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六十七章 爆发瘟疫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六十七章 爆发瘟疫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外面的流言仿佛丝毫没有影响到云曦一般,她除了在那一日询问过沈静歌,便再也没有其他的动作。

    这件事反倒是惹得夏帝起了雷霆之怒,夏帝虽然身居宫中,可是宫外自然不乏眼线。

    当他听闻此事后,便立刻让皇城卫出手镇压,任何敢传此谣言之人轻者打断双腿,割了舌头,重者直接活活打死!

    夏帝不是一个明君,虽是贪图享乐,不思进取,却也不是残暴之人,少有这般阴狠的时候。

    韩丞相和杨尚书相视一眼,彼此心里清明,他们想做的已经做到了,该收手了!

    韩丞相遥遥的望了一眼龙椅上一身明黄龙袍的夏帝,心中冷笑,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件事却始终都是陛下心中最深的一根刺。

    只要这根刺不拔出,国公府与陛下之间的嫌隙就不会抹去,而太子也终究不会得到陛下的青睐。

    下了早朝,夏帝没有坐龙撵,而是少见的在皇宫中漫无目的的走着。

    宋公公小心翼翼的打量着,知道夏帝心情不好,想了想便说道:“陛下,宁淑仪早早的就派人来说,说是给您煲了汤,您可要去尝尝?”

    夏帝神色稍暖,叹气说道:“这宫里啊,就宁儿最贴朕心,剩下就都只知道惹朕恼火!”

    “是!宁淑仪的确对陛下无微不至!”宋公公笑的附和道,正欲摆驾宁玉殿,却是未料到夏帝的身子猛地一缩,愣愣的站在原地。

    宋公公顺势望去,只见在绚烂的阳光之下,有一道鹅黄色的身影缓缓走来,黄色襦裙白色衫,在这姹紫嫣红的宫里,是那般的坦率自然,双目澄彻,嘴角凝笑,美的不可方物。

    宋公公眸色凝了凝,脑海中不由得浮现了一道身影,却是只在心里化作一声哀叹,可惜终究只是红颜枯骨……

    “那……是谁?”夏帝的声音微颤,带着一抹不可确信。

    “回陛下,那是国公府的二小姐上官鸾,看样子应是进宫见长公主的!”宋公公小心翼翼的回道。

    他自是不会看错,可是在陛下的心里,或许是会把她错认成是年轻时的上官皇后了吧!

    上官鸾自是也见到了夏帝,立刻收敛了笑容,垂头快步走到了夏帝的身前,躬身彬彬有礼却又落落大方的说道:“臣女上官鸾参加陛下!”

    夏帝沉默了许久,上官鸾就一直跪在地上,将头深深埋下,纹丝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宋公公打量着夏帝的神色,只见夏帝双眼放空,神思不知道飘到了何处,便轻轻的咳了一声。

    夏帝收回了思绪,有些淡漠的开口说道:“平身吧!”

    上官鸾谢恩起身,却仍是低垂着头,任由夏帝打量着她。

    “你今日为何进宫?”夏帝的声音很冷淡,没有一丝的感情。

    上官鸾并不畏惧,只坦然的说道:“臣女今日进宫是为了求见长公主殿下!”

    “云曦……”夏帝默默的念了一句,收敛了目中复杂的神色。

    “退下吧!”夏帝一挥手,便让上官鸾直接退下。

    上官鸾也不多语,垂着头缓缓向后退去,直到离开了夏帝的视线,上官鸾才终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只用眼神的余光向后瞥了一眼,便连忙抬步离开。

    宋公公看了看夏帝的脸色,试探着开口说道:“陛下,现在是否摆驾宁玉殿?”

    夏帝伫立了一会儿,眼神里似是弥漫了一层寒霜,“不必了,回长信宫吧!”

    宋公公有些吃惊,每日陛下下朝后都会直接去宁玉殿,从未有一日间断,没想到今日却……

    上官鸾见云曦没有什么事,便与云曦闲聊了一些女子间的话题,并且询问云曦要不要与她去附近的紫香寺求签。

    云曦最近看起来虽是与往常一般,可到底还是将这件事放在了心里,便是看着眼前的上官鸾,心里也有些莫名的不舒服。

    看着上官鸾这一身罗裙,云曦就会想起那幅画作,就会想起她母后那不幸的一生。

    就算她知道这是丞相府他们故意为之,可她却无法不在意,这次,他们赢了……

    上官鸾也是聪慧之人,她自是看出云曦有些心不在焉,便笑着请辞了。

    “云曦表妹,你若是无事就常来国公府,祖母可是每天都念道着你呢!你若是能常陪她老人家说话,祖母都会开心的多吃两碗饭呢!”

    上官鸾亲近的握着云曦的手,出口的话也是俏皮亲昵。

    云曦眉梢微动,不管国公府做了什么,可是里面还有最疼她的外祖母……

    “好!云曦若是无事,自会时常探望……”云曦虽是不亲近,至少不再疏离。

    上官鸾见此欣喜一笑,说了两句打趣的话便款款离开了。

    云曦看着上官鸾的背影,眯了眯眼睛,似是无意般说道:“二表姐的性子还真是讨人喜欢,让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厌烦……”

    “没有啊,奴婢觉得还是公主的性子好!虽然不爱笑,可是奴婢们都知道公主是最善良的人!”喜华立刻笑嘻嘻的奉承道,眼睛明晃晃的看着云曦。

    云曦勾了勾嘴角,无奈的摇头笑了笑,她不是个好人,也不是个坏人,她只是想守住自己所爱的之人,再无所求!

    而此时宁玉殿中,宁淑仪本是在等着夏帝,可是这汤都热了两遍,夏帝却是始终未到。

    宁淑仪这才觉得有些怪异,便遣人去看,才得知夏帝竟是回了长信宫。

    “这怎么可能?陛下每日都回来,从未有过任何的间断,今日怎么会自己留在长信宫?”宁淑仪面露不解,夏帝早已经离不开她,一时不见都觉得甚是想念,今日怎么这般的奇怪。

    玉芬见宁淑仪这副模样,便连忙派人去打听,可是得到的消息却是让宁淑仪更加的恼火。

    宁淑仪将桌上那精致的汤盅摔在了地上,亏得她还精心的煲汤,没想到他竟是被一个小贱人勾了魂!

    “陛下与她都说了什么?”宁淑仪脸色阴沉的开口问道,脸上温婉不复。

    “回淑仪,陛下与上官小姐只说了两句话,陛下就让上官小姐退下了!”

    宁淑仪闻后更是不解,尾音一扬,凌厉的问道:“你确定?”

    那小宫女连忙答道:“奴婢确定,陛下只问了上官小姐为何进宫,上官小姐说自己是来找长公主的,陛下便命她退下了……”

    宁淑仪闻后神色稍缓,难道是她想多了?

    宁淑仪打发了小宫女,眉目凝结的沉思了一会儿,便开开说道:“玉芬,下次陛下再来,多放些香料!”

    玉芬一惊,左右打量着,才小声的提醒道:“淑仪,那东西若是多了,可是会损伤龙体啊!”

    “那又怎么样?反正对女子无害,你怕什么!丽妃已经怀了身孕,若是不趁着现在拢住了陛下的心思,以后这宫里可还有我的立足之处?

    我就是要让陛下离不开我,舍不得我,只有这样我才有立身之本!等到陛下对我爱之入骨,那么便是那后位,陛下也会双手呈给我!”

    宁淑仪笑的得意张扬,仿佛已经穿上了那件华贵的凤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玉芬不敢说什么,只觉得宁淑仪似乎是有些异想天开了,凭着她的出身,如何也做不成皇后,更何况上面还有杨太后和长公主在博弈。

    可是所谓当局者迷,就连玉芬这个小宫女都看得出来的事,宁淑仪却是兴奋的忘乎所以……

    时间在一日日的流逝,距离云婕出嫁的日子越发的近了。

    丽妃的肚子一日比一日大了,夏帝虽是每日都留宿在宁玉殿,可是给丽妃的赏赐却是不断。

    丽妃每日心情尚好,便也不去理会宁淑仪,只想着自己“生”出龙子后,便一跃被封为皇后,到时候一个宁淑仪算得上什么!

    丽妃打量了一眼眼前那畏手畏脚的云茉,神色轻蔑,不屑的开口道:“五公主最近总往本宫这棠梨宫跑,可是有什么事啊?”

    云茉双膝跪地,眼睛泛泪,楚楚可怜的看着丽妃,缓缓开口道:“茉儿心中对娘娘很是仰慕,愿意侍奉在娘娘左右!”

    丽妃冷笑一声,喝了一口茶,连个眼神都未给云茉,“本宫这里宫女很是充足,不必劳烦五公主了!”

    丽妃的意思便是说云茉与宫女无异,若是寻常的女子听闻之后,定会羞愤不堪,云茉却是神色如常,只恭恭敬敬的说道:“茉儿手笨,与四皇姐是云泥之别,可是茉儿心中敬仰娘娘,四皇姐出嫁以后,茉儿愿意替四姐好好侍奉丽妃娘娘!”

    丽妃终是看了云茉一眼,云茉的颜色虽是不如云曦几个姐妹,却是自有一番风情。

    云茉与云婕年岁相仿,也快到了及笄的时候,想来是看出了自己在宫里的地位,这才前来投奔,以此谋个像样的婚事。

    丽妃转了转眼睛,心有所思,云茉长得不错,又是个公主,若是以后嫁给自家人也会是个助力。

    这般想着,丽妃的神色松动了些,看着云茉也有了几分笑意,便让云茉起身说话。

    云茉缓缓的起身,却是勾起嘴角阴冷一笑,受些折辱算什么,她一定要让丽妃付出更大的代价!

    ……

    云曦听闻了云茉最近时常伴在丽妃身边,可她未来得及细想,一向身体强健的云曦竟是病倒了!

    不仅是云曦,宫中仿佛是突然感染了什么怪病,几夜之间就病倒了不少的人。

    以前不管是疟疾还是瘟疫,一般都发生在有灾情的地方,还从未有在宫里爆发的时候。

    生病之人的表现为发热无力,浑身疲软,就连御医一时间都束手无措,宫内顿时人心惶惶,若不是有杨太后压制,只怕就要乱了起来。

    夏帝又惊又忧,一边给御医院施压,一边又在宫里设了祭台,以求上天庇佑。

    曦华宫中一片愁云惨淡,云曦披散着头发躺在了床榻上,双眼紧闭,额上都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似乎是感觉痛苦,便是在昏迷之中都蹙起了柳眉。

    “阿姐!阿姐你到底怎么了啊?宁华,我阿姐什么时候才能好啊?”云泽守在云曦的床榻边,眼泪已经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满眼期冀的看着宁华。

    云泽已经守了一日,云曦突然病倒且昏睡不醒,云泽一步都不敢离开云曦左右,生怕云曦会出什么事。

    没有人知道云泽心里的恐慌,云曦是他的全部,看着云曦那虚弱的模样,云泽恨不得能够替云曦生病。

    宁华也很是心急,她从没有见过这样的病症,虽是发热,却又不是风寒,她已经给云曦开了药,可总是稍稍好转便又反复了起来。

    她刚才又给云曦换了一副药,已经喂云曦用了下去,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发挥药效。

    过了半个多时辰,云曦额上的热稍稍退去,也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她只觉得头特别的痛,特别的沉,什么都没办法思考。

    “阿姐!”

    “公主!”

    云曦的眼神先是一片朦胧,待看清了眼前之人,云曦挣扎着想要起身,却是被宁华一把按住,“公主您不要动,躺着好好休息!”

    “你们都围在这做什么?”云曦的嗓音有些沙哑,失了往日那轻灵的嗓音。

    “还不知道这病是否会传染,你们都给我离开,不许再进内殿!”这一句话就已经耗尽了云曦所有的力气,她只觉得身上又冷又热,只想再好好的睡一会儿。

    “我不走!泽儿要留下陪着阿姐,泽儿不要离开阿姐!”云泽说完直接扑在了云曦的怀里,抱着云曦不肯撒手。

    云曦想要将云泽推开,却是根本就没有力气。

    半晌,云曦只得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转头交代安华她们,“这病既是在宫里爆发的,这源头就一定出现在宫里。

    最近不论是水还是食物,都让人去宫外采买,不得再饮宫中之水,也不能吃御膳房的食物……”

    安华她们都点着头,连忙应下,云曦复又看了看云泽,伸手摸了摸云泽有些湿润的小脸,轻声说道:“泽儿不哭,阿姐没事的,你若是病倒了,就没人保护阿姐了……”

    云泽正是点着头,云曦却是突然正色与乐华说道:“乐华,把太子带走,最近不得他踏入曦华宫一步,否则以违令处理!”

    乐华不像安华,对于云曦的命令她只负责执行,从不多加思考,是以自然也不会去管云泽的挣扎和吵闹。

    最后见云泽实在是抗拒,便直接点了云泽的穴道,在安华等人目瞪口呆之下将云泽扛回了锦泽宫。

    安华她们收起讶色,询问云曦的情况,云曦却只觉得自己已经睁不开眼了,只强忍着睡意嘱咐道:“你们也不要守在我这,最近一定要更小心的照顾太子,千万……千万不要让他出事……”

    云曦说完便又昏睡了过去,宁华摸了摸云曦的额头,还是一样的热,丝毫没有好转。

    安华和喜华见此,只觉的一颗心都提了起来,云曦便是她们所有人的支柱,如今云曦病倒了,她们只觉得心里无比的慌张和恐惧。

    “我去御医院看看,你们守在公主身边,多给公主喝些水,用凉帕子给公主擦拭额头!”宁华冷静的吩咐道,细细的叮嘱了之后,便立刻起身去了御医院。

    安华和喜华见宁华这般冷静的样子,便也稍稍放下了心。

    可是宁华却是双手紧紧的攥成拳,出了殿门,身子才不受控制的抖了起来。

    她该怎么办,她第一次这般的恨自己无用,若是再想不出药方,就算公主不会病死,也会把脑子烧坏!

    宁华深吸了几口气,才大步的迈向了御医院,她一定要想办法救公主,一定要!

    ------题外话------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