恨恨的盯着云曦,仿若一条吐出蛇信的毒蛇。

    “是啊,大皇姐很不好对付呢!所以我们才会不惜动用一切力量,就是为了让今日之事看起来顺理成章!”

    云曦眸色一寒,却是突然觉得天旋地转,她向后趔趄两步,用手撑着身后的桌子才勉强稳住身形。

    “大皇姐,你怎么了?”云曦的变故让云茉有些惊诧,连忙开口唤道。

    云曦用力的晃了晃头,眼神却是越发的迷离,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清明威严。

    云婕的脸上却是没有一丝惊诧,仿佛是已经预料到这种情况。

    “若是大皇姐突然倒下的确很惹人怀疑,可是听闻最近大皇姐体弱嗜睡,就算是突然昏倒也不会有人怀疑吧!”云婕的红唇高高扬起,眼神嘲讽不屑的看着云曦。

    过了今日,这夏国便再也没有什么长公主,她云婕才是最尊贵不凡的天家之女!

    云曦的身子歪了歪,却是突然眸色一凝,指着云婕无力的说道:“是你!这一切都是你做的!本宫根本就不是因为生病而嗜睡,而是你们给本宫下了药!”

    云曦突然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她柳眉紧蹙,恍然说道:“包括宫中突然肆虐的疾症也是你们故意做的手脚,不仅可以使得六部尚书府重新得到圣宠,更是为了你今日的计划!”

    云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她猛地抬起头,有些恐慌的看着云婕,可是云婕没有心虚也没有回避,只坦然的笑着,已然承认了云曦的指责。

    云茉的掌心都渗出了一层薄汗,此时她才看清这个夏宫的阴暗,与这些事情相比,她做的那些不过是可笑的把戏,简直是在班门弄斧,没有被人发现已然是她的万幸!

    她们为了加害云曦,视宫中所有的人命为草芥,这些事情若不是她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她是一定不会相信的!

    她有些不安的看着云婕,云婕让她知道这些事是为了什么,这般隐秘的事情被自己所知,难道她是要杀人灭口?

    云婕似是看出了云茉的心思,不屑的勾了勾嘴角,冷冷的扫了云茉一眼,“五妹,你最近不是一直侍奉在我母妃左右吗?

    如今才是你表忠心的时候,你是选择这个曾经伤害你的女人,还是选择能做你后盾的我们,就看你自己的决定了!”

    云茉抬头看了云曦一眼,云曦身子微晃,显然已经中招了,她曾经以为云曦是真的对自己好,可是经过司辰一事,她的心已经彻底凉了。

    云茉一言未发,只深深的将头埋下,却是已然表明了立场。

    云婕笑的更加的肆意,笑望着摇摇欲坠的云曦,“真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大皇姐,这种众叛亲离的感觉可还好啊?”

    “你们为了害我,居然不惜让宫里染上疾症,你们就不怕疾症难以控制吗?”云曦的声音有气无力,再无往日那咄咄逼人的凌厉。

    云婕不屑的冷哼的一声,嘲讽的说道:“这世上又不是只有你一个聪明人,瘟疫不好控制,可是毒药却是在我们的掌控之中!

    这毒无色无味,便是用银针都探不出来,为了你我们可是花了大笔的银钱,这笔账自是要算到你的身上!”

    云曦豁然抬头,眼眸微转,气息有些凌乱虚浮,看起来好似动了怒气,“我之所以每日昏睡,也是你们下的毒?你们是如何做到的?”

    云婕享受的看着云曦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她最讨厌的就是云曦那高高在上的模样,如今看着她从云端跌落,这种快感真是无语言表!

    “你真的以为你那曦华宫是铜墙铁壁吗?你就算再厉害也不过在这宫里生活了十六年,还真以为你是这里的主子了不成?”云婕不屑的冷哼道,要比手段谁又有皇祖母厉害!

    云曦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本就虚弱的身子因为愤怒而更加的摇摇欲坠,终是支撑不住,晕倒在了身后的椅子上。

    云婕嘴角一扬,冷眼扫向了云茉,居高临下的发号施令,“站着干什么?还不去将大皇姐扶到床上去!”

    云茉身子一抖,连忙照做了,云婕复又开口说道:“想得到我们的庇佑就要有所付出,你若是只会端茶倒水,我们留你何用!”

    云婕毫不留情的嘲讽让云茉暗暗咬了咬牙,脸上却是一丝愤恨都不敢露出,只唯唯诺诺的应答着。

    “可知道该怎么做了?”云婕长眉一挑,坐在铜镜前细细的整理着微乱的珠钗。

    云茉点了点头,连忙走到了殿外,略带焦急的与安华说道:“安华姑娘,大皇姐突然来了困意,昏睡了过去……”

    “什么?”安华闻后连忙与乐华快步走进了内室,谁都没有看到云茉那阴森的冷笑。

    云婕筹备周全,这次云曦想必是插翅难飞,等到云曦失踪,这宫里的公主就剩下她和云娴了。

    云娴是个无脑愚笨的,到时候她可以一边踩着丽妃,一边努力得到父皇的青睐,她也是夏国的公主,她才不会输给任何人!

    安华和乐华走进了内殿,虽是心中焦急却还是先给云婕行了礼。

    云婕有些担忧的说道:“大皇姐的身子怎么还没好,没说几句话都困得不行。”

    安华走到床边轻轻撩起床幔,只见云曦睡的安稳,脸色与呼吸都无异,这般才放下心来。

    “本是还想着与大皇姐多说几句贴心的话,却是没想到大皇姐的身子这般的娇弱……”云婕似是有些感伤,眼里却是冷光闪烁。

    “奴婢们这就送长公主离开!”安华福了一礼,伸手便欲搀扶云曦。

    云婕立刻阻拦道:“不必!”

    安华有些诧异的看着云婕,云婕立刻收敛了神色,淡笑道:“吉时马上就到了,这个时候你们将大皇姐抬出去让别人如何作想?

    就让大皇姐好生休息吧,反正这倚婕殿也不会有人进来,免得耽误了本宫和皇姐的名声!”

    安华蹙了蹙眉,却是也知道云婕说的有理,众目睽睽之下抬着长公主离开,还不一定让人如何编排呢!

    云婕素手一挑,重新落下了帷幔,轻声道:“就让大皇姐好好睡吧,本宫也要出去了!”

    云婕看了云茉一眼,眼中有幽光闪过,云茉立刻会意,上前一步说道:“你们两个留在四姐姐的殿内总是不妥的,我留在内殿看着,你们去外殿候着吧!”

    “不行!”乐华立刻蹙起了眉,不赞同的拒绝道。

    云茉心里不舒服,不过一个奴婢也敢这般与她说话,却还是好脾气的说道:“我又不会伤害大皇姐,只是念着你们两个不好待在四姐姐的内殿,若是你们不放心,我走便是……”

    “五公主恕罪,乐华不会说话,还请您不要记在心上。奴婢们这便去外殿候着,内殿就劳烦五公主了!”

    安华心里清楚,以她们两个的身份自是没有资格留在四公主的内殿,若被有心人利用还指不定如何冤枉她们呢,有五公主守着是最好不过了!

    这般想着,安华便带着乐华守在外殿,有她们两个在外殿守着,想必也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云婕见此轻轻的挑了挑嘴角,任由宫人扶着她缓缓走出了殿内。

    云婕因为是太子侧妃,不能穿正红色,可那马车却富丽堂皇,竟是用金银打造,上面更是嵌了无数颗硕大的宝石,需要用八匹骏马方能拉动。

    车辆身后是望不到边的嫁妆,马车旁有无数一身甲胄的士兵守护,这气派场面都是按照嫡公主出嫁的制度所安排,给云婕大大的长了脸面。

    仪式毕,云婕拜别夏帝,在丽贵妃的泪眼婆娑之下,云婕带着对家人的不舍和对未来的憧憬踏上了那华贵的马车。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上暗红色的衣裙,眼中闪着贪婪的光,她早晚有一天要凤袍加身,要睥睨天下,云曦,我要你卑贱如泥,永远的仰望着我!

    马车驶离,夏帝扫了一眼周围,蹙眉不悦的说道:“云泽,你皇姐呢?”

    云泽四周打量了一眼,也有些疑惑,皇姐不可能不出席啊,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丽贵妃立刻笑盈盈打着圆场,安抚夏帝说道:“长公主身子还没有完全康健,臣妾擅自做主让她好好休息呢!”

    夏帝淡漠的“嗯”了一声,一句话都没有询问,便伸手握住了宁淑仪手,无视丽贵妃那有些僵硬的脸色,与宁淑仪两人谈笑离开。

    丽贵妃狠狠的攥了攥拳,极力的压制着怒火,怨毒的瞪了宁淑仪一眼,等她“生下”这个孩子,便可成为后宫之主,那时她再来好好的收拾这个小贱人!

    突然,丽贵妃娇俏一笑,似是想到了什么极其开心的事情,云曦那边应该已经得手了吧……

    云茉守在内殿,心情有些复杂,今日她是彻底得罪了云曦,现在只求云婕能够将事情做成,不要给她留麻烦。

    等了许久也未见到云婕有何动作,正在云茉焦急之时,床榻上突然传来了声响,云茉豁然起身,先是向外殿看了一眼,见安华和乐华并未听到才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床榻边。

    云茉撩开床幔,却是只见床板突然动了起来,本是躺在床榻上的云曦突然就消失了!

    云茉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强迫自己没有发出声音,接着便只见另一个昏迷的女人被托了上来,身上穿着一件紫色的衣裙,身形与云曦有几分相似。

    正在这时,云茉突然听闻外殿传来了脚步声,便连忙挡好了床幔,动作麻利的坐在一边小口啜茶,借此掩饰自己的慌张。

    安华进殿查看了一圈,向帷幔中望了一眼,只见帘中的身影稳稳的睡着,便向云茉点了点头又退出了殿内。

    云茉这般才松了一口气,手突然间剧烈的抖了起来,茶水都溢了出来。

    就这么一点时间,她的身上已经渗出了冷汗,明明是深秋,她的衣裳却是都被冷汗浸湿了。

    她站起身向床榻上望去,只见床上躺着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女子,而云曦想必已经被偷梁换柱了!

    云茉咽了咽口水,手指还有些颤抖,脸上却是突然浮起了诡异的笑容,这些还远远不够,不如让自己再来加上一把火吧!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