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六十四章 阴谋横生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六十四章 阴谋横生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再柔弱的小草也能冲破坚硬的土壤,再柔软的水滴也能穿透冰冷的岩石,再弱小的人在被逼到绝境之时也会变成猛兽,亮出獠牙。

    司辰的拒绝,云曦的冷淡,云娴的欺辱还有青月的死,就像是一块块石头压在了云茉的心上,如今杨术的侵犯成了那最后一根压垮她的稻草。

    生而为人,却是活的这般凄惨,那她还莫不如拉着他们一同坠落地狱!

    云茉高高的举起手中锋利的石头,用力的砸向了杨术的后脑,云茉长得娇小,这一下即便使足了力气,却只是砸在了杨术的后颈上。

    杨术闷哼一声,因为饮了许多的酒,脚步有些虚浮,不慎摔倒在地。

    他坐在地上,背靠着假山,疼的龇牙咧嘴的摸着自己的后颈,手上传来了一些湿润的触感,不用想也知道那定是鲜血!

    “臭婊子,你还打我,你看我不……”杨术没有丝毫的恐惧,仍旧是不屑的骂骂咧咧着。

    可是杨术未等说完,便只看见云茉那一向怯懦的眼神变得决绝而冷厉,未等杨术反应过来,云茉便双手举着石头砸了第二下,第三下……

    云茉的力气不够大,可是杨术毫无准备,在被砸了第二下的时候就已经有些头晕了,他想站起身,可是云茉却是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云茉仿若疯了一般,一下下的砸着,任由鲜血肉末飞溅到她的脸上,她却是没有一丝的恐惧,有的只是无尽的畅快。

    这么多日,她心中的压抑、愤恨都一扫而空,这十多年来,她竟是第一次觉得舒爽。

    直到杨术停止了抽搐,云茉才失了所有的力气,手中的石头倏然落下,她怔怔的看着手中的鲜血,短暂的快感之后,则是无尽的恐惧!

    “啊!”云茉尖声叫着,悲愤的嚎啕大哭,泪水混着脸上的鲜血缓缓流下,看起来触目惊心。

    “公主,你怎么了?”青瓷的手里拿着一卷彩绸,状似关心,眼神却是十分的淡漠。

    这里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字谜,这些都是贤妃准备的,为的只是不让云茉生疑而已。

    而此时想必云茉已经遇到了杨术,依照杨术那无法无天和睚眦必报的性子,只怕她已经是个残花败柳了。

    可是青瓷没有一丝的怜悯,因为这些都是为了云茉好,娘娘说过,只有恨才能让人成长,才能让人变强!

    可当青瓷看到地上面目全非的尸体和云茉那满身鲜血的模样,青瓷顿时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

    云茉还在痛哭不已,不知道是为自己失了清白,还是为自己成了一个杀人凶手。

    “公主,您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青瓷也有些慌了,这与她们预想的不一样啊!

    云茉只是啼哭不止,什么都不肯说,青瓷转了转眼睛,连忙开口说道:“公主您先别哭,奴婢先把这贼人的尸体拉进假山,等贤妃娘娘处理!”

    “不行!”云茉啜泣着开口说道,她不能让母妃知道,她不想……

    “公主,这都什么时候了,我们只能找贤妃娘娘帮您了,贤妃娘娘待您如亲女,是不会舍弃您的!”青瓷苦口婆心的劝慰道,云茉闻此才不再拒绝。

    青瓷将杨术的尸体拉进了假山中,又劝云茉藏好,切莫发出任何的声音,这才急急忙忙的去禀告贤妃。

    贤听闻云茉这边出了事情,便找了借口离席,贤妃一向如透明人般,自是没人在意。

    等到贤妃看见那浑身是血,缩成一团的云茉时,不由得也惊了一下,没想到软绵绵的云茉竟是有这般的胆量,不过这样或许更好!

    贤妃立刻将云茉抱在怀里,云茉哭着挣扎着,“母妃,你不要碰我,我脏!”

    “茉儿不脏,茉儿是天下最可爱的女孩子,也是我最喜欢的女儿!”贤妃紧紧的抱着云茉,轻轻的拍着云茉的后背,没有一丝的嫌弃和厌恶。

    云茉哭的更厉害了,这次不是恐惧,而是感动,“母妃!我好怕,茉儿好怕啊!”

    云茉拥进了贤妃的怀里,身子剧烈的颤抖着,如同秋风中的树叶,好似一阵风就能将她吹落。

    贤妃眸色闪了闪,却也温柔的回应着云茉,云茉终究还是差了一些火候,不过稍加磨砺,以后一定是一把好用的匕首!

    “茉儿,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贤妃不解,一边宽慰云茉,一边开口问道。

    云茉不想再回顾刚才的事情,却还是一边啜泣,一边将事情的真相尽数告诉给了贤妃。

    贤妃听闻之后,做出一副愤怒又心疼的模样,“我可怜的茉儿啊,没想到丽妃她们居然会对你做出这些丧尽天良的事情!”

    云茉抽泣着抬起头,“母妃……母妃也觉得是丽妃她们所做?”

    贤妃痛心疾首的看着云茉,一边用手帕擦着云茉脸上的血污,一边悲叹道:“这宫里哪有什么巧合,这难道还会有其他的原因吗?”

    “母妃,我们去告诉父皇好不好,我不是故意要杀人的,是他先……”后面的话云茉就说不出口了,只能用无声的啜泣所代替。

    贤妃神色复杂的看着云茉,怜惜的说道:“茉儿,我们不能这么做,若是此事传了出去,你就彻底毁了,而且你父皇也未必会偏向我们……”

    云茉哑然,这些她又何尝不知道,她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女儿,而丽妃是手握大权的一品皇妃,她的女儿又即将成为南国的太子侧妃,父皇又如何会给她做主呢!

    云茉心如死灰,贤妃轻柔却坚定的开口道:“青瓷带五公主回宫,切莫让人看见!”

    “母妃……”云茉怔然的看着贤妃,眼眶泪光萦绕。

    “好孩子,你先回宫,这里交给母妃就好!”

    “不行!这些事是我做的,我不能牵连母妃!”云茉摇头拒绝,不肯离开。

    贤妃温柔的摸着云茉的脸颊,轻声说道:“好孩子,你放心吧,母妃在宫里虽是没有什么地位,但也总归做了多年的皇妃,母妃还是有办法为你解决的!

    你现在快些离开,去洗个澡,换件干净的衣服,之后就称病待在听香殿,剩下的事情交给母妃就好!”

    贤妃又劝了云茉几句,云茉才不放心的随着青瓷离开,贤妃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看着杨术的尸体,低笑道:“没想到这个五公主还是个心狠的,居然把杨术打成这个样子了!”

    “可是五公主对娘娘很是孝顺,以后想必会听话的!”桑葚低声说道,两人谁也没有把杨术的尸体放在眼中。

    “去把这尸体处理了吧!不过杨术不能白死,总是要恶心恶心杨太后和丽妃!”主仆两人相视一笑,眼中只有彼此才知道的冷意。

    ……

    过了半晌,那些公子小姐们都回到了宴席之中,看着彼此手中的彩绸,欢快的讨论着,一时间热闹非常。

    上官鸾的手里也拿着一把彩绸,脸上洋溢着欢快的笑意,却是发现云曦正闷闷不乐的坐在位置上,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云曦表妹,你的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你可是不舒服?”上官鸾关切的问道。

    云曦摇了摇头,勉强的勾了勾嘴角。

    上官鸾还想要询问,可是夏帝的驾临打破了热络的气氛,众人都屏息禁声,恭顺的请安。

    夏帝随手一挥,命众人起身,笑着询问众人的猜谜结果。

    上官鸾偷偷的扯出了几条缎带,云曦留意到上官鸾的动作,却是只听上官鸾小声说道:“我都已经得了一把焦尾古琴,若是再出风头,就不好了!”

    上官茹姐妹完全不能与上官鸾相比,上官鸾的气质头脑才是一个世家嫡女应有的,明明都是一个府里的小姐,简直是云泥之别。

    宫宴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倒是一片平和,也算是尽兴而归,可是就在众人要离开之际,六部尚书府却是才发现杨术不见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夏宫中有那么多的妃嫔,若是杨术唐突了哪位,夏帝的面子也不好看。

    丽妃有些心急,却是打圆场说道:“术儿多饮了一些酒,臣妾把他安排在了一处偏殿,此时正睡着呢!”

    夏帝扫了丽妃一眼,心里虽是不信她的说辞,如今却也只好这般认下,“既是如此,一会儿便让人将他送回尚书府吧!”

    丽妃笑着应下,心里却是在暗暗祈祷,希望杨术千万不要惹是生非,给她增添麻烦!

    云曦心有所思,并未在意此事,却是没想到第二日一早便得到了杨术的死讯!

    “什么时候的事情?”云曦刚一起睁眼,便听到了此事。

    喜华看了一眼安华,似是觉得难以启齿。

    云曦察觉到了喜华的神色,淡淡开口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们不必瞒我!”

    喜华这般才开口说道:“其实这是昨夜是事情,可是奴婢觉得没有必要吵醒公主,便没有与公主来说。

    那杨术竟是……竟是看上了一个长得细皮嫩肉的小太监,想做那等事情。那小太监拼死不从,居然把杨术给活活打死了!”

    “什么?”云曦觉得这是她听到过的最难以置信的事情,堂堂一个世家公子,竟是会死的这般……可耻!

    “那小太监呢?”

    “那小太监也是个有骨气的,在说出真相以后,便服毒自尽了!”喜华感叹道,只觉得这杨术真是个畜生,那小太监还真是可怜。

    云曦蹙了蹙眉,总觉得哪里有些怪异,听喜华说,那杨术是被石头活生生砸死的,若是那小太监不从,打晕了杨术便好,何必惹上人命官司,害了自己的性命呢?

    能将杨术砸的血肉模糊,那该是有多么大的恨意啊……

    云曦揉了揉眉心,最近有许多事情都让她觉得有些莫名,就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推动着一切的进行……

    而此时懿祥宫内也是乱成了一片,杨太后与丽妃都是神色阴郁,云婕也脸色不佳。

    “真是气死我了,没想到术儿这般的不成器,在后宫里还敢胡作非为,如今陛下是真的恼了,便是对臣妾也发了好一通的火呢!”丽妃气的不轻,没想到杨术会惹出这样的麻烦!

    “可我总觉得有些怪怪的,似乎有哪里说不通?”云婕皱眉说道,若有所思。

    杨太后也是这般作想,杨术虽也会去男风馆,可那只是偶尔,他还是更为喜欢女子,怎么会在宫里看到一个小太监就难以克制呢?

    “太后娘娘,杨大夫人进宫了,哭闹着要见太后娘娘呢!”杨太后正是思考着,却是突然有小宫女进殿禀告道。

    “不见!让她滚回去!连个儿子教不好,还有脸面来见哀家!”杨太后狠狠的摔了一个茶杯,厉声吼道。

    杨夫人不来还好,听闻她哭哭啼啼的进宫找自己要说法,杨太后就恨得直咬牙。

    真是慈母多败儿,居然将杨术养成这般的性子,白白的损了尚书府的名声!

    “祖母你别生气,如今最重要的还是要封锁消息,此事若真的传了出去,那才是大大的不妙!”

    杨太后点头称是,她与云婕的想法一样,如今最要紧的是要将伤害降到最低!

    “姑母,那上官鸾的事情可怎么办啊?”丽妃最担心还是上官鸾,她年纪小,长得美,比宁淑仪的身份高贵,她若是真的进了宫,才是最强劲的对手!

    “此事不急,就算她长得有几分相似上官皇后又能如何,姑侄两人共侍一夫,传出去可不好听,就算陛下有意,国公府也未必会同意。

    你小心自己的身子就好,不要被人发现,如今最重要的就是尽快生出一个皇子,我们才有争的可能!”

    丽妃诺诺称是,杨太后又看了一眼云婕,目光稍缓,“婕儿,你最近安心待嫁就好,有什么想要的就尽管与你母妃说,至于那件事,哀家自会帮你做到!”

    “那就劳烦皇祖母了!”云婕福了一礼,柔声笑道。

    她才不会久居人下,什么云曦,云涵,以后这夏国最尊贵的公主就只有她云婕一人!

    关于杨术的死,虽然杨太后用了铁血手腕压制,可是不知为何还是传的满城风雨。

    这种事简直就像是送到御史手中的肥肉,他们自是不遗余力的弹劾了一番。

    夏帝本就觉得丢人,如今传的人尽皆知,夏帝自是更为恼怒,为此狠狠的责罚了六部尚书府。

    如今本是三足而立的三府,仅有国公府还算是安稳,另两府都各有各的糟心事,死的死,罚的罚,而国公府只是损了一个小姐,实在是微不足道。

    韩丞相和杨尚书两人都脸色阴沉,看着定国公红光满面的样子,心里则更是郁闷。

    “定国公最近看起来心情很是不错啊!”杨尚书阴阳怪气的说道,一双眼睛满是寒光。

    “还好还好,只是没有糟心事而已!”定国公笑着眯了眯眼睛,嘴角的笑容十分的刺眼。

    看着定国公的背影,杨尚书气的险些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晕了过去。

    “杨尚书,最近定国公有些飘飘然,我们这些老朋友应该敲打敲打了!”韩丞相走至杨尚书身边,眼中闪着锐利的锋芒。

    如今受创最深的就是丞相府了,他们在宫里无人可用,想要回到曾经的繁华实属不易。

    “哦?韩丞相可是有什么想法?”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久的利益,如今国公府的确是有些树大招风了。

    “我们不得不承认,国公府的家教的确比我们要好上许多!”

    杨尚书闻此眸色一暗,他一直顾着前朝后宫,没有理会自家的后院,没想到这些后辈真是不给他争脸!

    “那我们又该如何来做?国公府的确不好下手……”

    “谁说国公府不好下手呢?他们可是有个致命的弱点!”韩丞相扬唇冷笑,阴森的说道。

    杨尚书一惊,“莫非是当年那件事?”

    两人彼此望了一眼,默契的扬起了笑容,定国公也该出点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