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中秋宫宴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中秋宫宴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茉与贤妃说了一会儿话,贤妃突然咳了起来,本是白皙的脸色咳出一片红晕,云茉担心极了,立刻过去轻抚贤妃的后背,“母妃,你怎么样了?”

    桑葚拿出了一个小瓷瓶,给贤妃服用了一些,贤妃才堪堪止住了咳,摆手说道:“没事没事,不过是老毛病罢了!”

    云茉连忙为贤妃倒了一杯茶,脸上却还是止不住的担忧,直到看着贤妃的脸色渐渐好转了起来才略略放心,却是也不敢再打扰,连忙起身告辞了。

    回去的路上,青月还不由感叹道:“公主,贤妃娘娘真是个好人,对公主就像是对自己的亲身女儿一般!”

    云茉嘴角微扬,看起来也甚是欣喜,最近有贤妃护着自己,便是连云娴都不敢对她出手了,这种被人护着的感觉真好!

    “贤妃娘娘可比长公主好多了,长公主惯会说些冠冕堂皇的好话,实际上心眼坏着呢!

    她分明就是看不得公主好,宁可她不要,也不让公主得到自己想要的幸福!”青月忿忿不平的说道,心里对云曦是浓浓的不满,还有那个安华也是个讨厌的!

    “青月!不要再与我提及此事,我现在很好,也不想再理会旁人了!”云茉虽是出言制止,心里却还是产生了嫌隙,要说她一点不怪云曦,那也是不可能的。

    青月识相的闭上了嘴巴,不敢再惹云茉不开心,只要公主对如今的生活满意就好。

    “呀!我的手帕呢?”云茉忽然发现自己腰间的帕子不见了,立刻有些慌了。

    虽然一方帕子不值钱,可是这毕竟是女儿家的贴身之物,岂能随意弄丢。

    “公主别急,奴婢原路走回去看看,也许落在了幽梦宫也是有可能的。

    公主您先回去歇着,奴婢这就去找!”青月连忙小跑离开,云茉见此便先行抬步回了听香殿。

    青月一路仔细的找着,看到小宫女便拉住询问一二,却是一无所获。

    青月猛地记起,似乎公主为贤妃娘娘擦拭嘴角来着,难道是落在了幽梦宫?

    这般想着,青月便立刻走向了幽梦宫,本想找个宫人求见,可是院内却是一个人都没有,青月便只好自己走向了贤妃的寝殿。

    青月刚想敲门,便听到里面传来了贤妃和桑葚交谈的声音。

    “娘娘不要动怒,五公主还未经磨砺,性子自是软了一些!”桑葚轻声劝道,青月一听是关于五公主的,立刻驻足倾听。

    “话虽如此,本宫也没想到她是个这般无用的!看来人只有在经历绝望之后,才能有所成长,否则本宫要她何用!”贤妃没想到云茉真是胸无大志,一点眼界都没有。

    门外的青月听得眼眉一跳,没想到贤妃对五公主是别有企图,青月心下一慌,正想回去告诉云茉,却是踢倒了一个花盆。

    “谁!”桑葚眼神一凛,立刻冲了冲去。

    青月转身想跑,却是被桑葚一脚踢翻在地,“青月?”

    “你们是坏人!你们想对五公主做什么?”青月一边向后退去,一边惊恐愤恨的看着贤妃两人。

    贤妃缓步而出,淡漠的看着摔倒在地的青月,脸上的冷寒阴森是青月从未见过的。

    “娘娘,此人不能留!”桑葚逼近一步,腰间的匕首已然亮出。

    “等等!”

    贤妃一开口,青月的心里陡然扬起了一抹希望,却是只听贤妃继续说道:“不要弄出伤口,打晕了丢在水里就好!”

    青月的心里顿时又惊有恐,她不明白往日里最是和善不过的贤妃为何会这般的心狠?

    “你们怎么能这么做?光天化日之下,你们难道还要杀人不成!

    而且五公主知道我是回来取帕子的,我若是死了,五公主一定会怀疑你们的,一定会为我报仇的!”青月此时怕极了,从没想到面善的贤妃会这么心狠。

    贤妃不屑的勾唇一笑,莫不在意的看着自己的指甲,冷笑说道:“那又如何?本宫只说你是失足落水,从来没有来过本宫的宫里!

    以五公主对本宫的依赖,你说她是信还是不信呢?”

    青月心中一沉,五公主早已经把贤妃当作是自己的母亲,如何还会怀疑她?

    贤妃复又笑了笑,居高临下的看着青月,那冷淡的表情仿佛是在看着一个死人,“而且你最好祈祷你家公主不会怀疑,若是她有这点小聪明,本宫便送你们主仆二人团聚!桑葚,动手!”

    青月仿若坠入了冰窟之中,眼前的贤妃就像是一个鬼刹,可她连一声喊的机会都没有,便被桑葚一掌打昏了过去,而等她再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云茉一直在宫里等着青月,可是青月却是久久未归,云茉心中不免有些焦急,便连忙派人去找,可却是得到了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青月竟然死了!

    云茉只觉得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来传信的小丫头,愣了半天才猛地跑了出去。

    直到看见青月的尸体,云茉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她顾不上什么礼仪尊卑,更是顾不得害怕,只扑在了青月的尸体上放声大哭。

    “青月,青月你醒醒啊,不要丢下我一个人,不要啊!”云茉握着青月冰冷的手,用力的晃动着,仿佛这样就能把青月唤醒一般。

    可是云茉哭了许久,得到的却仍是沉默以待,那个处处为她着想,对她关怀备至的青月,居然就这么走了?

    “青月,你不要死,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啊!”青月自小就陪在她身边,从来不会嫌弃她的身份地位,更不会对她冷眼以待。

    青月永远都对她那么好,是她唯一的亲人了,为什么上天要把她唯一的亲人夺走!

    云茉哭的肝肠寸断,贤妃赶到时,看到的正是这一幕,她微微挑起了唇角,立刻快步走了过去,一把将云茉揽在了怀里,“茉儿不哭了,母妃在这呢!”

    贤妃那柔声的安慰却是让云茉哭的更加厉害了,她仿佛是找到了慰藉一般,扑在了贤妃的怀里,抽泣着说道:“母妃,青月死了,青月永远的离开我了……”

    “好孩子,不哭了,这样会哭坏眼睛的!你还有母妃呢,母妃以后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绝不会再让人欺负你!”

    云茉哭泣不止,看着青月的尸体,只觉得心如刀绞。

    她紧紧的抓着贤妃的衣袖,身子颤抖不止,还好,还好她还有母妃……

    “不哭了,母妃会帮你好好安葬她,不会亏待她的!”贤妃关怀备至的说道,眼里却是锋芒毕露。

    青月死了也好,这样在行事时才更加的方便!

    云曦听闻了青月落水而亡的消息,不由一怔,云茉身边只有这么一个贴心的人,想必如今定然很是难过。

    云曦去看过她一次,云茉却是避而不见,就连云曦派人送去的东西也都被尽数退回。

    云曦见此便也不再坚持,看来她终究还是怨恨自己了。

    一个小宫女的死自然是掀不起一点波澜,中秋赏月宴如期而至!

    中秋宴自是要赏月方才应景,时间也定在了傍晚时分。

    天气虽是有些微凉,但温度也还算是宜人,宫宴便定在了御花园中,能参加宫宴的只有王公贵族和三品以上的大员及其家眷。

    御花园中立着雕花金柱,上面雕着层层绽放的秋菊,每个金柱上都摆着一个硕大浑圆的夜明珠,上罩一层薄薄的黄纱。

    夜明珠的光隐隐透出,就像一个个缩小的月亮被放在了御花园内,不仅明亮,而且十分的应景唯美,令众人都纷纷称奇。

    云曦已经许久未见到云茉了,见她神色憔悴,便开口询问道:“五皇妹,你可还好?”

    云茉却是抿了抿嘴,没有说话,一旁的安华见此不由得蹙起了眉。

    上次的事情如何能怪公主,分明是五公主自己心术不正,却因此而怨上了公主,还真是不识好歹!

    公主一直照顾着她,吃穿用度也都从曦华宫里挑好的送给五公主,有人欺负她,也都是公主为她出气。

    如今只是因为公主没有与她同流合污就因此疏远,完全忘了公主曾经对她的好,还真是让人心寒!

    “回长公主,五公主因着青月姐姐去世十分的痛心,最近精神也是萎靡,还请长公主不要见怪!”

    云曦侧眸望去,只见是云茉身边一个圆脸小宫女在躬身请罪。

    这小宫女脸颊微圆,没有青月那般的清秀,但是说话倒很是机灵。

    见云曦打量着她,小宫女才不慌不忙的又福了一礼道:“奴婢青瓷本是在幽梦宫中伺候的,贤妃娘娘见五公主一直伤心,便命奴婢前来照顾。”

    云曦点了点头,便让青瓷起身了,原来是贤妃的人,看来贤妃对云茉倒真的是很好。

    丽妃只怕是不会关心云茉无人可用的问题,贤妃倒还真是细心,以后有贤妃照顾,云茉的日子应也不会再差了。

    正当云曦这般想着,突然有一道清悦的声音传来,“云曦表妹!”

    这一声亲昵的称呼顿时引来了不少人的侧目,众人都顺势望去,却是顿时惊怔住了,眼神瞬间黏在了那少女的身上。

    只见上官鸾在众人的视线下从容不迫的走来,美艳含笑,贝齿皓白。

    上官鸾身着一条鹅黄色撒花烟罗裙,一件白色对襟暗花外衫,外罩一件白底绣金菊的锦缎披风,清新怡人,宛若一朵清丽的菊,美的脱俗清尘。

    简单的发髻上戴着一支碧玉棱花玲珑簪,耳上坠着同色的棱花耳坠,她一把握住云曦的手,有些含羞的笑道:“云曦表妹,我来了!”

    对于上官鸾的出席,云曦是有些惊讶的,因为这三年来上官鸾一直是足不出户的。

    云曦面上不露分毫,笑着与上官鸾寒暄了两句,上官鸾在云曦耳边低语道:“这三年刚到,我母亲就迫不及待要给我找婆家了!”

    上官鸾说完坦然一笑,举止间端庄中又有一种随性之感,却是拿捏的恰到好处,多一分则显粗鲁,少一分而又失了味道。

    云曦虽然不习惯别人的亲昵和热情,可是上官鸾与她并无恩怨,而且之前在国公府中,上官鸾也算是为她说了几句话,所以云曦便也没有落了上官鸾的面子。

    众人皆知云曦性情清冷,虽然没有以权压人,但是对谁都不甚亲近,一众贵女虽然想要攀谈,却是碍于云曦的冷淡和威严从不敢轻易接近。

    如今两人这般亲近的模样却是看得众人不由得惊诧了,而那些说云曦与国公府不和的流言从此也会彻底消失……

    “外祖母今日怎的没来?”云曦只看见大夫人和上官鸾,心中有些奇怪。

    “祖母前些日子染了风寒……”见云曦担心,上官鸾立刻解释道:“不过已经无事了,只是你也知道祖母年纪大了,就算是小病也要好好修养。”

    “那我改日去看看外祖母……”即便这样,云曦还是觉得不安,想着还是去看看的好。

    “好啊!你若是去了,外祖母定会好的更快了!外祖母最喜欢的就是你,我看着都嫉妒呢!”上官鸾虽是这般说着,却是笑的欢悦,没有一丝的隔阂。

    看着上官鸾这般璀璨的笑颜,云曦只淡淡的扬了扬嘴角,便收回了视线,她实在是不习惯这般灿烂的笑容。

    上官鸾喜得与云曦亲近,云曦却是并不习惯上官鸾的热情,所幸其他的一众贵女们都纷纷上前与上官鸾攀交,倒是让云曦松了一口气。

    云曦刚刚落座,便见沈静歌一直在看着上官鸾,目光怔然,眼含波光,似乎是被什么触动了一般。

    “静姨,你怎么了?”云曦不解的发问道。

    “像……真是太像了……”沈静歌喃喃自语,神色不觉间浮现了一抹悲戚。

    云曦顺着沈静歌的视线望去,只见上官鸾双目清亮,仿若星辰,嘴角凝笑,贝齿微露,是个绝色美人,云曦心下微动,难道……

    只见沈静歌收回视线,似乎是在强行压下眼中泛起的泪光,“国公府的二小姐很像你母后年轻时的模样……”

    云曦心下了然,她自然不知道母后待字闺中是何模样,但是母亲有一副珍藏的画,画的便是母后年轻时的样子。

    她只看过几眼,母后视若珍宝,不肯轻易示人,她便一直珍藏着画作,并没有将它挂在外面。

    她隐约记得画中的母后便穿着一条黄裙,外罩一件雪白的纱衣,十分的灵动,的确与今日的上官鸾有些相似。

    “鸾表姐可是比云曦更像母亲?”云曦一时也有些好奇,不由得发问道。

    沈静歌打量着云曦,她今日穿着一件织金染花广绣云仙长裙,外罩银紫色的凤尾外裳,天气微凉,今日也多披了一件深紫色的压花披风,整个人宛若一株傲梅,在一众娇俏清丽的贵女中甚是夺目。

    云曦虽是说自己不喜欢寒梅,可是与那些或是娇憨,或是清雅的贵女相比,她就是一棵孤傲的梅,不屑与百花争春。

    沈静歌笑着摇了摇头,轻叹一声,“若说是模样自是你更像,可是你不似你母亲那般爱笑……”

    沈静歌不由得想起了上官慕清,她总是穿着一件鹅黄色的裙子,就如那迎春花一般,给人无限的希望和生机。

    她也如云曦一般聪慧,却是比云曦要活泼许多,她的笑容总能照进别人的心里,让人无比的温暖。

    沈静歌看了一眼年岁虽小,却是一身傲气的云曦,心中更是忧戚,慕清进宫之后便也是这般清冷,若是她当初能与那人一起,现在是不是一切都会变得不同……

    ------题外话------

    第二更……

    浮梦建了一个书友群,群号是687960707盛世交流群,欢迎大家进群玩耍,进群验证只要输入文文里面的一个人名就好,浮梦和管理员小朋友看到就会把大家拉进来啦,希望大家能找到兴趣相投的朋友,o(* ̄︶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