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公子受伤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五十八章 公子受伤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宁月仪迈进殿内,一身蜜粉色的长裙,鬓发上压着一朵粉色的月季绢花,刚一露出身影,小小的殿内顿时便香飘四溢,全无之前那潮湿的霉味。

    云娴和云兴只知道哭,云涵却是紧紧的攥着拳,她忘不了自己昨夜是如何跪求见父皇一面,可是父皇却是搂着这个女人,仿若未闻!

    “唉,韩姐姐这一走了,真是苦了二公主你们……”宁月仪作势抹了抹眼角,嘴角却是笑意盈盈,未见一丝悲痛。

    “嫔妾听闻二公主今日一早便去见了陛下,还说什么是长公主杀了韩姐姐,却是被陛下劈头盖脸的痛骂了一顿!

    二公主,您就算是恨长公主也不能用这般可笑的理由啊,再者说,长公主的命格岂是一个废妃能相比的?”宁月仪笑望着云涵,肆意欣赏着她脸上那狰狞的恨意。

    “够了!住嘴!”云涵身子抖了起来,不是害怕,而是恼怒!

    明明有令牌为证,父皇却是连一眼都不看,便说她是在冤枉云曦,还警告她安分一些,莫要挑战他忍受的极限。

    她想不到,那个无情冷漠的帝王竟然她一直敬重的父皇!

    明明他曾对她那般的好,他曾说自己是她最喜欢的女儿,要把世上最好的东西都给她,可是为什么,他突然间就变成了这样?

    “二公主何必这般凶呢?嫔妾也是好心来送韩姐姐一程,毕竟除了嫔妾,这宫里的人都已然忘了韩姐姐……”云涵越是悲愤,宁月仪心中就越是兴奋。

    云涵却是无力再与她分辩,她现在还能做什么呢?

    母妃不在了,父皇又如此凉薄,她居然有一天会落得如此地步!

    宁月仪的眼中闪过恨意,都是这个云涵害的自己失去了孩子,否则她一定可以封妃,她绝对不会饶过这个女人!

    “如今宫中都在筹备着四公主的及笄礼,四公主及笄之后就要嫁入南国了呢!

    还有长公主,先前嫔妾还好奇呢,为何长公主会愿意退掉与司辰将军的婚事,今日来的时候嫔妾看到长公主和冷公子正在花园中谈心,看来长公主对冷公子并非无情呢……”

    之前宁月仪十分的嫉妒云曦,可是如今她最恨的就是云涵,只要能让云涵伤心,她做什么都愿意!

    “你说什么?”云涵倏然抬头,那双含恨的眸子看的宁月仪都不禁心中一惊。

    可也只是一瞬,宁月仪就调整好了情绪,甩了甩帕子,继续说道:“我说,长公主和冷公子正在花园谈心,真是郎才女貌,般配得很,而且长公主连一个宫女都没有带,不知道在说什么呢?”

    她也是在来的路上,看见云曦和冷凌澈两人一副谈事的模样,芙蓉花下,郎才女貌,甚至养眼。

    她心里虽是有些嫉妒,可是如今对她来说最重要还是要狠狠的羞辱云涵。

    可是云涵并没有像宁月仪想的那般疯癫起来,宁月仪又刺了两句,见云涵始终不说话,只道了一声无趣,便甩袖走人了。

    云娴见宁月仪走了,立刻拉着云涵的衣袖,哭着说道:“二姐,我们以后该怎么办啊?”

    云涵没有说话,她勉强的站起身子,伸手拂落了裙上的灰尘,神色平静淡然,没有愤慨也没有悲伤。

    云涵拨开了云娴的手,脚步坚毅的一步步向外走去。

    “二姐!”云娴喊了一声,云涵却是没有理会她,云娴和云兴面面相觑,两人只剩无尽的茫然和恐慌。

    云涵跌跌撞撞的向御花园走去,她一身素白,头上只插着一支玉簪挽发,脸色苍白,双眼红肿,宫人见到她都连忙俯身行礼,可是云涵却是视若无物,只不断的看向四周,似乎是在找些什么。

    倏然,云涵停下了脚步,她看见了那一白一紫两道身影,两人站在白色的芙蓉花下,微风荡过,花海浮沉,他们不知在说些什么,却是郑重而深挚。

    顿时,一种屈辱、悲愤、憎恨的感觉齐齐涌上心头,她还记得荣桀是如何侮辱贬低她,还记得荣桀口口声声与她说,他之所以要娶她,是因为他认错了人……

    可是,她不爱荣桀,即便觉得屈辱,也尚可忍受。

    可是如今看着云曦与冷凌澈两人这般忘我的样子,她只感觉心里像是被人割了一道口子,伤口在汩汩的冒着鲜血,疼痛难忍。

    她双眼通红的望着云曦,只见云曦一身华贵的宫装,眼眸微垂,似羞似悲,她心里忽然就掀起了滔天的怒火。

    她先是杀害了自己的母妃,如今又来勾引她心爱的男子,她就这般想毁了自己吗?

    云涵的眼中渐渐的弥漫上一层血雾,她的眼中只有那个毁掉了她一切的紫衣女人,她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声音,就是杀了她!杀了她!

    云涵转过身,见花匠的口袋里装着剪刀,她嘴角一扬,伸手便将剪刀拿起,放入了衣袖之中。

    云曦和冷凌澈正在说着什么,云曦眸色微动,却仍是紧抿着嘴唇,云曦正想开口,却是见到云涵正一步步向他们走来。

    云曦眉头微蹙,这个时候云涵不是应该在冷宫吗?

    云涵的气色不是很好,看起来十分的虚弱,她落下了两行清泪,看起来倒是比以往更让人怜惜。

    她现在瘦的像个纸片人似的,好像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倒。

    她泪眼婆娑的看着冷凌澈,或许是因为她伤透了心,看的倒是比往常透彻。

    冷凌澈在看云曦时是那般的温柔深沉,可是他在看向自己时,却是淡漠如冰,只可笑自己曾经把这种淡漠当成了温润和恭谦。

    云涵的嘴角漫起一抹了苦笑,却还是不甘心的看着冷凌澈,开口问道:“冷公子,你可是喜欢她?”

    冷凌澈墨眉稍蹙,漆黑的瞳孔闪过幽芒,却是没有回答。

    云涵脸上的泪更深了,“即便你知道她接近你不过是为了伤害我,你也不在乎吗?”

    冷凌澈长身玉立,神色却是淡漠至极,那疏离的墨眸打破了云涵心头的最后一道防线。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都喜欢这个俗不可耐的贱人!她杀了我的母妃啊,为什么你们都要帮着她?”

    暗处的玄宫蠢蠢欲动,却是被玄羽一把按住,“玄宫,你想做什么?”

    “你没看见那个女人刚才拿了一把剪刀吗?”玄宫脸色阴沉,低声怒道。

    “那又如何?难道主子还能被一个女人伤到不成,你就放心……”

    话未说完,玄宫和玄羽都瞬间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望着下面那鲜血横飞的画面。

    若不是在一瞬间他们接到了主子警告的眼神,他们真是恨不得立刻上前将那女人掐死!

    “冷凌澈!”一道惊慌失措,带着哭音的女声响起。

    云曦一把扶住了冷凌澈的身体,看着他胸前插着的剪刀,还有那汩汩流下的殷红鲜血,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来人!快来人!唤御医!”冷凌澈的身子微微下滑,云曦如何也支撑不住一个男子的身体,唯有将他的身体揽在怀里,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

    “快传御医!快!”周围的宫人立刻围了过来,有人手忙脚乱的去唤御医,有人警惕的站在一旁,生怕再惹出什么事端。

    云涵满手都是殷红的鲜血,她看着倒在云曦怀里的冷凌澈,猛烈的摇着头,睁大的双眼中不停的落着泪珠,“不是我!不是我!我没想伤他,我没有……”

    看着冷凌澈那迅速苍白了的唇色,还有他雪白衣襟上那刺目的鲜血,云涵痛哭出声,作势要冲上前去。

    “给本宫拦住她!若是再让她靠近,本宫定要了你们的性命!”云曦声音一出,满是凌人的戾气。

    那些宫人都吓得一抖,不敢耽搁,立刻冲上前去,压制住了云涵的身子。

    “你们放开我,我要去看他,我要去看他!”云涵撕心裂肺的哭着,她只是想杀了云曦,可是她不知道冷凌澈怎么就挡在了云曦的身前。

    她只记得,当她满手都是温热的鲜血时,她眼前的身影变成了那个如仙一般的男子!

    “你们放开我啊……”云涵又悲又惊又痛,为了云曦,难道他连死都不在乎吗?

    云曦没有理会云涵的撕心裂肺,她看着怀中男子那清瘦苍白的脸色,眼中的泪一颗颗的落在了冷凌澈的脸上。

    “求你,不要有事,求你……”云曦在冷凌澈的耳边轻声呢喃着。

    冷凌澈睫毛微动,却是没有睁眼,两人交错的衣袖下,冷凌澈的手指动了动,握住了云曦那纤细柔嫩的玉手。

    云曦察觉到了冷凌澈的动作,她只觉得他的手冰的吓人,她立刻握住他的手,强忍着眼中的泪水,哽咽道:“没事,你一定会没事的,御医很快就到了……”

    宽大的衣袖下,两只手彼此紧握,一只手骨节分明,一只手纤细柔弱,两人彼此无话,心中万千的话语都尽数倾于指尖……

    御医很快就赶来了,在御医的指挥下,附近的侍卫小心的将冷凌澈抬到了附近的偏殿。

    两人的手交错而开,直到冷凌澈被侍卫抬走,云曦的右手却还是微微抬着,怔怔的站在原地。

    一众宫人都垂眸而立,不敢抬头张望。

    云曦忽的恢复了清明,正想抬步上前,其中一个宫女颤颤巍巍的开口问道:“长公主,二公主她……”

    她们总不能一直压着二公主啊,总归是要有一个说法的。

    云曦停住脚步,却是连头都未回,出口的话带着一股子深入骨髓的冷意,“将她压到陛下面前,只需说二公主欲行刺长公主,却是重伤了冷公子,陛下自会知道如何决断!”

    先不说云涵的动机,就算冷凌澈在夏国如何的遭遇薄待,但夏国却是绝不会让他受伤,更不会让他遇到危险,否则便是挑衅楚国,会引起两国的征战,所以夏帝此次绝不会姑息。

    “云曦!你放开我,我要去看他!”云涵仍是不甘心的挣扎着,他受了伤,她一样心痛。

    “你没有这个资格!”云曦只冷冷的说了一句话,就抬步离开,不再理会云涵的嘶喊。

    “云曦!是你害了他,你就是一个扫把星,你还会害更多的人,云曦!云曦!”

    云曦的脚步顿了一下,便继续向偏殿走去,刚到门口却是被一个御医拦住,“长公主,微臣们正在给冷公子疗伤……”

    “他的情况怎么样?可有……可有性命之忧?”云曦看着御医等着他的答复,她的脸色有些白,虽是神色如常,可是衣袖下的手却不停的颤抖着。

    御医摇了摇头,一脸肃色的说道:“尚且不知,冷公子的伤处在心脉处,又流了么多的血,不过微臣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云曦知道自己不能进去,她唤住了御医,眼神带着恳求,咬唇说道:“一定要救他!”

    “长公主放心,微臣一定竭尽全力!”这些御医自然也知道事情轻重,先不说这事与长公主有关,便是冷凌澈的身份也不容许他们有半点差池。

    云曦一直在门前踱着步,她第一次觉得时间这般的漫长,似乎过了一月,一年,长到让她无法估计……

    “冷凌澈……”云曦启唇轻喃,刚一念出这三字,眼泪便不受控制的落下。

    求你,一定不要有事,求你,一定要活下去!

    云泽很快也得到了消息,和安华几人立刻奔了过来。

    云泽一看到云曦衣上染血的模样,立刻惊慌的上前询问,待知道是冷凌澈为云曦挡了那一下,云泽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感觉,又是担心又是感激。

    “冷公子怎么样了?”安华见云曦没事,便松了一口气,询问冷凌澈的状况。

    云曦摇了摇头,眼神一直紧盯着殿内的情况,忽然她快步走了上去,抓住御医的衣袖的便问道:“怎么样?”

    御医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长公主放心,冷公子无事。哎,长公主!”

    云曦却是全然不理会御医的唤声,大步的迈了进去,却是发现冷凌澈正裸露着上半身,左肩处缠着厚厚的纱布,上面还渗着点点血液。

    云曦却是没有丝毫的局促,她的视线全然落在了那点点血痕上,眸中迅速浮起了一层水雾。

    安华进殿后,顿时一愣,立刻上前解开了床上的纱幔,挡住了云曦的视线。

    “长公主!”一众御医立刻跪下行礼。

    “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其中一个年岁稍长的御医开口说道:“回长公主,冷公子身子瘦弱,想来还要休息几个时辰才能醒过来,不过已经没有大碍了!臣会再给冷公子开方药,只要冷凌澈用些时日就能大好。”

    “下去开药吧!不要吝惜药材,要用最好的东西!”云曦挥了挥手,打发了一众御医。

    安华立刻起身送这些御医出去,又打赏了些银钱,等到安华再迈进内时,却是吸了一口冷气,险些被眼前的画面吓晕了过去。

    云曦早已经坐在了床榻之上,丝毫不顾及冷凌澈正裸露着上身,她拿起一侧的锦被小心翼翼的盖在他的身上,动作轻柔而又细致。

    可是最让安华惊讶的是,一向最重规矩的长公主竟是会做这件事,那动作熟稔的就像他们是……是夫妻一般!

    “安华,你退下吧!让泽儿他们也都回去吧,我想和他单独待一会儿……”

    云曦的语气是那般的落寞,安华很想告诉她这样不合规矩,可是她只叹了一口气,便转身离开。

    安华在合门之前复又看了云曦一眼,心中一叹,冷公子受了伤,险些丢了性命,可是公主又何尝不是丢了心……

    ------题外话------

    第一更……