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七十章 针锋相对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七十章 针锋相对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贤妃安抚好了云茉,便命青瓷送云茉回听了香殿。

    云茉走后,贤妃却是陷入了沉思,“桑葚,你怎么看此事?”

    桑葚略略蹙了蹙眉,沉思道:“青瓷也说五公主是真的将药放进了丽妃的水里,而那药是青瓷一手准备的,绝对没有问题,可是此时棠梨宫中却是一片祥和。

    既然五公主没有说谎,那么说谎的就只有那个人了!”

    贤妃闻后一笑,赞赏的看了一眼桑葚,“还是你机灵!本宫也没有想到,杨太后和丽妃会狗急跳墙,竟然想出了这种主意!

    也怪本宫粗心,丽妃那种人居然没有借着肚子争宠,自然是因为不能被陛下察觉!

    今日若不是云茉歪打正着,本宫还真是让她骗了过去!”

    “娘娘,那我们该怎么做?是不是要借机除掉丽妃?”桑葚冷声说道,平静的容颜上现了一抹冷色。

    贤妃却是一抬手,摇头说道:“现在还不是我们出手的时机,至于丽妃这,有人会帮我们处理的!”

    “娘娘的意思是……”

    “曦华宫的那位不是已经痊愈了吗?也该给她找些事情来做了!”贤妃嘴角一挑,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场景,笑的极尽畅快。

    上官慕清是个没用的,可是她这个女儿却还真是锋利!

    ……

    最近一直愁云不散的夏宫终是迎来了一丝光明,原是杨尚书求得了一味神药,正是解了宫里肆虐的病症。

    夏帝心中大喜,厚赏了六部尚书府,更是连丽妃都被晋封为丽贵妃,圣宠愈浓。

    六部尚书府一时风光无限,丽贵妃更是成了夏宫中最为尊贵的女子,距离后位更是只剩下一步之隔!

    丽贵妃每日都笑的合不拢嘴,气色较之以往要更加的绝美,看起来好像更是年轻了几岁。

    云婕看着喜不自胜的丽贵妃,微微福身,也是满眼欣喜的说道:“恭喜母妃了!”

    丽贵妃满眼笑意的扶起了云婕,拍着云婕的手说道:“只是最近辛苦婕儿了,害得你也要装病在床,想必也是十分的辛苦。”

    云婕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母妃这是哪里的话!既然这病症是发生在西宫之中,若就我们无事,岂不是白白惹人怀疑?”

    云婕似是想到了什么,眼里光亮闪闪,“皇祖母还真是厉害,居然能想出这般的计策,实在是让婕儿大开眼界!”

    丽妃一副具有荣焉的模样,笑着说道:“那是自然,否则先帝有那么多妃嫔子嗣,为何单单是你皇祖母走到了今日!

    不过话说回来,这计策还真是了不得,任那些御医去查,也不会想到这些人根本就不是生病,而是中了奇毒!

    而那毒源就在西宫的那口井里,这些个御医每日都当做是风寒发热来治,自然没有成效!”

    云婕闻后也是笑意盈盈,心里暗暗想着,自己也一定要以皇祖母为目标,一定要坐上南国最尊贵的位置!

    “婕儿,你最近就不要多想了,很快就要到你出嫁的日子了,这段时间你就安心备嫁吧!”丽贵妃轻轻的抚摸着云婕的脸颊,既有欣慰又有不舍,以后再想见女儿只怕难如登天了!

    “母妃不要伤感,女儿一定会过的很好,一定会成为母妃你的依靠!”云婕投进了丽贵妃的怀抱,嘴角却是浮现了一抹冷笑。

    云曦,我们拭目以待吧!

    曦华宫中,喜华正在小厨房忙着煎药,一个与安华年岁差不多大的宫女柔声开口道:“喜华,我来帮你吧,看你忙的满头是汗!”

    “不用了兰儿姐姐,我自己来就行。”喜华虽是忙的一头汗,却还是不肯假手于人。

    兰儿是上官皇后在时为云曦选择的宫女,这么多年一直甘愿守在这小厨房里,从未出过任何的错处。

    可是喜华她们四人却是都有一个习惯,即便她们都是云曦的大宫女,一些琐事完全不用她们来做,可只要是云曦入口或是要用的东西,她们都是亲力亲为。

    兰儿见此也只是一笑,善解人意的说道:“那我来帮你冲洗一下药炉,这个时候你正好生火!”

    喜华闻后点头,这样也好,心想这样便也能快些把药煎好。

    兰儿手脚麻利的洗好了药炉,便将药炉放在喜华的身边,便不再靠近,忙着小厨房其他的琐事去了。

    喜华的性子虽是活泼,却是也耐心的守在药炉旁,一动不动的看着,直到药煎好了,喜华才将药倒在碗中,小心翼翼的拿给了云曦。

    而此时曦华宫中,云曦仍旧是长发披散,半倚在床榻上,最近她的病情虽是已经好了很多,却还是有些体弱,更是时不时就昏昏欲睡,索性便在曦华宫中好好静养。

    云曦服下了药,只觉的自己最近就像一个病秧子一样,现在嘴里都是这药的苦味,可是她知道只有她吃了药云泽和安华他们才会心安。

    听安华禀告了最近宫内的事情,云曦不由得皱眉沉思,没想到六部尚书府竟是会寻到了良药,解了父皇的燃眉之急,也重振了之前被杨术和杨柳所累的名声。

    而丽妃则更是好运,竟然凭借此事一跃成了贵妃,若是日后丽贵妃一举得男,只怕就会上书后位不得空悬了!

    安华想了想,整理了一下头绪,又说道:“今日奴婢在去锦泽宫的路上,听到了小宫女嚼舌根……”

    安华不是那种会传闲话的人,云曦立刻看向了安华,示意安华继续说下去。

    “那两个小宫女说的是丽贵妃身边的大宫女红烛,说她们深夜看见红烛拿着东西偷偷的出了棠梨宫,在一处偏僻的地方埋了什么东西。

    她们以为红烛是偷了什么好东西,想要藏起来,便偷偷去挖,可结果挖出的却是……”

    安华欲言又止,表情有些怪异,不等云曦发问,喜华就急性子的说道:“什么啊?安华姐你快说啊,真是急死我了!”

    安华看了云曦一眼,却是只好面露为难的说道:“红烛埋的是月事用的棉布,而且……还是用过的……”

    “呕!”喜华干呕了一声,瞪着安华埋怨道:“安华姐,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啊,真是太恶心了,我今日都吃不下晚饭了!”

    “我又没有说给你听,不是你非要刨根问底的吗?”安华瞥了喜华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安华说完,便一脸正色的看向了云曦,开口道:“公主,奴婢觉得这里面好像有些不对劲,不过是做那用的棉布,何至于这般偷偷摸摸的藏?”

    云曦却是打了一个哈欠,有些疲惫的皱眉说道:“的确,只有心中有鬼,才会偷偷摸摸。

    月事不过是女子最正常不过的事情,而这件事也只有发生在那个人身上,才是不正常的!”

    安华和喜华心中一凛,“公主的意思是丽贵妃?”

    “不过我现在也只是猜测,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我们还要找个机会试一试!”云曦复又打了一个哈欠,眼里似乎都要困出了眼泪。

    “安华,你可看见那两个宫女的模样了?”

    安华摇了摇头,她只是听到有两个小宫女聊八卦,可是等她去看的时候,那两人却是已经走远了。

    云曦闻后眉头一蹙,若这件事是真的,那么丽贵妃还真是太不小心了。

    可这话偏偏落在了安华的耳中,若是有人故意想将此事传出,那么这个人又是谁呢?

    可是云曦却是已然没有了思考的力气,有气无力的说道:“我乏了,要小憩一会儿,你们也去休息吧!”

    看着云曦刚一躺下就睡着了,喜华不由得轻声说道:“安华姐,公主最近怎么这么嗜睡?虽然宁华说,这病症就是这般,可是人家都昏睡个两日就好了,公主怎么每日都像睡不醒似的?”

    安华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将床幔放下,与喜华一同出了内殿。

    “公主身子弱,与别人自是不同的,况且公主每日忧思,也难免乏累。”

    喜华闻后也深觉如此,她家公主真是太辛苦了,每天想的事比别人一年想的都多,如今多睡一会儿也是好的!

    ……

    质子府中。

    冷凌澈坐在桌案后,一张张的看着从楚国传来的信件,嘴角始终微微挑起,高贵冷华的眼中露出轻蔑的笑意。

    “父王的后院还真是热闹,比起这夏宫也不差上一点!”冷凌澈敢出言调侃,玄宫两人却是不敢的。

    不过他们也觉得主子说的很有道理,锦安王府的后院可真是“群雄割据”。

    玄羽试探着讨好说道:“主子,我们要不要在接世子妃回府前,把这些女人都做掉?”

    玄宫瞪了玄羽一眼,真是个马屁精,可他却是第一次赞同玄羽的说法,这女人多了可不是个好事!

    冷凌澈看玄羽的眼神少有的温和了一分,似是想到了什么,他却只是淡淡的说道:“不必……”

    这些女人暂时还有用……

    “玄宫,国公府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冷凌澈将手中的信件一张张尽数烧掉,似是漫不经心的问道。

    “回主子,属下并未查到什么特别的事情,而且这件事已经时隔多年,上官皇后身边的人也都死的死,走的走,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你的意思是,伺候过上官皇后的人都不在了?”冷凌澈却是一下子就抓到了重点,漆黑的墨眸看得玄宫心里一惊。

    “看来国公府还真是有问题,他们又究竟在隐藏些什么呢?”冷凌澈也露出了不解的神色。

    越是无迹可寻,便越是说明了问题,若真的无事,又何必掩饰呢?

    “你们先盯好六部尚书府和丽贵妃,最近夏宫里的事不少,只怕是有人要故意生乱了……”冷凌澈幽幽开口叹道,还有两月,他能帮她做到什么地步呢?

    云曦现在每日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宁华几次把脉,都没有发现有什么问题,便只能安慰云曦。

    其实云曦是知道自己的身体的,她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除了嗜睡之外,其他一切都好。

    宁华已经换了好几个方子了,云曦只觉的这些方子一个比一个苦,却是为了让她们心安,只好勉强喝下。

    云曦很想找个机会试探丽贵妃一下,可是她每次都是想了一会儿,便沉沉睡去,宫里的事情竟是一点都处理不了。

    时间一日日的过去了,很快就到了云婕要和亲南国的日子。

    夏帝下旨将云婕封为了一品蕙莘公主,赏赐了无数的金银珠宝,绫罗绸缎,还特意给云婕准备了不少的御厨,以防云婕吃不惯南国的食物。

    云婕说自己喜欢古玉,夏帝便为云婕去各处搜罗来了最珍贵的古玉,足足装了十箱,可见夏帝对云婕的荣宠。

    夏宫里只有云曦和云婕是有封号的,圣旨一下,云娴嫉妒的要死,一想到云婕抢走的是云涵的荣耀,便更是恼火。

    可是如今丽贵妃把持着宫中的大权,云婕又比云娴这个没有封号的公主要尊贵许多,云娴自是不敢做什么。

    “蓝星,云茉那个小贱人最近在做什么呢?”云涵一脸的阴沉,眼中隐隐有怒火闪现。

    蓝星自是知道云娴这是要撒气,便连忙说道:“五公主最近时常去棠梨宫伺候着,好像很得丽贵妃的欢心!”

    “什么?这个小贱人!讨好了贤妃还不够,还要去讨好丽贵妃那个老女人!

    这宫里本应只有母妃一个贵妃,是她们抢走了母妃和本宫的东西!”云娴听闻之后,勃然发怒,拿起放置许久的皮鞭就向殿外走去。

    “云茉这个小贱人,看本宫今日怎么收拾她!”

    蓝星亦步亦趋的跟在云娴的身后,她深知六公主的脾气,她若是心情不好,就一定要发泄出来,与其让这些鞭子落在自己身上,还不如打别人的好!

    蓝星心里对云茉没有一丝的同情,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况且看着六公主打五公主还挺有意思的。

    谁说奴婢就是低贱的,在五公主面前,便是她都觉得腰板是直的!

    云茉此时正在去棠梨宫的路上,云婕很快就要和亲了,她想着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自己能帮的忙。

    自从贤妃开导了她之后,她便也不再冲动行事,仍是每日都去棠梨宫伺候着,等待着贤妃所说的时机。

    云茉正是走着,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怒气冲冲的喊叫声,“云茉!”

    云茉下意识的回头,却是只见一道皮鞭向她抽了过来,云茉下意识的用手臂一挡,手臂上顿时传来了火辣的痛意。

    云茉的眼中浮起了一层阴霾,看着那张扬得意的云娴冷声问道:“云娴,你做什么?”

    “你也配喊本宫的名字,你个小贱人!”云娴手持皮鞭,怒气冲冲的看着云茉。

    云茉看着自己手上的伤处,眼里的寒意越发的浓重,她再也不是那个任人欺负的可怜虫了,“我是你的皇姐,若我是贱人,那你又是什么?”

    “呸!就凭你也敢称是我的皇姐,还真是不要脸!”云娴狠狠的啐道,轻蔑的看着云茉。

    云茉握了握拳,她最是厌恶这种眼神,这一刻她恨不得亲手将云娴的眼睛挖出来!

    “我为什么没有资格?我的生母是个宫女,可你的母妃是个罪妇啊,我觉得我的出身要比你还好上一些呢!”

    云娴一怔,没想到一向怯懦的云茉竟是会反击,短暂的怔愣,云娴却是更加的恼怒!

    “贱人,今日我非扒了你的皮!”

    云茉却是没有一丝惧色,只轻轻的勾了勾唇,既然如此,那么便新仇旧怨一起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