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六十三章 芙蓉花下诉衷肠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六十三章 芙蓉花下诉衷肠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与上官鸾两人一路来到了御花园的竹林之中,竹枝上悬挂着各色的绸缎。

    融融月色,潇潇竹林,各色的彩绸随风而舞,在一众少男少女的笑声映衬下,一向沉寂的夏宫都增添了不少的活力。

    上官鸾兴致盎然,欢快的挽着云曦的手臂,笑着与云曦闲谈着。

    云曦有一下没一下的应着,却是显得神色恍惚,似乎有什么心事。

    终于,云曦停下了脚步,抽回了自己的手臂,“鸾表姐,我还有些事要去做,我让喜华给你带路吧!”

    上官鸾点点头,笑着说道:“没事,你去吧!我自己也是可以的,我随着众人一起走,就不会丢了!”

    云曦命喜华留下来陪着上官鸾,自己则带着安华和乐华有些急促的离开了。

    “云曦表妹是有什么急事吗?”上官鸾看着云曦有些慌乱的脚步,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奴婢也不知道,二小姐,奴婢为您领路吧!”喜华什么都未说,只笑着为上官鸾领路。

    曦华宫的四个姑娘,虽是性格各异,但却都聪明机灵,都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至于乐华,是压根什么都不说,所以不论是谁,都别想探知云曦任何的事情。

    上官鸾笑着收回了视线,柔声说道:“好啊,那麻烦你啦!”

    ……

    “你们守在这,不要跟过来!”走了一段路,云曦忽的驻足说道。

    她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才抬步继续向前走去,每一步都小心翼翼,似是一不留意便会坠入深渊,再也无法回头。

    乐华还想跟着,却是被安华一把拉住了手腕,轻轻的摇了摇头。

    公主想必是去见那个人了吧,她跟在公主身边这么多年,还从未见公主有这般犹豫不决的时候,公主的一颗真心想必是尽数给了那个人!

    这里是御花园毫不起眼的一个角落,这里没有引人称赞歌颂的秋菊,没有绚丽倾城的牡丹,这里只有那一片白芙蓉,那一片属于他们的白芙蓉。

    鼻尖已经萦绕着白芙蓉那独有的清淡香气,这里,云曦曾来过无数次,可这是她第一次在夜里来此。

    入夜的御花园较之白日要安静许多,只能隐隐的听到虫鸣,不觉刺耳,反觉得静逸。

    十五的月色皎洁明亮,散发着幽幽的清华,在那一片白色芙蓉丛旁,有一道似雪纯净,如月清幽的身影孑然而立。

    风荡起了他的衣摆墨发,在那银色的月光之下,他仿佛即将羽化登仙,踏一抹云,从此远离红尘,踏入九天。

    似是听到了云曦的脚步声,那如仙的身影缓缓转身,飘落的芙蓉花花瓣仿若融进了他的衣摆,化为了他的一抹风华。

    “云曦,你来了?”他眸含笑意,出口的话是那般的熟稔,好似没有一丝嫌隙的故友。

    “嗯!”云曦低头应了一声,似是不敢抬头望向他那双温润的墨眸,不只是愧疚,亦是恐惧,恐惧她会沉溺,会狠不下心肠。

    冷凌澈只扬唇笑笑,便转过了身,仰头望着天上那轮圆月,“中秋是团圆之夜,可是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却像是一年一度的讽刺,时刻让我们记得,我们是孤家寡人,团聚是别人的事情……”

    云曦抬头看着冷凌澈,即便在说这般伤感的话,他依旧笑的润朗温纯,就似天上的皎月,即便存于黑暗之中,却是依然用自己的光华普照众人。

    云曦动了动嘴角,却是没有说话,冷凌澈的嘴角漫起一抹笑意,喃喃自语道:“我已经不记得楚国的月亮了,不知道它是不是也这般的明亮。”

    云曦心头一酸,抚慰的话尚未出口,冷凌澈便侧身低头,温柔珍视的望着云曦,“云曦,我要回去了……”

    “回楚国?”云曦猛地抬起头,惊诧的看着冷凌澈。

    “嗯……”他轻轻应声,长睫微颤,目光柔和,彷若云曦是一件易碎的珍宝,仿若看她的眼神若是少了一分柔情,她便会碎裂。

    震惊转瞬而逝,取而代之的却只有数不尽的落寞,她原以为她至少会有那么一丝的欣喜,可是不知为何,她笑不出来,心口仿佛是压了一块石头,让她喘不上气,几欲窒息。

    她的手狠狠的抓着衣裙,直到整齐的宫装被她揉成一团褶皱,她想告诉他,她不舍得他,她喜欢他……

    可万千的言语,最终只化为她嘴角的一抹笑意,她仰起脸,贝齿微露,好似真诚的为他而感到欣喜,“真好!你终于可以回家了,恭喜你!”

    两人四目相对,花前月下,却是无关风月,两人之间似是只隔着一层纱,实则却是有一道无法跨越的沟壑。

    冷凌澈的目光微拧,半晌之后,只轻笑说道:“我走以后,还望你一切顺遂,再无悲戚……”

    云曦的手指抖了抖,指尖冰的没有一点温度,脸上的笑却是越发的绚烂,“好,也望你重回荣耀尊华,将这里的一切……尽数忘掉!”

    冷凌澈忽的一笑,就如身侧那白芙蓉一般,清隽雅然,“好!”

    只这一个“好”字便瞬间让云曦如坠冰窟,她却一直在心里默默告诫自己,她要欣慰才对,这才是她一直以来的期盼,这才是他们应有的归宿!

    清冷幽月,两道身影比肩而立,共同看着天上的明月,男子修长清隽,女子清瘦尊华,白衣紫影,相互交映,画面虽美,却不胜寂寥……

    ……

    另一边,就在众人离开去猜字谜时,青瓷凑近了云茉,低声说道:“公主不去猜字谜吗?”

    云茉摇了摇头,她不喜欢去做那些游戏,她还是安分的坐在座位上好,也免得私下遇见云娴。

    “公主不妨一试,若是能得了赏赐,想必贤妃娘娘也会很欣慰!”青瓷转了转眼睛,复又劝道。

    云茉闻后果然动了心思,她抬头看了看贤妃,只看见贤妃正含笑的望着她,目光慈爱柔和,很是温暖。

    云茉心想,所有母亲应该都喜欢阳光活泼的孩子吧,而且若是她真能赢了比试,得了赏赐,便也有能送出手的东西了,可以好好孝敬贤妃。

    这般想着,云茉提起裙摆便也跟上了众人,在云茉离开之后,贤妃才勾唇一笑,目光凌冽。

    云茉找的很卖力,可是她一贯不会与人争抢,身子又瘦弱,哪里抢的过其他的公子小姐。

    “公主,奴婢还知道一个地方有字谜!”青瓷小声开口说道,显得十分的神秘。

    “在哪里?”云茉立刻眸光一亮,急切的问道。

    “奴婢曾偶然见丽妃宫中的人在东面的假山处藏了字谜,那里离着稍远些,想来应是还没有被人发现吧!”

    “太好了!那我们快些去吧!”云茉不疑有他,兴致冲冲的随着青瓷去了东面的假山处。

    那里距离御花园较远,没有了夜明珠的光华,显得有些昏暗,唯有幽幽月光和湖面的粼粼波光。

    云茉细细的打量着,果然在假山之中发现了藏着的字谜,顿时便露出了欢喜的笑意,“这里真的有!青瓷,你果然说对了!”

    青瓷勾了勾嘴角,眼里暗光一闪,指了指湖侧的小树林,开口说道:“公主,哪里有一处小树林,奴婢去里面看看如何?”

    “好!”云茉只想着两人分开找总归要快一些,便立刻点头答应着,自己则仍在假山附近细细寻找。

    青瓷嘴角一扬,抬步离开,只留下云茉那道小小的身影在昏暗的假山之中。

    云茉的手里拿着一串各色的绸缎,她以前从未有过任何的争强之心,其实她心里清楚,对与她这种人而言,低调并非不是好事。

    可是她现在有了母妃,母妃对自己又那般的疼爱,她也想让母妃为自己感到高傲。

    云茉心里充满了干劲,却是未察周围静寂无人,更是昏暗无光,可是她此时满心都是期待,哪里留意到了这诡异的环境。

    身后突然出来了窸窣的脚步之声,云茉以为是青瓷回来了,欢喜的转身,却是险些将她吓个半死。

    身后是一个陌生的锦衣男子,远远的便能闻到他身上的酒臭味道。

    云茉心下一惊,转身便欲逃走,那男子也是一愣,他本是去恭房,谁知道领路的小太监东绕西绕,竟是没了影子。

    他见云茉要走,立刻不悦的拉住了云茉的手臂,将云茉一把拉至自己面前,“见到本公子你跑什么?难道本公子还能将你吃了不成?”

    “放肆!你放开本宫,本宫可是五公主!”虽是威胁呵斥的话语,可是却被云茉那软糯糯的嗓音说的一丝气势也无,反而有让人怜惜的娇柔。

    “五公主?”那人眉头一蹙,松开了手腕,喃喃自语道。

    云茉以为他是怕了,揉了揉有些疼痛的手腕,刚想离开,却是只听那个男人阴森的开口道:“那你可知道我是谁?”

    云茉抬起头,借着月光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眼前的男子也算是俊秀,一身华服可见其身份不凡,可是他那双满是戾气的眼睛却让云茉觉得有些莫名的恐惧。

    她之前虽与云曦交好,可是云曦自己都不喜欢与人相交,又如何会为她介绍长安权贵。

    是以云茉便是连长安城中的贵女都认不全,更不要说是男子了。

    那男子忽然挑起嘴角,冷笑了起来,那抹阴森狠戾的笑将他那几分俊秀尽数毁掉。

    他的眼中渐渐地浮现了一抹憎恶和厌弃,阴沉沉的说道:“五公主不认识我,但是总归听过六部尚书府杨术的名字吧?”

    云茉瞳孔猛地一缩,不住的打起了冷颤,只觉的浑身汗毛竖起,双腿更是不听话的抖了起来。

    云茉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不好的预感,四下静寂无人,杨术却是又偏偏出现。

    生活在宫里的人都懂得一个道理,这世上没有那么多的巧合,难道是丽妃她们还不死心?

    云茉刚想张嘴唤人,却是突然被一只大手捂住嘴巴,突如其来的男子气息没有让云茉觉得羞涩,有的只是无尽的恐惧!

    杨术那满身的酒臭之气扑面而来,让云茉几欲作呕,她试图推开杨术的禁锢,可是她的粉拳打在杨术的身上更像是在调情。

    杨术的眼中本是一片憎恶,可是在闻到云茉身上那淡雅的香气时,眼中竟是慢慢的浮现了淫欲之色。

    “小姑母曾说要将你嫁给我做正妻,我还未嫌弃你出身卑微,你竟是还敢嫌弃我?为了毁这桩婚事,你居然还去勾搭司辰,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小贱人!”

    杨术咬牙切齿的说道,杨术是六部尚书府最小的公子,被娇惯坏了,想要什么,便有人双手捧着送到他的面前,还从未有人忤逆过他。

    家里让他娶五公主,他没有什么感觉,为的不过是驸马所得到的分封。

    后来他去男风馆的事情被御史弹劾,夏帝震怒,这婚事自然也就罢了。

    他当时并未有多在意,做不做驸马他才不关心,反正有六部尚书府又短不了他的吃穿。

    可是最近长安城中却是有流言传来,说是司辰和云曦退婚,这里面与五公主有着莫大的关系。

    更有甚者在传,五公主为了不嫁给他,主动献身司辰,却是被司辰拒绝。

    这个消息让杨术极为震怒,他一向自视甚高,如今这该死的女人害的他成了全长安的笑柄,他如何能轻饶了她!

    最近心里积怨已久的怒火,再加上酒气的促使,杨术现在只想好好的教训一番眼前的女人,哪里还会顾及她的身份。

    杨术粗鲁强硬的将云茉扯到了假山之后,云茉愈发的惊恐,食指狠狠的抠着杨术的手背,杨术痛的皱眉,待将云茉拉进了假山之中,便狠狠的打了云茉一巴掌。

    “贱人!居然敢抓我!”杨术看着自己的手背,恶狠狠的说道。

    云茉被打的脑袋直响,她刚恢复了一些清明,杨术却是不等她喊出声来,便直接用帕子堵住了云茉的嘴。

    这种欺男霸女的事情杨术做的多了,自是有经验,他压在了云茉的身上,将云茉那纤细的手腕扣在了头顶,淫笑说道:“你不是主动献身司辰吗?那今日你也来伺候伺候我,看看我与那司辰谁更厉害?”

    杨术说完放浪形骸的大笑起来,丝毫不理会云茉那惊恐祈求的眼神,他脱下云茉的外衫,中衣,直至在云茉的绝望中将那最后的遮羞布扯下。

    云茉双眼空洞,仿若死鱼一般,她忘记了挣扎,忘记了恐惧,任由那恶心的男子粗鲁的蹂躏着她的身体。

    两行绝望的眼泪流过,她完了,她彻底的完了……

    痛!她的身体好痛!她的心更痛!

    为什么?为什么上天要这么对她?

    不知过了多久,杨术终是心满意足的提上了裤子,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地上衣衫不整的云茉,轻蔑的一笑。

    “你出身虽是低贱,这味道还不错,你这模样虽是一般,但是身子至少比那些妓女要好上一些,哈哈哈……”

    杨术没有一丝的恐惧后悔,仿佛云茉不过就是一个人人可欺的妓女,卑微低贱。

    “一个宫女所生的贱人也敢挑我,真是给脸不要!”杨术啐了云茉一口,便要转身离开。

    云茉那如死鱼一般的眼睛突然浮现了一抹冷芒,就因为她的母亲是个宫女,所以她便应该忍受所有人的侮辱和欺凌吗?

    云娴欺她,杨术辱她,他们都口口声声的骂她是贱人,凭什么?凭什么!

    杨术兴致高涨的离开,却是没见到地上那瘦弱的少女如鬼魅一般起身,月光之下隐隐可见她手中锋利的石头和眼中如冰的锋芒!

    ------题外话------

    第二更……

    其实云茉也挺可怜的啊,浮梦是不是太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