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同床共枕(必看)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六十八章 同床共枕(必看)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夏宫中的很多妃嫔都病倒了,还有一众皇子公主也都染了病,不仅云曦生病了,云娴和云兴都未能幸免,

    云兴年纪小,每日都烧的说胡话,可是韩淑华死了,云涵也被送出了宫,没人照顾自是越加的严重。

    越来越多的人感染上了病症,倒下了宫女太监更是不计其数,宫人们自是不可能用名贵的药材,是以未过两日便出现了伤亡,更是让夏帝很是心忧不止。

    特别是这次病倒的还有云曦,夏帝更是命御医要时刻关注长公主的情况,绝对不能有一丝的疏忽。

    夏帝揉了揉眉心,云曦可千万不能出事,他不能用自己的江山来做赌注,云曦不能死,绝对不能!

    可是即便御医们几乎都是在曦华宫里安了家,却是也仍然没有商量出个所以然来。

    云曦每日都发着热,清醒的时候寥寥无几,每日醒了也不过是说了几句话,便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云泽一直吵着要照顾云曦,可是乐华是个直脑筋,几乎不分昼夜的看着云泽,急得云泽在地上直转圈。

    这些御医商量了一个又一个药方,这些未成的药方自然是不能给宫里的贵人用,便用其他的宫女太监试验,可是效果却都是不尽如人意。

    宁华几乎是不眨眼的翻阅医书,试图找到有效的药方。

    入夜,那些御医终是散尽,还了曦华宫一个安静的环境。

    喜华看了一眼还在内殿睡着的云曦,愁云满面的说道:“安华姐,公主什么时候能醒啊?”

    安华看着床榻上那瘦弱的身影,眼里笼了一层水雾,却是强迫自己扬起了嘴角,拍着喜华的肩膀说道:“不用担心,公主会没事的!公主有上天的保佑,一定会平安无事!”

    喜华抹了抹眼角的泪光,哽咽却坚毅的说道:“对,公主是天上的仙子转世,一定会否极泰来!”

    “安华姐,你先去睡一会儿吧,今晚我留在这守着!”安华已经近乎两天没有睡了,若是再熬下去,只怕她就要先倒下了!

    “不行,我要看着公主!”安华放心不下,她是曦华宫里最年长的,必须要亲眼看着云曦才好。

    “安华姐,这宫里的大事小情还都要靠着你呢,若是你倒下了,曦华宫怎么办?

    你先去睡一会儿,我保证会不闭眼的守着公主,绝不会出一点纰漏,等公主醒了,我就去找你!”喜华说完就把安华往门外推,不肯给她拒绝的机会。

    安华见此,也觉得疲惫的很,若是她这个时候倒下了才反而是添麻烦。

    “那好,我去小憩一会儿,你仔细看着,我一会儿便来换你!”

    喜华点了点头,将安华送了出去,便走到了云曦的床榻边,伸手探了探云曦的额头,担忧的叹了一口气。

    她将云曦额上的手帕放入铜盆之中,洗净,拧干,才小心翼翼的放在了云曦的额头上。

    喜华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睁大了眼睛,认真的盯着云曦,不肯错过云曦任何的表情和动作。

    喜华又为云曦换了几次帕子,她打了一个哈欠,要说不困是不可能的,可是她绝对不能睡。

    喜华走到桌旁,伸手为自己倒了一杯茶,茶的颜色很浓,几乎成了一种墨黄色。

    这是喜华害怕自己会挺不住,特意泡的浓茶,味道不比那些汤药好上一点。

    可是喜华刚刚倒了一杯茶,还未等喝上一口,便闻到一抹淡淡的香气,如兰如莲,清冽淡然。

    喜华还未来得及多想,只觉得脖子一痛,便直接倒在了桌子上。

    “你怎么下这么重的手?”玄宫压低了声音叱道。

    “我哪有下重手?她现在虽是晕了过去,明天早上起来只会觉得浑身舒畅,我可是有分寸的好不好?”玄羽不悦的说道,被人质疑的感觉真是不好!

    要把这小丫头弄晕,还不能用迷香,主子不会触碰别人,而玄宫只会杀人,如今却是还要来埋怨他,真欺负他是好脾气啊!

    “出去!”一道虽不凌厉,却甚是冷冽的声音传来,刚才还在争吵的两人瞬间变成了两道残影消失的无影无踪。

    冷凌澈缓缓走到床边,看着云曦那眉头紧锁的样子,心中狠狠的一痛。

    他摘落了脸上的鬼面,坐在了云曦的身边,纤长的手覆在了云曦那滚热的额头上,长眉微蹙,嘴角凝了一抹冷意。

    渐渐的,那莹白如玉的手散发出阵阵微凉的雾气,云曦似乎舒服了一些,眉头稍稍舒展,轻声的呜咽了一声。

    冷凌澈嘴角微微扬起,从怀里拿出了一个雪白的瓷瓶,打开盖子,从里面倒出了两粒红色的药丸。

    他小心的喂云曦服下,轻声说道:“这是玄徵的还魂丹,玄徵的医术很好,这世上还没有他救不了的人……”

    没有人回答他,他却是极尽耐心的解释着:“我没有查出你病因,可是这还魂丹可解毒,可护命,你用过之后也会舒服一些。”

    在云曦刚刚病倒之时,冷凌澈就觉得事情古怪,连夜便传信让楚国那边送来还魂丹。

    楚夏两国相隔万里,这药是累死了好几匹千里马才终是在最短的时间内送了过来。

    冷凌澈心疼的望着云曦的睡颜,她每蹙一下眉,他的心就疼上一分,

    冷凌澈刚想拿开手,云曦却是朦朦胧胧的抓住了冷凌澈的手,将自己的脸紧紧的贴在冷凌澈的手背上,似乎这样能让她十分的舒服。

    云曦此时就像是一个大火炉,而冷凌澈就是她解热的寒冰,她自是不想离开。

    冷凌澈一怔,那一向清淡的脸上第一次浮现出了惊诧的神色。

    云曦此时哪里还有往日那威严冷傲的样子,她就像一只小猫,缩成一团,轻轻的蹭着冷凌澈的手背。

    她这样子真是像极了一只小猫,收起了利爪,柔软了身子,在对自己喜欢的人尽情撒娇。

    冷凌澈只是怔愣了一瞬,便笑意更浓,眼中的柔情仿若三月春景,融进了天下所有的美好。

    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她,这样的她让人怜惜,却也是极美……

    冷凌澈脱掉了鞋袜,掀开锦被,动作的优雅的将云曦揽在了怀里。

    云曦只觉得恍惚间似是有一块寒冰散尽了她周围的炎热,她仿若只身一人走在炎热干涸的沙漠中,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绿洲,她自是投身其中不愿离开。

    云曦钻进了冷凌澈的怀里,将头埋在他的心口,十分舒服的磨蹭着,这模样还真是像极了一只撒娇的小猫。

    冷凌澈紧紧的搂着她,用内力散发出阵阵微凉的气息,惟愿她能舒爽一些。

    冷凌澈轻轻的拨弄着她的长发,指尖从她的发中穿过,仿若是在抚摸一块上好的绸缎。

    他含笑的望着她,终是将嘴唇覆在了她那光洁的额头上,轻轻的吻着她额间那仿若盛放的红梅。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才像是那个在做梦的人,他魂牵梦萦的人儿此时就在他的怀里,他的鼻尖都是她那清甜的气息。

    “云曦……云曦……”

    他一遍遍的念着她的名字,似乎是中了毒瘾,他却只想让毒深入骨髓,永远无法拔除!

    “嗯……”云曦自是有所感应的轻声呢喃了一声,那声音没有一丝的冷意,软糯微甜,却是足以魅人心神。

    可是冷凌澈却只神色淡淡,他轻吻着云曦的额头,小心的开口询问着:“云曦,可还觉得难受?”

    腰间的手微微用力,云曦更是紧密的贴近了冷凌澈,出口的声音带着点点哭腔,“母后……母后不要走,不要留下曦儿一个人,曦儿好怕,曦儿好怕……”

    云曦似乎是做了一个极其可怕的噩梦,身子剧烈的颤抖起来,不住的啜泣着。

    冷凌澈将云曦搂的更紧了,轻抚着云曦的后背,出声安慰道:“曦儿不怕,我在,我一直都在……”

    云曦抽泣了一会儿,喃喃的喊了一会儿“母后”,才渐渐的平稳了下来,眼泪却是早已经沾湿了冷凌澈的衣襟。

    冷凌澈垂下长睫,这一刻他真想将云曦融入自己的身体,为她承受那锥心的疼痛。

    没有人会比他更了解这种疼痛,没有人比他更明白那种跌落地狱的迷惘痛苦,好似在那一瞬间,天地颠倒,一切都变成了混沌,一切都被罩上了一层血雾……

    悲痛、绝望、茫然、无助,所有的伤感在一瞬间将人彻底包围,没有光亮,没有希望……

    那时他已经十岁,尚是一个男子,却也无法承受这种锥心之痛,更何况她当时只是一个六岁的女孩子!

    “云曦,我一直都在,天地可崩,只要你愿回头,我始终站在你的身后,生死不离!”

    两人紧紧相拥,像是暴雨中两棵相互扶持的孤树,即便孤苦无依,风雨侵蚀,他们却是依然可以坚强的走下去,等到那骄阳破晓的一日!

    “冷凌澈……”

    怀中的人突然呜咽了一句,冷凌澈身子一僵,难道她醒了?

    可是再看时,云曦却仍然双眼紧闭,看起来应是在说梦话。

    冷凌澈突然觉得像是喝了一罐子蜜,原来心甜是这种感觉。

    “冷凌澈,我喜欢你……”云曦不知道梦见了什么,只无所顾忌的喃喃自语。

    “嗯,我知道,我也爱你,爱之入骨,今生不移!”冷凌澈用那微凉的嘴唇细细密密的闻着云曦的额头、鼻尖,脸颊,却是没有任何逾越的动作。

    云曦只觉得痒了,娇软的“嗯”了一声,伸手抓向了自己的脸颊,却是被冷凌澈抓住了手腕,轻声呢喃道:“不闹你了,好好睡……”

    可是云曦的梦似乎没有终止,她好像又陷入了梦魇,悲戚的呜咽着:“冷凌澈,我喜欢你,可是我不要你做质子,我不要……”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不怪你,不怪你……”

    也许是冷凌澈的安抚起了效果,也许是那还魂丹发挥了药效,云曦的呼吸逐渐平稳,鼻息微微重了些,好似已经睡熟了。

    冷凌澈探了探云曦的额头,她额上的热已经退去,看来是还魂丹起了作用。

    冷凌澈终是松了一口气,看来她应该已经无碍了。

    冷凌澈不舍得她,他想日日抱着她,在她陷入噩梦之时,安抚她;在她悲伤时,拥抱她……

    即便冷凌澈知道自己该走了,可他却如何也不愿离开,就算是冒险,他也想再贪恋片刻她的温暖。

    直到天色渐白,冷凌澈是真的不能再留了,他才在她的额头深深的印下了一吻,额头相抵,郑重的说道:“等我,以后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这夜,冷凌澈一夜未睡,玄宫和玄羽也一夜未睡,他们两个的心情都复杂极了,这一夜他们都长出了胡茬,竟是都沧桑了几分。

    “玄羽,主子这夜是在哪睡的呢?”玄宫一本正经的开口问道,这个问题他已经思索了一夜。

    玄羽怒不可争的看着玄宫,没好气的说道:“地上!”

    “主子太可怜了!”玄宫不禁心疼的说道,主子那般爱干净的人,如今竟是要睡在地上!

    玄羽只觉的自己仿佛是被人狠狠的打了一下后脑勺,大脑一片空白,这世上还有比玄宫更傻的人吗?

    “玄宫,等回楚国之后,你就去买个童养媳吧!”玄羽拍了拍玄宫的肩膀,一脸怜悯的说道。

    “为什么?”

    看着玄宫那不解的模样,玄羽忽然不舍得再打击玄宫了,就玄宫这智商,若是不买个媳妇,只怕是娶不到了!

    玄羽拍了拍玄宫的肩膀,一副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模样。

    不知过了多久,喜华猛地惊醒,她看了一眼天色,她竟是睡了一夜!

    “公主!”喜华立刻奔至了床前,云曦的呼吸很是平稳,喜华摸了一下云曦的额头,立刻惊喜的扬起了笑容。

    公主的烧退了!

    “公主,公主……”喜华试探着小声唤道,轻轻的摇了摇云曦的手臂。

    “嗯……”云曦呻吟了一声,她觉得自己好像是做了一个很久很久的梦。

    他梦见了母后,梦见了许多悲伤的事情,她想要躲藏,却是无处可逃。

    可是这一次她不是一个人,她好像跌进了一个温暖又微凉的怀抱,似有一双手在轻轻的安抚着她,似有一道声音在一遍一遍的念着她的名字。

    云曦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前是喜华那含泪的笑脸,然而还未等云曦说上一句话,喜华就尖叫着跑了出去,大声的喊道:“公主醒了!公主醒了!”

    不过片刻的功夫,安华几人就都围了过来,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意。

    宁华坐在云曦身边,手握云曦的手腕,细细的探着脉,众人都凝神屏气,连大气都不敢喘,只目不转睛的盯着宁华的表情。

    半晌,宁华脸上的郁色尽褪,那已经熬红了的眼睛泛起了点点泪光,这么多日她想哭不敢哭,因为她怕她一落泪就会让众人都陷入绝望,可如今她却是再也控制不住了……

    众人一见宁华哭了,都心里“咯噔”一下,慌忙询问着。

    宁华擦了擦眼角的泪珠,笑着说道:“公主已经无碍了!”

    这“无碍”两字让人都将紧悬的心彻底的放了下来,一直愁云密布的曦华宫终是有了欢笑之声。

    云曦不药而愈的事情瞬间传遍了整个皇宫,将云曦那尊贵神秘的命格传的更是沸沸扬扬。

    有人说,是天神下凡拯救了云曦,有人说这本就云曦的一个劫数,渡了劫数就可以恢复仙身……

    听香殿中的云茉听闻了此事,只微微垂下了眸子,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大皇姐还真是有福之人!”

    她看了一眼桌上的小瓷瓶,目光一凝,拿起了瓷瓶就起身而出,“青瓷,我们该去给丽妃娘娘请安了……”

    ------题外话------

    第一更……

    满意不,吼吼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