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六十章 暗生毒计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六十章 暗生毒计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婕的及笄之礼不可谓不盛大,云茉有些羡慕的看着,她与云婕的年岁相仿只差几个月,可是她有没有及笄之礼都尚未可知,毕竟她只是一个没有母妃的透明人……

    想到此处,云茉的眼中泛起了浓浓的哀愁,谁说生在皇家就是无忧无虑,她宁愿做一个有父母疼爱的平民家的女儿,也不想做这笼中的鸟儿!

    礼毕,夏帝和太后丽妃先行离开,云曦与云泽也相伴而去。

    看着云曦与云泽交谈的模样,云茉更是羡慕不已,在这夏宫里,她最羡慕的其实就是云曦。

    她们一样没有母妃,可是云曦便能在这夏宫中活的风生水起,无人敢欺,可连一些宫人都敢给自己脸色。

    自己苦求不得的姻缘,云曦却是能随手舍弃,上天还真是不公啊!

    云茉的眼中有羡慕,更有着连她自己都未察觉的嫉妒。

    等到云曦她们离开,云茉才在青月的搀扶下走回听香殿,可是没想到途中却是遇到了不速之客。

    看着拦在自己身前的云娴,云茉下意识的抖了一下,不自觉的捂上了自己的脸。

    她今日涂着厚厚的水粉,为的就是遮住脸上的伤痕。

    之前云娴狠狠的打了她一通,她的脸上直到现在还淤青着呢!

    “你……你又想做什么?”云茉向后退了一步,脸上露出了惶恐的神色。

    云娴不屑的上下打量着云茉,脸上的表情十分凶狠,“我看你今日很开心的在与云婕谈话嘛!怎的,你现在不跟在云曦后面,决定另择主子了?”

    云娴的态度十分的轻蔑,就仿佛云茉是一个低贱的奴婢般,青月不服气的站在了云娴的身前,咬牙说道:“六公主,五公主也是这宫中的主子,您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她?主子?”云娴讥笑道:“你别笑死人了!一个卑贱的宫女所生,生而无母的扫把星也敢说自己是主子?”

    “云娴!你别太过分了!你不也一样没有母妃了吗?”云茉眼眶红红的,身子隐隐发抖,不知是因为恼怒还是恐惧。

    云茉话一出口,她愣住了,云娴也愣住了。

    云娴的眼眶里浮现了一层水雾,母妃没了,二姐也不在了,这宫里就只剩下她与八弟了……

    可是云娴脸上的悲痛很快就被愤怒所取代,云茉说完也十分的后悔,她知道自己的话势必会惹恼云娴,云茉转身便想跑,却是被云娴一把抓住了长发,狠狠的扯了过来。

    青月想上前保护云茉,却是被云娴身边的蓝星和另一个宫女禁锢了身子。

    “公主!”青月哭着唤道,却是如何也无法摆脱束缚。

    云茉虽是比云娴还要年长一岁,可是她生来就身子瘦弱,比起云娴还要清瘦几分,此时被云娴压在身下,全然没有回手的余地。

    云娴先是恶狠狠的扇了云茉几个耳光,却还是觉得不解气,便用那锋利的指甲狠狠的抓在了云茉柔嫩的脸颊上。

    云茉只觉得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意,惊恐的尖声叫道:“不要!”

    可是云娴却是十分享受此时的场景,云茉这么低贱的人也敢侮辱自己和母妃,她今日就要彻底毁了这个贱人!

    云茉早已不记得云娴都是怎么对她的,她只记得有火辣的耳光,有尖锐的指尖划过她的脸,只记得云娴打累了,便站起身狠狠的踢她,践踏她。

    她的身上疼的要命,呼喊声也越来越小,就在她以为自己就要死了时候,隐约听到耳边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六公主,贤妃娘娘来了!”

    云娴一怔,若是以往她绝不会理会贤妃半点,可是如今便是一向嚣张如她,也不得不审时度势。

    “哼!今日算你运气好,等哪日我得了空,再来好好收拾你!”云娴说完又狠狠的踢了云茉一脚,才甩袖离开。

    “公主!”青月哭着扑在了云茉的身上,看着云茉那浑身是伤的样子,顿时声泪俱下。

    “这是怎么了?”贤妃和桑葚匆匆走了过来,脸上满是关切。

    “贤妃娘娘,是六公主把我家公主打成这样的!”青月泣涕如雨,又怒又疼。

    贤妃连忙走上前去,将云茉揽在怀里,用帕子轻轻擦着云茉脸上的污痕,指挥着身后的桑葚说道:“桑葚,快去传御医!”

    “可怜的孩子,怎么会伤成这样……”贤妃哽咽着说道,满脸的心疼和怜惜。

    云茉倒在贤妃的怀里,只觉得贤妃的怀抱好温暖,她的动作好温柔,这就是母亲的感觉吗?

    云茉只看了贤妃一眼,便眼睛一闭晕了过去,急得青月不停的呼喊着。

    “这里距离本宫的幽梦宫较近,先把五公主扶到幽梦宫吧!”贤妃提议道,而此时青月早已急得不知所措,立刻点头应下了。

    云茉不知睡了多久,只觉得浑身疼的要命,身上的骨头都像要碎了一般。

    “公主!公主醒了!”耳边传来了青月那有些欢喜的声音,声音还带着些许的哭意。

    她的额上突然覆上了一只温暖的手,那手掌是那么的柔软,似乎能抚平她心中的悲伤一般。

    “很好,烧已经退了,看来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女子的声音有些耳熟,又有些陌生,云茉昏昏沉沉了片刻,才终是看清了眼前之人。

    “贤妃娘娘?”云茉启唇呢喃道,打量了一下四周才发现自己并不是在听香殿里。

    她想要起身,却是被贤妃轻柔的按住,只听贤妃柔声的说道:“你身上都是伤,不要起来,好好躺着……”

    “我这是在哪?”云茉茫然的看着贤妃,声音如蚊,似哭似泣的模样让人不由得怜惜。

    “这是幽梦宫……”贤妃声音轻柔的说道,让云茉只觉得自己仿佛被治愈了一般。

    似是看出了云茉的慌张窘迫,贤妃立刻笑着说道:“你安心休息就好,我这里平时也没有人来,你现在浑身是伤,就睡在这吧!”

    “这怎么行,我怎么能睡在娘娘的宫里?”云茉立刻摇头说道,想要起身离开,可是刚一挪动,身上就疼的要命。

    “乖乖听话,不要乱动!我这里安静的很,你现在也动弹不了,何必非要折腾这一番呢,你可是嫌我这里简陋啊?”

    一旁的青月也感激的说道:“公主,刚才是贤妃娘娘一直照顾着您呢!”

    云茉眼眶盈泪,动容的看着贤妃,这种母亲般的温暖,她从未享受过,原来这种感觉竟是这般的美好!

    “好孩子,你再睡一会,一会儿我们一起用晚膳!”贤妃温柔的说着,复又为云茉仔细的掖着被角,在云茉那粼粼目光的注视下才缓缓起身离开。

    “公主,贤妃娘娘真是个好人!”青月不由得感叹道。

    云茉没有说话,却是欣喜的笑了笑,便闭上了眼睛,在满是药香的被子里沉沉睡去。

    偏殿中,贤妃斜倚在小榻子上,桑葚为贤妃小心翼翼的捏着肩膀,轻声说道:“娘娘辛苦了!”

    “五公主是个可怜的,本宫看在眼里自然也十分的心疼。”贤妃抿了一口茶,嘴角凝笑,看起来却十分的阴冷。

    “五公主没有生母,以后想必定会与娘娘多加亲近!”桑葚笑着说道,手上的动作不停。

    “可是,她只与本宫亲近还是无用的,她的性子太过软弱,这样的性格以后也只会被人欺负!”贤妃似是心疼的感叹道,好像是在发自内心的为云茉感到担心。

    殿内十分安静,桑葚垂眸不语,只低头为贤妃捏着肩膀,沉寂片刻,贤妃忽然一笑,本应是温柔的笑意硬是浮现了一抹冷意。

    “人都是需要历练的,就像那匕首也要千锤百炼之后方能锋利冰冷,杀人与无形!”

    “娘娘可是有了打算?”

    贤妃又轻轻的啜了一口茶,嘴角微扬,轻声道:“听闻六部尚书府的那个二公子杨术最近很是不顺?”

    “是!听闻这杨术是因为喜好男风,被御史弹劾,丽妃曾向陛下请求将五公主嫁给杨术,还惹得陛下发了好一通的脾气呢!”

    “如此甚好!本宫是真心喜欢五公主这个丫头,不忍看着她再受人凌辱,这次本宫就帮她一劳永逸!”贤妃脸上的笑容温和无害,一双眸子却迸发着冷厉无情的光芒。

    曦华宫中!

    “你说什么?云茉被云娴当众殴打?”云曦面上一惊,没想到云娴竟会这般的猖狂。

    “是啊!奴婢听闻之后也是万万没有想到,如今韩氏都已经不在了,没想到她还敢嚣张跋扈!”喜华摇头说道,心里只觉得这个五公主还真是可怜。

    “她现在如何了?可唤了御医?”云曦虽是对她有些失望,可是心里终究还是有些不忍。

    “听闻五公主被贤妃娘娘救了,贤妃娘娘还给她找了御医,想来应是无事了!”

    云曦闻言点了点头,贤妃虽是不理宫事,但是位份摆着呢,想来云娴也不敢再生事。

    “公主,您真是心善,五公主那么对您,你还关心她!”喜华撇嘴嘟囔道,她觉得这次五公主虽然没有伤害到公主,可那是因为公主不喜欢司辰。

    若是公主与司辰情投意合,那这五公主的做法岂不是让人心寒吗?

    “我们只求问心无愧就好了,云茉是个可怜的,也与我们没有利益冲突,我们也没有必要赶尽杀绝。”云曦从未想过要得到每个人的赤诚以待,但求自己无愧于心。

    “公主,很快就是中秋佳节了,您可不要忘了给我们奖励啊!”喜华见云曦有些闷闷不乐,便故意笑着说道。

    安华闻言放下了手里的活计,笑着与云曦说道:“公主,您就把我们所有人的月饼都给喜华好了,让她必须在十五那日吃掉!”

    “公主,您看安华姐啊,她就知道欺负我吗,您要为我做主啊!”喜华撒娇的拉着云曦的袖子,苦苦哀求。

    看着她们玩闹,云曦扬起了嘴角,无奈的笑望着她们,似乎是笑的十分欣喜,似乎已经忘记了被她刻意掩埋的心事……

    国公府中。

    上官鸾身穿着一件鹅黄色的常服,长发微拢,只簪着一支黄色的迎春珠花,容颜姣好,美中更流露出一种自然的灵动,不似一般的贵女那样呆板。

    上官鸾正在抚琴,一曲悠然的春江花月夜自指尖倾泻而出,婉转悦耳,令所有人都如痴如醉。

    一曲琴罢,上官鸾听到身后传来了拍手之声,回头一看,只见是母亲正在含笑的看着自己。

    上官鸾立刻起身走了过去,挽住了大夫人的手,娇笑道:“母亲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唤女儿呢?”

    “鸾儿的琴音这般的动听,母亲一时都听得醉了,哪里舍得叫你!”大夫人满眼欣慰的看着上官鸾,自己这一双儿女都十分的优秀。

    特别是鸾儿,若不是被婚事所累,绝对是这长安城中最瞩目的女子,什么丞相府的小姐,六部尚书府的世子妃,都要在鸾儿的光芒下黯然失色。

    母女两人亲热的说了一会儿话,上官鸾才轻声的问道:“母亲,您今日来找女儿,可是有什么事?”

    大夫人慈爱的笑着,看着上官茹的眼中都是挡不住的喜欢和怜爱,“再过不久就是中秋宴了,你已有三年未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了,这次你也该随母亲一起入宫了!”

    上官鸾眸色闪了闪,低头轻声道:“可是已到了时间?”

    大夫人心疼的拉着上官鸾的手,轻拍着说道:“我的鸾儿这般的优秀,哪里能一直守着那个短命的,如今你已经做到了,这颗藏起来的明珠也该露出来了!”

    上官鸾垂眸未语,大夫人叹了一口气,感叹道:“我们国公府就只有三名嫡女,灵儿年纪小又是个不成器的,茹儿……”

    大夫人顿了顿,复又说道:“你若是再不出现在众人面前,只怕众人只会以为我国公府的女儿都是这般,实在是对你的名声不利!

    我要让她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世家嫡女,什么才叫做绝代风华!”

    上官鸾抿嘴一笑,以帕捂嘴,不由乐道:“母亲,您就别再夸女儿了,让别人听到真是要笑死人了!

    再说了,女儿哪里担得上绝代风华,这四个字还是最配云曦表妹!”

    “在母亲的心中,你与那些公主半点不差!我们明日就去挑些首饰,母亲定让你成为全场的焦点!”大夫人乐滋滋的说道,怎么看自己的女儿都是最好的。

    送走了大夫人,上官鸾复又坐在了古琴旁,十指轻捻,琴声流淌,入眼便是一副绝佳的美人图,足以倾人心神,见之不忘。

    云茉最近终是从悲伤之中渐渐的恢复了过来,她在贤妃的幽梦宫中住了两日。

    这几日贤妃都十分耐心的照顾着她,让她体会到了从来都没有过的温暖,让她在这冰冷的宫中,找到了一丝丝的慰藉。

    贤妃说自己没有女儿,若是她愿意,以后私下里便唤她为母妃就好,她自是愿意的,而且十分的欣喜。

    母妃……这是她期盼已久的称呼。

    她渐渐的想开了,以前是她妄想了,幻想不该得到的东西,如今她只想坚强的活着,至少宫里还有一个人是对她好的!

    贤妃听她倾诉过心事之后,略略一愣,随即欣慰的笑道:“好孩子,你想开就好,以后母妃会努力为你选择一门好婚事,不求富贵荣华,但求真心对你!”

    云茉羞涩的笑着,点头应下,却是全然未见贤妃眼中闪过的阵阵冷意,更是没有想到她视为亲母的贤妃竟会将自己推入地狱!

    ------题外话------

    第一更……

    浮梦建了一个书友群,群号是687960707盛世交流群,欢迎大家进群玩耍,进群验证只要输入文文里面的一个人名就好,浮梦和管理员小朋友看到就会把大家拉进来啦,希望大家能找到兴趣相投的朋友,o(* ̄︶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