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假孕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六十九章 假孕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的病情是不药而愈,可是宫中的病情却是并未得到缓解,宫里仍是愁云密布。

    夏帝听闻云曦恢复了康健之后,稍稍松了一口气,可是一想到宫中的情况,夏帝便又忍不住连连叹气。

    “陛下,您就不要叹气了,当心愁坏了身子!”宁淑仪像一条蛇似的攀上了夏帝,在夏帝的耳边柔声说道。

    若是以往,美人投怀送抱夏帝自是十分的享受,可是如今就算是佳人在怀也无法舒缓她的心忧。

    “朕如何能不发愁?如今宫中的病情没有得到丝毫的缓解,若是处理不当,被有心人利用,极有可能会引动乱……”

    夏帝只觉的自己命苦,他就是想安心的做一个皇帝,却是屡生变故,真是心烦!

    宁淑仪转了转眼珠,嘴角一挑,攀着夏帝的脖颈,娇声说道:“其实也是有个办法的!”

    “哦?爱妃有什么想法?”他虽不觉得宁淑仪会有什么好主意,却仍是耐心的问道。

    “长公主既然能不药而愈,还有人说她生为仙身,那么想必长公主的血定也是救命的良药,不如就……”

    可是宁淑仪还未等说完,一个不留意就被夏帝猛地推在了床榻上,吓得宁淑仪花容失色,声音颤抖道:“陛下……”

    “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这等话以后不可再说!云曦是护国公主,她要护的是我夏国,可不是为了去救那些贱奴的!”夏帝疾言厉色的说道,脸上覆了一层郁色。

    云曦能够苏醒,他已然是谢天谢地了,若是说让云曦放血救其他人,他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宁淑仪泪光盈盈的看着夏帝,伸手扯了扯夏帝的衣袖,娇弱无助的说道:“陛下,嫔妾也是想为陛下分忧啊,只是没有想得周全,陛下不要怪嫔妾,也不要不理嫔妾……”

    看着宁淑仪泣泪涟涟的样子,夏帝的怒火稍息,宁淑仪见此连忙揽住了夏帝的腰,柔声说道:“陛下,嫔妾愚笨,想不出什么好主意,以后嫔妾以后再也不会妄议了!”

    闻此,夏帝已是没有了一点怒气,坐在宁淑仪身边,将她重新搂在了怀里。

    宁淑仪见此,胆子一点点的大了起来,纤纤玉手开始游走在夏帝的胸膛,夏帝本是还在为宫里的局势忧心,却是被宁淑仪点起了心中的欲火,两人便开始了翻云覆雨。

    夏帝也不知自己是怎么回事,他已经完全对其他女人提不起兴趣了。

    就算丽妃给他送了不少又年轻又美艳的少女,他也是兴致寥寥,反而是在宁淑仪这里总能得到无与伦比的满足。

    宁淑仪看着夏帝那沉沦的模样,嘴角一扬,今日是她急了,她本是看着陛下忧心,便提议让云曦以血救人,就云曦那身子板,用不了几次就得死!

    可是没想到夏帝虽是不喜欢云曦,却也容不得她有半点差池,她还是要先拢住夏帝的心,之后的事再徐徐图之!

    “陛下,嫔妾这两日一直梦见家中的父母,父母年迈,嫔妾却是不能在身边尽孝,真是有违孝道!”宁淑仪嘤嘤的哭了起来,好不可怜。

    夏帝早已被宁淑仪点起了欲火,此时哪里还有耐心安抚,便直接说道:“多大的事,明日朕便将你的父亲调任长安,这样你不就能时时传见了吗?”

    “陛下!”宁淑仪没想到事情会这么简单,连忙柔声撒娇道:“陛下你真好……”

    “那你要如何感谢朕呢?”夏帝不顾及此时还是白日,更是已然忘了宫内那仍在蔓延的病情,心里只有眼前的欢愉。

    宁淑仪乐得服侍,夏帝给她的父亲升了官职,又调来了长安,这样自己以后也就有了靠山。

    等她慢慢谋划,谁说她的母族就不能是第二个国公府呢?

    ……

    此时棠梨宫中,丽妃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看起来好似十分的忧愁。

    “丽妃娘娘,四姐姐的病情还不见好转吗?”云茉担忧的开口问道。

    “唉!御医院的那些御医都是个庸医,这么久了也想不出个办法!”丽妃厉声说道,神色愠怒。

    “今日御医可给四姐姐瞧过了?”云茉楚楚的望着丽妃,一张小脸上满是担忧。

    丽妃眸色闪了闪,一甩帕子说道:“让他们看有什么用!每日都是一样的说辞!等到他们什么时候研究出了药方再说吧!”

    云茉微微有些诧然,云婕病倒了,丽妃应该很是担心才对,可是丽妃竟是连个御医都不找……

    云茉不再多想,伸手为丽妃斟了一杯茶,轻声说道:“娘娘不必担忧,四皇姐以后是南国的皇后,自然命格尊贵,一定会化险为夷的!”

    这句话说得丽妃心情舒爽,看着云茉的眼神也多了一丝柔和,她接过茶盏,看着云茉说道:“你也是好孩子,以后本宫自然会为你寻个好亲事!”

    丽妃说完,便饮了两口茶,云茉一直盯着丽妃的茶盏,衣袖之下双手紧握,似是兴奋,又似紧张。

    直到丽妃将杯盏中的茶水饮尽,云茉才缓缓起身,正要为丽妃斟茶,却是一不小心拂落了茶盏,好好的一个杯子瞬间碎成了数半。

    丽妃眉头一皱,嫌恶的看着云茉,真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刚刚夸了一句,就原形毕露了!

    云茉局促的看着丽妃,连忙蹲下身子将碎裂的杯盏捡了起来,声如蚊蝇的说道:“茉儿不是有意的……”

    丽妃懒得理会,一摆手不耐烦的开口说道:“你下去吧,不要在本宫眼前晃来晃去,真是心烦!”

    云茉躬身离开,转身之后,嘴角倏然勾起,笑意森然。

    丽妃已经喝了她准备的落子药,自己现在回去等着消息便好!

    丽妃,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让你尝尝什么是绝望!

    ……

    云曦醒了之后,云泽才终是如愿以偿的进了曦华宫,可本是洋溢着欢笑的脸庞,在见到云曦后又顿时沉了下来。

    “阿姐!你又骗我!你之前不是说过吗,有什么事我们姐弟两人一起承担!可你这一遇到危险,就又把我一人扔下了!”

    云泽一想到自己这两日的担心,还要被乐华寸步不离的看着,他就觉得心里好一阵窝火!

    云曦拍了拍自己的身边,示意云泽坐下来,云泽嘟着嘴,最后却还是坐在了云曦的身边。

    “泽儿,这次与往常不同,你又不是大夫,留下来也许只会连你一起传染,我怎么会舍得呢?”云曦说话还是有些虚弱。

    云泽心疼的看着云曦,咬着嘴唇说道:“可是我可以照顾阿姐啊,我不想只留在锦泽宫里听着宫女们传递消息!”

    “好了,泽儿!阿姐才刚醒,你就笑一个让阿姐开心一下好不好?你这般板着脸,阿姐可又要病了!”云曦歪着头,逗着云泽发笑,云泽最后也实在是板不住了,终是破涕为笑。

    云曦见此才欣慰一笑,转而她蹙眉沉思道:“你们最近可用宫里的水和食物了?”

    安华摇摇头,开口回道:“公主吩咐之后,奴婢们便命人去宫外取水,吃的东西也都是司夫人在司府中准备的!

    奴婢们照顾公主,却是并未有一人感染上这怪病,想来应不是通过呼吸感染的!”

    云曦点点头,询问了一下都有哪些人生病了,听闻安华回禀之后,云曦略略蹙眉,这般想来,多数生病的人都是西宫殿这边的。

    而像夏帝、太后、还有那些住在其他方向的人多数都并未感染,难道是西宫这边有什么问题?

    刚想了一会儿,云曦就觉得头脑有些昏沉,她想了想,突然开口问道:“这些日子,除了你们,可还有别人进过内殿?”

    安华立刻摇头,确信的说道:“没有!奴婢怎么可能会放别人进来?公主,可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云曦蹙了蹙眉,难道真是自己的幻觉,可是为什么她清楚的感觉有人在唤她的名字,那般的深沉,而且充满了爱意……

    这时喜华端来了煎好的药,服侍着云曦用下之后,云曦未说两句话,便又睡了过去。

    “我阿姐怎么又睡着了?”云泽立刻看向了宁华,等待着她的回复。

    “这病的症状之一便是嗜睡,不过如今公主的烧退了,也就没有什么大碍了!

    奴婢会再去想个调理身体的方子,一定会尽早的让公主好起来!”

    既是宁华都这般说了,云泽便也不再担心,他为云曦掖了掖被角,心疼的说道:“阿姐多睡会也好,平日里阿姐都太累了,如今正好让她歇歇……”

    云泽看着云曦的睡颜,心里暗暗保证,在阿姐生病的这段时间,他一定会把曦华宫和锦泽宫照料好,绝对不给阿姐惹麻烦!

    而另一边,刚刚给丽妃下了堕胎药的云茉还处在一种做恶的紧张与兴奋之中。

    她时而会因为宫女的脚步稍快而心中一惊,时而又会因为想到丽妃哀嚎的惨样而兴奋不已。

    可是半日过去了,宫中平静无波,没有一点的声响,云茉的心却是渐渐沉了下去。

    怎么会这样?她明明把那堕胎药放了进去,还是亲眼看着丽妃喝进去的,怎么会一声响动都没有?

    云茉越加的坐立不安起来,开始在屋子里不停的踱着步,“青瓷,你去打听一下,看看棠梨宫中现在是什么情况?”

    青瓷的眼神闪了闪,没有说什么便躬身出殿,片刻之后才又回了听香殿。

    “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消息?”云茉一看见青瓷回来,便立刻拉住了青瓷,一双眼睛满是期待的看着她。

    “棠梨宫一切都好,而且丽妃娘娘还去了懿祥宫给太后请安,身子……康健!”青瓷咬重了“康健”两个字,云茉闻后却是脸色唰的变得惨白一片。

    云茉瘫坐在椅上,摇晃着头,喃喃自语道:“完了!她一定是发现了,否则怎么会没事……

    我该怎么办?现在丽妃是不是在等着我自投罗网?她会不会杀了我?”

    云茉已经六神无主了,她不停的喃喃自语着,显然已经乱了心神。

    青瓷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娘娘说的果然对,这五公主还是缺少一些历练,虽然心肠挺狠的,但是这畏缩胆小的性子一时还是改不过来!

    看着云茉已经要被吓傻了的样子,青瓷连忙轻声开口劝慰道:“公主你不要多想,也许丽妃娘娘还不知道呢……”

    “不可能!她若是没有防备,怎么会没事,明明……明明我都已经做了啊……”云茉的嘴唇都白了起来,双手紧紧的搅着帕子。

    青瓷皱了皱眉,她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若是丽妃真的知情,以她的性子此时早已经闹了起来,可若是不是……

    青瓷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来做,想了想便说道:“公主,不如我们去与贤妃娘娘商量一番吧!”

    “不行!若是让母妃知道我做了这样的事,母妃会怎么想我啊!”云茉猛烈的摇着头,她不希望让贤妃知道自己是这样的一个坏人。

    “公主!贤妃娘娘对您视如己出,怎么会怪你呢!就像之前的事情,不也是娘娘帮着公主摆平的吗?

    贤妃娘娘毕竟身居宫中多年,她一定会有办法的,更何况公主也是为了娘娘,娘娘一定可以理解的!”

    云茉早已经乱了心神,不管怎么说她都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沉思了一会儿便也只好点头答应。

    贤妃听闻云茉深夜求见,微微蹙了一下眉,便穿上了外衫,让桑葚把人带了进来。

    此时寝殿之中只燃着一支蜡烛,屋内的灯光有些昏暗,贤妃松松挽着发髻,随意的披着一件外衫,却是给了云茉一种安心的力量。

    就仿佛不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这个女人都会保护着自己,都不会舍弃自己。

    “母妃……”云茉一见贤妃,就眼眶泛泪,显得柔弱无助。

    贤妃立刻握住了云茉的手,温柔的拂过云茉的脸颊,轻柔的说道:“茉儿,你怎么了,可是有人欺负你了?”

    云茉却是突然哭了起来,一边抽泣着,一边将今日之事尽数的告诉给了贤妃。

    贤妃闻后微微挑眉,看了一眼云茉身后的青瓷,青瓷点点头,证实了云茉的说法。

    “傻孩子,你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贤妃面露关切,心里却是有些欣喜。

    她果然没有看错人,会咬人的狗都不叫,这云茉看起来不声不响的,一出手便十分的狠戾!

    可是,怎么会不成呢?

    “我不想让母妃再被人欺负,若是没有了丽妃,母妃便是在这宫里位份最高的妃嫔,那时候便也不会有人敢欺负母妃了!”云茉抽咽的说道,却是小心翼翼的打量了贤妃,害怕她会因此而嫌恶自己。

    贤妃露出了感动又怜惜的模样,为云茉擦了擦眼泪,开口说道:“你说你已经给丽妃用了落胎药,也是亲眼看着她喝下的?”

    云茉点了点头,她绝对没有看错,而且为了避免被人发现,她还将杯子打碎带了回来。

    “茉儿,你先别急,若是丽妃真的有所防备,怎么会任由你把物证带走!”贤妃转了转眼眸,心里有了决断。

    丽妃突然有孕,她本就有些震惊,毕竟当年在韩淑华手里丽妃损了身子,这么多年也一直未孕。

    看来,是有人想移花栽木,果然是好心机!

    若不是云茉这次误打误撞,自己还真是没有想到她们会有这么大的胆子,这下子可就更热闹了!

    “母妃,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坏,就不再喜欢我了?”云茉泪眼朦胧的看着贤妃,像一只受惊的小鹿。

    贤妃立刻揽住了云茉,温柔似水的说道:“怎么会呢?母妃最喜欢茉儿了……”

    贤妃嘴角扬起一抹冷笑,你越坏,我才会越喜欢你啊……

    ------题外话------

    第二更……

    上一章一定要看呀,同床共枕,你们懂得,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