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夏帝心思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六十二章 夏帝心思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静歌的愁绪让云曦有些疑惑,看着云曦打量的眼神,沈静歌连忙收起了思绪,岔开了这个话题。

    云曦见此也没有多想,只当是沈静歌想到上官皇后触景生情,毕竟沈静歌与上官皇后是手帕交,两人的感情比起亲姐妹也不差上半点。

    夏帝的到来让场内一片安静,众人都立刻跪地叩首,恭迎圣驾。

    杨太后一直潜心礼佛,很少出席这种宫宴,今日也是一样,夏帝的左右只跟着丽妃和刚被晋封的宁淑仪,身后才是贤妃和一些其他的妃嫔。

    月仪和淑仪虽然只差一个字,却是差了整整三级,从庶四品变成了正四品,其风头甚至不输于丽妃这个正一品的宫妃。

    宁淑仪亲昵的跟在夏帝身边,脸上挂着春风得意的笑,一看便是一个宠冠六宫的妃嫔。

    丽妃斜了一眼宁淑仪,脸上难掩愤恨之色,却还记得杨太后的叮嘱,便生硬的别开了脸,眼不见心不烦。

    贤妃低眉顺眼的跟在后面,脸上没有一丝的不忿,仿佛对眼前的境遇并没有什么不满。

    云茉在下面心疼的望着贤妃,贤妃明明与丽妃是同样的位份,却是还要走在一个淑仪之后,这让云茉不禁想起了自己,推己及人心里对贤妃是更加的心疼。

    贤妃察觉到了云茉的视线,对云茉温和的笑了笑,那温柔的模样让云茉也不由得露出了点点笑意。

    中秋是团圆之夜,夏帝今日的心情也很是不错,便举杯说道:“虽是在宫里,朕希望众位卿家不要有压力,就当作是家里一般,好好畅饮!”

    众臣虽是应声附和,可是哪有人敢随意散漫,都小心的打量着夏帝的脸色,恭敬的说着吉利话。

    “陛下,今日是中秋之宴,有酒无乐,难以尽兴,不如让众位小姐展示一下才艺,看看我夏国闺秀们的风采!”丽妃笑意盈盈的说道,美艳的脸上笑意楚楚,看的夏帝有些心猿意马。

    “爱妃的提议很好,今日的宫宴也准备的甚是妥当,爱妃辛苦了!”夏帝含笑说道,丽妃怀着身子,还将宫宴打理的井井有条,实在不易,他心里也十分的欣慰。

    “这些都是臣妾应该做的,陛下这般说真是折杀臣妾了。”丽妃娇声暖糯,听起来就像是少女在撒娇一般。

    丽妃笑意正浓,想着若是陛下看见了她的好,一高兴将皇后之位许给自己那就最好不过了,这样等孩子“出生”,也是个正经的嫡子。

    “是啊,丽妃娘娘真是厉害,将这宫里装扮的美极了,就像月宫似的!”宁淑仪轻声细语的说道,她仍旧穿着素雅的衣裙,与娇艳若海棠的丽妃相比,她就像一朵粉色的月季花,身上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宁淑仪微微贴近了夏帝,顿时夏帝便闻到一股扑鼻而来的暖香,那香气实在是诱人,让夏帝的神色恍惚起来,看着眼前的美人也越发的痴迷。

    “这宫里若是月宫,那爱妃便是住在月宫里的嫦娥,绝色倾城!”夏帝笑着说道,满眼的怜爱欢喜。

    丽妃气的拧了拧帕子,该死的宁淑仪,居然当着自己的面勾搭陛下,等她做了皇后,第一个就要弄死这个小贱人!

    贤妃对于两人之间的较量恍然未察,她从来都没有把心放在这个男人的身上,若是说她有多在意夏帝,那应是她更在意这个男人的死法吧!

    贤妃百无聊赖的向下看了一眼,瞳孔突然一缩,顿时惊怔在了原地,上官慕清?

    贤妃抓了一下自己的腿,尖锐的护甲刺痛了她的皮肉,她这才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认真的打量着那一身黄衣的俊俏女孩。

    她正笑着与身边的夫人说着什么,那笑容清澈自然,落落大方,贤妃看了一眼那位夫人,眸色动了动,原来是国公府的女儿,怪不得会与那上官慕清那般的相似!

    贤妃垂下了头,掩饰住了眸中浮现的冰霜,国公府的女人还真是惹人生厌!

    这些贵女们自然十分期待能在宫宴上露脸,自从丽妃说完之后,她们便开始跃跃欲试了。

    六部尚书府五小姐杨蔓,是丽妃的嫡亲侄女,也是杨柳的亲堂妹,今年不过十三岁,却是已然出落的俊俏可人。

    杨柳的事情实在是一大丑闻,谋害妾室庶子,更是设计陷害长公主,实在是为人所不容,一时间连累的六部尚书府的姑娘们都臭了名声,简直是无人敢娶了。

    众人也心里清楚,只怕丽妃是想借着今日的宫宴,为杨府的姑娘们摆脱不好的名声。

    杨蔓得体的对夏帝和丽妃行了礼,夏帝还记恨着杨柳的事情,对杨蔓的态度很是冷淡。

    杨蔓却并不在意,仍旧笑的落落大方,杨蔓表演的是琵琶曲,丽妃命人搬来了椅子,又抱来了琵琶。

    杨蔓含笑接过,手抱琵琶,指尖轻捻,轻扬的乐声如颗颗玉珠滑落瓷盘,众人一时都沉浸其中,闭目倾听。

    云曦虽是不擅琵琶,可是她极擅古琴,这乐器都彼此相通,杨蔓指法纯熟,的确是其中大家。

    一曲弹罢,众人都听得如痴如醉,杨蔓将琵琶交由宫人,施施然行了一礼,恭顺的说道:“臣女不才,惟愿以此薄艺讨得陛下和娘娘一笑!”

    “好!好!小小年纪居然有这般的才艺,真是不错!赏!”夏国举国好乐,夏帝之前还不待见杨蔓,如今却是不吝惜赞赏,还赏了不少的好东西。

    杨蔓福了一礼,脸上没有一丝的傲慢和得意,一时间引来了不少人的瞩目,都对这个五小姐赞叹有佳。

    丽妃满意的一笑,她们六部尚书的女儿才是最好的,切不能被杨柳一人毁了。

    这些姑娘长大以后都可以嫁给长安贵胄,也可以为尚书府带来不小的势力。

    剩下的小姐也都纷纷献艺,但是有杨蔓珠玉在前,其他人的才艺就显得平平了。

    宁淑仪见此,心里有些闷闷不乐,不管自己再如何独得圣宠,可是她在这长安城中却是举目无亲……

    宁淑仪忽的就没有了心情,心里暗暗有了计较,看来自己以后应该多吹些枕边风,让陛下将父亲他们都唤来长安城,这样自己也就了立足之本。

    几乎各家的小姐都已经展示了自己的才艺,其中表现最好的非杨蔓莫属了,丽妃的心情越发的好了起来,这蔓儿还真是给她长脸!

    丽妃瞥见了一侧的云曦,心中冷笑,之前上官茹因为云曦而被活活打死,那个上官灵又是个上不得台面的,看来国公府也不过尔尔。

    这般想着,丽妃抿嘴一笑,看着云曦说道:“长公主,这各家的小姐都已经展示了才艺,就差国公府啦,不如您替国公府来献艺如何?”

    云曦斜睨了丽妃一眼,淡淡的勾唇一笑,“丽妃娘娘可可有心认六部尚书府的公子为义子?”

    丽妃脸色一僵,不悦的说道:“这怎么可能!”

    “原来丽妃娘娘也觉得不可,云曦是公主,不是国公府的小姐!”丽妃的心思云曦一清二楚,如今韩淑华死了,丽妃也不再安分了。

    “你!”丽妃气的脸色通红,转头泪光盈盈的看着夏帝,“陛下……”

    夏帝不悦的看了云曦一眼,可是丽妃的话也的确有失稳妥,夏帝便随意说了两句算是掀过了此事。

    丽妃虽是心有不甘,却也晓得分寸,便禁声不语了,但是在心里却是狠狠的记了云曦一笔。

    “陛下,丽妃娘娘,臣女上官鸾愿抚琴一曲,为宫宴助兴!”上官鸾缓步走上前来,她微微颔首,脊背却是挺得笔直,举止恭顺却又不乏傲骨。

    上官鸾?

    这个名字夏帝倒是十分陌生,丽妃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在夏帝耳边说道:“这是国公府的二小姐,曾经定过一门婚事,可惜未婚夫英年早逝,她守了三年,不曾出席宫宴,所以陛下是不记得的!”

    丽妃声音不小,声音里还有着嘲讽之意,这般公然议论女子的婚事,若是寻常女子定然会羞愤欲死,可是上官鸾却是神色未变。

    “多谢娘娘关爱,可人之姻缘运数,乃是上天命定,不可违,不强求,臣女唯有尽了自己的心意,无愧于人!”上官鸾声音轻灵,字里行间没有一字在指责,却是狠狠的打了丽妃几个巴掌。

    相比上官鸾的知天命尽人事,丽妃却是公然掀人家的伤口,就显得极其无礼了。

    丽妃被咽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想要发作,却是又无从指责,只气的脸色发白。

    夏帝却是起了一丝兴趣,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竟是这般的能言善辩,几句话便将丽妃堵的一句话都没有了。

    “你要抚琴?”夏帝淡淡的问了一句。

    “是!”上官鸾屈膝福了一礼,恭顺的说道。

    夏帝命人准备了琴案,上官鸾福礼谢过,走到了琴案旁,素手轻挑,微微抬眸,夏帝手中的酒杯瞬间滑落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丽妃和宁淑仪都不解的望着夏帝,却是只见夏帝正怔然的望着那素手抚琴的女子,眼中流转着复杂的波光,让人看不真切。

    丽妃顺势望去,顿时也惊怔不已,她莫非是看错了,这上官鸾看起来怎么这般的像上官慕清?

    宁淑仪自是不知情的,只以为夏帝是被上官鸾所吸引,顿时有些不悦起来。

    那上官鸾长得不错,又比自己年轻,若是陛下真的看上了她,她以后岂不是又多了一个劲敌?

    宁月仪更紧的贴近了夏帝,本以为自己身上那朝华的香气会像以前一般让夏帝难以自抑,谁知夏帝连看都未看她一眼,便将她一把推开。

    宁淑仪更是气甚,只狠狠的瞪着上官鸾,似是要将她的脸上瞪出一个窟窿来。

    上官鸾却是全然不在意周围的视线,一曲春江花月夜自指尖缓缓流出,“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悠扬的女声随着琴音缓缓唱起,众人的眼前都浮现了一幅又一幅的画面,明月随潮涌生,月夜优美恬静。

    有男女的惜别之情,游子的思乡之意,在今夜的月色下情韵袅袅,令人心醉神迷。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一曲琴罢,一首词罢,众人却是仍觉得余音绕梁不绝于耳。

    琴声沉寂许久,众人却仍是沉浸在刚才那梦幻的琴音之中,久久收不回思绪。

    这一曲春江花月夜便是云曦也不由得要赞叹一句,琴最难的不在技,而在于意,而上官鸾却是真正的做到了将两者融合,已然堪称完美。

    云曦看着站在中央的上官鸾,今日一曲之后,所有人都会记住国公府的二小姐,即便她三年未踏出府门,却依然可以成为众星拥簇的明月!

    只是……

    云曦的心里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只是觉得莫名的不舒服,却又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

    “你叫上官鸾?”夏帝神色有些阴郁,皇冠下垂落的金珠遮住了他复杂的眸色。

    “是,陛下!”上官鸾不卑不亢,嘴角凝笑,比起那些娇羞的贵女多了一分坦然。

    “好名字,好琴曲,好词作!”一连三个“好”字足可以看出夏帝的赞赏之情。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来人,将御书房的焦尾古琴赐给二小姐!”夏帝一挥手,便命人取来了焦尾古琴。

    众人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焦尾古琴堪称夏国第一琴,没想到夏帝竟是会送给了一个臣女。

    丽妃也难掩嫉妒之色,这焦尾古琴她本想做婕儿的嫁妆,可求了陛下许久,他都没有答应。

    没想到他竟是赏给了上官鸾,难道就是因为她有几分像上官皇后吗?

    “陛下,无功不受禄,臣女不敢……”

    夏帝却是不等上官鸾说完,便开口道:“好琴自然需要知音,否则才是不敬这古琴之魂,朕赏你的,你便收着吧!”

    “多谢陛下抬爱,臣女谢主隆恩!”上官鸾闻此便也不再惺惺作态,只跪地谢恩,坦然收下了。

    大夫人看在眼里,满是骄傲和欣喜,她的女儿最是优秀,明珠便不会蒙尘,不管过了多久都是一样!

    丽妃正担心夏帝会不会看上了这个上官鸾,可夏帝却是已然收回了视线,开始欣赏园内的歌舞,似乎并没有把刚才的事情放在心里。

    宁淑仪见此放下了心,想着陛下不过是欣赏上官鸾的琴艺罢了,他最爱的还是自己!

    宁淑仪给夏帝敬酒,夏帝开怀畅饮,还偷偷的与宁淑仪调着情,可是丽妃此时却没有了嫉妒的心思,只觉得十指冰凉。

    因为那焦尾古琴是有渊源的,当年上官皇后最爱抚琴,夏帝为了讨得上官皇后的欢心,特意寻来了这把夏国第一琴。

    可是上官皇后却并未收下,这琴也就一直放在了御书房,难道陛下真的有了那种心思?

    丽妃越想越怕,几乎都已经坐不住了,只想将这里的事情尽快告诉杨太后。

    “陛下,臣妾在御花园附近准备了字谜,不如让这些年轻人都去猜猜字谜,也省的他们无趣!”丽妃轻声提议道。

    “好!就让他们去玩乐吧,朕要回殿换身衣服,一会儿谁若是拔得头筹,朕还有重赏!”

    夏帝语落,众人都是一阵欢喜,既能玩乐,还能得到奖赏,简直是天大的美事。

    夏帝起身回了长信宫,丽妃也赶紧找了个借口离开,心里只想着快些与太后报信。

    云曦对这种事情没有什么兴趣,上官鸾却是一把拉过云曦,笑着说道:“云曦表妹,我多年未进宫了,你陪我去找字谜吧!”

    不等云曦拒绝,上官鸾便拉着云曦起身,欢快的随着众人离开,却是有一道雪白的身影从云曦身边走过,惹得云曦心头一荡……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